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薇羽看世間】一代奸相周恩來

真相網2020.9.22】被中共奉若神明的周恩來,其真實面目卻是一個大奸、大惡、極其偽善之人。他參加光照幫(即光明會),聽命於蘇聯和史達林,是共產國際的秘密特使。在中共建政後,作為中共總理,他和毛澤東大量出賣中國國土。本節目講述的是周恩來的大奸部分。告訴你一個真實的周恩來。

一代奸相周恩來(上)

大家好,這裡是《薇羽看世間》,我是陳薇羽。

說起周恩來,我就想起小時候學的課文「十里長街送總理」。那個時候,覺得周總理太完美了,正人君子,良臣賢相,道德楷模。

在很多中國大陸人心目中,周恩來的形象一直被奉若神明,人們對他的敬重甚至超過毛澤東。但是,周恩來真的這麼崇高嗎?當真實的歷史浮出水面、人們也許會得出完全相反的結論。

周恩來的真實面目鮮為人知,我打算花三期節目的時間來講他,揭開他偽善的面孔,也讓大家了解真實的共產黨人。今天我們先來看看周恩來和光照幫,也就是光明會的關係。

周恩來,1898年出生於江蘇淮安,1976年1月因膀胱癌去世。

周恩來19歲赴日本求學,雖然應考了東京高等師範學校和第一高等學校,但都沒有被錄取,不得不回到南開大學。

中共官員的回憶錄記載,在日本期間,周恩來接觸了馬克思主義,看過一些關於列寧在俄國發動十月政變的報道。他嚮往列寧式的政變,想要在中華大地上建立一個共產主義政權。

1920年初,周恩來因參加學運被南開開除,同年底,受南開校父嚴范孫的捐助,周恩來和李福景出國深造,周恩來去了法國,李福景去了英國。為什麼要提李福景,因為裡面有一段鮮為人知的事,我們在以後的節目中慢慢說。

周恩來到了法國後,並沒有專註學業,而是全身心投入共產主義運動。1921年3月,周恩來經張申府介紹,加入共產主義小組,隨後建立旅法共產主義小組,並參加光照幫的活動,之後成了共產國際的秘密特使。

中華民國中國青年黨創始人李璜(1895-1991)是國家主義者,反對馬列主義和俄國十月革命。當年他也在法國留學,對從事共產主義活動的周恩來多有了解。據他回憶,20年代初,第三國際從莫斯科派代表,透過巴黎的光明會(即光照幫)引誘外國留學生去研究馬克思主義和國際共產革命。李璜親自參加過光明會的活動,發現周恩來幾次都在場。

因為周恩來英文較好,可以直接跟第三國際代表溝通,他在社會主義青年團中的地位變得重要起來。作為中共的一個海外的分支機構,社會主義青年團,它的前身是中國少年共產黨,還接受第三國際的資助。周恩來在社會主義青年團接受了共產國際的訓練,學習如何從事鬥爭,如何煽動、糾合群眾,指定目標,從事打鬥、示威等等。

為了檢驗「培訓」成果,社會主義青年團搞了幾次運動,如攻打巴黎的中國留法學生會館、攻打中國駐法公使館、大鬧里昂學生宿舍、大鬧國慶宴會等。每次行動中,都少不了周恩來的身影。

讓李璜印象深刻的是,1923年中華民國雙十國慶節,600多名愛國人士在巴黎Zataria飯店的大廳召開了國慶紀念會,不料半夜,周恩來帶了十多人闖進飯店搗亂,他們高舉紅旗,大唱國際歌,繞場一周後,呼嘯而去。

1921年10月,在大鬧里昂宿舍後,105名中國留學生被遣返回國,包括蔡和森、向警予、李立三、陳毅等大約30名社會主義青年團成員。坐鎮巴黎的周恩來卻逃過這一劫。

周恩來和社會主義青年團的暴力行為引起了李璜和另一些法國留學生的警覺。為了不讓「史達林赤化中國詭計更容易成功」,李璜成立了專門反共的「中國青年黨」,並透過刊發《救國》雜誌,揭露俄共指揮中共的事實,並揭發每個中共黨員每月領取俄共津貼700盧布為生活費,因此他們稱共產黨為「盧布黨」。

1924年,李璜發現周恩來等旅法共產黨紛紛回國,預料他們會在國內大搞共產活動,覺得一定要跟蹤追擊。這樣,他也跟著回到了中國。

1924年1月,國民黨第一次全國代表大會在廣州召開,孫中山推行「聯俄、容共、扶助農工」的政策,主張國民黨與共產黨合作。26歲的周恩來作為共產國際派駐中國的心腹人選,從法國回國後,很快就任黃埔軍校政治部代理主任並很快轉正,兼任國民革命軍第一軍政治部主任,中將軍銜。一個在國民黨內部毫無功績的周恩來,何以一回國就被任命這麼重要的職務?

