令人擔憂的疫苗,你敢不敢打?

真相網2020.12.21】目前國際國內都在搶打中共肺炎疫苗,疫苗的安全性自然在人們對肺炎的恐懼中再添恐懼,打也不是,不打也不是,怎麼辦呢?本文彙集一些資料供國內朋友們參考。

英國發現病毒突變,感染率超70%,現行疫苗還有效嗎?

封城鎖國?防疫一夜之間又重回原點。

中共病毒疫情在全球已肆虐一年多。英國首相強生19日晚間因英格蘭東南方出現COVID-19病毒變異種「B.1.1.7病毒株」的大流行,急令倫敦都會區與英格蘭南部進入最高戒備的「第四級封鎖」(Tier 4)。英國衛生部長20日證實,英國發現「難以控制」的變種新型病毒株,使得疫情的傳播力比原始病毒株高出70%。

為應對英國發現的強感染變種病毒,截至12月20日,目前已有超過20個國家禁止英國航班入境,包括法國、愛爾蘭、義大利、葡萄牙、比利時、荷蘭、拉脫維亞、愛沙尼亞、土耳其、以色列,沙烏地阿拉伯等國家。英國在短短48小時內成了「世界孤島」。

這次發現的COVID-19變種病毒株,目前被命名為「B.1.1.7」。根據英國衛生部與WHO的追蹤資料,這支變異病毒最早是在2020年9月20日,於英格蘭東南沿海的「肯特郡」(Kent)被發現,之後此株病毒快速蔓延——以倫敦疫區為例,11月時有28%的新增病例為B.1.1.7,到了12月初則直衝到62%——因此被懷疑為英國冬季南方疫情暴增的關鍵主因。

目前各方還不確定的是:英國大流行的B.1.1.7病毒株,究竟殺傷力有多強?現行疫苗是否對其還有效力?

問題是嚴重的。因為B.1.1.7變異病毒的變異幅度更大,特別在「棘蛋白」(Spike protein)更為明顯,而當前已投入使用的「輝瑞-BNT」與「Moderna」兩大主力mRNA疫苗,卻都是透過「教導人體辨識冠狀病毒的棘蛋白」來產生抗體,那麼這種棘蛋白的變異,讓疫苗失去了著力點!

這當然讓所有了解情況的專家都十分緊張。從去年疫情爆發,到現在的疫苗問世,本來就存在快速催生的多種問題,和優待驗証的後遺問題,現在遇到病毒突變,連著力點都受質疑,那麼,新的病毒流行,下一個疫苗還能快速出現嗎?……

中國疫苗龍頭康泰公司 怵目驚心的黑歷史

多年來中國傾國家之力扶植疫苗產業,希望發展出可以跨進國際市場的疫苗公司。然而中國疫苗造假醜聞頻傳,賄賂官員幾乎成了業內常態。一旦醜聞爆開,便上演類似戲碼:收賄官員被關,疫苗公司只要賠錢了事,公司道歉後繼續買通官員,讓不合格的藥劑上市。

中國疫苗產業究竟有多黑?

最近《紐約時報》1篇中國疫苗醜聞的報導,引發市場熱議,主角是57歲的「疫苗之王」杜偉民。杜從20年前開始尋找疫苗產業的成長立基,先後參與長生生物、江蘇延申及康泰生物3家公司經營。近來康泰不僅自行研發武漢肺炎(新型冠狀病毒病,COVID-19)疫苗,2020年8月更取得授權,成為阿斯特捷利康(AstraZeneca)在中國的獨家生產商。

杜偉民的想法與中共一致,都認為外國疫苗太貴,也擔心過度依賴國外供給恐危害國安。2014年杜偉民受訪時強調,「中國人的疫苗必須牢牢地掌握在中國人的手裡」。他在2008年擴大投資,創建了疫苗帝國「康泰生物」,藉此累積大量財富,躋身中國富豪之列。

現在,康泰已是中國疫苗業龍頭,市值接近千億人民幣。2020年5月,杜偉民與前妻袁莉萍離婚,當時他個人的凈資產估值達74億美元,價值35億美元的股份最後歸給袁莉萍,被稱為中國史上最昂貴的離婚,袁則成為加拿大最有錢的女富豪之1。

