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狼:始于文革的中共脑控罪行

真相网2020.4.11】文化大革命中出现了所谓的“伟大的导师,伟大的领袖,伟大的统帅,伟大的舵手毛主席”,但是毛泽东本人真的就那么伟大吗?众所周知,文化大革命给中华民族带来了巨大的损失和灾难,然而鲜为人知的是,中共在文化大革命期间就已经开始使用脑控武器了,事实胜于雄辩,下面就结合文革期间出现的几个脑控受害者的案例和与其相关的脑控武器的功能和原理证实中国的脑控始于文革!

文革受害者:叶企孙(物理学家、教育家,中国近代物理学奠基人、中国物理学界的一代宗师)
受害相关内容节选自:《大学生GE阅读第5辑》一书的《而我却今天才知道他的存在”》一文
作者:柴静(中央电视台记者、主持人)

节选内容如下:

新中国成立后他仍然当过一段清华的一把手,一直到1951年。

1968,他已经70岁,因为熊大缜的事,涉嫌“国民党CC特务团”被捕。
他在狱中一年半。
看过提审记录的黄延复说,他所有的话,其实只有一句“我是科学家,我是老实的,我不说假话”。之后他由红卫兵组织隔离审查。
他出现幻听,认为有电台在监视他,“一举一动都有反映,他喝一口茶,电台就说他喝茶不对,他走出门,电台就叫他马上回去”。
他的侄子看着他,“甚觉悲哀”,说“你是学物理的,你知道电波透不过墙,根本没有这种事,是幻觉”。
他说,“有,是你耳朵聋,听不见”。
之后他再次入狱,出来的时候,已身患重病,小便失禁,双腿肿胀难以站立,整个身子弓成九十度。

受害经历涉及的脑控武器的功能:传音入密
受害经历涉及的脑控武器的原理:超声差频

超声差频的具体内容参考《破解传声入密(反脑控项目终结版)》一文(笔者注:原文文章来源注明是“声学研究所”),文中相关内容如下:

首先将人的声频与20KHZ以上的超声波混频,这样可以得到一个大于20KHZ的超声波和频与一个小于20KHZ的声波差频,然后用一个高通滤波器将小于20KHZ的可闻声波滤掉,就只剩一个超过20KHZ的和频超声波信号,由于此信号已经被声波调制,所以是带有声波信息的。使用两个功率放大器和两个超声波发射器,其中一个发射器发射已经被调制的大于20KHZ的超声波和频信号,另一个发射等幅的20KHZ超声载波信号,让两个信号平行发射出去即可,由于超声波的方向性极好,且人耳不可闻,所以这样发射出去的信号人耳是听不见的。一旦这两束超声波信号被某人耳朵接受,由于鼓膜的非线性,20KHZ的载波与大于20KHZ的超声波和频信号在人耳鼓膜上重新被混频产生解调,产生一个大于40KHZ的和频超声波与一个300-3000HZ的声波,40KHZ超声波人耳不可闻,听到的就是原来的300-3KHZ的音频信号。

……

当然我所说的这种传声入密技术是70年代的技术,现在从公开的文献来看已经有了用微波直接使人脑部神经共振接受的技术了,也就是用微波直接把声波传入大脑。这些都是公开的资料,大多都是一些10-20年前的技术,现在的保密的技术更高。

文革受害者:曾供职于中国科学院生物物理研究所宇宙生物研究室,后转中国空间技术研究院507所的吴学勤
内容节选自吴学勤的文章:《揭示伪科学和特异功能的背后秘密》

节选内容如下:

我是无辜的,早在一九七四年,四月的一天,我突然听到有人在和我讲话,有一种声音传入我的耳朵,当时,我很惊恐,也很奇怪。这是什么声音?是谁?全是流氓语言,从此开始,连续不停了。

注:受害者吴学勤的受害经历所涉及的脑控武器的功能和原理同上。

文革受害者:艾青(著名诗人、文学家)
内容节选自头头网(www.ttwang.net)文章:《黄振迪:温总理引用艾青诗句含义深刻》

节选内容如下:

