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禱:善惡的決戰 使命的兌現

真相網2020.11.10】序:1871年,巴黎公社暴動,摧毀了巴黎城優美的藝術文物。這是現代共產主義最早的暴動。此後,在歐洲,共產主義受到各種傳統勢力的抵禦,直到1917年十月革命,落魄的共產主義在俄羅斯落腳,並逐步擴張,最終統轄了世界三分之一的人口。

此後,自由世界與共產陣營成對立之勢。二戰後,冷戰長達半世紀。然而雖然表面上兩個陣營互相角力,其實早在60年代起,在左翼的滲透下,文化馬克思主義劫持了整個自由世界。它透過教育偷偷綁架年輕一代、煽動社會風潮,使人類背離宗教、道德,造成了秩序大崩潰。

就在整個世界被文化馬克思主義悄悄蠶食之後,共產中國躍上世界舞台,成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系,以金幣權色收買了自由世界,原本水火不容的兩個體系成為利益共同體。2020年,中共病毒導致一場世紀大瘟疫,世人大夢方醒,浩蕩的抗共大潮再度掀起。

紅色中國散布病毒,摧毀人類的罪行震撼世人。然而,這毀滅性的目的卻是共產主義的真正目的。我們今天所見證的,就是紅色中國對這一終極目的毫無保留,自殺式的執行。

2020庚子年,人類與共產主義的百年角力到了最終的對決。

1、馬克思:「資本論」和「共產主義宣言」都是垃圾與污穢之書

1917年一戰期間,布希維克趁亂髮動了十月革命。神聖羅馬帝國的繼承者俄羅斯陷入無神論者之手。之後,蘇共傾國家資源印刷了大量不同語種的廉價版「共產主義宣言」,向全世界傳布。

在這之前,卡爾馬克思的「共產主義宣言」在德國、美國、土耳其是一本禁書,被焚、被禁。1848年,革命之火燒遍歐洲,共產黨人被視為罪犯囚禁。馬克思、恩格斯被法、比、德等國驅逐出境。

「共產主義宣言」這樣開頭:「一個幽靈,共產主義的幽靈,在歐洲大陸徘徊。為了對這個幽靈進行神聖的圍剿,舊歐洲的一切勢力,教皇和沙皇、梅特涅和基佐、法國的激進派和德國的警察,都聯合起來了。」

也就是說,直到蘇共竊據古老的俄羅斯,建立第一個共產極權之前,共產黨人被傳統的勢力驅趕、關押,被視為洪水猛獸。

「共產主義宣言」的結語是:「共產黨人不屑於隱瞞自己的觀點和意圖。他們公開宣布:他們的目的只有用暴力推翻全部現存的社會制度才能達到。讓統治階級在共產主義革命面前發抖吧。無產者在這個革命中失去的只是鎖鏈。他們獲得的將是整個世界。」

藉由這煽動、蠱惑的語言,在十月革命後,共產主義一步步成為二十世紀對人類影響最大的一種假說和行動綱領之一,實踐了它推翻舊世界的目的,並在最強盛時期左右了三分之一人類的命運。

要了解「共產主義宣言」的根源,我們得了解馬克思其人。在他十九歲時,卡爾馬克思從一個虔誠的基督徒蛻變為一名撒旦崇拜者。他的創作中充斥著地獄、撒旦、復仇、咒詛人類等不祥的字眼。直到現在,他的一百多卷著作只發表了十三卷,其餘藏在莫斯科馬克思研究所內,沒有人敢發表。

他的父親在給他的信中寫道:「只有你的心保持純潔、有人性地跳動,不讓魔鬼令你的心疏離美好的情感,只有這樣,我才能快樂。」馬克思給父親的回信這樣寫道:「一層外殼脫落了,我的眾聖之聖被迫離開,新的靈必須來進駐。一個真正的狂暴佔有了我,我無法讓這暴虐的鬼靈寧靜。」

自稱被魔附身的馬克思寫出「共產主義宣言」的過程也是暗藏秘辛。一旦明白了這段歷史,我們就揭開了共產主義欺騙世人的假面:

1847年5月,共產主義者同盟(原正義者同盟)在法國召開大會,密謀策劃點燃歐洲革命。6月,在第二次倫敦大會上,共產主義者同盟出傭金委託馬克思、恩格斯起草「共產主義宣言」,為它提供革命的理論依據(注1)。

共產主義者同盟是信奉撒旦主義的秘密組織光照幫(或譯光明會)的一個分部。1770年,在德國巴伐利亞,背叛上帝的神學教授亞當·魏薩普(Adam Weishaupt)著手寫企圖實現世界革命的「核心計畫」,密謀讓撒旦在世上掌權。

1776年5月1日,「核心計畫」完成,魏薩普自稱受到啟示,要成立光照幫,拜撒旦為指向光明的啟蒙者。此後,光照幫秘密發展,在世界各地建立了分支,並滲透多個外圍組織,如共濟會、雅各賓俱樂部、正義者同盟等。

1848年1月,歐洲革命爆發,燃遍義大利、法國、德國、匈牙利等國,歐洲大動蕩。2月,在共產主義者同盟的催逼下,「共產主義宣言」完稿,在倫敦出版,趕上了共產主義者同盟引爆的歐洲革命。

