付振川專訪高智晟律師1: 談中共政權滅亡、郭文貴

真相網2017.8.23】付振川專訪高智晟律師1:談中共政權滅亡、郭文貴
——採訪者:付振川,被採訪者:高智晟
首刊《動向》八月號

2017年6月27日至29日,筆者透過網路對目前仍被拘禁在陝西省榆林小石板橋村窯洞的高智晟律師連續三天進行秘密採訪,話題範圍涵蓋大家目前最關心的熱點問題。在徵求高律師同意後,整理出一萬四千字,現予發表。

時間:2017年6月27日

付振川:您好!是高律師嗎?

高智晟:您好,謝謝!是的,是真品,而非珍品。

付振川:您真樂觀。能夠聽到您的聲音太高興了!您現在說話方便嗎?

高智晟:謝謝,同樣的很高興。樂觀是實在避之不能的結果。打著燈籠苦苦尋覓可以不樂觀的理由,而總失敗矣,終於非樂觀不可了。說話很方便,這都嫻熟的練了五十幾年了(採訪者註:指說話,也指目前居住的窯洞,高律師就是在小石板橋村窯洞出生的)。

付振川:外面有不少人關心著您,您的身體好嗎?

高智晟:您是千里眼?連我外面這群24小時全天候「關心」我的人都能看見?(笑)抱歉,開個玩笑。感謝外面朋友們的關懷,身體很好,兵強馬壯。這需要您保密,這是最傷「我黨」自尊的事,使他們痛苦的事是我於心不忍的。

付振川:一直想聯繫您,聯繫到您很不容易。我是做了認真準備的,我特別想和您聊些目前大家都關心的話題。但又怕耽誤您太多的時間,可我真的有許多問題想請教您。

高智晟:抱歉,要較長時間的聊恐怕得重約時間,否則我今天計畫就打亂了。

付振川:不好意思高律師,我能聯繫到您真的很不容易,能不能今天就聊?謝謝您。

高智晟:惟能如此矣。

付振川:謝謝高律師。問題範圍您有什麼限制嗎?

高智晟:不過一私下聊天耳,何來限制必要?您是自由的,可隨意問,而回答與否的問題又是歸了我的自由了。

付振川:很多人都關心您的「2017共產黨會滅亡」的預言,實際上包括很多的共產黨的人。現在2017年時間過去已經半年了,還是一點動靜都沒有,有不少人說這是瞎說,您不擔心預言會落空嗎?

高智晟:我的信心滿滿,中共2017年必會敗亡。這不是我的預言,是我於偉大上帝全能的見證,感恩上帝無與倫比的愛,這是我莫大的榮耀!即便至今年的最後一天,我對偉大上帝於今年拯救中國的信心不會有纖毫的動搖、懷疑,千真萬確的就在今年。請朋友們留心,全球共產主義政權崩亡時間全在下半年發生的。
我的神對我日常的關愛常讓我的靈魂震動不已,有時又誠惶誠恐,不是不信,總覺得自己不配。神的無限神聖、獨一無二的至高尊貴,卻全天候和我這樣一個卑微生命在一起,真的是不配又不敢當!

付振川:這個問題是我沒多想的,但是真的很奇妙,能讓您這樣個性剛烈的人如此地馴服,這肯定不是一個簡單現象。對不起,您能不能舉出些具體的神奇經歷呢?

高智晟:奇妙的經歷每天、每時每刻都有。上帝的偉大、可敬可愛在於,當你意識到努力凈潔你的人性、心靈是贏得神愛的條件,並盡心儘力作著這樣的努力的時候,你就極大而極奇妙地拉近了與神的距離,你的人性、靈魂越凈潔,你與這位偉大造物主的關係就越親密。我感覺上帝就像一位慈愛、永不生氣而個性明顯的老父親,總在你身邊憐愛地看著你、保護著你。凡遇危險或做不該做的事,百分之百會在我的右眼瞼上就像用人的發梢般輕輕掃兩下,我會立即明白。做對的事,做沒有危險的事神從來不管你,只在大事上猶豫難決或心裡信心有欠缺時,才會在你左眼瞼上發生同樣的過程。

付振川:可以舉幾個具體的例子嗎?