艾青这人也非常的神秘,他曾写过一本写他在文革中的遭遇的书,书中他讲述了他在文革中被迫害坐牢时被心理控制的奇异现象:在一个意念中有一只狗,经常对他讲话。逼他就范,给他制造幻听、幻视,给他心理施压。但是,当他文革之后得到解放到有关部门去查证的时候,却没有得到任何结果。他讲的事确实是真实的,但是据有关方面查证,在科技上还不可能达到如此水平。但是,以艾青的自己的身体状况,却并没有一点精神异常的迹象,已经成为一个奇异现象之谜。

受害经历涉及的脑控武器的功能:传音入密与向大脑输入图像或影像
受害经历涉及的脑控武器的原理:超声差频、利用微波将含有视觉信息或用想象力思考的画面或影像的脑电波输入目标大脑

艾青的受害经历除了涉及脑控武器传音入密的功能和超声差频的原理以外,还涉及到向大脑输入图像或影像的功能,即文中提到的幻视,脑控者可以将自己的视觉或想象力思考的画面或影像的脑电波利用微波传入受害者的大脑,从而使脑控者的视觉信息或想象力影像出现在被控者的大脑中,就像姜堪政的心理信息感应实验中出现的现象一样,姜堪政在自己房间里看到或者想象一个特定的图形〇或∆或爬山的情景时,同学的脑海中也会出现同样的图形或情景,实验时间是1959~1960年,至于文革中是否有将图像或影像转换成电信号后调制在微波上向人体发射制造幻视的技术就不得而知了,目前是通过将图像或影像信号调谐到目标大脑视觉区域的共振频率或目标丘脑的共振频率后发射实施脑控,也可以将调谐后的信号放大后发射!


文革受害者:姚多杰
内容节选自姚多杰的文章:《我的一生.己不是我自己的》

节选内容如下:

1975年我入小学一年级[安徽省.淮南市。洞山第二小学],1976年小学二年级,1976年9月9日上午。学校接到通知,全体教师生到操场集合等候,当全体教师生坐在操场不知等了多久时,学校的广播传来了低沉的哀乐声,传来了我们敬爱的伟大领袖毛主席逝世的消息,在哀乐声的传感下,在怀着对我们敬爱的伟大领袖毛主席崇敬的心情下,全校师生齐声痛苦,可我正在痛哭流泪时,突然面部表情无法控制的在笑,这在当时是多么可怕的举止,当我低头无论怎样都无法控制和掩饰我脸上的笑容时,正好被坐我后面的同学[王伟]看见,[王伟]同学当时就积极的向老师举了我的[反革命嘴脸],幸好当时老师心情比较痛苦[或出于与我父同是教师的阶级感情上],低声斥责[王伟]同学不要乱讲,而我当时的恐惧心情是无法比喻的,生怕一家因此而被革命的铁拳打倒,因此此情景一直记忆忧新。

……

1985年上海外公去世,因幼年时曾在上海外公家度过一年,深得外公疼爱,所以外公的去世让我心痛,记得天还比较冷,我随父母一起参加了外公的追悼会,在追悼会上又出现了1976年9月9日毛主席逝世的那一幕,内心悲痛,可面部表情突然无法控制的在笑,当时的心情真是难以想像,我只有竖起衣领来掩饰面部难堪的表情,更为异样的是当我扶着我的二姨向我外公遗体告别时,在接近外公遗体时,我尽(注:应该是“竟”)无法控制的把我二姨向我外公遗体处推了一把,当时一刹间我大脑一片空白,当看到二姨惊异的眼神时我才清醒,我又急忙把二姨扶住,这干嘎的一幕我怎么也无法忘去。

