【千古英雄人物】韓信 - 兵仙戰神

真相網2016.4.15】五千年輝煌神傳文化之千古英雄人物——兵仙戰神韓信

他創造了一個歷史,五年之內結束了秦朝末年天下群雄逐鹿的混亂局面,中原大地再次統一。漢得天下,皆他之功。

他成就了一段神話,戰必勝、攻必克,千古無二的霸王項羽亦是其手下敗將。

他乃歷史上多少年不遇的大根器之人,懷王霸之志,忍胯下之辱,無故加之而不怒,完美詮釋大忍之心。

觀其用兵布局,已至聖界仙境,如天馬行空,一氣呵成,皆從天而下,又舉重若輕。其用兵之神,史上無出其右者;不世才華,令人嘆為觀止。他指揮的戰爭均為中華歷史上史詩般天成之作,出神入化的指揮藝術和經緯天下的軍事謀略垂馨千祀。

韓信,史稱〝國士無雙,兵仙戰神〞。

【千古英雄人物】韓信 - 兵仙戰神
韓信彩像。(清殿藏本)

第一章 胸懷大志 避世用晦

韓 信,江蘇淮陰人,出生時家道業已中落,因此沒有關於他家世的詳細記載,只知道他少年時期與母親相依為命,生活清貧。但他家中收藏兵書和寶劍,韓信從小就有 機會接觸很多兵書,也受到良好的教育。從這些方面推論,〝韓信乃韓國之後〞,韓信祖上是貴族。(明李廷機著《監略妥注‧秦記》)

母親去世後,韓信的生活更加艱難,常常無飯可吃。因為貧困,他飽受別人的白眼和欺辱,也受到過他人的施捨。在歷史上留下的許多成語典故都和韓信有關,比如:昌亭之客、晨炊蓐食、胯下之辱、一飯千金、能屈能伸,等等。

南 昌亭亭長頗有眼光,他看韓信非等閒之輩,眼下雖然貧困,日後必出人頭地,所以對他很是照顧。韓信常去他家吃飯,時間一長,亭長的妻子心生嫌惡,想出了晨炊 蓐食的辦法把韓信趕走。她早上天還沒亮就做好飯菜,早早地把飯吃完,鍋碗瓢盆也都收拾得乾乾淨淨。韓信像往常一樣來到亭長家時,等待他的是空空如也的飯 桌,連殘羹剩飯也沒留下。韓信一看就明白了,扭頭就走,從此沒有再去過亭長家。後來由此演變出來兩個成語:昌亭之客、昌亭旅食,都是指懷才不遇而暫時寄人 籬下者。

韓信讀書之餘,有時到河邊垂釣。有位洗衣服的老嫗,後人稱為漂母,很同情他,看到韓信沒有飯吃,時常把自己的食物分給他。韓信心 里非常感激,發誓將來要報答她的恩情。後來韓信衣錦還鄉,果然贈給漂母千金以酬謝她當年的幫助。〝一飯千金〞的成語由此而來,意思是受人滴水之恩,以湧泉 相報。

歷史上對韓信的第一篇記載是《史記》中的《淮陰侯列 傳》,說韓信少年時代是個無所事事之人。其實韓信胸有囊括四海、席捲宇內之志。清朝漢學家王鳴盛在《十七史商榷》卷五中說:〝(韓信)寄食受辱時,揣摩已 久,其連百萬之眾,戰必勝,攻必取,皆本於平日學問。〞從他不僅熟讀兵書,而且涉獵廣泛,諸如天文地理、規章法度及軍事常識等等無一不精,對百里奚佐秦稱 霸等歷史典故也耳熟能詳,還著兵書、修訂軍中律令等,說明他博覽群書、學識豐富,並非游手好閒之人。

另一件事也反映了韓信少年時就胸懷大志。十五六歲時,韓信母親過世。雖然家中貧困,他還是挑了一塊寬敞高地將母親埋葬,墓地周圍足以安置萬戶人家居住。這表示韓信當年就相信自己將來可以官封萬戶侯。

韓 信未成名時還有一件很出名的事件是胯下受辱。當時韓信雖然衣食無著,但志存高遠,經常隨身佩帶一把寶劍。淮陰城裡一個屠夫的兒子,是個無賴,想羞辱韓信, 就在鬧市中擋住韓信的去路,說:你佩帶寶劍幹什麼?帶著寶劍你敢殺人嗎?敢殺人就把我的腦袋砍下來。不敢殺人的話就從我的胯下鑽過去。面對這突然其來的挑 釁,韓信毫無懼意直視對方許久,最終仍神色坦然俯身從無賴的胯下鑽了過去。

【千古英雄人物】韓信 - 兵仙戰神
清任伯年繪《韓信胯下受辱圖》。(公有領域)

