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狼:中共“脑控”导致的恶性案件

真相网2019.10.31】随着中共脑控恶行不断被揭露,中共的卫星脑控罪行以及与之相关的脑控实验(中国脑计划的一部分)也露出了冰山一角。中共的脑控无疑给受害者及其家人造成了巨大的精神压力和经济负担,有的生不如死,有的丧失上学、就业以及婚嫁的机会,有的人际关系被人为断绝,有的生存环境被脑控者破坏殆尽,有的甚至走上了违法犯罪的道路,典型案例如因怀疑政府用卫星远程监控了自己的脑电波、扬言炸首都机场而获刑一年的李泽强,有的甚至因为被脑控而杀人,有的甚至因为被脑控而杀人、最终被中共“顺理成章”的“执行死刑”。之所以出现现在这种状况,根本原因就是,当今的中国没有民权,只有党权,不是民治,而是党治,不是法治,而是“人治”。下面逐一介绍五个因中共脑控而导致的恶性杀人案件来揭露中共残忍邪恶的本质。

搜狐新闻频道2003年10月27日刊登了一篇题为《尖刀刺向8名同窗 来自涟源的女大学生精神失常》的文章(注:文末注明——稿源:三湘都市报),文中提到的受害者梅子就是因为中共的脑控而导致杀人伤人的。2003年9月13日中午12时左右,在广西师范学院学生吃饭的时间,住在3号公寓楼3楼的来自湖南涟源的梅子手持十多厘米长的水果刀接连刺伤了8名同窗,受伤者中的林某9月16日由于左胸受创伤引起失血性休克,多脏器功能衰竭,经抢救无效死亡。现将文中有关脑控的内容摘录如下:

事发后梅子被刑事拘留,被问及为何行凶杀人,她的理由总是一个:“有人想拿我做实验”。
......
医生:用刀刺了同学没有?
梅子:刺了同学吗?前段时间,我晚上做梦,梦里面常杀人,我不知道是不是梦。
......
医生:那你当时怎么想?
梅子:我也不知道。(低头)(反问)你们是不是同我家买断关系?为了我的案子买断关系?好像有人说我去“广西军区”了,讲我是个“奇人”,要拿我做“实验”。
......
6月4日日记:梅子,你已经做了好几个梦,梦见你自己疯了。如果再这样下去,你肯定会疯的,因为你现在如此的孤立无援。别人不了解你,一味地打击你、骂你,而你却生活在梦中。这一切仿佛是真的,又是那么虚幻,真是鬼玩人的滋味。人生过不下去了,可是你连宰鸡的勇气都没有,又如何自杀。
......

回首往事:去年5月开始失常

事件发生后,据梅子身边的人回忆起来,她的怪异和失常由来已久,只是没有引起人们足够的重视。她还曾因精神问题休学一年。

据了解,去年5月份她曾出现精神失常的状态,出现幻听、妄想的现象,有一次她莫名其妙地走上教室讲台,当着全班同学的面气愤地要求大家有什么意见当面提,不要在她后面讲她的坏话。为此她曾想过跳楼、喝农药自杀。去年6月她的反常行为更为频繁,有一天她在宿舍里割腕自杀,由于没有足够的勇气,仅出了一点血。事后她感到自卑,好像所有的人都在议论她。

去年9月,她手持照相机冲进隔壁宿舍的洗澡间,将正在洗澡的女同学拍了下来。被制止后问她原因,她说有了照片就可以要挟,禁止别人说自己的坏话(其实相机里面根本没有装胶卷)。为此她与同学产生了矛盾。

出事前的晚上,她是这样描述的:整夜不睡觉,开始时一直哭,脑子空空的,感觉大脑被挖了出来,剩个空壳,脑角落里面还剩一点点脑水。突然脑子里蹦出一个人头像,是头发长长的女的。我好怕,就起床把灯全部打开,同学们都醒来,我又把灯关掉。当时很怕,就到厕所去,盯着厕所的灯。厕所里发出一种很大的声音,声音传到外面去了。这时我就听到了两位教授在外面的谈话。