2013年康泰曾經出過包,17名嬰兒在注射了康泰的B肝疫苗後死亡。事件過後,中國監管機關竟說,康泰在此事件中沒有過失,且沒有提供更多調查細節,目前該款疫苗仍繼續使用,相關負面報導被撤下,呼籲嚴審康泰疫苗的人,下場不是被恐嚇,就是被拘留。

2013年康泰曾經出過包,有17名嬰兒在注射了康泰的B肝疫苗後死亡。圖為康泰公司外觀。(取自網路)

2013年17名嬰兒注射康泰B肝疫苗後死亡

但這也只是中國多次疫苗危機的其中之1,2007年間山西曾發生多起兒童注射疫苗後中毒致死案件;2010年江蘇延申狂犬病疫苗也被爆出長期蓄意造假;2013年中國南方發生過嬰兒注射B肝疫苗後死亡風波。

一直到2018年長生生物爆發白喉、破傷風和百日咳疫苗造假事件,民間不滿情緒爆棚,才真正引起重視。習近平、李克強先後表態,要求有關部門成立調查組對涉案公司進行徹查此案,並表示對涉案公司、人員嚴懲不貸。

當時,網友挖出1990年代江澤民、胡錦濤及前全國人大委員長張德江參觀長生生物的照片,但隨即遭刪除。

微網誌還一度傳出,「疫苗女王」、長生生物董事長高俊芳是江澤民心腹、吉林前省委書記高狄的女兒,消息也迅速被掩蓋。2019年,在疫苗造假案爆發1年後長春長生宣告破產,在結束下市整理期後於年底被摘牌。

這些亂象有結構性的原因,來自中國疫苗業與政府間的共生關係。

首先,疫苗公司急著讓產品上市,於是買通薪水不高的政府官員;其次,疫苗公司都想把產品賣到地方政府,使得賄賂、給回扣無所不在,學者也稱這是中國疫苗業務的「致命弱點」。

但在中國,疫苗業藏污納垢是「不可碰觸的秘密」。

只要批評康泰的電視台、報章雜誌,杜偉民一律提告,且無論證據如何,媒體都沒有勝算,最終記者敗訴、多家媒體撤稿道歉。也有人認為,比起這些隱性富豪,背後更隱密的是不方便掛名的大老闆、大靠山,這也是「疫苗之王」好幾次爆出問題、年年被舉報卻無人能撼動的原因。

另外,2018年長生生物事件中,20名疫苗受害者家長赴北京抗議,要求給受害者公道,希望疫苗產業能有更嚴格的監管,不過最後換來的也只有騷擾、恐嚇和拘留,網路上的討論也被噤聲。

民眾爆料 中國三大疫苗廠造假謀暴利

2018年,一篇微信公眾號文章,揭露中國疫苗產業3大巨頭,多年來製造假疫苗、謀取暴利的內幕。署名「獸爺」的作者講述杜偉民、高俊芳及韓剛君發跡的過程,3人在10年內掌握了中國最大的B肝疫苗公司、最大的流感疫苗公司、第2大水痘疫苗公司,以及第2和第4大狂犬病疫苗公司。

文章點出疫苗商人吸血的手法,3大巨頭們的做法很類似,分別以極低的價格快速收購老牌疫苗公司,在取得控股權後,在極短時間內拿到疫苗上市許可,藉此賺取高額利潤。為此,無論是偷工減料、數據造假、賄賂,還是躲避監管樣樣都來,等到問題爆發時,數萬劑不合格疫苗早已打進孩子的體內。

以2010年江蘇延申狂犬病疫苗造假事件為例,事件發生後不但沒有召回、賠償,公司被罰300萬人民幣了事,總經理等5人遭判刑,但董事長韓剛君毫髮無傷,半年後江蘇延申東山再起,下1支新的疫苗馬上又獲得許可。

不只如此,根據2014年中國官媒《央廣網》報導,此案調查結果早在2009年3月就已出爐,江蘇延申的疫苗無論產品、技術都有問題,卻足足晚了9個月才對外公布,期間大股東杜偉民已脫身,將51%的股份轉手賣給另1家藥廠先聲葯業。

家長為什麼不敢讓小孩打國產疫苗?