一代文學宗師蘇軾在 《淮陰侯廟記》中描述了韓信少年時代不惜〝辱身污節〞以〝蓄英雄之壯圖〞的境界:〝應龍之所以為神者,以其善變化而能屈伸也。夏則天飛,效其靈也;冬則泥 蟠,避其害也……將軍乃辱身污節,避世用晦,志在鵲起豹變。食全楚之租,故受饋於漂母;抱霸王之略,蓄英雄之壯圖。志輕六合,氣蓋萬夫,故忍恥胯下。〞

能 坦然受辱的人分為兩種,一種是意志消沉、苟且偷安之人,即所謂的〝膽怯〞者;另一種是志向遠大、能屈能伸、忍辱負重之人,即真正的明智之人。〝古之所謂豪 傑之士,必有過人之節,人情有所不能忍者。匹夫見辱,拔劍而起,挺身而斗,此不足為勇也;天下大勇者,卒然臨之而不驚,無故加之而不怒,此其所挾持者甚 大,而其志甚遠也。〞蘇軾在《留侯論》中的這段話是韓信甘受胯下之辱的完美註解。

人們認為韓信辱身胯下是偉人之舉,淮陰人特地在當年的地 方修了一座〝胯下橋〞,藉以紀念韓信志存高遠、不與小人一般見識的大度胸懷。

第二章 懷才不遇

戰國末年,諸侯割據的分裂局面被統一的秦王朝所取代。秦始皇在位的第三十七年,出巡途中突然在沙丘離世。始皇遺詔公子扶蘇主持葬禮,使之返都即位。管理詔書的趙高勾結丞相李斯矯詔賜死了扶蘇,擁立少子胡亥為皇帝,即秦二世。

秦 二世即位後,濫殺始皇舊臣和皇室宗親,始皇辛苦建立起來的帝國基業開始動搖。秦二世元年,陳勝、吳廣首先率領九百戌卒在大澤鄉〝斬木為兵,揭竿為旗〞,挑 戰二世的統治。他們在陳地建立了政權,國號為〝楚〞,也作〝張楚〞。各地的反秦人士乘勢而起,紛紛組織自己的力量,一時之間群雄割據,烽火連天,大有回到 戰國時代諸侯爭戰之勢。

一、仗劍從軍

當時起兵的主要有三類人:一是秦國故吏,二是六國後裔,之後是地方豪強。群雄之中項梁、項羽叔侄身世顯赫,兵精將強,吸引了韓信的目光。

項梁是楚國名將項燕之子。楚滅亡前,項燕為楚軍統帥,為人忠厚正直,善於用兵,後被秦將王翦打敗,殉國身亡。項梁因為殺人,避仇遷居吳中,威信頗高,賢士大夫皆出其下。項梁利用其優勢暗中招兵買馬,訓練子弟。

陳勝吳廣起事後兩個月,項梁叔侄率吳中八千子弟響應,從江東渡江而上,沿途收編了陳嬰、英布、呂臣、蒲將軍等部屬,並佔據了彭城以東的秦嘉郡。劉邦和韓信也都在這過程中加入項梁的隊伍。

不久吳廣被部下所殺,同年十二月秦將章邯率軍攻破陳地,陳勝被車夫所殺,張楚國亡。項梁接受范增的建議,擁立楚懷王之孫熊心為王,自己為武信君。

章邯打敗張楚軍之後,領兵攻魏。魏王求救於齊國。章邯又大敗齊、楚聯軍,並追擊齊將田榮到了東阿。項梁聽說田榮危急,立即引兵救援,擊破了秦軍。章邯向西面敗走,項梁領兵追擊,在濮陽再敗章邯,最後追到定陶。另一邊,項羽、劉邦與秦軍大戰於雍丘,大勝,斬殺了秦將李由。

秦 軍節節敗退,把北防匈奴的十萬大軍調給了章邯。項梁則由勝而驕,對此毫無反應。韓信預見到其中危險,但地位低下,沒有進諫機會。項梁的謀士宋義也看到了潛 在的危險,勸諫項梁預防秦軍偷襲,項梁不以為然。士氣大振的秦軍趁項梁疏於戒備,突然襲擊,剿滅了項梁的大部分主力,項梁本人陣亡。

二、項羽出世

項梁死後,其軍隊由項羽率領。項羽身長八尺有餘,力能扛鼎,才氣過人,是歷史上最以勇武聞名的將軍。古人對其有〝羽之神勇,千古無二〞的評價。項羽少年時觀看秦始皇出巡,浩浩蕩蕩,萬人敬仰,很是羨慕,對項梁脫口而出:〝彼可取而代也。〞

項羽看韓信高大英武,任命他為侍衛武官執戟郎。韓信因此有機會近距離接觸項羽。

定 陶大戰之後,楚懷王怕楚軍士氣低落,命令項羽領軍退至彭城,進退有據。章邯見一時難有勝算,就轉而北上攻打趙國。趙王被困巨鹿(鉅鹿),向諸侯求援。齊 國、燕國均派遣了援軍,趙國大將陳余和代國張敖也帶兵前來,〝諸侯軍救鉅鹿下者十餘壁,莫敢縱兵。〞(《史記‧項羽本紀》)但在章邯大軍的虎視之下,沒有 人敢向秦軍開戰。

