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全国政法系统工作人员的信

致全国政法系统工作人员的信全国政法系统工作人员:

春华秋实,冬去春来。江泽民与中共相互利用迫害法轮功,从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至今已超过十个年头了。在这十年中,你们像工具一样被统治者利用,对完全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行事(宪法规定:公民有信仰的自由,有言论、出版、集会、集社的自由),遵循“真、善、忍”法理做好人的法轮功修炼群体进行了严重的迫害,其残酷程度举世震惊!

江泽民利用中共迫害法轮功,是中共迫害时间最长、迫害范围最广、迫害人数最多的人权灾难,把中共的所有官员,尤其是政法系统工作人员卷入其中,犯下了很多伤害人民的罪恶。正如《九评共产党》一书所说,江泽民利用中共“全党服从中央”的组织原则,和中共所掌握的国家机器,包括军队、媒体、公安、警察、武警、国安、司法系统、人大、外交、伪宗教团体等等为迫害法轮功服务。中共的军队、武警直接参加绑架、抓捕法轮功学员,媒体替江氏集团散布谎言抹黑法轮功,国家安全系统为江泽民个人服务,提供、收集材料,制造谣言、提供假情报。司法系统为江泽民和中共的犯罪行为披上“法治”的外衣,蒙骗各界人民,沦落为江泽民的工具和保护伞,公安、检察、法院执法犯法,充当江泽民的打手。外交系统在国际上散布谎言,用政治、经济利益诱惑、收买一些外国政府、政要和媒体,对法轮功遭受的迫害保持沉默。

从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开始,江泽民及其控制的中共的一切组织,系统的对近亿法轮功学员实行“名誉上搞垮,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打死白打死,打死算自杀”、“不查身源,直接火化”的群体灭绝政策,迫害致死法轮功学员三千多名(这是媒体报道的统计,实际死亡人数远远不止于此);被判刑的法轮功学员超过一万人;未经审判被劳教的法轮功学员超过二十万人;被逮捕人次有数十万;被送入精神病院并被强迫注射或服用破坏中枢神经药物的法轮功学员数千名;无数人被送入洗脑班;无数人为躲避迫害流离失所;亿万法轮功学员的家属、亲朋好友和同事受到不同程度的株连与洗脑。在镇压法轮功的运动中,全国各地酷刑泛滥,多达一百余种:毒打、电刑、火刑、强制坐刑、性虐待、死囚刑、吊刑、铐刑、枪击、虐杀,对绝食抗议者强制灌食浓盐甚至粪便、长时间剥夺睡眠等。更为野蛮的是,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牟取暴利,被国际正义人士称为“这个星球上前所未有的邪恶”,受到了全球各界人士的一致谴责。

迫害法轮功的罪恶不仅遭到各国人民的谴责,而今,迫害法轮功的元凶已受到国际法庭的正义审判。二零零九年十一月,西班牙国家法院根据“普遍管辖原则”(无论被告是在何处犯罪,本原则允许各国法院审理犯下群体灭绝罪及反人类罪的被告),以“群体灭绝罪”及“酷刑罪”起诉江泽民、罗干、薄熙来、贾庆林、吴官正等五名迫害法轮功首恶。二零零九年十二月,阿根廷联邦法院刑事及惩治庭第九法庭法官Octavio Araoz de Lamadrid下令逮捕犯下“群体灭绝罪”、“酷刑罪”的江泽民、罗干这两个还在中国进行非法迫害镇压法轮功的前中共官员,这已拉开了大审判中共邪党官员的序幕。

十年了,法轮功不但没有被中共迫害倒,反而在全世界得到了极大的弘扬。如今,法轮功已传遍亚洲、欧洲、美洲、大洋洲、非洲等 114个国家和地区。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新西兰及亚洲、欧洲各大城市和部份中小城市都有法轮功炼功点。比如与大陆同祖同宗的台湾,至少有50万人学炼法轮功。因为法轮功是佛家高层修炼大法,近年来越来越受到印度人民的喜爱,现在学员中有基督徒、佛教徒,也有锡克教徒,很多学校师生集体学炼法轮功。在美国,法轮功修炼者大多拥有博士、硕士学位,很多学员也是各行各业的佼佼者。法轮功创始人的主要著作《转法轮》、《法轮功》被翻译成30多种语言,在世界各地出版发行。

“真、善、忍”震撼了人类。法轮功创造了人类信仰史,特别是正信史上空前的辉煌,创造了人类修炼史上空前的辉煌,创造了人类道德发展史上空前的辉煌,创造了人类文明史上正义战胜邪恶、公理战胜强权、和平战胜暴力的空前辉煌,创造了恢复和重建神传文化与快速大面积救人的辉煌。由于给人类社会带来巨大福祉和贡献,法轮功在全世界载誉无数,获得全球褒奖超过2000项。正如奥地利天主教教会史教授法兰兹•苏士曼博士在一次演讲中所说:“今日的法轮功精神运动是当今人类最大的希望,因为其学说与生活和谐统一。”