「共產主義宣言」出自於契約,它的理念不是來自馬克思,而是來自於魏薩普為光照幫所寫的「核心計畫」。它所宣揚的主要是這麼幾點:人類幾千年的文明是個錯誤,是人類不幸福的原因,必須消滅;廢除所有政府;廢除所有宗教信仰;廢除私有財產;廢除愛國主義;廢除家庭、婚姻,以及與家庭相關的道德、倫理;摧毀現存社會秩序,建立一個世界政府,取代所有國家民族。

也就是說,共產主義不是出自於馬克思,而是出自於為執行撒旦摧毀一切的意志而成立的光照幫。準確的說,它出自於撒旦。它的起草者馬克思被撒旦的金子所收買。

馬克思在老年痛悔地說道:「我所寫的『資本論』和『共產黨宣言』,都是垃圾與污穢之書。……實際上我在共產黨宣言中開宗明義地第一句話就明明告訴人類,『共產主義的幽靈在歐洲遊盪』,幽靈是什麼?幽靈就是在我身上附體的撒旦魔鬼!」(注2)

垂垂老矣的馬克思自稱「共產主義宣言」是「污穢之書」。不幸的是,這本「污穢之書」日後卻成為一些人心目中可以取代「聖經」、自己下黃泉時都要隨身攜帶的物品。

一個故事能說清此書對無產階級的蠱惑。一戰前,在巴伐利亞礦區科堡,因肺病而去世的礦工多要求和「聖經」一起埋葬。據知名國際關係學者莫根玿(Hans Morgenthau)回憶:在他隨著自己的醫生父親去礦區探病時,有一些礦工臨死前要求和「共產主義宣言」一起埋葬。(注3)

1932年,美、英共產黨出版了廉價版「共產主義宣言」,這本書印了數萬本,是當時英語書籍中印刷最多的書籍之一。二戰後,「共產主義宣言」進入學校課程,加速了共產意識形態的深化。60年代起,文化馬克思主義挾帶著各種主義、風潮悄悄潛入現代人心靈,改變著現代人類的意識。而在上世紀末共產陣營垮台之後,被前共產國家唾棄的共產主義披上社會主義外衣,啟動它腐蝕人類的新一輪計謀。(注4)

2、俄羅斯與中華文明古國

二十世紀初,在俄羅斯廣袤的北國土地上,出現了第一個共產主義極權國家:前蘇聯。它以各種手段及武力入侵、擴展加盟國、衛星國,並於1921年滲透中國。

中國有著五千年歷史,是全世界唯一延續不斷的文明古國,人類精神的家園。在這塊古老的土地上,蘇聯一手扶植壯大中國共產黨。1945年,二戰最後幾天,百萬蘇軍入侵東北擊潰日本,把日軍繳交的大量兇猛軍備轉交給林彪四野軍。四年後,1949年,四野軍乘坐著蘇聯兵工建造的跨滿洲鐵路,拿著戰敗者日軍的精良武器,麾軍入關,直下中原,擊潰了4年前在二戰中耗盡人馬資源,瀝血戰勝日軍的中華民國國軍。

1949年,偽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中華文明古國成為蘇聯傀儡國,5億4千萬(淪陷時人口)古國人民成了共產黨的禁臠,山河變色。

繼虔信東正教的俄羅斯之後,中華古文明帝國被共產主義挾持。國土上,除了馬、恩、列、毛的東西之外,其他書籍都被列為『四舊』,被焚被禁。傳統被連根拔起,中華民族敬天敬地的腦中被植入唯物論、無神論,被劫持半個多世紀,直到今天。

隨著紅色中國躍上世界舞台,它有著更大的野心。它不只是前蘇聯的繼承人,卻已成為共產陣營中野心勃勃的主角。它的目標是全世界。它來自於蘇維埃的鐮刀和斧頭舉向全人類。紅色中國成為光照幫「核心計畫」中摧毀人類文明的最新工具。

3、戈爾巴喬夫:「我們向受共產黨迫害的人民和國家道歉」

1949年10月1日,天安門廣場上升起了第一面血旗。中共是共產國際的一個支部,因此,它的黨旗上有蘇維埃的標識:鐮刀斧頭(或鎚子鐮刀)。而更確切的說,共產黨的源頭在光照幫,鐮刀鎚子來自於光照幫的分部——共濟會。在西方文化中,鐮刀象徵收割人命的死神。

為了避嫌,在偽人民共和國的血旗上,鐮刀斧頭消失在象徵黨的那顆大星中。這面旗子是人血染的,一旦掛上這血旗,就會布下一個負能量場,是不祥之兆。

在建政第一天,人民共和國印的第一幅國家版圖上切去了外蒙古,那是「新中國」獻給蘇聯老大哥的第一個大禮。在這偽「新中國」的第一天,我們失去了飽滿的秋海棠。

一面人血祭祀染紅的血旗緩緩升上了天空。從那一刻起,被綁架的數億中國人成為獻在撒旦祭壇上的祭品。七十年來,八千萬人被謀害,十四億人被劫魂,百萬人器官被活摘。在「崛起」後的今天,中國已成為全世界自殺人數最高的國家,自殺死亡的絕對數字居世界第一,每年自殺者向30萬攀升,自殺率比世界平均水平高出50%。(注5)