楚懷王也派出了兩路援軍:一路以宋義為上將軍,項羽為次將領兵五萬救援趙國,於秦二世三年冬,抵達安陽;另一路以劉邦為將進兵咸陽;並與眾人約定,先取關中者為王。

宋 義到達安陽後,滯留四十六天不走,企圖坐觀秦趙相鬥,以收漁翁之利。但是他沒有考量,如果沒有援軍,趙國肯定不敵章邯。如果章邯解決了趙國,下一個目標就 是新敗的楚國。當時安陽天寒大雨,楚軍缺糧,士卒凍餓,拖延下去,必出大變。項羽多次進諫北上救趙,都被宋義拒絕,且下令軍中不聽命令者皆斬。項羽萬般無 奈,殺了宋義,自任代理上將軍。楚懷王鞭長莫及,只得認可了。

各路兵馬皆懼秦軍聲勢,築營自守作壁上觀。項羽只能獨自作戰。楚軍數量遠遠 少於秦軍。項羽沉著冷靜,先派英布率兩萬楚軍切斷章邯和其他秦軍之間的救應通道,隨後親自率三萬士兵渡河,〝皆沉船、破釜甑、燒廬舍,持三日糧,以示士卒 必死,無一還心〞(《史記‧項羽本紀》),沒有退路,士兵唯有拚死一戰。〝破釜沉舟〞的成語由此而來。

及至巨鹿,楚軍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 包圍秦軍,全軍無不以一當十,項羽身先士卒奮勇廝殺,〝又羽呼聲動天地〞(《前漢記》),楚軍越戰越勇,打得秦軍膽戰心驚,終使楚軍九戰九捷。秦將蘇角陣 亡,王離被俘,涉間不願投降自焚而死。旁邊的諸侯援軍看得目瞪口呆,直到秦軍敗退,才敢衝出營寨助戰,解了巨鹿之圍。

在項羽的步步緊逼之下,章邯節節敗退,最終於秦二世三年七月,在殷墟率部眾二十萬投降項羽。秦軍主力遂告覆滅,曾經滅六國擊敗匈奴的雄師就這樣灰飛煙滅了。

戰爭結束後,項羽召見諸侯將領。眾將膝行而前,莫敢仰視。趙王亦前來拜見,跪拜項羽搭救之恩。項羽被擁立為〝諸侯上將軍〞,為各路諸侯軍隊的統帥。

項羽向天下人展示了一代英豪的不世雄才。其橫空出世令當時所有的沙場武將黯然失色,也為中國歷史寫下了一段不朽的神話。

三、劉邦入關

雖然項羽解決了秦軍的主力,當上了〝諸侯上將軍〞,但率先攻下秦國都城咸陽的卻不是他,而是劉邦。

劉邦,沛郡豐邑中陽里人,出身平民,四十八歲時起兵於沛縣,人稱沛公。他年輕時整日游手好閒,不務正業,父親稱他為〝無賴〞。他身邊有一幫狐朋狗友,加上出手大方、善於籠絡,因而頗有人緣;後來當了泗水亭長。

劉邦不喜歡讀書,也看不起讀書人,因此沒有什麼文韜武略。他擅長的是玩弄權謀,工於心計,見風使舵,懂得如何控制比自己有能力的下屬,因此手下有不少能人賢士。對於如何竊取別人的果實也有過人之處。

在 與秦軍決戰之前,楚懷王約定先入定關中者王之,就是攻下咸陽城者為關中王。劉邦在項羽正面與秦軍激烈交戰之時,繞開了最危險的戰場,率兵突入關中。當時趙 高已弒秦二世,去秦帝號,隨後子嬰殺趙高,只稱秦王。劉邦進攻咸陽,子嬰無力抵抗,於是素車白馬,降幟道旁,親自捧著皇帝的玉璽符節向劉邦投降。秦朝至此 滅亡。

劉邦進了咸陽城,看到咸陽宮的宏偉壯麗,還有皇帝專用的帷帳、車馬、重寶和婦女,目瞪口呆,愛不釋手,全然忘記了外面紛亂的局勢和 虎視眈眈的對手們,打算止宮休舍,住進皇宮。樊噲和張良等輪番苦勸,終於說動劉邦封閉皇宮和府庫,率軍到灞上駐紮,並按蕭何的建議宣布約法三章,即殺人者 死,傷人及偷盜抵罪,同時廢除秦律,其它方面則一切如常。〝秦人大喜,爭持牛羊酒食獻饗軍士。〞(《史記‧高祖本紀》)