梅子所指的教授要拿她做实验这件事一直控制着她的整个思维。在她混乱的想象中,她做什么事这两名教授都知道,她怀疑他们在她的宿舍里装了监视器。12日的晚饭没有吃。12日的整个晚上她躺在床上但没有入睡。13日的早餐、中餐都没有吃。13日中午,她在恍惚中感觉她身上被照射了可怕的红外线,她的手上有发热的感觉,她觉得这样教授就能测出她正在想什么了。她觉得这种做法对她太不公平了,就想报复他们。于是悲剧就此发生,她拿起12日上午刚到超市买来削水果用的刀冲了出去,见人就剌。

中共的脑控实验最终导致了一场悲剧。文中还提到梅子的父亲委托外孙前去处理事宜时带去的一封信,心中恳切地写道:“我向梅子造成的受害者表示同情、痛心,如是属故意伤害,是法不容情的(因为我是个做父亲的,一个小孩从小培养到大学的艰辛我体会到了),别人能死,梅子也能死的。如果属于病理的话,请求宽大,我这把老骨头倾家荡产也要把她送去治疗。”,信中还提到:就在事发的前两天,梅子的三哥在张家港因车祸丧生。那么,梅子的事对那个家庭来说更是雪上加霜,不知道那些拿梅子做实验的专家、教授看到此信的话,心灵上会不会有丝毫的触动?
那么,为什么说梅子的事是中共的脑控导致的,原因有三:

(1)梅子感觉有人议论她,说她坏话,这一现象脑控武器的传音入密功能就能做到,有时甚至还可以结合其“拟声欺骗”或“语音模仿”功能,即模仿梅子的同学讲话;
(2)出事前的晚上,突然脑子里蹦出一个人头像,是头发长长的女的。这个现象,利用脑控武器也可以做到,因为脑控武器可以将图片输入到受害者的大脑而使受害者感知到图片的内容(注:视频也可以),类似姜堪政的思维传递实验,姜堪政和同学共同做实验的情况及结果是:他想象一个图形〇或∆或爬山的情景,同学的脑海里也出现相应的图形和情景,和同学互换位置,同学脑海中的形象也出现在他的脑海中。随后他又做了2000多次那种实验,成功率约占70%。后来他又根据无线电的原理,自己设计并制造了一个电磁波透镜,人体电磁波通讯实验成功率上升到了95%。该实验使用的是电磁波照射的方式而非脑电波共振的方式。实验的具体情况和方式在中国医药科技出版社出版的《生物电磁波揭密——场导发现》一书中有所介绍;另外,利用脑电波共振原理,脑控者想象的画面也可以同时出现在受害者的大脑中;最后,利用脑电波共振也可以直接将图片输入到受害者的大脑中。
(3)梅子说她做什么事那两名拿她做实验的教授都知道,以至于她怀疑他们在她的宿舍里装了监视器。这一点,脑控武器的“阅读思维”功能就可以做到,脑控武器可以解读人的思维是其最基本的功能,当然就这一点来讲,也不排除那些教授使用了远程成像功能以及其他相关功能,例如思维转换为声音的功能,从脑电波分离出视觉的神经活动信号并转换为视频的功能,等等!

结合以上三点,再来看梅子自己说的有人想拿她做实验,那么脑控者所说的“实验”就是中共的“脑控实验”。最后,我想说的是,梅子讲道的“梦里面常杀人”也极有可能是脑控者利用脑控武器的“制造梦境”功能给她制造的梦境,这一点在网络上流传的《脑控的基本程序》一文中提到过。

另外,《南方周末》报纸2010年9月9日刊登了一篇题为《“疯汉”杀人的艰难免刑》的文章,作者为南方周末记者柴会群,文中杀人者广东潮州市饶平县上社村的刘宝和也是因脑控才走上极端而杀人的,文中有关脑控的内容如下:
刘宝和在法庭上滔滔不绝,大谈其作案动机是因为许志明(注:系化名,广东潮州市饶平县浮滨中学老师)“出神”(当地土话,意为“灵魂出窍”),到他家威胁他,要勒死他。法官并没有贸然打断其辩解,而是耐心倾听并做好记录。

为了还原真相,南方周末记者特将部分庭审内容摘录如下:
当被问及“与许志明的关系如何”时,刘宝和称:许志明要挟过我女儿,说是前面这个男人威胁的,用脚踹她,我女儿当时一睡下就流鼻血,我女儿告诉我的,一开始我也没报复许志明,我也没上门找他。以为孩子中了邪,没什么了。
当被问及公诉人指控其“生活不顺心,怀疑许志明而报复”是否属实时,刘回答:不属实,是因许志明此前要挟过我女儿,事发前几天又“出神”要胁我,我才报复他。