法轮功是这么好的功法,那么中共为什么要处心积虑地迫害呢?这是由共产党的邪恶本性所决定的。《共产党宣言》开篇写道:“一个幽灵,共产主义的幽灵,在欧洲游荡。”这个幽灵(即魔鬼)不仅在欧洲游荡,而且把它的邪恶理论撒向全球,产生了苏共、中共、柬共、菲共、马共、越共、缅共、南斯拉夫共产党、印度尼西亚共产党、尼泊尔共产党等等邪恶政党,为患世界一百多年,造成一亿多人口非正常死亡。“多行不义必自毙!”这既是上天的意志,也是人类社会发展的铁律。共产暴政对人类犯下了滔天大罪,其覆灭是它的必然下场(今天绝大多数共产政权消亡就是明证),与它一同作恶的专政工具必然逃不脱被惩罚的下场。

一九九七年二月二十七日,德国东部莱比锡的州法院作出判决,一名前“民主德国”女法官,因在十二宗案例中曾剥夺十五名公民的自由被判处三年徒刑,不得假释,不得上诉。这名民主德国女法官,从一九七三年到一九九八九年,判处过上述东德公民监禁十个月或一年又十个月之间的刑期,原因竟是他们想要“去西德旅行”。

后共产党国家司法审理了数起秘密警察官员直接涉嫌犯罪的案件。波兰Adam Humer和国安部官员,因一九四零年底和一九五零年初镇压反对派而被起诉,Humer时任公安部调查局上校副主任至一九五四年,被以反人类罪起诉,持续两年的审判,一九九六年三月八日,被判九年。在匈牙利,那些一九五六年十二月八日射杀平民者,一九九五年被认定构成反人类罪。

冷战时期,前东德最有名的特务头子马尔库斯.沃尔夫,他任前东德安全部副部长达三十四年,他领导的谍报人员和私人邮件秘密检查人员,通过跟踪、监听、审讯,形成了大量的纸质档案、音像档案和实物档案。据说,曾有二万五千名西方人士被电话窃听过,上万名东德市民对外交往的情况被记录在案;而且所有来自国外或从国内发往国外的邮件都被拆开检查。一九九三年,杜塞尔多夫高等法院以“叛国罪”对沃尔夫进行了审判,判处他六年徒刑。

共产党的警察、特务除了被正义审判之外,作为共产暴政的工具,如果当政者不需要了的时候,或者为了灭口的时候,他们可能就会灾祸临头。前苏联在一九三五年一月至一九四一年六月大规模肃反运动中,被杀害者中有两万多人是当局为了灭口而处死的特工人员。他们先前是专政工具,后来根据专政的需要,就变成了专政对象。

共产党有时清洗秘密警察头子,用大规模作秀审判制造恐怖以吓唬公众。Zavodsky是被处决的共产党高官。他是国际大队成员,抵抗运动战士,一九四八年任秘密警察头子,一九五三年十二月被处死刑,一九五四年五月十九日被绞死。显然是因为他知道太多苏共秘密警察的秘密。

一九五三年一月匈牙利秘密警察头子Gabor Peter自己被关入监狱。一九五一年七月罗马尼亚秘密警察头子Viktor Abakumov被捕。一九五零年捷克斯洛伐克国家安全部头子自杀未果,但一九六四年他再度自杀了却了心愿。他的遗书中明确他知道斯大林定期清洗秘密警察头目,并期望自己能免受清洗。

中共的历史也不例外。一九七六年新上任的军委秘书长罗瑞卿、王震和前公安局长冯基平等人,为惨死在北京公安局的冤魂们讨回公道。在追查之前,一九七七年五月十九日,军管的北京公安局长刘传新赶紧自杀了,因为他太知道那些冤魂是不会放过他的。这次内部清查,北京公检法系统抓了十七个典型,对他们进行内部审讯并秘密枪决,王震和冯基平亲自去监场。这十七个人被枪毙了,对其家属宣称“因公徇职”。一九七七年十一月,军管会时期留下的793名军队干部全部撤离北京市公安局。这些军人回去后,军队也按同样模式进行内部清理,把这种军人押解到云南秘密处决,也以“因公徇职” 通知家属。