1995年于弟弟去海南游玩,当我于弟弟从湛江至海口的海轮上,当我于弟弟站在海轮的后甲板上,观看大海的壮观时,突然尽有把弟弟抱起丢入大海的邪恶冲动,我当时被这种邪念恐惧的全身颤抖,双手紧紧抓住后甲板的钢扶手,惧怕无法自控,并让弟弟快回到客仓去,当弟弟离去后,我的双手还紧紧抓住后甲板的钢扶手上,如当时没能克制,那被丢入大海的弟弟.定会被轮船的后螺旋桨打的粉碎,其后果是可想而知的了,这种一刹间的邪念给我心理造成的恐惧久久难以忘去,更是百思不得其解。

……

有一天对方在议论中讲到了[脑控/电磁波]之事,我听后就好奇的上网去查找,在查阅了大量资料才得知,我从1976年开始就己选定为密秘武器的活体试验对象,而此密秘武器现己是众所都知的[脑控武器]。由于多年的愚民教育及国家对此类消息的封锁,很多民众还无法相信此秘密武器早已存在,更无法相信在拿无辜的民众。胜至于儿童在做旷日持久的残酷试验。

受害经历涉及的脑控武器的功能:思维解读和行为控制
受害经历涉及的脑控武器的原理:大脑共振、丘脑共振以及通过将控制信号调制在微波上向目标发射实施脑控

文革期间的思想解读是通过大脑共振(即脑控者先将目标的脑电波接收后调谐到自己的特定大脑区域的共振频率,然后利用自己的大脑解读目标的思维)或丘脑共振(即脑控者先将目标的脑电波接收后调谐到自己的丘脑的共振频率,然后利用自己的大脑解读调谐后的脑电波中的内容)实现的,当然,必须事先通过截获目标的脑电波获取脑指纹(或称脑电波特征码),也就是特定大脑区域的共振频率或丘脑的共振频率,也可以通过x射线摄像机对大脑成像,然后利用电磁仿真软件进行仿真计算获取脑电波指纹,不过这种技术可能是文革之后的技术。

文革期间的行为控制是通过将控制信号调制在微波上向人体发射实施脑控,其实质是在目标的大脑神经纤维上产生了感应电流,然后感应电流中的控制信息就可以通过目标的大脑发挥作用(注:目前的脑控技术是通过直接发射与特定大脑区域的固有频率相同的极低频电磁波实现思想和行为控制,其实质也是在目标的大脑神经上产生了感应电流),可见,脑控武器实际上是对大脑神经电流的解读和控制。控制信号用到了与要实现的控制效果对应的脑电波波形,例如姚多杰痛哭流泪时突然面部表情无法控制的在笑就与此控制效果对应的脑电波波形有关,至于姚多杰在文中提到的文革结束以后无法控制的把他二姨向他外公遗体处推了一把以及把弟弟抱起丢入大海的邪恶冲动也和与这两种控制效果对应的脑电波(波形)有关,只是将控制信号调制在微波上通过电磁波照射实现还是脑控者将控制信号或自身的脑电波的频率调谐到目标的脑电波共振频率后通过脑电波共振实现的问题,姚多杰文革后出现的“异常”情况正好说明他的确是脑控受害者。具体的利用微波实现行为控制目的的原理可参考 The Body Electric:Electromagnetism And The Foundation Of Life一书中(注:作者是Robert O.Becker,MD.,and Gary Selden)的以下内容:

Some radar can find a fly a kilometer away or track a human at twenty-five miles,and several researchers have suggested that focused EMR(笔者注:electromagnetic radiation)beams of such accuracy could bend the mind much like electrical stimulation of the brain(ESB)through wires.We know of ESB's potential for mind control largely through the work of Jose Delgado.One signal provoked a cat to lick its fur,then continue compulsively licking the floor and bars of its cage.A signal designed to stimulate a portion of a monkey's thalamus,a major midbrain center for integrating muscle movements,triggered a complex action:The monkey walked to one side of the cage,then the other,then climbed to the rear ceiling,then back down.The animal performed this same activity as many times as it was stimulated with the signal,up to sixty times an hour,but not blindly—the creature still was able to avoid obstacles and threats from the dominant male while carrying out the electrical imperative.Another type of signal has made monkeys turn their heads,or smile,no matter what else they were doing,up to twenty thousand times in two weeks.As Delgado concluded,"The animals looked like electronic toys."