此外,刘宝和还叙述了他当天作案时的情形:
我开摩托车到临乡我舅刘洽元处坐,许志明就投身到我身上,说我到哪就死到哪,弄得我魂都没了,我就开摩托车到顶乡(当地地名),到家里坐定,许志明又出神要勒死我,我就持刀要到他家报复他。但他不在家,我很生气,一时没理智,他老婆见状出来要打架,我想到自己和女儿被他要挟,日子没法过,就用刀砍他老婆,许志明当时投身到我身上,我一气之下就想报复他女儿……

......
鉴定之前,刘宝和所在的上社村村委会向警方出具证明,称刘宝和仅仅是“性格孤僻,不合群”,“未发现任何异常”,而刘宝和的弟弟许宝细则证明刘在事发前一周经常“自言自语”。刘宝和被抓后,在看守所同监室的在押人员也反映其有时“自言自语”。
......
2007年4月,刘宝和与结婚两年的妻子许少霞离婚,按照刘宝和对法医的说法,从那时起,他便开始听到邻居散播他的“谣言”,说其“无前途,无长远利益”,正是这些谣言让妻子与他分手,但他承认,自己看不见这些传播谣言的人。
在精神病专家刘锡伟看来,这是刘宝和已经发病的信号,他出现了“幻听”——所谓的谣言并不存在,仅仅是他自己的幻觉。(注:专家的话对于人们是一种误导)
刘宝和越来越受困于这种并不存在的谣言(注:其实是存在的,只不过不是邻居在“散播”谣言,而是脑控者的讲话),而在他的头脑中,谣言的传播者在去年春节前化身为他的邻居许志明。“(许志明)不知为何突然对我家(产生)不相容心理。”刘宝和对法医说。
......
而刘宝和感到许志明对他的“困扰”越来越大。他对法医说,过年后,他听到女儿告诉他,许志明想踢她的肚和勒她的颈。“小孩哪有乱说话?这肯定是真的。”刘宝和对法医说。

然而许志明却是无比冤枉,实际上,由于很少回家,他怀疑刘宝和的女儿根本不认识她(注:“她”字应该是“他”字,此处可能是原作者笔误)。
出事之前,弟弟许宝细(注:刘宝和同母异父的弟弟)和母亲孙惠芳均发现刘宝和的异常,比如经常晚上不睡觉,一个人自言自语。孙惠芳以为儿子中了邪,曾上山拜神驱魔。但是,两人均没料到,这已是灾难的先兆。

继出现“幻听”之后,病情持续加重的刘宝和继而出现了“被迫害妄想”和幻觉。“年初六,许志明多次故意半夜推我的门,恐吓到我不能睡,不敢睡,口口声声说要杀我父女。我开门出来又看无人。”“案发当晚他又说要杀我父女,我几乎到了极度无法忍受,就想报复……”
于是,“为了保护自己和自己的孩子”,2009年2月5日晚,被妄想折磨的刘宝和,拿着菜刀闯入许志明家……

文中很明显的脑控迹象就是:刘宝和说许志明“出神”(即“灵魂出窍”)并可以“投身到”他身上,还可以对他讲话,并且有“自言自语”的现象,这些都是由启动了脑控武器的“对话系统”造成的,而且很可能使用的就是“传音入密”和“语音模仿”功能,“传音入脑”(即使用微波将声音直接输入到人的大脑而使接收者的大脑“感知”到声音)的可能性不大。另外,他提到的邻居传播他的谣言也与之类似。对于“语音模仿”其实并不神秘,百度地图就有“语音定制”功能,可以使用户将特定的人的声音设置为语音导航,例如,可以把女友的声音设置为语音导航,只需女友跟随百度地图的指引,在安静的环境中念出20句话(每句话平均在15个字左右)即可,这其实就是“语音采样”。百度语音首席架构师贾磊在百度地图的“‘音’为有你,更有‘AI’”发布会上现场揭秘了背后的技术:“百度地图语音定制功能基于百度独创的说话人韵律迁移技术 Meitron,其特点主要体现在发音人音色转换,多情感朗读和韵律风格迁移三个方面,从而让个性化语音合成的定制门槛大大降低,相信百度语音技术在AI时代拥有无限可能”。