項羽在正面作戰, 出生入死,但勝利的最大果實卻被劉邦輕取,氣憤不過,因此巨鹿大戰之後,立即率領四十萬大軍浩浩蕩蕩向關中殺來,在咸陽城外的鴻門駐紮。謀士范增進言說劉 邦在關東時貪財好色,這次進了關中反而不取財物、不戀美女,看來其志不小,應趁早剷除。劉邦的左司馬曹無傷也派人送信證實了劉邦的稱王之心。項羽隨即下令 次日一早發起攻勢。

劉邦的全部兵力只有十萬,戰鬥力遠不及楚軍。如果兩軍對壘,結果不打自明。項羽的叔叔項伯為報答張良的救命之恩,連夜 騎馬到灞上向張良透露了消息。張良不願獨自逃生,立刻告知劉邦。劉邦聽了大驚失色,頓時手足無措,在如此懸殊的力量對比之下,除了示弱求饒別無良策。於是 劉邦和張良簡單商議後,立即請項伯進軍帳,敬酒寒暄,極力籠絡,又把自己的女兒許給了項伯的兒子,結成了兒女親家。彼此相談甚歡之際,劉邦趁機表白說自己 並沒有稱王的野心,自己進入關中所做的一切都是為項羽入關做準備。項伯答應在項羽面前替劉邦說情,並囑咐劉邦第二天親自去拜謝項羽。

項羽重兵在握,傲視天下,本來就不把劉邦放在眼裡,加上項伯巧舌如簧,三言兩語就被說動了,放棄了進攻灞上的計畫。

第二天,劉邦帶著張良和大將樊噲親自到鴻門,表明自己只是看守咸陽,等項羽來稱王。項羽相信了劉邦,設宴招待劉邦。被項羽尊稱為〝亞父〞的范增則始終認為劉邦是心頭大患,堅持要項羽在宴會上斬草除根,殺掉劉邦,以絕後患。這場殺機四伏的宴會就是史上有名的〝鴻門宴〞。

宴 會上,范增坐在項羽旁邊,幾次暗示項羽動手殺劉邦,可是項羽卻假裝沒看見。范增讓大將項莊到酒桌前舞劍助興,想藉機刺殺劉邦。項伯趕緊也拔劍陪舞,用身體 擋著劉邦,項莊無法下手。張良見情況緊急,趕緊出去召喚樊噲。樊噲早年以殺狗為生,是劉邦麾下最勇猛之人。他聽說劉邦有難,手持盾牌和利劍,直接闖入軍 帳。守衛士兵想攔住他,樊噲用盾牌一推,衛兵跌倒在地。樊噲揭開帷幕,瞪眼看著項羽,頭髮上指,目眥盡裂,斥責項羽說:〝劉邦攻下咸陽,沒有佔地稱王,卻 回到灞上,等著大王你來。這樣有功的人,不僅沒有得到封賞,你還聽信小人的話,想殺自己兄弟!〞項羽聽了,心中慚愧。劉邦乘機假裝上廁所,帶著隨從跑回灞 上軍營中。謀士范增見項羽優柔寡斷放跑了劉邦,氣憤又絕望,嘆道,〝唉!豎子不足與謀。奪項王天下者,必沛公也。吾屬今為之虜矣!〞(出《史記‧項羽本 紀》。譯文:〝唉!這小子真的不能跟他共謀大事。將來奪得項王天下的人,一定就是沛公!我們這些人都要成為他的俘虜了!〞)

劉邦回到軍中 後立刻處死了曹無傷。〝鴻門宴〞後來就成了〝不懷好意的宴會〞的代名詞。由此發展出來的成語還有〝項莊舞劍,意在沛公〞。

四、棄楚投漢

鴻門宴之後,項羽率 領諸侯進入咸陽。當時秦王子嬰雖然是敗國之君,仍是王的身份,項羽不僅沒有給他應有的禮遇,反而殺了子嬰和所有秦國的王族、宗室和大臣,又一把大火燒了咸 陽宮和秦始皇陵,大火三個多月不滅。這場大火最直接的影響就是造成了對中國文化的巨大破壞,使秦始皇統一天下後辛苦建立起來的所有檔案和先秦以來眾多的文 化典籍毀於一旦。秦以前華夏文明數千年的記錄幾乎都被付之一炬。

項羽另一個巨大的失誤是要把已經統一了的中國重新倒退到諸侯割據的局面。 當時很多有識之士勸諫他定都咸陽稱帝,因為關中阻山帶河,易守難攻,土地肥沃,富饒一方,是建都稱霸的理想地點。但項羽一意東歸,他的想法是:〝富貴不歸 鄉,如錦衣夜行。〞最終他執意分封天下,把秦朝的中央集權、管理制度完全廢棄,立了十八個諸侯王,項羽自己為楚霸王,權同皇帝。霸,古通〝伯〞,伯仲叔季 之〝伯〞,意為王中的老大,眾王之王。至此,項羽的輝煌達到頂峰。