Even instincts and emotions can be changed:In one test a mother giving continuous care to her baby suddenly pushed the infant away whenever the signal was given.Approach-avoidance conditioning can be achieved for any action simply by stimulating the pleasure and pain centers in an animal's or person's limbic system.

Eventual monitoring of evoked potentials from the EEG,combined with radio-frequency and microwave broadcasts designed to produce specific thoughts or moods,such as compliance and complacency,promises a method of mind control that poses immense danger to all societies—tyranny without terror.Scientists involved in EEG research all say the ability is still years away,but for all we could sense of it,it could be happening right now.Conspiracy theories aside,the hypnotic familiarity of TV and radio,combined with the biological effects of their broadcast beams,may already constitute a similar force for mass standardization,whether by design or not.

The potential dangers of televised lethargy are no yawning matter.It's well known that relaxed attention to any mildly involving stimulus,such as a movie or TV program,produces a hypnoid state,in which the mind becomes especially receptive to suggestion.Other inducers of hypnoid states include light sleep,daydreams,or short periods of time spent waiting for some predetermined signal or action,such as a traffic light.

文革受害者:女演员李香芝(中国共产党党员)
内容节选自《文史精华》2005年第七期丁群的文章:《女演员李香芝和她的冤案》

节选内容如下:

从李香芝写的交代材料来看,早在1970年12月13日晚上,她就“头很痛,脸也很痛,还有一股很难闻的气味,感到楼上有一种仪器照自己的脑神经……

一会儿就有一种声音在对我讲话,而我脑子里的所有问题都闪现出来。在这种情况下,我用了一天一夜的时间,把所有问题都交代了。

“到铁道医学院以后,这个声音经常检查我的思想。但是,组织上和同志们仍然说我是‘五·一六’。我想,南大怎么有那么多‘五·一六’。会不会也有假的?为什么我不是‘五·一六’,还说我是‘五·一六’?这个声音对我讲:他是中央派来的,说我查清你不是‘五·一六’,但是你们领导不相信。我说,我还要写材料,怎么写呀!他说:到时候我会告诉你写什么的。从这时起,我的神经根本不听我的使唤,他叫哭就哭,叫笑就笑,还能叫我的器官都能动。

“在铁医搬到楼下以后,他说:我可以叫你见到丈夫,看到毛主席。我高兴得不得了。XX打了我,说我是苏修操纵的。当XX打我的时候,我又感到毛主席在对我讲话,说xx是xx操纵的,他叫XXX打了XX同志……

“搬到这边来以后(注:指迁移到化工学院),操纵我的人,又帮我学习毛主席著作,还帮助我写笔记。一会儿说他是毛主席,一会儿说他是林副主席,一会儿说是江青同志,一会儿说是姚秀琪(注:李自己的丈夫)。

“在我学毛著的时候,我还和毛主席辩论。不同质的矛盾,用不同的方法去解决。我不是敌人,为什么用对待敌人的办法来整我?毛主席就讲:

这不是训练你吗?看你是不是经得起考验。我说:考验了这么长的时间,还要考验?我怀疑他不是毛主席,就和操纵我的人吵:你们为什么把我打成“五·一六’,给我制造罪过?这个操纵我的人说:你怎么不相信我呀!……

“他有时候和我开玩笑,开得无边无际,叫我叫亲爸爸毛泽东,还叫我做一些小孩子的动作,向毛主席撒娇,叫我‘我的好女儿小香’……”

受害经历涉及的脑控武器的功能:传音入密、思想解读和行为控制
受害经历涉及的与脑控武器的功能对应的原理同上。


文革受害者:南京无线电厂高工忻中庆
内容节选自忻中庆的文章:《一只秘密黑手--《恶魔缠身》》

节选内容如下:

1971年11月,也就是在“公检法”公开“亮相”对我“摊牌”,发出:“无产阶级专政的铁拳要把你砸得粉身碎骨!”的威胁,遭到我的坚决抵制和抗争后,他们气急败坏地又把我转换回了楼下原来那间“全封密的牢房”。自此后,“公检法”的公开审讯逼供几乎停止了,可是,关在牢房的我,身体上竟出现种种异常“不适”和“痛苦”。并且,越来越多,越来越频繁,越来越厉害!