1991年耶誕,與「共產主義宣言」相隔一個半世紀,戈巴喬夫和葉爾辛在克里姆林宮宣布「蘇共解體宣言」。

「在世界的各個角落,只要出現共產黨就會出現內戰、饑荒和恐怖,就把燒殺、掠奪、暴亂、篡國奪權、血流成河帶到哪裡。為此,我們在克里姆林宮真誠地向全世界受共產黨迫害的人民和國家道歉。」

克里姆林宮最該道歉的,恐怕是70年來被關在鐵幕後,集體失憶、全民患上嚴重的斯德哥爾摩症、每2分鐘就有一人自殺的文明古國——中國。

4、馬克思:「輪到我們的時候……」

1849年,馬克思主編的「新萊茵河報」被禁。在報紙的最後一篇社論中他寫道:「我們沒有慈悲,也不會向你們尋求慈悲。輪到我們的時候,我們不會為恐怖找任何借口。」

我們不妨把這兩句話和「共產主義宣言」著名的結尾放在一起看:「共產黨人不屑於隱瞞自己的觀點和意圖。他們公開宣布:他們的目的只有用暴力推翻全部現存的社會制度才能達到。」(注6)

自始至終,共產主義的目的是「把舊世界打個落花流水」,打垮它的一磚一瓦,片甲不留。它的目標和手段非常明確,那就是一種毫無保留,絕不道歉的暴力、謊言加恐怖。

「輪到我們的時候,我們不會為恐怖找任何借口。」——在共產黨統治的世界,農奴、紅衛兵、窮人、貧農、工人都被賦予了這樣的時刻。他們在共產黨人煽動主導下的復仇殘酷至極。而對於共產黨來說,「輪到我們的時候」,那就是它取代法定的統治者,站上寶座,駕馭全體人民/奴隸的時刻。在這時,它毫不手軟。它的寶座下血流成河。說白了,這就是撒旦向上帝,向人類復仇的時刻。

在過去一百年中,共產極權國家殺害的一億五千萬人是上面這些話的見證。共產主義的目的就是來摧毀的,舊世界所有的秩序,所有的傳統都是它摧毀的對象。半個多世紀後,共產黨一一實現了光照幫的「核心計畫」,推翻了人類文明建立的秩序,腐蝕了宗教和無數現存的政府,把人類賴以生存的基石「打得落花流水」。

然而,如果我們認為共產極權只是在它所佔領的領土上實踐了這些目標,是一個極大的誤解。從60年代起,文化馬克思主義早已偽裝成各種想像不到的現代主義風潮,在精心策划下滲透各國,在全世界範圍內顛覆了人類既有的文化和秩序。我們甚至可以說,它顛覆了人類的道德和信仰。

無論是共產主義或是它的根源光照幫,其根本的目的就是把所有神聖的從人類心靈移去,以完全控制人類。它(撒旦)真正要做的,是打碎、重塑人類。這上帝完美的造物是它妒恨仇視的生命。

到這時,馬克思主義不僅僅是一個政治體系,而是遠為龐雜的文化哲學社會體系,影響著人類生活的每一領域。曾經在十九世紀下半葉竭力阻擋共產主義的舊世界早已被一塊一塊敲碎,一個新的世界悄悄取代了它。我們一無警覺的被移入了共產黨依照撒旦的意志所打造的新世界。

進入二十一世紀,這是一個由文化馬克思主義在背後主宰的世界。它與傳統文明,與數千年來人類文明所培育出來的「人」格格不入。它是反人類的。它違反、摧毀了人類賴以存在於地上的,上天賦予的美德與美質,腐蝕了萬物之靈的靈魂。(注7)

馬克思墓碑上刻著這句知名的話:「哲學家只是以不同方式解釋了這個世界,然而重點是改變它。」正如人類低估了馬克思所宣稱的推翻所有既有制度的企圖,很大程度上,人類低估了他所說的「改變世界」這句話的重量。低估了作為撒旦的僕人,百年來,共產黨人狂熱的,徹底的執行了主子的意志,從來沒有停止。

從60年代到現在,經歷了半個多世紀,人類的改變是如此絕對,他們的行為準則,他們對自己和世界的認知與從前的人類相比,幾乎可說是人類的變種。
到這裡,我們可以說:人類低估了撒旦作為地上掌權者的憤怒和他毀滅的慾望。低估了撒旦的僕人執行遠程任務的耐心和可怕的毅力。而為了這可怕的毅力和毀滅的慾望,人類將痛失自己永恆的生命。

5、馬克思主義祓魅與換裝術

共產陣營全盛期,全世界三分之一人口生活在共產主義社會體系中。自由世界與共產極權陣營冰火不容,猶如一張紅藍雙色的地圖,地球分裂為這兩大陣營。

在過去一百年間,自由世界與共產陣營的角力歷經了好幾回合。1930年代起,美共地下特工就已活躍在政治文化界,暗中左右了美國政界,導致其對華政策的轉變,並最終導致中華民國淪入共產主義鐵蹄下。1949-1950年,共產主義的威脅加劇,美國政策大轉彎,麥卡錫祭出鐵腕,掃蕩滲透入美國文化、科學及政界高層的共產黨地下特工,展開了一場現代反共「十字軍運動」。

1980年代,面對前蘇聯無孔不入的間諜網,雷根總統大受震驚,對蘇聯展開經濟政治封鎖。這對早已陷入經濟危機,社會信用破產的前蘇聯加速解體起到了催化的作用。隨著波羅的海三小國退出蘇聯,共產國家紛紛解體,骨牌般一路倒下,直到最後一張骨牌——蘇聯——應聲而倒。

