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OA: 中共当局不遗余力甩脱疫情责任

真相网2020.4.10】新型冠状病毒疫情随着中国共产党当局的信息封锁和误导性宣传在武汉失控爆发,扩散全中国,祸害全世界。观察家们注意到,自病毒疫情成为掩盖不住的公共话题以来直到今天,以习近平为首的中共当局全力展开“甩锅”行动,试图甩脱实行独裁和新闻管制酿成疫情大爆发,以及后来仓促采取的不计人民死活的封城行动造成人道灾难的责任,并试图将自己塑造为全中共和全世界的恩人。

VOA: 中共当局不遗余力甩脱疫情责任
作者:君王 《中共病毒魔鬼旗(图)》

甩锅和自我美化的最新努力

中共当局的喉舌新华社星期一(4月6日)发表的“中国发布新冠肺炎疫情信息、推进疫情防控国际合作纪事”被观察家们认为是当局“甩锅”和自我美化的最新的、最明显的努力。

新华社记者写说:“根据媒体报道和从中国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科研机构等有关方面了解到的信息,对中国在同世界携手抗疫过程中,在及时发布疫情信息、分享防控经验、推进疫情防控国际交流合作方面的主要事实,以时间顺序进行梳理”。

新华社的这篇纪事列出一个疫情发生以来的时间线,时间跨度从2019年12月底到31日,2020年3月31日,展示了“在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中共中央坚强领导下,中国采取最全面、最严格、最彻底的防控举措,14亿人民同舟共济,众志成城,同疫情展开顽强斗争,付出巨大代价和牺牲。在全国人民共同努力下,中国疫情防控形势持续向好、生产生活秩序加快恢复的态势不断巩固和拓展。”

中共当局通过新华社以时间线或纪事的形式进行的最新“甩锅”和自我美化的努力,被许多中国网民认为是在众目睽睽之下伪造历史。有中国网民评论说,

——谁掌握了过去,谁就掌握了未来;谁掌握了现在,谁就掌握过去 -《1984》(注:《1984》是英国作家乔治·奥威尔的著名小说,说的是极权政体如何通过全面控制舆论并进而全面控制社会和其中的个人)。

——如果你不明白「历史书写」理论,读一读这个(新华社纪事)就懂了。

——魔幻现实主义。(诺贝尔文学奖得主、哥伦比亚作家、魔幻现实主义大师)马尔克斯弱爆了。

多种多样的搅浑水努力

在观察家们看来,自从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去年12月开始在武汉出现以来,中共当局一直通过它控制的中国官方媒体推行多条战线的虚假信息信息战;从一开始宣传天下太平、疫情可防可控、未见明显的人传人,到后来的宣传疫情虽然发生在中国,但病毒不见得是源自中国,到再后来的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声言病毒是去年夏天美国军人趁着军运会带到武汉的,再到上个星期中国中央电视台(CCTV)声言美国专家说“武汉绝不是新冠病毒源头”,中共一直在不遗余力地展开虚假信息宣传战。

CCTV网站发表所谓的美国专家说“武汉绝不是新冠病毒源头”的消息引起许多懂英语的网民的质疑。他们指出,CCTV的这条消息虚假不实,因为它说的那位美国专家(Robert Garry)根本就没有说“武汉绝不是新冠病毒源头”这样的话,而是说在(武汉海鲜市场)那里的确发现了一些病例,但那里并不是病毒的起源地(There were definitely cases there, but that wasn’t the origin of the virus)。

批评者指出,CCTV在这里显然是为了不可告人的目的搅浑水,因为这位美国专家在这里所说的话本来是全世界医学研究界的一个共识,这就是,武汉华南海鲜批发市场很可能不是病毒的起源地,而这个共识是基于一批中国医学研究者今年1月在英国著名的医学杂志《柳叶刀》上正式发表的研究报告。

该报告说,在武汉市金银潭医院收治的前第一批41个神秘的武汉肺炎确诊病例当中,有13个病例与华南海鲜市场无接触史,27个病例曾到访过海鲜市场;而在最早出现的4名感染者中,有3人没有华南海鲜市场暴露史。