起先,每天仅仅是“胃痛”和隐隐的“肝部痛”,以后,又出现了“睾丸痛”、“臀部痛”。而且,一整天浑身各处不仃地交替出现各种“奇痒”,令我在床上“坐不安”。到了晚上睡觉时,竟又出现了“当我仰睡时,臀部立刻灼痛起来;当我翻向右侧睡时,臀部立刻不痛了,但‘右侧部’却灼痛起来;当我翻向左侧睡时,右侧立刻不痛了,但‘左侧部’又灼痛起来;当我被迫改为俯扒着睡时,左侧立刻不痛了,然而,生殖器竟痛痒难受起来……每天晚上如此,翻来复去“睡不宁”。接着,这种极为异常的“痛苦感觉”又有了“升级”:白天,坛加了“手腕痛”、“头痛”、“浑身发热”、“双脚冰冷”、“左、右眼频繁直跳”、“牙齿呈粘糊状难受”等“异常感觉”,而一到晚上,种种异常的痛、痒、冷、热、麻、抖、难受等“痛苦感觉更是层出不穷,频频交替出现,并且,都是几种“痛苦感觉同步”出现。如:

一会是“头痛”、“脚痛”、“脸皮奇痒”同时出现;一会即变化为“睾丸痛”、“胃痛”和“肩部奇痒”一起出现;一会又变化为“全身冒汗灼烫”、“后背剧烈的针刺状奇痛”;一会再变化为“生殖器不仃颤抖、剧痛”和“大腿内部极度难忍的难受状”……等等。不仃地变化、不仃地交替出现种种异常的肉体痛苦!

显然,如此露骨的、异常的“肉体痛苦感觉”,决非是我的身体本身得了什么“病”!我毫不怀疑,身体上的“肉体痛苦”是在遭到外来的秘密特务技术手段的遥控折磨迫害!这是一种鲜为人知的替代公开的刑讯逼供的特务技术手段!我为自己的遭遇和发现感到无比的惊愕和愤慨:如此恣意践踏宪法尊严、侵犯公民人权、违反起码人道的秘密特务阴谋控制人体的迫害手段,竟然出现在一个以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为指导的,以共产党为领导的光明正大的社会主义国家里!这在前我是怎么也不可想象和思议的!我坚信这种秘密特务“恶魔缠身”控制迫害手段是完全非法的,是根本见不得人的!当我拿起笔来坚决写“揭露控告材料”时,我身上遭到这非法秘密特务“恶魔缠身”控制折磨迫害的“痛苦”立刻又出现了新的“升级”:

我的耳朵内不时出现阵阵的“枪声”,既有连发速射声,又有单发的“砰!砰!”声,与这“枪声”出现的同时,我的全身被“同步”地猛烈颤抖一下,而且,“胸口剧痛、心脏急跳、呼吸困难”,内心还出现强烈的“发怵恐惧感状”。我的精神和肉体遭到了极卑鄙的威胁恐吓和折磨迫害痛苦!

而当我看书读报,看(读)到“阶级敌人”、“无产阶级专政”等文字的一瞬间,我的全身又一次被控制“同步”地猛烈颤抖一下……,遭受到和耳朵内出现“枪声”时一样的精神和肉体折磨迫害痛苦。

一天,看守吕瑞华一改“常规”,把报纸送到了牢房来,我离床去接拿时,突然,我的右腿一下全部失去感觉控制,猝然跌倒在地。当我大声高呼“毛主席万岁!”对这个“特务恶魔”的秘密控制手段表示强烈抗议时,一瞬间,我的右腿立刻恢复了感觉控制,我才得以站了起来……