羊城晚报刊登过一篇题为《“脑电波”逼我去杀人》的文章(注:羊城晚报/2011-04-09/ 第A06版面/都市圈广州),文中写道:“他与发廊老板娘素昧平生,却在洗完头后突然将其杀死,事前毫无征兆。他声称,有人不断用互联网向他发送“脑电波”让他杀人,脑子里一直有声音。”,同时还写道:“罗会武说,从2008年开始,他的脑子里一直有声音,有时是高压电的声音,有时是人说话。“开始用的是普通话,我以为是广东人,后来说家乡话”。最初,他听人说是房子不“干净”,于是他搬到了天河某小区。但是搬家后情况并没有好转,一到凌晨,声音又出现了,吵得他睡不着觉。为此,2009年,他曾经多次到广州公安机关报警,说有人通过互联网向自己的大脑发送电波,要求警方帮他取出大脑里面的“东西”……”,文章在最后提道了罗会武杀人时的情况:“罗会武曾经跟公诉机关供述过,他在洗头时脑子里很吵,“那边”跟他说:“你不敢杀人,如果你杀人就断了跟你的联系。”所以他才“赌气”向被害人下手。”值得注意的是,罗会武从2008年10月开始吸食麻果,这也就证实,中共的确在拿吸食毒品的人做脑控实验,这一点与我在《中共的反人类实验何时休?!》一文中提到的林恒波的受害情况相同。另外,罗会武脑子里出现声音也是中共的脑控武器造成的,其原理我在《中共的反人类实验何时休?!》一文中也有详述,我在文中提到的美国的两个专利和对一种被称为“美杜莎”的武器的描述可以很好的揭示和解释其原理。然而诡异的是,不像其他杀人案件,报纸上报道过之后,网上也有转载的,而且还是出现在新浪网新闻中心、搜狐网新闻中心、大众网新闻栏目等各大网站的新闻中,但是至今查不到案件的最终判决结果。

《长江日报》也刊登过一篇题为《纺大两男生争执一死一伤》的文章(注:长江日报/2013-03-01/ 第8版面/新闻热线),事件发生在武汉纺织大学阳光校区,涉事的两名男生都是武汉纺织大学校机械工程与自动化学院大二学生,死者马飞,20岁,黄石市人;伤者胡某,20岁,竹山县人,两人曾同住一间寝室,胡某曾因患精神疾病休学一年。在胡某的行李箱里,发现一封手写书信,信中写道:“脑电波扫描仪的确存在”。另外,湖北经视频道的《经视直播》栏目报道了这起恶性案件,视频画面中出现了胡某留给父母的书信,书信中清楚的写着:“脑电波扫描仪的确可以知道心里想的,还能控制人的感情和部分身体。”很显然杀人者胡某也是脑控受害者,他所提到的“脑电波扫描仪”就是可以用来“阅读”受害者思维并且控制受害者思想感情和行为举止的脑控武器!

最后,轰动全国的何胜凯杀人案也是因为何胜凯被中共脑控所致。2009年10月14日,贵州遵义市长征镇坪丰村村民何胜凯在遵义市中级人民法院一楼值班大厅,制造了一起个人恐怖主义事件,将一名法警、两名保安、一名女清洁工刺伤。受伤法警钟世鑫经抢救无效死亡。2010年7月21日,贵州省铜仁地区中级人民法院对何胜凯故意杀人案进行一审公开宣判,以故意杀人罪判处被告人何胜凯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何胜凯不服,提起上诉。2010年11月25日,贵州省高级人民法院对何胜凯故意杀人案二审公开审理,当庭并未宣判。 2011年7月8日何胜凯被执行死刑。但是,就是这样一个恶性案件,能够想到何胜凯其实是因为中共的脑控才走上违法犯罪道路的又有几人!致使何胜凯杀人的直接诱因就是中共脑控武器的“心灵感应”功能,他所提到的“时空穿梭机”或“太空穿梭机”就是中共的脑控武器!