作為共產主義最早、最積極的實踐與擴張者,前蘇聯對馬克思主義的真相有最大的發言權。這是戈巴喬夫在蘇共解體前夕宣讀的證詞:

「馬列主義這一套荒謬絕倫的邪說,經過七十多年的實驗,從理論到實踐都徹底失敗了。歷史事實證明,馬克思主義是徹頭徹尾禍害人類的荒謬邪說。」(「蘇共解體宣言」,1991,12,25)在這震撼式的宣讀之後,鐘聲敲響,前蘇聯鐮刀鎚子旗從克里姆林宮緩緩降下。此後,這一面象徵死神豐收的旗子一面面從俄羅斯國土緩緩降下,代之而升起的是俄羅斯三色旗。和死神旗子一起被拉倒的,還有遍布北國的一座座馬克思雕像。(注8)

在共產政權紛紛解體後,開始了浩蕩的去共化風潮。前共產國家立法禁止共產主義思想及標語、旗幟,各國立下「共產主義除垢法」(也叫凈化政策lustration),懲治共產黨員犯下的罪,清除殘餘的共產黨勢力。

「蘇共解體宣言」第一條、第二條裁定:
1、前蘇聯共產黨的所有組織全部解散,從即日起前蘇聯共產黨的任何活動都是非法的,並要受到法律制裁;
2、一切參與過暴亂的黨徒立即到指定機關自首並聽候處理。

「宣言」公布之後,蘇共所有檔案轉交給俄羅斯政府檔案部門,將蘇共的血腥歷史公佈於眾,原本不可一世的蘇共成了國民公敵。

歷史走到這裡,叱吒一時的共產主義被拋入歷史的地下水道。然而撒旦的僕人沒有撒手。1992年夏天,柏林圍牆倒塌、前蘇聯鐮刀旗子降下後半年,共產黨人在加州伯克萊大學召開大會,密謀把60年代起在美國進行的滲透加碼加速,從內部左右政府政策。經由瓦解家庭倫理、詆毀宗教,宣揚性解放、女性主義、同性戀、搞亂搞低俗文化藝術,把美國打垮。

這是共產主義失敗後的反撲。也就是說,就在我們慶祝共產陣營解體的同時,它把敗德亂倫,反文化亂傳統的文化馬克思主義植入人的心靈,如一個在黑暗中行事的小偷,把象徵自由和傳統秩序,全世界最大的基督教國家:美國掏空。這就是共產黨曾經宣稱的,它要從蘇聯一路前進,攻陷歐洲、亞洲,最後橫越太平洋、擊垮美國,佔領全世界。

與此同時,在東方,自稱「崛起」的紅色中國悄悄開始了它盜竊世界的行動。在這黃土地上,紅色中國一手製造的浩劫,它包藏的禍心和它在全球悄悄實現的野心,將使所有前蘇聯的古拉格群島黯然失色。

6、紅色中國百年大夢

前蘇聯獵獲的最大傀儡國,無疑,是地廣人稠、文物豐富的紅色中國。在蘇聯垮台後,中共把中國變成最後一個共產主義極權大國。一如川劇的變臉一樣,在改革開放四十年後,在美國的大力援助下,它搖身一變,成為擁有生化、核子武器、200顆衛星在太空軌道運行、2億人臉監視器的紅色監控帝國。

世紀之交,紅色中國和尖端科技連手,把地球打造成一個危險而陌生的世界。從廉價的「中國製造」邁向「中國製造2025」,中共把中國悄悄向前沿科技轉型。從低廉的「世界工廠」蛻變為昂貴的千人計畫地主國,中共把網羅灑向全世界精英,把各界人才買入自己的囊中。

在改革開放之初,中共向西方列強示好求援。躍上世界舞台之後,它開辦千人培訓班,大力招攬發展中國家各界菁英,傳授管理人民的高端技術,並把自己塑造為第三世界的領袖,發展中國家向它俯首稱臣。在我們不知道的時候,中共悄悄收買了第三世界,天涯海角布置起一個新世紀的殖民帝國。

另一方面,透過大外宣,它的意識形態佔有世界各大媒體、院線,並攻入好萊塢工作室,主宰製造意識形態的工廠,悄悄改變著世界。就這樣,國庫裝滿了金子的紅色中國褪去了刻板形象,披上資本主義外衣,蠱惑人心。

在中共悄悄收買世界、把貪腐傳染給世人之前,半世紀以來,文化馬克思主義早已在全球默默播下了反文化、反道德的種子,並在不知不覺中長成龐然惡魔,在人類心靈紮根,投下了巨大的陰影。它從文化、教育、政治、環保、家庭、性別意識下手,全方位劫持了人類。不知不覺中,人類失去了來自傳統的智慧,也失去了根植於信仰的精神力量。

就這樣,撒旦的僕人在地球上製造敗德、失序的土壤。在這樣的土壤中,中共如魚得水,在全世界砸下重金買下失去了抵抗力的個人、媒體、商號、官員、國際組織,壯大自己,暗暗進行它的毀滅計畫。