韓信作為貼身衛士,多次給項羽出謀劃策,但項羽頗為自負,自認天下無敵手,根本不把一個小衛士的建議放在眼裡。火燒咸陽和分封天下兩件事充分展示了他是個目光短淺、意氣用事之人,韓信意識到跟隨項羽無法實現自己的遠大理想,於是他把十八個諸侯一一分析,最後目光停留在漢中王劉邦身上。

漢高帝元年(前206年)四月,受分封的各諸侯王紛紛罷兵就國,項羽也衣錦還鄉,高高興興地回彭城當西楚霸王。對於劉邦,項羽心裡還是不放心,封王之時沒有按照約定封他為關中王,而是把他困囿於巴蜀漢中,以期限制他的發展。

秦 時期,巴蜀尚未開發,窮山惡水,貧困荒蠻,〝秦之遷人(罪人)皆居之〞(《資治通監》卷九),是罪人流放之地,但也算是〝關中地〞,把巴蜀之地封給劉邦也 算項羽沒有背約負盟。關中肥沃之地則分給三位秦降將章邯、司馬欣和董翦,對劉邦形成了包圍之勢,堵住了劉邦進軍中原的道路。

劉邦對此氣憤之極,但也無可奈何。項羽只允許他帶走三萬兵馬,他手下的大臣中只有蕭何算得上是個治國理財之人。謀士張良本為韓國人,那時已經輔佐韓王成去了。其他的武將有曹參、周勃、樊噲、夏侯嬰、灌嬰等,都是出類拔萃的人物,但根本就不是項羽的對手,如果與之抗衡,一定是百戰百敗。劉邦只能忍氣吞聲,率軍西進前往漢中。

韓信就在此時,悄悄地離開了項羽,跟隨劉邦的隊伍前往漢中,從此改變了劉邦、項羽這兩位歷史人物的命運,也改變了歷史發展的方向。

五、柳暗花明

從 關中到漢中,秦嶺棧道是必經之路。張良和劉邦分別之前,見劉邦境遇不妙,就建議他沿途燒毀經過的所有棧道,一來防止章邯等諸侯進攻漢中,更重要的是麻痹項 羽,使他相信劉邦沒有奪取天下的野心,但從另一方面也徹底把劉邦自己封鎖在蜀地。如若沒有奇謀妙計,只能老死漢中。劉邦別無選擇,只能先保平安再做他圖。

初 到漢營,韓信一無業績,二無勢力,只被封了個小小的〝連敖〞。這個職位小到具體是做什麼的史書上都沒有清楚的記載。在這樣低微的職位上如何能有機會實現自 己的遠大理想?正在韓信滿腹惆悵之時,又因為犯了軍法要被處死。同案的十三人都已處斬,眼看就輪到韓信了,他舉目仰視,見夏侯嬰走過,於是大聲說道:〝上 不欲就天下乎?何為斬壯士!〞(出《史記‧淮陰侯列傳》。譯文:〝漢王不是想得到天下嗎?為什麼要處死壯士呢?〞)

夏 侯嬰同劉邦自幼交好,是他最親信的人之一,南征北戰,十分忠誠。鴻門宴上,同去赴宴的四個武士中就有夏侯嬰。他聽到韓信的話後猛然一驚,劉邦想爭天下乃秘 中之秘,這個小小的軍士是如何知曉的呢?他仔細打量了韓信一番,見他相貌英武,氣度不凡,就為他鬆綁拉到一旁詳細詢問。一談之下,他立刻被韓信的才智和見 解所征服,馬上推薦給了劉邦。

劉邦進了漢中之後,一直鬱鬱寡歡,也沒把夏侯嬰的舉薦放在心上。他懶得見韓信,只是看在老部下的面子上提升 他為管理糧草的治栗都尉。治栗都尉這個位置給了韓信和蕭何直接接觸的機會。蕭何是漢的相國。他驚訝地發現韓信膽識過人、智慧超群、深愔兵法,正是漢軍急需 之將才。他急忙向劉邦推薦了韓信。

蕭何和劉邦有同鄉之誼,又是識於微時的知交,但蕭何的推薦仍然沒有引起劉邦的重視。韓信等了一段時間,心生失望,打算另尋出路。

漢 軍都是關東人,家屬都留在了故鄉,劉邦也不例外。大家指望著劉邦很快能打回老家去,但是劉邦燒了棧道之後,沒有任何打回關中的實際措施。思鄉混雜著失望的 情緒瀰漫在漢營中。隨著時間的推移,很多士兵失去了耐心,紛紛當了逃兵,連將領也逃跑了幾十個。終於有一天,韓信也悄悄離開了漢營。

韓信的逃跑驚動了蕭何。在蕭何眼裡,韓信的分量超過漢營中所有的大將。他心急如焚,沒有向劉邦彙報就動身去追趕韓信。當時天色已晚,新月如鉤,蕭何策馬揚鞭,消失在夜色之中,演繹了一段〝蕭何月下追韓信〞的千古佳話。