中國各事業長期由國企把持,而在海內外需求爆發後,像杜偉民的商人便看準機會,搶先打造能在全球舞台競爭的企業。如同科技和汽車製造等領域,中企樂於與外企合作。一方面跨國企業得到進入中國市場的機會,中企則藉此獲得生產技術、知識。

雖然過去幾年中國積極扶植疫苗產業,但大多隻做到對國內市場銷售,很少能開發出國際級的產品。不過,2020年武漢肺炎帶來轉機,中國政府也沒有錯放機會,地方政府給土地、中央政府撥款,大力支持讓康泰研發自家疫苗,目前看來已在全球疫苗研發大賽中取得領先位置。

只不過,中國出產的疫苗恐怕很難讓人放心。回顧過去爭議,每每上演同樣的爛戲,醜聞爆發後,涉案官員被抓,疫苗公司、企業高層罰完錢就脫身,恢復營運後又繼續造假、買通官員,如此缺乏透明度、腐敗不堪,令人信心全失。最後,連中國的家長都不敢給小孩打中國疫苗,爭相注射西方疫苗。

巴西人拒接種疫苗比率增加 半數不願接受中國疫苗

巴西是大量進口中國產疫苗的國家。巴西總統波索納洛(JairBolsonaro)上月曾表示,他不會接種任何新冠病毒疫苗,並特別對由中國疫苗廠商「科興生物技術公司(Sinovac)」開發、巴西聖保羅州衛生廳的布坦坦研究所(Instituto Butantan)生產的武漢疫苗「CoronaVac」表示疑慮。

根據約翰霍普金斯大學(Johns Hopkins)統計數據,巴西累積超過688萬127人確診,其中18萬1123人病逝。

《路透》引用民調機構Datafolha今(13)日公布的最新數據指出,巴西當地本周不願接種疫苗的比率為22%,較今年8月(9%)相比增加了13%;且有50%巴西受訪者表示,不願意使用中國制疫苗,高於願意使用中國制疫苗的比率(47%),另有3%的受訪者表示還在考量。

春節前給五千萬人打疫苗 疫苗合格嗎?

據自由亞洲報道,中國正準備在農歷年前為五千萬人接種新冠疫苗。但是,中國研製的疫苗並未走完臨床實驗程式,恐怕會面臨嚴重的外交、政治和經濟後果。

據《南華早報》17日報導,北京正計畫分發一億劑由中國國葯集團(Sinopharm) 和北京科興控股生物技術有限公司(Sinovac)製造,分成兩階段接種的滅活疫苗(The two-dose inactivated vaccines ),開始分發的時間點可能依各省狀況各異,但官員們被告知第一階段五千萬劑的疫苗要在明年1月15日前施打完畢,第二階段要在2月5日前完成,目的是為了趕在2月11日開始的春節假期前結束施打,以降低假期間疾病傳播的風險。

然而,根據英國《金融時報》16日刊登的題為《中國疫苗走向世界需解決的問題》的時事分析,現在中國研製的疫苗中,不僅沒有一款走完研製疫苗應該走的所有程式,有的疫苗連第一階段動物實驗的數據都沒有公布即進入人體臨床試驗階段,後續恐出現問題,該文章作者為察哈爾學會國際輿情研究中心秘書長曹辛。

曹辛分析,按照國際公認的疫苗研發程式,新疫苗應該走完動物和人體的臨床實驗,證明合格後,才可以使用在人身上,且動物實驗的數據和資料應該公布,才能進入第三階段人體臨床試驗。然而,依中國國務院副總理孫春蘭日前的發言來看,中國製造的疫苗並沒有走完國際公認的全部研發流程,且目前沒有一款中國疫苗獲得國家葯監局的批文,所以在法律上也存在問題。相較之下,英美國家開始使用的疫苗則都有合法批文。

科興疫苗出研究結果 有免疫反應不等於有效?

美國《華爾街日報》、路透社日前的報道提到,北京科興的試驗目的是為了測試疫苗能否引發適當的免疫反應,而不是衡量疫苗是否有效。雖然論文寫道,「克爾來福」(CoronaVac)疫苗能在注射後四周內迅速誘導抗體反應,但疫苗接種者體內產生的抗體水平低於新冠病毒康復者,疫苗「適合在大流行中作緊急用途」。

報道說,相較之下,美國輝瑞公司(Pfizer Inc., PFE) 與合作夥伴BioNTech (BNTX),還有美國莫德納(Moderna)的疫苗試驗結果中,疫苗接種者體內的抗體水平和新冠感染者的抗體水平大致相當,兩家公司都分別宣布其實驗性疫苗具有95%及94.5%的有效率。