原來,應共產國際的要求,周恩來在1923年就在巴黎以個人身份加入了國民黨,搖身一變,成了國民黨旅歐支部執行部總務科主任。更重要的是,周恩來1923年從法國途經莫斯科到達廣州後,身上揣著一封共產國際的推薦信,收信人是當時蘇聯派到中國協助孫中山訓練軍隊、建立黃埔軍校的鮑羅廷。正是這封推薦信,讓周恩來爬上了高位。那時候,周恩來已經是一個聽命於共產國際的秘密特使。

受過蘇俄培訓並受到賞識的周恩來,在中共黨史上的地位一度高於毛澤東,這也就不難理解了,因為當時的中共完全受莫斯科和共產國際的控制和領導。

香港《開放》雜誌曾經披露,有人認真研究過周恩來的早期履歷後認為,周恩來出道時是共產國際的秘密特工,由共產國際派回中國。從目前披露出來的史料,我們基本可以判斷,周恩來參加了光照幫,聽命於共產國際,受控於史達林。周恩來加入國民黨,其實是滲透到國民黨內,藉機發展共產黨,顛覆中華民國政權,最終建立蘇聯式的紅色政權。

事實也確實如此。作為黃埔軍校政治部主任,周恩來在廣州和北伐期間,利用國民黨和蘇聯給的經費,在發展國民黨調查科的同時,開始著手建立更加秘密的共產黨特務間諜組織,當時稱為中共特科,這個組織發展快速,人數眾多,組織嚴密。

周恩來掌控的組織主要包括兩部分,一部分滲透在國民黨之中,另外一部分是軍隊中的指揮官和政治系統。這也導致了北伐回來的蔣介石,決定「清黨」行動。

1927年蔣介石開始「清共」,中共開始發展武裝力量。周恩來遵從共產國際指示,和朱德、賀龍策動了南昌暴動。不久,毛澤東也發動了秋收暴動,二次暴動以失敗告終,毛選擇去偏遠山區佔山為王,周恩來則繼續遵循共產國際指示去攻打廣州,但再遭重創。

之後周恩來繼續在上海、廣州等大城市策劃暴動。因為按照蘇俄的看法,革命要成功,必須發動城市暴動,和毛澤東的武裝割據、農村包圍城市的主張完全不同。從周恩來屢戰屢敗但仍然堅持共產國際的做法,也可以看出他和蘇俄的關係。

其後,因史達林對毛澤東佔山為王的做法很不滿意,指責他是「富農路線」,1929年,周恩來奉命從上海趕去江西瑞金,親自坐鎮指揮,派陳毅去奪了毛澤東的兵權,撤消他的職務並逐出政治局。

遵從史達林和共產國際命令的結果是,中共在國民黨的圍剿下,被迫逃跑。十萬人的隊伍跑到遵義,只剩下二萬人。而蹊蹺的是,周恩來卻沒有一次承擔責任,即便在遵義會議上,周恩來透過支持毛還是保住了自己的權力,而王明、博古就成為了替罪羊。

在中共蘇區建立後,周恩來的特科系統開始牢牢控制中共。特科不僅控制中共的地下黨,還控制中共蘇區的軍隊和黨務系統。在蘇區,特科系統已經不是簡單的情報特務機關,而是形成強大的秘密警察隊伍。這個秘密警察隊伍,利用蘇區肅反大清洗的機會,對軍隊形成相對完整的控制。為了控制中共系統,周恩來更多時候採取的方式是殺人,與史達林大清洗的做法一脈相承,其中就有震驚中外的「萬人坑事件」,我們下次再詳細說。

說到周恩來聽命於蘇聯,我們還可以從毛澤東的隻言片語中得到一些佐證。《徐景賢最後回憶》一書中說,毛澤東曾對江青、王海容、唐聞生三個女人說過,周恩來對蘇聯怕得不得了,如果蘇聯打進來,周要當蘇聯人的兒皇帝。

毛對周的判斷,也不是無中生有。1949年中共建政之初,毛澤東曾千里迢迢坐專列奔向莫斯科,但他在蘇聯受到史達林的冷遇。

作為光照幫的高級成員,史達林在蘇聯成立了共產政權後,更大的野心是要用共產主義統治全世界。所以,在莫斯科,史達林為了不讓毛澤東搞民族主義,曾經關了毛澤東的「禁閉」:整天不得出門,不能見史達林,也不能見其他人。