劉邦聽到蕭何離營出走的消息,大吃一驚,急得六神無主、坐立不安,就像失去手足一樣。蕭何此時的著急也不亞於劉邦。韓信是漢軍唯一的救星,失去韓信,漢軍就如同一幫烏合之眾。如果韓信再轉投他人帳下來對付漢軍,後果更是不堪設想。

韓信沒有想好下一步去哪裡,加上心情鬱悶,走得並不快。夜深之時走到寒溪河邊。當時河水暴漲,無法過河。蕭何一路打聽著追來,遠遠看到月色之下,寒溪河邊,有人單人匹馬在沿溪尋渡,正是韓信。

幾天之後,當蕭何帶著韓信回到漢營時,劉邦正因為蕭的出走而日夜難安。恍惚之間看見蕭何,以為是在夢中,又驚又喜又惱怒。他禁不住責問蕭何為什麼逃走。他不 相信蕭何是為了追韓信才不辭而別,每天都有幾十上百的人逃跑,連將軍逃跑的都有數十個,為什麼別人逃跑不追,偏去追韓信?蕭何說其他人均是平庸之輩,有他 們不多,沒他們不少,跑了就跑了;但韓信不一樣,如此奇才天下無雙,除非劉邦滿足於一輩子做漢中王,偏安一隅。若想成就帝業,非有韓信輔佐不可。聽蕭何這 么說,劉邦不得不重新審視韓信,他沉思片刻,願意提拔韓信為將軍。蕭何堅持將軍職位還是屈才了,劉邦不得已,鬆口讓韓信為大將軍,並要求召見韓信,看看他 到底如何了不得。蕭何又不同意,說把大將軍呼來喝去的太不尊重,需要按照規矩選黃道吉日,齋戒沐浴,搭建壇場正式授命方顯誠意。

第三章 漢室天下韓信打

一、漢中對策

漢高祖元年(前206年)六月,劉邦擇良日、設壇場、齋戒、沐浴、具禮,拜韓信為大將軍。拜將之後,劉邦問韓信可有妙計回到關中。漢軍兵弱將少,根本不是項羽的對手,因此劉邦也沒有更高的目標,他最大的心願是能做關中王。

韓信首先指出劉邦東爭天下,最大的敵人是項羽,他請劉邦在勇敢、強悍、仁厚、兵力方面與項羽相比,誰強誰弱。劉邦沉默良久,道:「不如項羽。」也就是說即使在仁厚方面他也不如項羽。

韓信離座,對劉邦拜了兩拜道:「恭喜大王。知己知彼方能百戰不殆。我也認為大王比不上項王。然而事物是變化消長的。他現在雖然強大,但大王您肯定能打敗他。」

他先分析了項羽性格上的弱點,項羽雖然勇武過人,怒吼之聲可以嚇退千軍萬馬,但不能任用有才能的賢人,不過是匹夫之勇罷了。雖然平時待人恭敬慈愛,下屬病了都能噓寒問暖,但一到實質的封爵加官,就連大印刻好、一直放到邊角都磨禿了還捨不得給人,就是婦人之仁。

再者,項羽做了霸王之後的舉措也頗不妥當。第一條不當舉措是,既已稱霸天下,卻又放棄了關中,建都彭城,失了地利;第二,違背義帝的約定,分封不公平。富庶的土地分給自己的親信而不是功勞最大的人,引起諸侯們憤憤不平,失了人和之利;第三,項羽強遷義帝到江南之地,諸侯紛紛效仿,在自己的駐地驅逐國君,擁兵自立,天下大亂,失去了天時之利;第四,項羽所到之處,無不摧殘殆盡,失掉了民心。

根據韓信的分析,項王名義上是霸主,實際上卻失去了天下民心。如果劉邦能夠反其道而行之,任用英勇善戰之人,以紀律嚴明的軍隊,擁正義的旗號,順從將士東歸的心願,必然可以戰勝楚霸王。

漢軍打回關中的第一塊絆腳石是章邯、司馬欣和董翳三人,韓信認為這三人不難對付,因為他們本為秦將,征戰多年,手下士兵跟隨他們出生入死。投降楚軍之後,項王坑殺秦降軍二十萬,唯有章邯、司馬欣、董翳三人苟存了下來。秦國父兄對這三人恨入骨髓,他們在關中當王,關中的老百姓心裡並不服。

而劉邦入武關時,得益於蕭何的建議,和百姓約法三章而不多加干擾,關中百姓對此感恩戴德,都為劉邦沒成為關中王而不平。如果劉邦要發兵東進,只要一道文書就可以平定三秦。

韓信的這番「漢中對」策論既提出了與項羽爭天下的遠景規劃,又指明了近期奪取關中的戰略,清晰透徹,見解獨到,眼光超越了軍事力量的強弱,把戰爭的勝負和人心的向背聯繫起來;分析了雙方的強弱之處,又看到了未來的變化和變化的條件和時機,表現出了韓信不同凡響的遠見卓識。後人多把韓信的「漢中對」與諸葛亮的「隆中對」相提並論,無不對其推崇備至。