也就是說,人類今天的困境是共產黨人跨越整整半個多世紀,各方位密切結合下釀造的一場大災難。我們如果不能看出共產黨人如魔鬼般狂妄大膽,意圖毀滅人類文明的計畫,不能看出它為人類在地球上打造的這一座囚籠,我們就永遠不明白共產主義深邃的根源,以及它真正的目的。

「共產主義不是一種學說、一種社會制度、一個失敗了的嘗試,它是一個邪靈,其目的是透過毀滅文化、敗壞道德來毀滅全人類。 」(注9)

中共有一個秘密。從1921年建黨開始,毛傳下一個百年大夢,要在建黨百年之際取代美國,統治世界。在紅色中國「崛起」之後,這個大夢被叫做「百年強國大夢」。這貌似荒誕的白日夢卻被歷屆共產黨領導人謹守在心,耗費了30年,在地底鑿出一座長達五千公里的地下核長城;它成功發射了300枚衛星進入太空軌道;它在武漢有了第一座P4病毒實驗室。2020庚子年,中共病毒爆發,導致了世紀大瘟疫;封城前夕,來自中國武漢的病毒隨著500萬武漢人散布向全世界。

2020年,是共產黨這場百年大夢的一個終點,也被立為第二個一百年的起點。

7、天啟四騎士吹響的號角

80年代,雷根總統發起的圍堵蘇聯運動最終促成了前蘇聯的解體,並開啟了象徵自由的「美國時代」。在今天,40年後,在左翼潛行反撲,悄悄蠶食世界幾世代之後,善與惡的新一輪對決再度開始。

什麼時候起,大半個世界被人民幣買下,集體墮入它鑿下的深淵。其實,在大瘟疫爆發之前,世人早已被紅色貪腐的疾病感染。世人的體內已成為病毒滋長的溫床,失去了抵抗力。

這一場瘟疫的源頭是中共病毒實驗室,然而嘲諷的是,它的最終目標正是摧毀中共。也就是說,這一場瘟疫最高的源頭是神,它出自於神的意旨,來自於神的懲戒。我們記得在古代,瘟疫又叫上帝的鞭子。

在這世紀大瘟疫中,出現了一個全新的世界格局:中共成為世界公敵。它鯨吞世界的陰謀被它自己的科學家揭穿,這些科學家攜帶機密文件出逃歐美,世人如夢方醒,看到了中共偽善假面下的真面目,看到了它佔有世界的野心。

美國國務卿龐皮歐一語道破真實:「我們不能把中共政權看作是像他國一樣的正常國家。」「如果自由世界不改變共產中國,那麼共產中國將改變我們。」
對於全世界,這是一個危險時刻。奉行馬克思主義的共產黨人沒有忘記馬克思「改變世界」的口號。從來沒有一個口號被執行的如此徹底。為了把革命進行到底,在美國,這信神、富庶的世界第一強國被悄悄蠶食。而在紅色中國,這口號被推到了頂峰。中共吞噬的目標是全人類;是「把地球管理起來」,把馬克思主義的暴力革命進行到底。

正如70年來,共產黨把中國人關在鐵幕後奴役,現在,它把手伸向全世界,而它的真正目標是美國。在半個多世紀的蠶食後,美國已是另一個國家。「很快有一天,你在學校、圖書館,或在任何地方,都不會找到真相,因為真相不復存在;有一天,這個國家的歷史將會遺失,因為他會被精英與共產黨分子所劫持。」(注10)

這是一個真正嚴重的情況:在極權中國劫持了世界各大媒體、組織、文化機構、知識分子之後,真相從世人眼前消失。這意味著不僅是在鐵幕後的人被奴役,在鐵幕之外,生活在自由世界的人也失去了自由。

熬過了最初的恐慌,世人終於弄清了這場瘟疫的來龍去脈。在這新的世界格局中,跨洲、跨赤道自由同盟紛紛成立,一個全新的世界民主同盟即將形成,它將取代被中共挾持的聯合國,召集全球正義的力量,推倒紅牆。

與此平行,神州大地天象巨變。老天遣下一串異兆:千萬隻烏鴉飛過紅色中國的天空,閃電、暴雨、雷鳴、地震、冰雹、蝗蟲、五日同天、洪水滔天。天滅中共的號角在天邊響起,石破天驚。

同時,在人間,天啟四騎士吹響了滅共的號角。2020庚子巨變,全球進入最後的反共時代。

8、來自神佛的精兵

在美國,50年代反共運動被稱為「十字軍運動」。而在這新一輪的反共時代,美國四位領軍的先鋒被命名為「天啟四騎士」。也就是「聖經 啟示錄」中,天使揭開封印之後騎在白、紅、灰、綠四匹烈馬上,手執弓、天平、刀出現的四騎士。與50年代的「十字軍運動」相隔半個多世紀,懲戒罪愆的基督教主題再度出現,直扣共產主義的黑暗根源。

共產主義的根源是撒旦。唯有宗教力量,也就是絕對的,形上的善的力量,能解體這最終的惡。而我們不應忘記,美國是全世界最大的基督教國家,也是世界秩序的維護者。

共產主義是撒旦毀人的工具。共產黨人在執行任務時宗教般的激情來自他們的黑暗系譜。共產主義被稱做「反宗教的宗教」。也就是說,它不是什麼無神論,恰恰相反,它也有它膜拜的對象。毫不隱諱的說,它膜拜的沒有他物,就是撒旦。撒旦的另外一個名字是魔鬼。