百度百科对词条“何胜凯”的介绍中提道:“何胜凯执行死刑前曾说过有“时空穿梭机”,能做到心灵感应。称有人要陷害他,有人对他下毒。”
何胜凯的辩护人、北京市旗鉴律师事务所律师刘晓原在《何胜凯故意杀人案二审庭审纪实》一文中有更详细的描述,现将原文摘录如下:
在庭审调查阶段,我就何胜凯在公安机关笔录中,提到的“法官下毒”、“使用种种卑劣手段拆散其与女朋友关系”、“吃粉条造成性功能障碍”、“喝咖啡中毒头晕”、“不食用家中饭菜水”、“国家安全局人员跟踪”等问题,对他刨根问底地追问。他回答道,是通过心灵感应和“太空穿梭机”,知道法官要对自己“下毒”。我再追问,人家为何再对你“下毒”?国安局人员为何要跟踪你?他不屑一顾地作答,自己卷入了高层权力斗争,胡锦涛主席要提自己做军委副主席,做他的接班人,而对手势力太强大,所以就派人到遵义市国安局盯他。

另外,在《就何胜凯案要求完善精神病司法鉴定体制的呼吁书》一文中也有如下内容:

在2010年11月25日的庭审中,何胜凯双手、双脚被铁链绑住,整个人被捆在椅子上,精神状态不佳,显得“昏昏欲睡”。在律师会见以及二审庭审时,何胜凯说:“因为胡锦涛看得起我,觉得我才堪治国,要提军委副主席,要立我为他政治接班人”,“但这就打开了权力角逐、天子争夺战的序幕”,“对方有权有势,派人到了遵义国安局”,“法官下毒,是心灵感应和太空穿梭机在照着我们”,“胡锦涛要提我这样一个受过刑事处分的人需要一个高尚的理由,法院及国安局对我的迫害,也使我只有背水一战,为天下苍生请命,用血来见证这条反腐反迫害的决心,维护国家正气,树共和国正气之歌。”“这是一起政治案件,你们不能当刑事案件来审理。”

虽然无法真正了解何胜凯所讲的心灵感应的具体情况和具体方式,但是中共的脑控武器有着很多可靠的方式和技术,使得脑控者和被控者可以对话和交流,亦或他讲的“心灵感应”只是脑控者通过心灵感应的方式“感应”到了他的思维内容,然后脑控者通过其他方式,比如“传音入密”,将自己的话传给了他,使他“听到”或“感知到”自己对他讲的话。网上的一篇名为“传音入密破解”的文档可以证明这一点,文章来源署名为“声学研究所”,文中介绍中国科学院声学研究所开发的“超指向性声束系统”时写道:“将音频信号以幅度调制方式加载到高频超声信号上,驱动大功率超声换能器阵列,产生高指向性超声波束;通过空气声传播的非线性作用原理,产生高指向性音频波束。”,“超指向性声束的特点在于它的高指向性,利用超声换能器的高指向性,可定向播放音频信号,达到“传音入密”的效果。”在介绍利用“超声差频”技术实现传音入密时说:“当然我所说的这种传声入密技术是70年代的技术,现在从公开的文献来看已经有了用微波直接使人脑部神经共振接受的技术了,也就是用微波直接把声波传入大脑。这些都是公开的资料,大多都是一些10-20年前的技术,现在的保密的技术更高。”可见,利用超声波和微波的确能够实现传音入密。

了解了以上对“心灵感应”和传音入密的分析和介绍,何胜凯所说的那些看似荒诞的话语,例如,通过心灵感应和“太空穿梭机”知道法官要对自己“下毒”,胡锦涛主席要提自己做军委副主席,等等,就不难理解了,那只不过是脑控者给他制造的一个虚假情景,或者简言之就是:脑控者给他撒的“谎”!这就足以说明脑控犯罪分子的狡猾。

因为脑控,何胜凯结束了一个无辜的法警的生命,而何胜凯本人也被中共在没有查清事实真相的情况下就执行了死刑,面对这样的结果,脑控者又是什么样的心情呢,是忐忑不安,还是悠然自得?是内疚自责,还是洋洋得意?是惶恐不安,还是沾沾自喜?

以上内容综合起来,我不由得想到了江泽民怒斥香港记者时说的一句话,江泽民说他们“喜欢弄个大新闻”,而以上的五个案例,哪一个又算不上是“大新闻”?他们受害时有的是在校的大学生,有的是偏远村庄的村民,有的是刑满释放人员(何胜凯),有的虽然经济条件不佳但却不是因贪图发廊老板娘身上的几百元和一部手机而杀人(罗会武),而他们的事迹却出现在报纸、网络和电视上,这些不算是脑控者无事生非地制造的“大新闻”吗?而想要揭露这些“大新闻”背后所隐藏的以及所包含的中共的脑控黑幕,似乎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但是我坚信,中共的卫星脑控无疑是在自掘坟墓,脑控也不同于中共常规的电子监控,如人脸识别监控系统与步态识别系统,中共的脑控直接威胁到每个人的“脑思维安全”、隐私权以及人权,中共的脑控恶行不仅反社会,而且还反人权,反人性甚至反人类,它的半个世纪左右的脑控恶行不仅会使法律失去威严,而且会降低中共的执政威信,最重要的是,还会颠覆中共的整个政权,道理很简单,那就是,得民心者得天下,失民心者失天下,水能载舟,亦能覆舟。