高智晟:多不勝舉。剛剛星期天我到村裡棗樹之地轉悠,經過一條為草密覆的小路時我的右眼皮被輕掃了一下,我知道神有事提醒我,眼前定有危險,低頭一留意,一條黑烏蛇因吞吃了野山雞後無法爬行正伏在草道上,其狀極其恐怖。前幾天晚上從缸里舀水洗漱,蓋缸蓋兒時右眼皮被掃了一下,由於晚上怕蚊子進窯洞而不敢開燈,不明白髮生了什麼,結果第二天起床才明白,缸蓋兒沒蓋好。有些過程是出現在大事上。諸如,2012年5月26日,我藉著監獄當局讓我寫「三書」之機,將當年3月12日得了的中共將在2017年可恥敗亡的奇妙信息詳盡寫給最高當局,其中嚴重鄭告中共大大小小的惡徒們停止作惡,給自己及親人的將來留下些轉圜餘地。在寫到胡、溫暴虐必將會得到特別法庭具體審判,對此,我願賭上我的項上之物時,我的左眼皮很誇張的跳了兩下,增實著我的信心。前幾天我準備為「六·四」二十八周年祭寫篇系統揭露習近平罪惡的文字,當前期斟酌構思準備完畢,開始動手寫的時候,剛剛寫下習近平三個字時被我的神明確地阻止一一不要寫。我不加思索地立即停筆。這樣例子多不勝舉。

付振川:的確是很神奇。可絕大部分人眼裡看見的只是共產黨很強大,有那麼多軍隊和警察,感覺中國人永遠推翻不了它的。

高智晟:那不是事實的全部,那是心靈和見識窄狹、蔽陋及僵化的必然結果。有這種認識狀態者還大多自以為是,認為自己的認識才更接近真理,一種可怕的至病態的固執己見,而這在中國卻很普遍,即使是境外那群共產黨的反對者中,你留意一下他們的文字、言論,中共的強大被描述的栩栩如生。他們總把中國共產主義的生滅規律放置在縱向的中國歷史興替現象里,忘了它是橫向的世界共產主義生滅規律的一部分。差之毫釐,謬以千里。全球共產主義政權一律的擅長操控軍隊而長於對人民私權利的窒息性管控,而它們現在在那裡!它們的一律的滅亡於一個看似偶發的非暴力事件中,一律的都在滅亡前掌控著一支強大的軍隊、及龐大而冷酷的警察機器,它們現在在那裡!看看全球所有共產主義政權的滅亡過程,沒有一個共產黨政權是被人民用硬暴力打倒的,只是這種觀點論者的觀察及思想所不及而已。

付振川:是的,是這樣的,謝謝您高律,我一下明白了一條認識出路,我明白了。高律師,現在我想和您討論一下習近平可以嗎?

高智晟:不大願意在他身上浪費心思,惟願能概略些。

付振川:好的。我倒是對您對他的態度非常感興趣,為什麼會這樣?能談談嗎?

高智晟:回答這個問題既很簡單,又很複雜。從宗教角度論則很簡單:習上台後的許多作法令人目瞪口呆,更有許多作法不僅倒行逆施,而且完全與時代及人類常識不發生聯繫,這是一種顯明了的邪靈趨使現象。習同樣是負有上天使命的,那就是滅亡中共,這點使命竟神奇地與我們這些人的使命同,惟途殊耳。人類群體里常有許多有趣現象。賊狂奔於前,警狂奔於後,他們奔向則同,而所以奔向同則大不同。習以一切喪失人類感情的保黨手段將黨帶入墳墓是他無力回天的使命,迄今為止他的角色無有纖毫差離,這是我當下對他唯一的」肯定」。說它複雜,則在於對於歷史趨向,尤其是重大歷史節點的把脈,是一個涉及頗複雜的宗教、哲學、歷史、現實等諸思想及見識的激蕩、折衝的結果,囿於篇幅,於這裡是無望述清了。從人倫感情角度論,我同情習,慶幸自己不是他,他是一個大悲劇的主角色,但不是不能改變。神永不阻止人棄罪就善,這是能絕對結論的。習先生目前已顯明了的人性底色,定義著他正雷打不動的瘋狂奔向悲劇的終點,悲劇總不是好事,我甚不願見之!人各有志,既有了雷打不動的決絕的赴死態度,那情形就變得簡單起來,大家各走一邊。

付振川:現在有很多說法,很多人說許多壞事都不是他乾的,都是別人抹黑他,不知道您怎麼看這種現象?