在史達林開大會批鬥毛澤東時,毛澤東被嚇得不敢吭一聲。趕緊拍電報讓周恩來趕往蘇聯,等周恩來一到,中蘇很快就達成協議。1950年1月22日至2月14日的24天中,周恩來親手簽訂了66項文書,其中《補充協定》和兩份《議定書》都是絕密的賣國文件。包括,外蒙古 154 萬平方公里、唐努烏梁海17萬平方公里、新疆160萬平方公里、中國東北100萬平方公里,合計共431萬平方公里,接近中國領土的40%,相當於120個台灣,全部割讓出去了。我們在以前節目中提到的海參崴,就是從周恩來手中給了蘇聯的。

周恩來和蘇聯怎麼談判的,外界至今不得而知。對於條約中承認外蒙古獨立,就連毛澤東自己都說「喪權辱國」。需要說明的是,當時周恩來跟蘇聯簽訂的《中蘇友好同盟互助條約》,這個賣國條約有效期30年。

60年代起,中蘇兩國關係惡化,這個條約名存實亡,期滿後也沒有再延長。但是,在江澤民掌權之後,從周恩來手中接棒,又跟俄羅斯簽訂了一系列賣國條約,將大批土地永久給了俄羅斯,這些我們在之前節目中已經談到過。

事實上,在中共建政之後,中國邊界衝突加劇,周恩來負責解決邊界問題。而他簽訂的邊界條約或協定,無一例外的是中方主動讓步,出賣了大量中國領土,周恩來是具體操盤手。不過現在看來,對於那些被割讓的土地上的人來說,可能還慶幸沒有被中共統治。

1955年,周恩來訪問克什米爾,主動提出把新疆坎巨提地區讓給巴基斯坦;1960年10月,緬甸從中國划走了18萬平方公里的江心坡、小香港南坎。江心坡相當於安徽省的面積;1961年10月,尼泊爾要走了部分喜馬拉雅山,西藏自治區和尼泊爾交界處等;1962年10月,朝鮮伸手要了部分長白山和天池的一半,周恩來拱手相讓。

旅美中國國家一級編劇、黑龍江作家關守中在《白頭山血統》一文中講到,1962年10月,居住在長白山天池南部村鎮、島嶼上的居民以及四個林業局接到命令,放棄世世代代經營的田地、林場、漁場,把長白山天池的一多半,以及南坡幾百平方公里的寶地割讓給朝鮮。林業職工和居民們各個抓心撓肝,跺腳咒罵:「這是哪個混賬王八蛋,竟干出這種斷子絕孫的賣國勾當?!」

此外,周恩來還將中國的土地,割讓給了阿富汗、印度等。

有一些歷史學者對毛澤東、周恩來的賣國原因,做出了種種推斷。有的歸於外部原因,比如,中共為了鞏固政權,有求於蘇聯,想和周邊有領土糾紛的國家搞好關係,以國土換和平;而有的歸於內部原因,比如毛澤東、周恩來都是從山溝里出來的,不懂治國,也不懂地理、地質、礦藏和經濟,等等。

不過,在我看來,這些都是表面的原因,而實質的原因是,中共自建黨以來,就是共產國際的一個支部,聽命於蘇聯。在以前的節目中,我們談到過光照幫的秘密使命,就是要在全球推行共產主義和無神論,以最終實現沙巴蒂-法蘭克的彌賽亞使命。

而對執行光照幫使命的共產黨人來說,國土只是一個地理概念,國家和主權都是國際主義的絆腳石。相反,在他們眼裡,在全世界實現共產主義,建立一個世界性的政府,從而控制全人類,才是他們的目的。這樣看來,他們的賣國行為是他們的目的使然,是主動而為。

根據國語字典的解釋,漢奸是為一己的利益而甘心出賣國家的人。作為中共國的第一任總理,周恩來出賣的國土已經遠遠超出中國歷史上的任何一位宰相。從這一點來看,稱周恩來為一代奸相,一點也不為過。

好了,今天的節目就到這兒,我們下次見!

一代奸相周恩來(中)

大家好,這裡是《薇羽看世間》,我是陳薇羽。

上一集,我們介紹了周恩來聽命於共產國際,執行秘密使命,和毛澤東一起出賣了大量國土。沒想到觸痛了粉紅和五毛的玻璃心,完全接受不了周恩來的真實面目,也難怪,這麼多年來,在中共的宣傳中,周恩來一直被塑造成一個完美、儒雅的「好總理」形象。他們怎麼可能接受心目中的偉人形象轟然倒塌呢?