1976年出版的「馬克思與撒旦」是羅馬尼亞牧師沃姆布蘭德在獄中所寫,書中揭示了馬克思崇拜撒旦及其附魔的人格。之後,更多書籍問世,刨出了共產主義深植於撒旦的根。

2013年,庫克(Terry L. Cook)的「革命!共產主義是撒旦主義的偽裝」出版,揭示了共產主義不只是一個政治體系,更是一個膜拜魔鬼的宗教體系。以「偽裝」(disguise)這個概念,庫克敲下了百年來共產主義的假面,撕下了所有它欺騙世人,冠冕堂皇的種種偽飾和謊言。

追根究底,嗜血的共產黨是魔鬼的工具,它的一切行動服務於撒旦,它的一切綱領來自於撒旦。把共產主義視為一種人間尋求平等的主義,甚至一種烏托邦,是對它最大的誤解,更是對人類最大的污衊。

從「偽裝」、欺瞞、動物變色的本能來揭開共產黨的魔鬼本色,我們才能看透馬克思在「共產主義宣言」中摧毀一切秩序的暴力與瘋狂其深不可測的淵源。唯有把共產主義與撒旦之間可怖的臍帶抖摟出來,我們才能了悟何以共產黨必須寄生在自己的謊言上,何以共產黨和謊言是邪惡的兩位一體。

「禍哉!那些稱惡為善,稱善為惡,以暗為光,以光為暗,以苦為甜,以甜為苦的人。」(「聖經 以賽亞書5:20-24」)

「他從起初是殺人的,不守真理,因他心裡沒有真理。他說謊是出於自己;因他本來是說謊的,也是說謊之人的父。」(「聖經 約翰福音8:44」)
稱自己是烏托邦,稱自己要建造人間天堂,對農人允諾土地,對工人允諾地上的樂園,正是共產主義來自魔鬼的謊言。魏薩普曾告訴其心腹:「要致力於欺詐的藝術、偽裝自己的藝術、偵察別人的藝術,和洞察別人思想的藝術。」這就是共產主義鼻祖光照幫會員的工作指南。

唯有魔鬼來自地獄的恐怖催生了血流成河的大屠殺。唯有魔鬼妒忌上帝及人類的仇恨,滋生了共產黨摧毀一切的慾望。凌遲人的肉體和精神,毀滅人的靈魂,正是撒旦透過共產黨的手所做的工。所謂的無產階級革命,所謂的「全世界工人團結」,全是欺世盜名的謊言。

2020年,肯古爾Paul Kengor的「魔鬼與馬克思:共產主義死亡、欺騙與滲透的長征」出版。在今天,共產中國的恐怖與殘酷使得我們更加深刻的思索馬克思與魔鬼之間的關係。而共產主義的兇殘(尤其是在監獄中對信仰者可恥的酷刑)背後種種也促使人們深思其根由。

書中,肯古爾把聚光燈射向了共產黨種種瀆神、魔鬼式的行徑,它叫人齒寒的酷刑,以及惡魔一般對毀滅的慾望。我們唯有把撒旦毀滅一切的慾望和它對上帝強烈的妒恨放在一起來看,才能看清為什麼廢除、毀壞、摧毀這些字眼不斷出現在共產黨的話語中。

2019年,「魔鬼在統治著我們的世界」由大紀元出版,揭示了共產主義在另外空間的系譜。共產主義的根源是撒旦,它在不同的時空中以不同的獸(如紅龍、長蟲)的形象出現。要治這上帝聖殿中的背叛者,要治這狡猾的魔鬼,唯有來自正教的力量。唯有來自神佛的精兵。

蘇維埃旗幟上收割人命的鐮刀斧頭在風中飄,迎風而進。我們一旦明白了共產主義的黑暗淵藪,一旦明白了撒旦不可治癒的狂疾,對於它在地上的僕人所做的一切就不迷不惑,瞭然於胸。

上一世紀末共產陣營垮台時,在歐美,瓦解共產黨的精神力量主要來自於基督教、天主教,如前蘇聯的東正教、波蘭工會背後的天主教。而在亞洲,瓦解共產黨的精神力量多來自佛教。由於這兩大信仰承受的迫害慘絕人寰,他們的證詞雄辯有力。

在這新一輪解體共產極權的大潮中,法輪大法起了主導作用。1999年來,這古老的佛家修煉法門遭受了酷烈的迫害。為了挽救世人,法輪大法推動了一場偉大的和平抗爭運動,讓世人明白共產中國的真面目,引領中國人洗去額頭上獸的印記,退出共產黨,重獲新生。以神佛無邊的智慧,法輪大法創造了這最為快捷的途徑,把中國共產黨釜底抽薪,解體風化,不費吹灰之力。

9、神聖的使命

1949年起,被關入鐵幕的中華民族成了撒旦祭壇上的祭品。如果不在共產黨滅亡前把他們救出來,他們就將帶著額頭上獸的印記,隨邪靈墮入深淵。也就是說,要打贏這場戰役,唯有推倒紅牆,把十四億中國人救出來。而要救這群集體失憶的人,唯有洗去他們腦中的謊言,喚醒他們。