在纽约出版的政论杂志北京之春的荣誉主编胡平说,自从新冠肺炎疫情在中共当局的封锁和误导性宣传的掩护下大爆发以来,中共当局一直在采取搅浑水的方式来转移视线,逃脱酿成疫情大爆发的责任。

胡平说:“中共当局散布的那些假消息一个个地看都很低劣,很可笑,很荒谬,但它为什么还要散播呢?特别是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发出的推文(说造成疫情的病毒是美国军人带到武汉),为什么要推呢?它无非就是要把事情搅乱,打泥巴仗,打烂帐。最明显的就是(由中共御用医学权威提起的)所谓的病毒源头问题。后来当局再以另一种姿态出场,说病毒源头的事情我们也不要争了,我们中国不说病毒源头是在你们美国,你们美国也不要说源头是在我们中国。这个事情就交给学者吧。我们现在就齐心协力共同抗疫。中共就这样金蝉脱壳了,中共就可以把最初的责任撇干净了。”

胡平说,在病毒源头的问题上,中共当局实际上是一直在玩弄多重搅浑水的把戏。一重是把病毒来源跟病毒造成的疾病疫情混为一谈(病毒的最初来源可能是永远的不解之谜,但疫情起源则是可以看到的、可以感受到的活生生的现实),一重是故意发表特别雷人的说法,如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声言病毒是来自美国,但随后另一位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拒绝回答赵立坚的说法是否是中国政府正式立场的问题,中国驻美国大使崔天凯则明确说,眼下祸害全世界的疫情病毒来源于美国的说法是一种疯狂的说法。

除了说病毒和疫情起源于美国之外,中国官方媒体还声言疫情起源于意大利。

在胡平和其他许多观察家看来,中共如此不遗余力大搅浑水的唯一目的就是为了转移话题,把话题从对中共的追责,其中包括在疫情开始时掩盖疫情、封锁消息、进行误导性宣传导致成千上万的人,包括几千名医务人员感染病毒,到随后的武汉封城和湖北封省导致千百万人失去生计,导致不计其数的病人因为得不到治疗而死亡的追责问题转移开。

有观察家指出,转移话题、把话题从中共感到难堪的方向转移到有利于中共的方向或有利于中共当局逃避责任的方向,是中共当局在过去的10多年里越来越常用和重用的舆论操控手法。

美国哈佛大学政治科学教授加里·金(Gary King)领导的一个研究团队在2016年发表的一项有关中共当局操控网络舆论的研究报告显示,中共当局操控网上舆论,常常不是调遣中共的网络民意特工即网民所说的五毛党对批评中共的言论做出反驳,而是调遣五毛党插科打诨,转移话题,把话题转移到有利于中共当局的轨道。

有关疫情叙事的新动态

随着疫情从中国扩散开去,开始在欧美国家肆虐,中共当局加强舆论宣传,封杀批评声音,中文世界有关疫情的叙事出现了新的动态。

在英国伦敦从事媒体研究的一位要求不透露姓名的中国留学生说: “我觉得(这两个月)我能很明显地看到一个舆论的反转,从一开始的人们追问为什么当局没有及早向民众发出警报、为什么没有尽早控制疫情,变成了中国从一开始做的事情都是对的,现在疫情在外国严重起来,就是因为国外的体制不行,民众不行,政客愚蠢。我觉得这是一个越来越广泛的舆论趋势。”

这位在伦敦从事媒体研究的中国留学生说,过去两三个月来中共当局打造和推动的这种舆论趋势跟中共当局在过去二十多年来在国内精心培育的民族主义情绪结合起来,形成了一种中共可以用来抵挡批评、逃避责任的防火墙。

在中国武汉的一位政治科学研究者也认为,中共当局在疫情叙事操控和推卸责任的动作十分明显。

这位要求不透露姓名的研究者表示,中共当局在疫情问题上为了甩脱责任而推出的叙事主要是两大操作,一个是死不认错,从一开始瞎指挥、冒充传染病最高权威、处罚谈论疫情的医生李文亮,到后来采取一刀切的封城措施到导致不计其数的人道灾难,中共当局一概不承认任何错误;另一个是在死不认错的同时,中共当局竭力甩锅,搅浑信息,这种操作包括调遣和操控钟南山这样的所谓专家出马搅混水,声言“新冠肺炎疫情发生在武汉,不等于源头在武汉。疫情发生在中国,源头不一定在中国”。