劉邦採納了韓信的謀劃,第一個目標就是打進關中,攻佔三秦。

二、還定三秦

如同韓信分析的一樣,項羽分封諸侯之後,天下各派勢力之間的矛盾開始顯現出來。最先發難的是齊國的田榮。田榮是齊地貴族的領軍人物,在項梁時期,他數度負項梁,所以項羽分封諸侯的時候沒有封他。田榮對此極度不滿,把項羽封的齊王趕走,自立為齊王,同時扶植彭越攻擊項羽的領地定陶。另一邊,陳余對張耳被封為常山王、趙歇封為代王而自己沒封王十分不滿,於是和田榮結盟對付張耳和項羽。張耳兵敗投奔劉邦。陳余把趙歇從代國接回立為趙王,自己則當了代王。

與此同時,遼東王韓廣也不滿足,想佔領燕王的領地,最後反被燕王消滅。

中原地區戰火瀰漫,動搖了項羽的霸主地位。項羽認為禍首是田榮,決定親自帶兵征討。

韓信認為時機已到,便在漢高帝元年八月率軍東征,發起了還定三秦之役。

關中和漢中被高大險峻的秦嶺山脈所隔斷,兩地之間只有幾條山間孔道相通也就是在山崖險處鑿孔架橋連閣而成,名為閣道,也叫棧道。每條長達數百里,十分險狹,行軍不便,運輸更是困難。其中褒斜谷棧道和陳倉道是最主要的兩條。褒斜道在劉邦入漢中之後就燒掉了,長達六百多里的棧道,修起來非一日之功可成。因此可用的只有陳倉道,但道口有章邯的重兵把守,要想在這裡突圍決非易事。

這些都難不倒韓信。他派樊噲、周勃率兵大張聲勢地修理被燒毀的褒斜道,擺出要從這出兵的架勢,章邯聞訊立即在道口派重兵防禦。此地一夫當關、萬夫莫開,佔住關口,就可高枕無憂。

韓信見章邯中計,便調兵遣將,西出勉縣轉折北上,沿故道進軍陳倉。故道又稱陳倉道,陳倉是當時屯積官糧之地,屬軍事重鎮。漢軍先入陳倉,等於繞到了三秦王軍隊的後面。章邯的大部分兵力都被調往咸陽,陳倉兵力空虛。漢軍不費吹灰之力便輕取了陳倉。章邯聞訊,急忙率軍趕來與韓信激戰。漢軍積憤已久,加上初戰告捷,自然士氣高昂,如猛虎下山。章邯倉促應戰,軍心不穩。兩軍對陣之時,樊噲、周勃也前來與韓信會師,三面夾攻。章邯兵敗自殺。司馬欣、董翳也先後投降。還定三秦,僅用了四個月時間。從此,關中成了劉邦打敗項羽、統一天下的基地。

歷史上把韓信帶領漢軍從漢中進入關中的整個戰略過程概括為「明修棧道,暗渡陳倉」,這是韓信第一次亮相之作。現在這句成語成了「轉移對方注意力」的另一種說法。韓信首創的「明修棧道,暗渡陳倉」戰術一直深為後代兵家所重,也被收入了《三十六計》之中。

對於漢軍還定三秦的舉動,項羽一時無暇顧及,但他手下謀士們都認為劉邦才是最大的敵人,尤其是亞父范增更是力主先發兵擊漢。就在項羽舉棋不定時,張良不失時機地送來密信,說劉邦不過是想當關中王而已,會永遠臣服於項羽,隨信還附了一份田榮、彭越聯合反楚欲爭奪天下的「反書」。

項羽見信後信以為真,於是親率大軍北上,先擊散了彭越,又大敗田榮於城陽,重新冊立了田假為齊王。田榮的弟弟田橫在項羽離開後趕跑了田假,惱火的項羽又立即回軍來殺田橫。但田橫不和項羽打硬仗,而是打游擊戰。項羽欲戰難勝,欲退不忍,完完全全地陷入了齊國的泥潭之中。

劉邦則趁機鞏固和拓展了他的關中基業。文臣武將紛紛歸附,漢王的國都也由閉塞的南鄭遷至東通三晉的櫟陽,先後收服了河南王申陽、西魏王魏豹、和殷王司馬平,策反了韓襄王之孫韓王信,廢了韓王鄭昌。張耳被陳余打敗後投向了劉邦,本來是在項羽帳下的陳平也投靠了劉邦。