前美國哈佛大學公共衛生學院教授李敦厚解釋說,候選疫苗是可以激發免疫反應,不過:「出現免疫反應不代表能對病毒感染者起到保護作用。」

滅活疫苗vs.mRNA疫苗

他還補充說,科興採用的滅活疫苗與輝瑞等公司開發的信使核糖核酸(mRNA)疫苗方法不同。當信使核糖核酸放入疫苗並接種到人體後,已經過修改的刺突蛋白便會產生,繼而誘發可以抵禦新冠病毒的免疫力。滅活疫苗理論上可以保留刺突蛋白,從而可能呈現信使核糖核酸疫苗中沒有的其它保護功能,然而透過這一方式製造的疫苗可能帶有瑕疵。

「在滅活疫苗的生產過程中,雜質排除工作變得非常具挑戰性。滅活病毒是分批生產的, 批次之間的變化是不可避免的,純化病毒又是一個繁瑣的過程,還會污染用於生產病毒的細胞蛋白。」

李敦厚向記者表示,他肯定不會使用滅活疫苗,同時也不會對外界發現該疫苗有效性比其他疫苗低而感到驚訝。

中國疫苗所謂「成功」的幕後有哪些亂象?

據美國之音報道:阿聯酋和巴林先後在12月9號和13號正式批准了中國國葯集團研發的新冠滅活疫苗。兩國政府引用的初步數據顯示,這種疫苗的有效率為86%。可是,沒有提供其他重要細節,也沒有表示是否對原始數據進行了獨立分析。另外,印度尼西亞接收了120萬劑中國生產的科興疫苗,土耳其衛生部已經和科興生物簽署了5000萬劑疫苗的供貨協議,兩國準備大規模接種。

專家指出,中國疫苗使用傳統滅活技術,相對安全,儲存防備,成本比較低,是受到這些國家歡迎的主要原因。美國著名學府喬治城大學流行病學家劉成龍說:「減活或者滅活這項技術廣泛地使用在其他疫苗的製作過程中,所以的話,技術比較成熟,儲存比較防備,所以在其他國家很受歡迎。」

不過,獨立時評人何岸泉說,這些國家接受中國的疫苗也是出於經濟壓力和緩解民怨的政治考量。他說:「早日從疫情中解放出來,恢復經濟,成為各國政府的當務之急。因此像阿聯酋、巴林這樣有錢,但是沒有疫苗的國家,就不管三七二十一,趕緊掏錢買,不管質量好壞,用上再說。」

中國疫苗正在巴西、秘魯等大約10個國家做三期臨床試驗,據醫學期刊《柳葉刀》報告,科興的克爾來福疫苗目前只有一期和二期的測試報告,沒有像美國的輝瑞、莫德納,和英國阿斯利康疫苗團隊那樣公布中期分析數據。

正是因為缺乏透明度,外界再次挖出科興等疫苗公司近年來的行賄「黑歷史」。《華盛頓郵報》刊登長篇報道,援引2016年公開的庭審記錄指出,科興生物創始人兼首席執行官尹衛東承認,在2002-2011年期間,向葯監官員提供55萬元人民幣回扣,換取加快批准科興生物研發的甲肝、非典、禽流感等疫苗。葯監官員尹紅章後來因受賄罪被判10年監禁,而科興生物的CEO尹衛東不但免予起訴,而且繼續擔任科興CEO至今。

何岸泉指出,在中國官商勾結是專制集權國家的特色之一,有些疫苗公司本身就是國營企業或者央企。

他說:「受賄者坐牢,而行賄者尹衛東免於起訴一事在中國太正常不過了。說明尹衛東背後有人,有人就有權。在權大於法的中國,罪犯可以逍遙法外。」

根據《紐約時報》的一項分析,從2018年到2020年,共有59起涉及疫苗企業的腐敗訴訟,其中54起涉及賄賂地方官員。監管的薄弱導致了很多「毒疫苗」流入市場,比如2018年長春長生生物生產的狂犬病疫苗,2019年江蘇金湖縣145名嬰幼兒接種了過期疫苗,等等。揭露和報道毒疫苗的家長、記者和律師等人士遭到騷擾,恐嚇和拘留。而是絕大多數疫苗公司都繼續經營下去。