中共一直在竭力掩盖自己的脑控罪行,不是将所有的使用脑控武器制造的现象都归为精神病的范畴(注:有的精神病医生也有可能帮助中共掩盖罪行),就是利用毒品的致幻效应加以掩盖。在2016年至2017年1月,中国就有二十一个省市的脑控受害者代表集体向所在省市的公安厅(局)、国安厅(局)和信访局集体报案,对于如此重大的群体事件,中共至今不闻不问,更不必说承认“脑控”的存在了。不仅不闻不问,反而试图将“掩盖真相”的工作进行到底,它难道不知道:“欺人如欺天毋自欺也,负民如负国何忍负之”?!也许知道吧,知道也没用!中共以前怎么做以后还怎么做,中共也不可能有任何“进步”,暴力将贯穿在中共执政过程的始终,“退步”倒是有可能的。

就在2019年9月6日,北京市旗鉴律师事务所律师刘晓原,即何胜凯的辩护人,在正义网法律博客发表了题为《别了,法律博客》的博文,文中提道,正义网“法律博客”要关闭,并且说他登陆正义网进行核实时看到了博客管理员发布的关闭服务公告。正义网发布的《“法律博客”网站关闭公告》的原文如下:

亲爱的法律博客用户:
感谢大家长期以来的支持和陪伴,因业务规划调整,“法律博客”网站(http://www.fyfz.cn/)将于2019年9月7日24时停止服务,届时博客将关闭发布日志、上传图片、评论等功能。
2019年9月27日24时,将正式停止法律博客网站(http://www.fyfz.cn/)的运营,关闭服务器,届时及以后用户将无法登陆该网站。即日起,请各位博客用户尽快迁移备份个人资料、日志、相册等内容,以免相关内容丢失。
由衷感谢您对法律博客的关注和支持,并对博客关闭服务给您带来的不便深表歉意!在停止服务期间,如果您有任何疑问可拨打服务电话:010-88696889-8070进行咨询。
法律博客管理员
2019年9月6日

在法律博客网站赫然醒目地写着“法律博客 法律人的精神家园”,要知道,正义网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检察院主管、检察日报社主办的中国最大最权威的法律网站之一,是中央重点新闻网站行列中唯一的法治类网站。而法律博客网站,前身是法网天坛网站,域名为lawfan.com,聚焦了一批最早的法律人。后来随着博客时代的到来,网站改版为法律博客网站。正义网法律博客( www.fyfz.cn)是互联网上第一个以法治类内容为主的博客网站, 2005年1月1日上线,内容以学术研究、法治时评、司法实务为主。用户覆盖法官、检察官、律师、警官、法律学者等法律职业群体,另有大量学生、媒体从业人员、法律爱好者及社会各界人士活跃在这个平台上,每日平均发布600篇原创文章,点击量每日超过200万PV,用刘晓原的话说就是:“法律博客是正义网的“王牌”专栏”。2011年8月,法律博客新版正式上线。2010年3月,法律微博(t.jcrb.com)上线测试。法律博客、法律微博,引领法律网站潮流之先,引人瞩目。但是,2019年9月6日晚间,法律博客却突然发布关闭公告,结合之前的709维权律师大抓捕,中国的法治正在逐步地开倒车。

虽然正义网法律博客关闭了,但是自古以来“邪不胜正”的定律是亘古不变的,中国的正义力量没有也从来没有缺失过,中国也必将迎来民主的春天,法治的春天,自由的春天,中国人民也必将迎来没有脑控的明天!

◇ 一键分享: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中文分享: . . .. . . . . . . . .. . . . . .

这里是你留言评论的地方

3 + 8 =

【您可以使用 Ctrl+Enter 快速发送】

Copyright © 2007 - 2019 , Design by 真相网. 本站资料可以免费自由转载. 若有版权问题请留言通知本站管理员.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