看守头子陆麻子忽然在走道的桌上放了一台收音机,每天播放样板戏“智取威虎山”,当唱到“杀敌人”的声音传入我耳朵的一瞬间,我的身上又一次出现如上所述一样的猛烈颤抖,内心的呈现出的“发怵恐惧感”一直怵凉透整个背梁;而当舞剧“白毛女”喜儿的伴唱声传入我耳朵的一瞬,我的生殖器又被控制“同步”出现发抖、发痒,并随之出现长时间的强烈性冲动和性抑制相混合的强烈“性难受”的无耻秘密控制折磨痛苦。

……

不仅如此,在晚上当我睡在床上时,各种强烈的肉体精神折磨迫害更是变本加厉地一齐袭来:
我的头被控制折磨得极度胀痛和眩晕,二眼冒金星,感到天旋地转,难以忍受;
我的胃被控制折磨痛得在床上翻滚,呕吐不仃,大口大口地吐出“黄水”来;
我的生殖器被控制折磨成一会儿剧痛;一会儿颤抖;一会儿强烈“性亢奋”;一会儿强烈“性难受”;
我的睾丸时而遭到像“电击一般”的一下又一下地剧痛;时而又长时间地连续剧痛不仃;
我的二条大腿内部和两肩内部交替出现着极度难忍的无可名状的“难受状”痛苦;
我的背上不时出现如有几千枚尖针在扎刺一样的“针刺状”灼痛;
我的全身各个部位频繁不仃地交替出现着种种奇痒和剧痛令我搔痒“忙个不仃”,肉体痛苦“一刻不断”。

……

而当我被这个特务“恶魔缠身”的法西斯折磨迫害弄得精疲力竭,痛苦万分,昏昏沉沉刚欲进入“睡眠临界”一瞬时,我的全身又被控制折磨猛烈颤抖一下,硬是把我“抖醒”,使我精神极其难受痛苦;当第二次又重新进入“睡眠临界”时,他们就又一次故伎重演把我“抖醒”。这样反复折磨十数次后,才让我“入睡”。

即使让我“入睡”后,这只“恶魔缠身”的特务黑手仍然不放过我。他们控制我的“睡、醒”神经,把我置于半意识的朦胧状态,然后控制折磨我,使我的心胸部位感到极度的窒息难受状;使我的头脑内、双肩内、二腿内交替感到无可名状的极度难受痛苦;使我的头顶部一会感到似有强磁场的“吸力感”,一会似有巨大铅块的“重压感”的难受状……令我处于醒又醒不了,想喊又喊不出来的无比难受的痛苦之中。

日复一日,并且常常是通宵达旦地进行这种法西斯式的肉体、精神折磨迫害,使我彻夜难眠……而白天我不得不躺在床上休息时,又遭到公开出面的陆麻子和看守们以“违犯监规”为借口的拳脚鞭鞑……

面对这伙丧心病狂的秘密“恶魔”的疯狂迫害,我毫不畏惧,坚决进行揭露控告。他们不给纸写,我就拿黄草纸写。这伙特务“恶魔”为了阻止我书写揭露控告材料,把我手指控制折磨成“爪子状”:五个手指一会并拢后无法分开,一会分开后无法并拢,一会伸直后无法弯曲,一会弯曲后又无法伸直,使我难以抓笔,难以书写控告材料。

从1972年前夕开始,这个秘密“恶魔缠身”特务控制手段对我肉体、精神的日夜不仃的法西斯折磨迫害,经粗略统计,在不到二年的时间里达几千万次以上!

例如,在1973年5月23日上午8:30--9:30的一小时内,我记录了在身体上遭到的种种折磨迫害的痛苦如下:

(1)连续交替出现着:头痛、肝部痛、胃痛、睾丸痛、左腿痛、左脚拇指痛、右手腕痛、臀部痛、头眩晕、右胳膊痛、腹部痛、嘴唇痛、脊背痛、右脚跟痛、右脚姆指痛、牙床痛、后颈痛、小肚痛……等剧痛和左右耳、下巴、鼻孔、左右脸、左右脚底、喉咙、头顶部、左右胳支窝、睾丸、臀部、右腿、胳膊……等各处的奇痒,以及嘴内发苦、臀部发麻、全身发抖、心胸极度难受、左右眼频繁急跳、双脚发冷、浑身冒汗发热……等共达262次之多!