上一個世紀末,共產陣營的解體主要來自內部改革及人民要求改變的聲音。今天,同樣的,十四億古國人民得從紅龍的囚籠中釋放自己。首先,他們得把自己從共產黨抽離出來。70年來,那塊黃土地上被綁架的人們生出了斯德哥爾摩症。為了生存,人們認同共產黨,忘了自己是中華民國的亡國奴,卻認賊作父,鸚鵡學舌般的說:「沒有共產黨,哪有新中國?」

由於共產黨篡改百年來的歷史,他們甚至不知道中華民國是如何被打垮,所謂的「新中國」是如何建立的。他們沒有聽過蘇聯兵工建造跨滿洲鐵路,火車上載著來自投降日軍繳交的大炮、坦克,運到戰場上交給林彪的四野軍,把武器遠遠落後的國軍狠狠擊潰。沒聽說抗日戰爭時,中共把國軍的情報定期交給日軍。新四軍不是什麼中流砥柱,而是一支從背後突襲國軍的叛軍。也就是說,共產黨不是什麼「娘」,而是在前蘇聯的傾力資援、主導下,竊據神州大地的外來暴力政權。

要從這場亡國的噩夢中醒來,我們就必須知道這些被消失的歷史,知道民族經歷的種種恥辱,搗碎中共的一個個謊言,才能真正改變自己,也才能改變中國。也就是說,要改變中國,我們首先得改變自己。我們首先得經歷一場心靈深處的蛻變。

在這場世紀大瘟疫中,生活在謊言中的中國人不知道疫情的險惡,不知道全球的死亡人數,更不知道武漢封城到底死了多少人。他們相信黨的謊言,以為病毒來自美國;中國抗疫第一,是世界表帥。從來沒有如此巨大數字的人民被集體綁架、囚禁,生活在謊言中;從來沒有如此巨大數字的人民把百年來民族真實的歷史,把自己真實的身份遺忘。

多年來,法輪大法的弟子們一直在傳播一個重要的概念:中共不等於中國。現在,天啟四騎士接過了這個概念,向鐵幕後的中國人伸出了橄欖枝:

美國國務卿龐培奧說:「中國人民是我們敬佩的,他們和中共不是一回事。」

美國國家安全顧問奧布萊恩說:「共產黨並不等於中國或她的人民。」

「蠶食美國」影片的導演寇帝斯鮑爾說:「共產黨奴役中國人。我們愛中國的人民,我們希望他們能夠自由,直到每一個中國人都自由之前,我們不會與中共做生意。」

彷佛知道紅牆後的十四億中國人是隨時會被撕票的人質,世人向他們釋放最大的善意。六四時,世人看見了天安門廣場上熱情無懼的中國人民;現在,世人看到了鐵幕後的中國人悲慘的囚禁在謊言中,是西來幽靈的人質。前所未有的,世人向他們呼喚,把手探入鐵幕,推倒那道看不見的紅牆,把他們救出來。

30年前,受到天安門廣場上高貴勇敢的中國人激勵,柏林牆被眾人推倒。今天,出於手足之愛,世人將一起把那座囚禁十四億古國人民的紅牆推倒。

文明古國中國悲劇式的淪陷入共產黨的手中。70年來,世界上唯一倖存,連續不斷的文明古國與過去的牽繫已經在黨文化的蹂躪侵凌下斷裂。然而14億古國後裔被禁錮的生命值得珍惜敬畏。在這場與撒旦的決戰中,儘力把更多的中國人從撒旦的心牢中釋放出來,是神佛及他們使者的神聖使命。

10、善與惡之間最後的角力

人類數千年的歷史迴旋反覆,充滿了奧義。

本次文明紀元一到四世紀間,基督教多次被羅馬帝國迫害,基督徒被拋入獅子圈。在這近四百年間,老天多次降下大瘟疫。紀元380年,被迫害的基督教成為羅馬帝國國教,並在之後逐漸成為世界最大宗教之一,深遠的影響著人類文明。

一千五百年後,神奇的歷史再度發生。

法輪功修煉人是二十一世紀最大的受迫害群體之一。法輪功在紅色中國受到迫害,在海外卻深受敬愛。在長達21年的迫害中,大法洪傳世界;相反的,迫害者紛紛落馬,共產中國即將解體。到那時,黑暗從神州大地退去,法輪大法重回中國,和歷盡劫難的中華民族團圓,再度洪傳大江南北。

進入新紀元,大法將洪傳世界每一角落,帶領人類回升。同時,人類將經歷一場翻天覆地的變化。這是古代預言中的末世。人類歷經劫難,凈化更新,步入宇宙新紀元。

在這之前,人類將經歷一場預言中的大劫,浴火重生。

共產主義來自撒旦。這黑暗天使長背叛上帝,從天國帶著三分之一天使墜落人間,成為地上的掌權者。耶穌對他們說:「我曾看見撒旦從天上墜落,像閃電一樣。」 (「路加福音10:18」)

天使長墮落,成為魔鬼,在地上行走的神話是我們今天正在經歷的真實。魔鬼正在統治著我們的世界。文化馬克思主義結合了各種現代風潮主義,製造了一個異化扭曲的世界,人類發生了危險的變異。自由世界與共產陣營對立了半個多世紀,作為這場角力的高潮,紅色中國把潛藏的魔鬼放出來,散播一場世紀大瘟疫,意圖毀滅人類。「共產主義宣言」最後宣告的災難正在發生。