三、救敗滎陽

現在劉邦的領地擴充了數倍,手裡的軍隊已從三萬擴長到數十萬。他覺得自己不需要韓信也可與項羽抗衡,同時也擔心韓信聲望過高於己不利,加上當時張良回到了劉邦的身邊,劉邦就下定決心解除韓信的兵權。對項羽發動直接進攻前夕,劉邦對軍隊做了調整,不動聲色地撤了韓信的大將軍職務,讓蕭何和韓信留守關中,消滅雍軍殘兵兼做後援,自己則親自挂帥帶著張良、陳平等率軍東進。

張良,字子房,和韓信、蕭何並稱漢初三傑,其祖父和父親都是韓國的丞相。秦始皇滅韓後,張良設謀博浪沙刺殺秦始皇未果,改名換姓逃至下邳,遇到了神秘的黃石公教他《太公兵法》,從此成為謀略家。張良在謀略上雖有過人之處,但不能像韓信那樣獨當一面,劉邦根本不擔心他對自己會有什麼威脅,因此一直倚賴張良。

漢高祖二年(公元前205年)三月,劉邦大軍行至洛陽,在張良的謀划下親自給被項羽殺害的義帝發喪,全軍素縞,哀臨三日;同時派出使臣奔赴各路諸侯,號令天下為義帝報仇,征討項羽,以此爭取民心,也為自己出軍找到了冠冕堂皇的理由。

在為義帝報仇的旗幟下,劉邦一個月之內聚集了五十六萬大軍,浩浩蕩蕩地開往楚國的國都彭城。這時項羽的大軍主力和項羽本人都陷於齊國的戰場上,後方空虛。劉邦一路走來,長驅兩千多里,幾乎沒有遇到任何抵抗,輕易攻取了彭城。

被勝利沖昏頭腦的劉邦認為攻下彭城就是佔據天下了,根本沒有把實力依舊的項羽放在心上,沒做任何必要的部署就忙著「聲色犬馬」去了。

項羽一直沒有把劉邦放在眼裡,直到彭城被漢軍攻下,想起當初在鴻門宴上因為自己一念之仁才得以活命的窩囊廢,居然大模大樣地跑到了他的宮中尋歡作樂,不由得怒火中燒,便點了三萬精兵回師南下。其他士兵則繼續同田橫作戰。

項羽用了一個晚上進軍到蕭縣,擊潰漢軍左翼,到中午就把彭城收復回來了。潰敗的漢軍退到谷水、泗水之濱,被楚軍殺死、擠落水中而死的有十萬餘人,其餘的漢軍向南面山區逃去,到睢水邊上前無去路,後有追兵,又被殺死落水十餘萬人。《史記‧項羽本紀》記載:「睢水為之不流。」

不到一日,劉邦五十六萬大軍就被項羽的三萬精兵打得落花流水,劉邦本人也被楚軍重重包圍住。在危急關頭突然間颳起了一陣大風,飛砂走石,天昏地暗,枯樹斷折,草屋揭頂,一時間楚兵不知所措,劉邦趁機突圍而逃。一同逃出的只有幾十騎人馬,劉邦和家人也失散了,父親太公和妻子呂雉被楚軍捉去當人質。劉邦逃命路上碰到了自己的一雙兒女,就是後來的孝惠帝劉盈和魯元公主。他為了自己輕裝逃命,幾次將兒女推下馬車,虧得夏侯嬰幾次把這兩個孩子拉到車上,劉盈和魯元才得以保住性命。

劉邦這一仗幾乎把平定三秦之後掙來的本錢全都賠光,五十六萬大軍所剩無幾。漢軍從彭城撤回滎陽,一度投降的諸侯王們又都倒向了項羽,形勢急轉直下。滎陽以東的大片地盤被楚軍佔領,如果項羽發起進攻,劉邦沒有任何屏障可以依託;原先能起牽製作用的田橫、陳余正在同項羽講和,項羽開始把矛頭對準了他。劉邦不禁膽寒,無奈之中只好重新起用韓信。

韓信受命於危難之際,立刻大刀闊斧地向楚軍反撲,很快把滎陽以東的大部分地盤奪了回來。戰線由滎陽向東推進,一直到滎陽與彭城之間的二分之一處,漢軍在這些地方建立了堅實的防禦系統,使得楚漢相爭形勢由漢的極度劣勢進入相峙狀態。

如果沒有韓信的力挽狂瀾,漢軍的結局是很難想像的。韓信的戰果使漢軍重新振作起來,也讓其他諸侯不敢輕舉妄動。劉邦轉危為安,又有了與項羽再度爭雄的機會。

真相網原創首發,開放著作權,傳播真相,自由轉載!
本文鏈接:https://dafahao.com/zh-tw/eternal-hero-han-xin.html
本文標題:【千古英雄人物】韓信 - 兵仙戰神 - 真相網

這裡是你留言評論的地方


請留言


1 + 5 =
【您可以使用 Ctrl+Enter 快速發送】
Copyright © 2007 - 2022 , Design by 真相網. 本站原創首發均可免費自由轉載. 轉載資料若有著作權問題請留言通知管理員及時處理.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