中共的叙事与严酷的现实

但是,这位研究者和许多观察家、批评者指出,尽管以习近平为首的中共当局竭力推出目的在于逃脱责任和自我美化的叙事,但中共自我美化的叙事与严酷的现实反差太大。

观察家和批评者指出的严酷的现实包括:

——在疫情发生的初期,在最有可能控制疫情避免大扩散的时期,中共当局施行信息封锁,进行误导性宣传,处罚私下谈论疫情的医生李文亮和另外7名医生,处罚李文亮等人的消息由中国中央电视台反复播送十几遍,导致全中国的医务人员人人自危,无人敢谈论正在急剧扩散的疫情;然而,中共当局随后对李文亮被处罚的
问题做出的所谓调查却将责任推给武汉公安机关一个派出所副所长和一个民警,好像是那个副所长可以调动中央电视台做宣传;

——中共中央总书记习近平声言他从一开始就“亲自领导、亲自部署”疫情防控工作,但他本人以及他的宣传班子一直没有说将处罚李文亮的消息通过中央电视台反复播送十几遍震慑全中国、尤其是震慑全中国的医务人员使他们在疫情问题上噤声、导致中国公众得不到重要的警报;导致成千上万的人在不知情的情况下感染病毒,这种操作是否也是习近平的“亲自领导、亲自部署”,假如不是他又是谁?

——习近平声言他从一开始对疫情非常重视,在1月7日就对疫情防控做出了明确的指示,但截至目前,他控制下的中国官方媒体一直不肯透露他在1月7日究竟做出了什么明确的指示;中国官方媒体也没有解释为什么疫情在武汉急剧发展的时候,武汉当局在长达两个星期的时间里停止报告疫情动态,还组织所谓的“万家宴”之类的大型公众活动,从而促成了疫情的扩散;以习近平为首的中共当局的这种做法,跟中共当局所宣扬的当局“本着公开、透明、负责任态度,及时发布疫情信息”的宣传形成鲜明对照;

——习近平声言他从一开始对疫情非常重视,但在武汉不得不因疫情大爆发而宣布封城几个小时之后,他发表针对全国的讲话,不提武汉,不提疫情,不提封城,习近平本人更是在疫情大爆发大发展的关键时期神隐了整整一个星期,连中共宣传部门在宣扬他如何夜以继日,呕心沥血、全力以赴领导抗疫的宣传材料都说不出他神隐多日期间究竟人在何处、有什么行动或作为;

——中共当局对内对外宣传的所谓采取“最全面、最严格、最彻底的防控举措”控制疫情,但同时全面封杀一刀切的举措造成人道灾难的消息,包括禁止疫区的病人外出求医、导致病人只能在家等死;例如,湖北十堰三个儿童因为患危及生命的肿瘤需要到北京寻求治疗,中共当局拒绝批准,只是因为他们是来自湖北,而来自湖北的人一律不得进北京;中共当局的这种做法导致这些儿童父母只能眼看着孩子走向死亡,绝望的父母通过网络发出呼救,呼救被中共网关当局封杀,这样被封杀的绝望求助帖不计其数,而死于中共当局制造的这种人道灾难的人连中共的统计数字都算不上。

接受美国之音采访的评论家和批评者指出,尽管中共调遣庞大的人力物力力图打造和力推一种中共当局是疫情防控英雄的叙事,掩盖其酿成疫情大爆发祸害全中国和全世界的责任,但中共造成的问题太多、太大,而且祸害还在继续,中共打造和力推的叙事是否能被广泛接受目前还不清楚。

◇ 一键分享: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中文分享: . . .. . . . . . . . .. . . . . .

这里是你留言评论的地方

0 + 2 =

【您可以使用 Ctrl+Enter 快速发送】

Copyright © 2007 - 2020 , Design by 真相网. 本站资料可以免费自由转载. 若有版权问题请留言通知本站管理员.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