随着《九评共产党》的广泛传播和法轮功修炼人的深入讲清真相,目前,很多人认清了中共的邪恶,已有七千万人士加入到滚滚的退党大潮中;很多人看到了法轮大法的美好,公开支持法轮功。而今,政法系统已有不少正义之士站出来揭露中共迫害法轮功的罪恶。前国安部官员李凤智在公开退党的集会上说,国安参与迫害宗教人士,尤其是迫害法轮功的方式有情报和信息搜集、技术和人力侦察,与其他部门配合或独自进行案件侦破和处理,对相关人员进行审讯、威胁、利诱、胁迫直至关押。

曾任职于天津市国内安全保卫局、天津市“610办公室”(江泽民为迫害法轮功成立的非法组织,凌驾于公、检、法之上)的一级警司郝凤军,在亲眼看到法轮功学员被残酷迫害致死后,他冒着生命危险,携带大量中共迫害法轮功的机密文件出逃澳洲。郝凤军所披露的中共对国内法轮功学员的迫害和中共对海外法轮功学员的监控震惊了西方社会,进一步引发了全世界对法轮功受到残酷迫害的关注。

原辽宁省沈阳市司法局局长韩广生说:“中共绝不是一个像它口口声声高喊的那样以人民的利益高于一切的政党,而是以中共一党极权高于一切的,专制残暴,腐败透顶,极其虚伪又极其虚弱的既得利益集团。”“‘六四’事件让我认识到中共说的都是假的,人民的利益高于一切是假的,当人民和中共发生冲突的时候,它会毫不客气的动用军队来血腥的镇压人民。法轮功事件,中共对善良无辜的法轮功学员的迫害,使我更加对其绝望。”

前公安部高级干部叶浩接受记者采访时说:“宇宙跟神不允许共产党造业这么造下去,所以告诉你‘天灭中共’,不是法轮功要去咋的中共,法轮功没有去灭你中共,是天必须灭你中共。贵州平塘县崩裂的巨石断面内惊现‘中国共产党亡’六个大字,人称‘亡共石’,这是天意的显示。法轮功是修炼,修炼是从来镇压不了的。”

而今,不少律师通过研究发现,中共迫害法轮功违反了中共自己所制定的有关法律法规,法轮功学员讲真相、发传单、拉横幅也是宪法赋予的神圣权利,他们没有犯罪。所以现在很多正义律师站出来为法轮功辩护。比如上海的郭国汀,大连的王永航,广西的杨在新,北京的程海、金光鸿、黎雄兵、张立辉、李和平、唐吉田、谢燕益、李春富、韩智广等一批律师走上法庭为法轮功学员作无罪辩护。

“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是非成败转头空。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历朝历代兴亡盛哀、循环往复,但青山和夕阳都不会随之改变。可是,有些人似乎总不愿从历史中汲取教训,这就包括目前仍在迫害法轮功修炼人的中共控制的公检法及国安等部门人员。也许,在中共暴政解体的那一天,所有相关的公检法及国安行恶者才会意识到,自己不得不为曾经的行为负起责任,因为被侮辱的和曾被迫害的都将祭起道义和法律的利器,公审行恶者。

还有,善恶必报是天理。从明慧网统计看,已有超过万例的恶报事件报道,包括省委官员、市委官员、公安局长、法院院长、司法局长、企业党委书记、学校校长、办公室主任、“610”头目、派出所所长、警察、居委会主任等等。有被车撞死的,有翻车死亡的,有得怪病死的,有被雷击死的,有被电打死的,有得癌症死的,有无缘无故倒地死亡的,有遭遇精神刺激上吊自杀的,有因其他罪行败露畏罪自杀的,还有因各种原因被判刑、被撤职,或者突然一跤摔倒瘫痪的,更有自己作恶殃及家人的,不一而足。有人可能会不相信这是报应,那就请读读《苏倩地狱行阎王捎话快退党》(见附件)一文,再仔细想想吧。

法轮功修炼人不希望任何恶报发生,但这是神的意志。我们诚请全国政法系统的工作人员相信:法轮功是佛家上乘修炼大法,法轮功学员永远没有敌人,即使他们受到了太多的不公对待,他们仍然怀着一颗真诚的心,希望所有政法系统的工作人员静心三思,对自己生命的永远负责,不要陷入万劫不复的深渊;希望你们赶快认清中共的邪恶本质,退出中共的党、团、队等一切组织,揭露中共迫害法轮功的一切罪行,不再参与迫害法轮功,平安度过一身,拥有自己美好的未来。

祝大家一路走好!

中国大陆法轮功学员
二零一零年三月

◇ 一键分享: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中文分享: . . .. . . . . . . . .. . . . . .

这里是你留言评论的地方

5 + 5 =
Copyright © 2007 - 2018 , Design by 真相网. 本站资料可以免费自由转载. 若有版权问题请留言通知本站管理员.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