何岸泉說:「腐敗一定會常態化,這是中國的國情。中國政府的保護助長了疫苗公司罔顧消費者利益,一昧追求暴利的罪惡。這種罪惡通常以百姓的生命和健康為代價,而且不會受到法律的懲罰,因為暴利的部分會用於行賄官員,購買政府公權利的保護,這是中國社會一道邪惡的風景。」

幾年前,中國深圳的康泰生物製品有限公司的負責人杜偉民向政府監管官員行賄,換取兩種疫苗的臨床試驗。2016年,這名政府官員因收受杜偉民和其他幾家疫苗生產商的賄賂而入獄,而杜偉民從未被起訴。現在,康泰成為阿斯利康疫苗在中國大陸的獨家生產商。那麼,該怎麼看待對一家有道德污點,甚至涉嫌違法行為的企業和它所生產的疫苗?

劉成龍表示,這些企業的醜聞和問題是不爭的事實,屬於司法解決的範疇,但是,他說,由於疫苗及其重要,受到廣泛關注,無形中對康泰生產和配送疫苗形成嚴格的監督。

他說:「理論上說,我們是有一套監管體系在那邊,但是在現實生活中,在現實的經濟活動中,總會出現這樣和那樣的問題,尤其是在中國過去幾十年的發展中,這不是個別現象,我也很了解這個情況。所以有人對這些情況擔憂是很正常的,但是目前他們生產的疫苗在國外接種,我擔心會相對少一點,因為他畢竟要和其他國家的政府進行合作,對吧,因為這些國家也非常關心自己居民的健康問題,所以事實上他們也有很大輿論壓力,說是不是和這些人合作會出問題。」

劉成龍說,一方面,中國政府或者公司對出口疫苗會比在國內使用的產品更加重視質量的問題。另外一方面,是因為有其他政府的參與,其他衛生部門的參與,所以安全性和有效性相對更加有保障。

不過,獨立時評人何岸泉說,中國政府扶持並保護這個飽受腐敗和爭議困擾的行業,反而對中國疫苗企業的發展起到災難性的作用。

他說:「另一方面也阻礙了疫苗公司對疫苗質量的管控和新型疫苗的開發。剛才劉教授也說了,出口的和中國國內自己用的質量會不一樣,這是不正常的,對不對?不應該對待非中國人和中國人採取不同的質量要求標準,在我看來這也是一種罪惡。因此號稱贏在起跑線上的中國疫苗,我為什麼說『號稱贏在起跑線』,因為3月16號,陳薇團隊就開始進行第一期的臨床試驗,因為中國是病毒發源地,新冠病毒又稱武漢病毒,發現早,疫苗研發也早。但是我們發現陳薇團隊在3月16號到9月份,一直高調宣揚她的團隊成功研發的疫苗一期二期,但是到現在悄然無聲,彷彿人間蒸發一般,可想而知他們的腺病毒載體疫苗在研發過程當中,或者說在三期臨床試驗當中,數據很難堪,才會造成無聲無息,沒有消息了。由此可見,疫苗研發水平低下,質量存疑,在中國政府不當地扶持和保護下,成為中國疫苗致命的弱點。」

土耳其衛生部已經和科興生物簽署了5000萬劑疫苗的供貨協議,第一批滅活疫苗在12月11號之後運抵土耳其。印尼也在12月初接受了120萬劑科興疫苗,準備廣泛施打。

專家表示,目前由於美國輝瑞疫苗的產量有限,即使莫德納的疫苗透過後,也已經被訂購一空。因此,中國疫苗不管質量如何,是發展中國家的唯一選擇,如果中國疫苗不參與全球抗疫,很多國家要等到明年才能有第一批疫苗。專家指出,暫時無法判斷中國疫苗在其他國家廣泛施打的後果,不過,在歐美疫苗無法普及的時候,中國疫苗可以扮演救火隊員的角色。

本文鏈接:https://dafahao.com/zh-tw/worrying-wuhan-pneumonia-vaccine.html
本文標題:令人擔憂的疫苗,你敢不敢打? - 真相網
本文 TinyURL 短網址: https://tinyurl.com/y8p43a8u
本文 is.gd 短網址: https://is.gd/GtSKTz

這裡是你留言評論的地方


請留言


7 + 7 =
【您可以使用 Ctrl+Enter 快速發送】
Copyright © 2007 - 2021 , Design by 真相網. 本站原創首發均可免費自由轉載. 轉載資料若有著作權問題請留言通知管理員及時處理.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