不過,周恩來的真實面目遠遠不止那些,今天這一集,你會看到周恩來其實是一個極其殘忍,視人命如草芥的屠夫。

1923年秋,共產國際的總書記、特務頭子季米特洛夫流亡到德國,負責對各國共產黨人的軍事及特務培訓,以在各國策動紅色革命。周恩來也因此成為季米特洛夫的門徒和親信,後來擔任共產國際情報網在中國的負責人。此後,周恩來一生都干著特務勾當,他所做的一些事往往不為外人所知。

據考證,中國使用「特務」這個詞,最早是來自中共的「中央特科」,也稱紅隊。1927年11月,中央特科在上海正式成立,由周恩來直接負責指揮,主要骨幹包括陳賡和顧順章等人。中央特科負責情報和政治保衛,其中有一個重要任務,就是暗殺背叛中共的黨員和特務。顧順章滅門案就是其中一例。

顧順章被認為是中共的全能特務,他曾經到蘇聯拜「克格勃」為師,善於化裝、魔術表演、操作和修理機械、心理學,還會雙手開槍、爆破、室內開槍而室外聽不到聲音、徒手殺人而不留痕迹等等,稱得上中共的「特務大師」。

1931年,顧順章在武漢被國民黨抓捕並叛變,還沒有來得及招供,周恩來聞訊當夜帶了特科的殺手們去上海顧家,周恩來下令將顧順章一家老小全部幹掉,包括顧妻和未成年的兒子、妻母、妻妹、妹夫,殘殺他全家十多口人。

當夜在顧家打麻將的客人中有一個周恩來的黃埔學生斯勵,他是國民黨26軍第2師師長斯烈的弟弟,也是周恩來的救命恩人。1927年4月,蔣介石「清黨」,周恩來被第2師扣押,有生命危險,是斯勵念師生情誼幫助他出逃。那天,周恩來策劃指揮並親自動手,斯勵也被滅口。顧順章在上海的所有親屬達數十人之多都被殘殺,屍體全部深埋,並被砌入水泥里。

這次殺人行動經過一個炎夏都沒被察覺,顧順章四處打聽家人下落而無果,他漸漸感到事情不妙而極度不安。1931年11月,中共特科的王世德被捕,供出了案情和埋屍具體地址,成為轟動上海乃至國內的「海棠村掘屍案」。

1933年10月,蔣介石調集了近百萬兵力開始了對中共蘇區的第五次圍剿,中共紅軍敗退,不得不向西北大逃亡。為了不曝露行蹤,中共在出發前殺了上萬名被懷疑不可靠或者受傷無法自己行走的士兵和下級軍官,這就是聞名中外的「萬人坑事件」。

周恩來是當時的主要領導人之一,負責安排內部事務的具體執行。他控制的政治保衛局權力無邊,常常一句「保衛局請你去問話」,就將人帶走。被傳的人,多數就此「失蹤」,無需宣布任何理由和交代後續消息。這一時期,被撤職審查的幹部士兵有數千人。

為了處置這一大批「動搖幹部」、「反對階級」,在瑞金北面與雲都交界的大山深密處,設立特別軍事法庭,離法庭不遠處,有一條二丈多寬的山澗,澗上有一座小木橋,橋下就是「萬人坑」。所謂審訊只是一句話:「你犯了嚴重的反革命錯誤,革命隊伍里不能容許你,現在送你回去。」然後押著犯人到坑邊,一刀一腳,完成殺人。更有甚者,要犯人自掘墓坑,然後再動刀踢入或乾脆活埋,省下挖坑的麻煩。

在紅軍撤退或在國統區長途行軍時,落伍官兵如果無法抬運,就由政保局人員「毫不留情地擊斃」,以免他們被俘虜泄密。據中共前紅軍代總參謀長龔楚回憶,「這種殘酷的歷史性大屠殺,直到紅軍主力突圍西竄一個月後,才告結束。」

龔楚目睹了萬人大屠殺,以及紅十二軍參謀長林野夫婦在毫無徵兆的情況下遭自己人從背後砍殺。這些令人膽寒的殘酷肅反,令龔楚對中共徹底失去信心,隻身離隊投奔國民黨,成為「紅軍第一叛將」。

在中共建政後,周恩來繼續扮演著熱衷暴力、嗜血成性的角色,比較知名的有克什米爾空難、三年大饑荒、印尼排華、紅色高棉、香港67暴動等等。

克什米爾空難,是指1955年4月,周恩來赴印尼萬隆出席亞非會議前,已收到情報得知印航的克什米爾公主號專機被放置了定時炸彈。他為了迷惑國民黨特務機關,下令中共代表團其他成員按原計畫登機,而周恩來自己卻沒有上這架飛機,導致他自己的部屬與外國記者共11人葬身太平洋,心狠手辣程度令人不敢想像。