我們正在經歷的,是一場善惡之間最終的對決。在東西方文明中,善與惡的對決是一個永恆的主題。而撒旦是最終的惡,最終的黑暗。它是人類最古老的敵人。擊潰它,我們才能生活在自由與光明之中。

「死海古卷」最後一卷「戰爭古卷」中描繪了善與惡之間最後的戰役。光明之子乘金馬車從天而降,擊潰了黑暗之子。這是善的最終勝利。2000年在死海海床上發現的「加百列啟示石碑」預言了一場將在耶路撒冷發生的戰爭,上帝率領駕著戰車的天使從天而降,拯救這座墮落的聖城。正義的力量擊退邪惡,神聖的秩序重返人間。

在「古波斯經」中,大約3000年前,波斯先知薩若思特預言了一場善惡的角力。宇宙中黑暗的惡勢力對抗光明,世界在正邪交戰中重生,人人都得在善惡之間選擇。最後黑暗潰敗,光明的力量來到人間,統領天地。

今天,在本次人類文明的最後一頁,我們來到了善惡最終的對決。這將是一場艱苦的戰役。所有的牌都攤在桌面上,我們得付出所有,向那最後的勝利傾全力以赴。

諾查丹瑪斯「諸世紀」預言了來自東方古國的啟示:「一位東方人離開他的家鄉,穿越亞平寧山脈到達法國:他將越過天空、海洋和冰雪,每個人都將被他的神杖打動。」(注13)

佛經中也記載了彌勒佛及轉輪聖王下世度人。這些末世的預言都指向一位來自東方的聖者。

「優曇花,梵語古譯訛略也。梵語正雲烏曇跋羅,此雲祥瑞靈異。天花也。世間無此花。若如來下生、金輪王出現世間,以大福德力故,感得此花出現。」(注14)1997年起,優曇婆羅花在韓國多座寺院出現,此後,這神秘的奇花在世界各地綻放,昭示法輪聖王已來在世上轉大法輪。

彷佛是為了昭示轉輪聖王的到來,這場大瘟疫中出現了一件神奇的事。在中國及許多國家如美、法、加等國,許多染疫嚴重的患者誠心默念九字真言:「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他們原本高燒受苦的身體奇蹟一般康復。這幾個字被稱作神聖的九個字。伴隨著在世界遍地綻放的優曇婆羅花,法輪聖王在世上現奇蹟度世人,洪恩滿蒼宇。

也就是說,正如耶穌在耶路撒冷行聖跡,奇蹟已回到人間。在這場善惡最後的對決展開的同時,我們已進入了一個神奇的時代。神佛已回到人間,洗滌凈化顛沛流離的人類。不可思議的是,這最後的拯救是何等慷慨,僅僅需要虔誠的默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我們迷失的生命就會被上天洪大慈悲的能量洗凈,洗去罪業,從新開始。

在黑暗之子重回火湖,地球凈化後,一個全新的宇宙新紀元將要開始。大劫之後,人類將進入全新的文明。法輪大法洪恩浩蕩,帶領人類穿過一條凈化、新生的甬道,穿過一扇金色大門,進入重生的宇宙新世紀。

我們生活在善惡交織的神聖藍圖中,生活在新世紀誕生之前奧秘的啟示中。直到善最終得勝,光明之子擊潰黑暗之子,撒旦永墜火湖,永不再起。人類經過了一場剜心透骨的淬鍊,在神佛的洪恩浩蕩中,來到了新宇宙榮耀的大門面前。

註解:
注1:1872年德文版「共產主義宣言」馬克思、恩格斯序言。
注2:溫布倫特「馬克思和撒旦」,1976。
注3:「Tearing Away the Veils:The Communist Manifesto」 by Marshall Berman, introduction to the Communist Manifesto, Penguin, 2011。
注4:請參考「魔鬼在統治著我們的世界」,大紀元,2019;紀錄片Agenda「蠶食美國」;Agenda II「欺詐大師「,寇帝斯鮑爾,2010。
注5:北京心理危機研究與干預中心、法蘭克福報數據。
注6:「共產主義宣言 第四章」。
注7:詳見「魔鬼在統治著我們的世界」,大紀元,2019。
注8:2018年,馬克思出生200周年,中共送了一座馬克思銅雕像給他的出生地特里爾城。這座雕像5天後被人縱火焚燒。
注9:「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中國篇」,第四章,引言。
注10:W.Cleon Skousen,「赤裸裸的共產黨人」,1958。
注11:「聖經」,創世紀9:8-17。
注12:蔣介石,中華民國三十八年國慶「告全國軍民同胞書」。
注13:「諸世紀」第2紀第29首。
注14:「慧琳音義」卷八則。

轉載自明慧網

真相網原創首發,開放著作權,傳播真相,自由轉載!
本文鏈接:https://dafahao.com/zh-tw/good-evil-decisive-battle.html
本文標題:夏禱:善惡的決戰 使命的兌現 - 真相網
本文 TinyURL 短網址: https://tinyurl.com/y5ob893s
本文 is.gd 短網址: https://is.gd/goOM0K

這裡是你留言評論的地方


請留言


4 + 2 =
【您可以使用 Ctrl+Enter 快速發送】
Copyright © 2007 - 2021 , Design by 真相網. 本站原創首發均可免費自由轉載. 轉載資料若有著作權問題請留言通知管理員及時處理.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