(2)此外,在这一小时内,还有:右腿每几秒钟出现一次“电击”般的剧痛,并且,生殖器连续不仃地出现极度难受的强烈“性难受”折磨痛苦!

受害经历涉及的脑控武器的功能:思维解读和行为控制;人为制造冷、热、麻、胀、痛、痒、抖、跳等感觉

受害经历涉及的脑控武器的原理:人为制造感觉则是通过将控制信号调制在微波上之后向人体发射实现的,控制信号与要实现的控制效果对应的脑电波波形有关,例如要实现眼皮跳的效果,就需要获得与眼皮跳对应的脑电波波形,思想解读和行为控制的原理同上。


文革受害者:南京林学院的讲师袁维清
内容节选自忻中庆的文章:《一只秘密黑手--《恶魔缠身》

节选内容如下:

我应约来到南京夫子庙大石坝街的一座平房内,一位中年知识分子正热情地等着我。他自我介绍名叫袁维清,是南京林学院的讲师。他说,他看过我的“大字报”,所以要约我一谈,是因为他对我在“大字报”中揭露的遭到秘密控制折磨迫害一事,有着相同的遭遇。他接着谈起了关在“深挖牢房”中,身体上遭异常控制折磨的情况,他说:“我在‘想什么’,他们立刻就知道!并且,马上在我的耳朵里响起了他们指出我在‘想什么内容’的‘声音’!弄得我神经和精神日夜无比惊恐紧张!”;“我身体上也出现了种种异常折磨感觉痛苦,和你在大字报中写的一样。他们还把我弄得大、小便失禁。更不能容忍的是,因为在牢里关的时间长了,我不免思念起家中的妻子来……,他们也搞我无耻的‘性折磨’,和你写的一样……哎,正是卑鄙无耻透顶,不好意思启齿啊……”。我知道,他“不好启齿”的,就是指秘密折磨人的生殖器,搞强烈的性冲动、性亢奋、性抑制、性难受等残忍无耻的“恶魔”畜牲手段。他问我,怎么会知道,为什么说这是一种“放射性机器之类”的特务技术手段?……。于是,我向他详细介绍了在牢房中从诧异、狐疑到确信这个非法秘密特务“恶魔”手段的整个“发现”过程;又谈了根据自己“有限的科学知识”和在牢房内做的一些“试验和分析”;我还讲了陆麻子、小个子看守余振华,以及当我绝食时“公检法”人来牢房当众“供认不讳”的佐证事实。所有这些,使我做出了这可能是一种如同“放射性机器之类”的秘密特务技术设施手段的“判断”……

受害经历涉及的脑控武器的功能和原理与忻中庆基本相同,不过袁维清还有大、小便失禁的情况,关于控制大、小便这种情况有人解释如下:

大便:1)射线刺激大便肌群、控制**(注:**应该指的是肛门)、直肠的蠕动和收缩,促使排便。2)微波辐射使肠道胀气,辅助排便。
小便:1)通过能量粒子波束刺激排尿神经、前列腺和肌肉,引起膀胱收缩,控制排尿。2)辐射肾脏增加透过性,使尿液产生量增多。
由于大、小便由大脑中枢神经系统控制,所以只要获取控制大、小便的标准指令,即与大、小便对应的脑电波波形,将控制信号调制在微波上向人体发射,应该也能达到同样的效果,如果能够通过此种方式实现,那么,目前利用大脑共振也能实现!

另外,次声波也可以导致腹泻,虽然没有证据表明中共在文革期间就已经制造出了次声波武器,但是与上文提到的超声差频类似,只要两束超声波信号的差频在次声波的频率范围内就可以对目标进行攻击!