高智晟:這種說法極其荒謬,與近五年來已顯明了的事實邏輯謬悖何止千里?這對習本人也是一種莫大的侮辱。這種荒謬邏輯成立的唯一前提是:習是個於木偶無異的窩囊廢,任惡人們恣意摶捏是他日常的全部事業,至少他是個慈善無比的孱主。不僅我看不大像,習本人也不會同意的。「竟無一人是男兒」這句譏笑蘇共當年垮台過程中不向人民開槍的話,「黨媒姓黨」、「握緊司法刀把子」這些昏話,豈是別人逼他說出的!

付振川:您關於郭文貴的文章我全看了。您有沒有興趣再聊聊這個事件?

高智晟:沒有太多新的看法,倒是有兩點有必要指出。其一是,許多人對這一事件抱有遠離常識及邏輯本來的期望,期望郭能終於摧毀強盜統治集團。郭於2017年興起絕非偶然現象,是上帝手筆的一部分,他的歷史作用有些,但會是技術意義的。摧毀中共邪惡統治是個龐大而系統的工程,本質上郭仍屬做揭黑活,但由於彼此前與中共高層的特殊交住,提高了他揭黑價值的當量。他的揭黑,對於真正清楚中共強盜本質者意義不大,他揭穿的只是中共罪惡黑幕的九牛一毫。而明眼人悉可看清的是,郭迄今所有策略方向都未出乎保命、保錢、報仇的目標。他聲言手裡有核彈,卻總遲遲不肯釋手,目的是雙方終能妥協雙贏。如果竟不是手上沒有東西的話。罪惡是它政權賴以苟活的全部基礎。但對於那些認不清中共極權本質的人群而言意義很大,這是應當肯定的。其二是,郭對中共解決他期望解決的問題抱著幻想,雖情有可原,卻顯然不現實,構成了他施展拳腳最大的桎梏。郭智商條件不賴,也深諳伎略的綢繆,他不難識清,使中共依法治國,比孵化頑石更其的離譜。另一方面,他自己與中共強盜們的利害糾纏根本就不是個純法律技術問題,怎麼可能「依法」解決呢?

付振川:您對這一事件前景有什麼期望嗎?

高智晟:當然期望他能揭黑到底,因為這種態勢的繼續,便對各方有大牽涉,為大勢的演繹蘊蓄和改變提供著土壤。

付振川:您有沒有考量過與郭合作的可能?

高智晟:合作是一種狀態。大家都向共匪開炮,豈不是一種合作嗎?但對於具體的合作,我是信神的人,神會指引我當行的。在郭的問題上,我在準備寫第二篇關於這一事件的文字時,我的神給了我意外的啟示。關於與郭的關係把握,神給了我一個畫面啟示:三盆人工養的花。這意味著:這種關係只能是一個使人悅目的過程,成就不了大用、長久不了、而得不了實際成果。這定義著我在這一事件中思與行的全部意義,感謝我的神!

付振川:對郭文貴的事情,您還有什麼要說的嗎?

高智晟:中國箴言有「不知其人,視其友」說法,最近他在國內外的支持者銳削,癥結正緣於他身邊個別長於撕斗者不堪的面孔,誰批評郭,誰就成了特務,之等於郭自戕其面而自斷其徑,他的前程短且日漸其窄,這是能結論的。

付振川:您如何看習近平他們反腐敗?

高智晟:恕我直言不諱,認為中共能反腐敗的人只是兩類,一類是實在的糊塗者,另一類則是實在的騙子。腐敗,是中共集團今天能苟活的全部原因和結果;腐敗,是已盡喪靈性的腐敗分子們全部的趨動力和凝聚力所在;腐敗,成就著所有腐敗分子的升遷,升遷成就著腐敗靈魂們更大的腐敗;腐敗,還有一個大作用;腐敗分子反腐敗,不僅可窒息扼死異己腐敗分子,更能為打倒異己腐敗分子的、更其兇悍的腐敗分子贏得喝彩,為腐敗政權贏得苟存能量。請您稍等一下,我推薦幾段文字給您,是2015年年底我公開發表的《人臉背後的鬼相》一一習共反腐漫談文中的。