以上就是中国文革期间出现的几位脑控受害者的基本情况和与之相关的脑控武器的功能和原理,文中出现的电台和仪器实际上就是脑控武器,所以中共是名副其实的中国脑控党!当然,中国文革期间受脑控迫害的不只是以上几位,就是这样的反人类罪行,能够从文革开始一直延续到现在而不为绝大多数的国人所知晓,中共的保密工作做得实在太“好”了!除了文革期间的脑控受害者,还有象邓小平时代的海子和唐雨,江泽民时代的高晓维,胡锦涛时代的何胜凯、罗会武和彭小溪,习近平时代的樊苗和李旭东,现在再回头看看那四个伟大,岂不令人可笑,暂且不说毛泽东的其他罪行,毛本人也是中国脑控这件反人类事件的始作俑者!中国的脑控受害者遍布全国而且职业也不尽相同,每个年龄段也都有受害者,但是,中共至今都没有正式承认过脑控武器以及与之相关的脑控实验。脑控受害者董瑶琼泼墨习近平画像事件能够出现在国外的网络上,能够出现在维基百科中(注:词条名称分别为“习近平画像泼墨事件”和“董瑶琼”),国内的网络上却没有她的名字和泼墨事件的报道,中共还真想一手遮天,不过没有完全彻底地遮住!脑控的事实摆在眼前,中共想一直隐瞒下去也是不可能的,清者自清,浊者自浊,想靠谎言以及颠倒黑白、指鹿为马的方式掩盖自己的脑控罪行,那是痴心妄想!

网 友 留 言

5条评论 in “雪狼:始于文革的中共脑控罪行”
  1. 雪狼

    对了,更改段落中“具体的利用微波实现行为控制目的的原理可参考”一句后面的内容“The Body Electric:Electromagnetism And The Foundation Of Life一书中(注:作者是Robert O.Becker,MD.,and Gary Selden)的以下内容:”和英文部分有所重复,所以要将其删除!

  2. 雪狼

    您好,文中还有一点问题,本着对读者负责的态度,还得麻烦您更正一下,我想这对您来说是举手之劳,但是只有完整、准确的文章才能更好地揭示真相,而只有真相才能彻底戳穿中共的谎言,请将文中英文部分上面紧挨的一段更改为下面一段即可,谢谢!

    文革期间的行为控制是通过将控制信号调制在微波上向人体发射实施脑控,其实质是在目标的大脑神经纤维上产生了感应电流,然后感应电流中的控制信息就可以通过目标的大脑发挥作用(注:目前的脑控技术是通过直接发射与特定大脑区域的固有频率相同的极低频电磁波实现思想和行为控制,其实质也是在目标的大脑神经上产生了感应电流),可见,脑控武器实际上是对大脑神经电流的解读和控制。控制信号用到了与要实现的控制效果对应的脑电波波形,例如姚多杰痛哭流泪时突然面部表情无法控制的在笑就与此控制效果对应的脑电波波形有关,至于姚多杰在文中提到的文革结束以后无法控制的把他二姨向他外公遗体处推了一把以及把弟弟抱起丢入大海的邪恶冲动也和与这两种控制效果对应的脑电波(波形)有关,只是将控制信号调制在微波上通过电磁波照射实现还是脑控者将控制信号或自身的脑电波的频率调谐到目标的脑电波共振频率后通过脑电波共振实现的问题,姚多杰文革后出现的“异常”情况正好说明他的确是脑控受害者。具体的利用微波实现行为控制目的的原理可参考The Body Electric:Electromagnetism And The Foundation Of Life一书中(注:作者是Robert O.Becker,MD.,and Gary Selden)的以下内容:

  3. 雪狼

    不好意思,不知道怎么弄的,文中还有一点小问题,还得麻烦您更改一下,将文中文革受害者叶企孙部分超声差频具体原理中重复且多余的“于鼓膜的非线性”一句删除即可,谢谢!

这里是你留言评论的地方

2 + 2 =

【您可以使用 Ctrl+Enter 快速发送】

Copyright © 2007 - 2020 , Design by 真相网. 本站资料可以免费自由转载. 若有版权问题请留言通知本站管理员.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