「今天的中共政權,貪官污吏是其政權構成的全部基礎。徹底反腐等於顛覆其政權,這絕非習先生的本意。就保黨命而言,習先生是個頭腦清楚的人。首先,他的反腐是技術性的且唯能是技術性的。不僅不會去觸及這必然滋生繁榮腐敗的野蠻制度,而且對舉世盡知的真正巨貪如江澤民,李鵬,賈慶林,吳官正,王樂泉等一干壞種禮敬有加。只弄掉了幾個如周永康,徐才厚者幾條無煊赫門閥背景的惡犬爾。而反腐的考量只是個自以為美的外衣爾。立威,剔除異己及展示不含糊的惡辣手段才是他從先前的其他黨首那裡繼承來的本領。中共黨史上,唯有趙紫陽,胡耀邦兩位黨首未殺同僚立威,結果大家都知道的。毛的兇殘惡辣不需贅述。鄧連拿下三任的在任黨首。江阿斗,胡蔫兒也都有過拿下政治局委員的狠手段。」

「習今天的反腐從官方營造的氛圍看好像很有人支持,這卻與正當性及是否正確則是兩碼事的。毛的每一個禍國殃民的決定不也都有很多人支持嗎?那瘋狂的支持程度豈在今天習以下?鄧的改革開放更是得到了大多數人民的支持,大家總以為中國從此會好起來。今天,有許多對中國抱有冷峻思想者已意識到,鄧式改革與毛的『文革'一樣是一場遺患無邊的災難,區別在於它是在經濟領域。權貴集團以改革開放的名義,將人民幾十年血汗積累起來的國有資產變成了他們的私產,已造就不可逆轉的,巨大的貧富差距。結構性地造成了對環境,道德,社會公正前景的全面性摧毀。鄧的改革表面看來是否定了『文革'的,卻實質上帶來官僚特權的全面性復活且瘋長著的可怖的後果。今天中國官僚集團的特權與腐敗的禍害超過歷史任何時期。就歷史的禍害而言,這場經濟災難造成禍患的深重不在毛的禍害以下。今天,鄧的改革開放仍是被當成黨的偉績來彰揚的。」

「今天,腐敗已成為仕途通達的唯一路經。腐敗已到所有的位階及所有的領域。而習的反腐,迄今都不曾在權力監督機制之建立這些關鍵環節上當有的制度設計。依習的智商,他很清楚中國腐敗根源在那裡。表面看來,他還好像個使霹靂手段的主兒,終於不過是些花哨手法爾。首先它不是制度性反腐,決定了這種反腐的不可長久及不可徹底性。便是技術性反腐,他的內心也還是有著紅線的。他像我們一樣清楚,中共頂級的腐敗分子群體在中央。這些頂級的腐敗分子就是過去及當下掌握過或正在掌握著權力的那群人,具體的說即是中央政治局及其常委。就權力監督而言,到了政治局及常委這一層級是監督全無。那些去職及在職的政治局常委們的家族,那一家不是富可埒國。」

「習先生說要反腐,他終於拚死不改腐敗必生且必普遍叢生的極權專制政治,終於拚死拒絕建立獨立的反腐敗司法體系,人們都說這是騙子伎倆。這卻是他頭腦清楚的證據。真的要把反腐進行到底的話,他和他的政權都會被關在監獄裡去。」

付振川:謝謝高律,您在兩年以前就把他們所謂的反腐敗騙局給寫的很清楚了,的確是這樣的,這篇文章我沒有看到過,回頭認真拜讀。

高智晟:謝謝。今天是否收住,明天再聊?

付振川:行,謝謝!

轉載自博訊新聞網

真相網原創首發,開放著作權,傳播真相,自由轉載!
本文鏈接:https://dafahao.com/zh-tw/interview-gao-zhisheng-on-ccp-death.html
本文標題:付振川專訪高智晟律師1: 談中共政權滅亡、郭文貴 - 真相網
本文 TinyURL 短網址: https://tinyurl.com/y9sxpd79
本文 is.gd 短網址: https://is.gd/77eLpb

這裡是你留言評論的地方


請留言


4 + 5 =
【您可以使用 Ctrl+Enter 快速發送】
Copyright © 2007 - 2021 , Design by 真相網. 本站原創首發均可免費自由轉載. 轉載資料若有著作權問題請留言通知管理員及時處理.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