1958年,中共發動大躍進。據香港文化藝術出版社新書《面具後面的周恩來》揭示,在所謂「三年自然災害」期間,兼任外交部長的周恩來,無視四千多萬中國農民被餓死的現實,依然向蘇聯及其東歐衛星國廉價出口糧食474萬噸、向匈牙利贈送3,000萬盧布的貨物、350萬英鎊現款。援助幾內亞10,000噸大米,援助剛果5,000~10,000噸小麥和大米。

1961年底,中共糧食部長陳國棟、統計部長賈啟允、糧食部辦公廳主任周伯萍曾經對三年大饑荒時期餓死的人數進行過調查。20世紀80年代,周伯萍在社科院人口所作報告,說當時他們三個人讓各省填一個相關的表,到底餓死了多少人,統計說是餓死了幾千萬人。周恩來看了這個統計報告後,下令讓他們趕緊銷毀掉。過了一個禮拜,周恩來還不放心,再次詢問他們銷毀了沒有。他們回復說,銷毀了,甚至連腦子裡的記憶都銷毀了。至今,在中共檔案里,沒有1959-1961年3年大饑荒時期餓死人數的準確統計數字,後人不知道真相,沒有人被追責……

為了推行共產主義,周恩來不僅不顧國民的死活,更是革命輸出到海外,讓海外華人深受其害。上個世紀60年代初出現的印尼排華事件,紅色高棉大屠殺,周恩來都難脫干係。當時周恩來曾向蘇聯和各國共產黨代表拍胸脯保證說,「東南亞有這麼多華僑,中共政府有能力透過這些華僑輸出共產主義,使東南亞一夜之間改變顏色。」

周恩來的這句話讓第三世界國家強烈不滿。因此發生了馬來西亞、泰國等東南亞國家的排華事件,特別是印尼1965年的排華事件,和周恩來指揮下企圖幫助印尼共產黨發動政變更是有直接關係。

1945年,印尼獨立,成立印尼聯邦共和國,蘇加諾出任第一任總統。50年代末60年代初,中共向印尼提供了大批經濟援助和軍事裝備,同時也輸出「革命」,扶植印尼共產黨。

蘇加諾與中共走得很近,他利用共產勢力來抗衡宗教和軍隊,以維持他的獨裁。在周恩來的推動下,蘇加諾意圖成立軍隊之外的武裝組織,以印共為骨幹,由中共提供武器和培訓。印共成為全世界第三大共產組織,黨員超過200萬,勢力膨脹對印尼傳統社會造成極大衝擊。

1965年9月30日,印尼爆發「九三零事件」。印尼共產黨、總統蘇加諾的親信、總統衛隊三營營長翁東中校發動政變,綁架並殺害了包括陸軍司令雅尼在內的六名右翼軍方領袖,想要掌握軍隊。軍隊將領的蘇哈托當然就不幹了,指責印尼共產黨暗殺政敵試圖奪權,隨即組織右翼軍人,在全國策動反共大清洗。這就是當年的印尼排華事件,由於中共在海外輸出紅色革命,干預他國內政,導致大量華人被當作共產黨處決,50萬印尼華人因此喪生,其中很多人是無辜失去生命。

此外,周恩來也將暴力輸出到香港。2017年,是香港67血腥暴動50周年,香港資深傳媒人羅恩惠翻查有關67暴動的零碎官方檔案,訪問暴動參與者和少年犯,拍攝成記錄片《消失的檔案》,其中記錄了中共高層參與香港暴動的情況。為了支持暴動,周恩來曾授權運送8,400把甘蔗刀到香港,實施暴力,但最後未能成行。

暴動從1967年5月一直持續到12月,最終造成近2,000人被檢控,超過800人受傷,五十餘人死亡,包括被偽裝成禮物的炸彈炸死的兩名兒童。歷史資料顯示,67暴動是在大陸文革的背景下,由中共在背後操控指揮的一次暴亂,也是中共挑動群眾斗群眾的運動手法在香港的一次大練兵。

有人曾經將周恩來比作中國的貝利亞。貝利亞是史達林實施大清洗的劊子手。不過,周恩來殺人數量遠超過貝利亞,而且他的殘暴與狠毒更是讓貝利亞難以望其項背。

《人民報》曾刊登作者沉靜的文章《周公湯的冤魂魅影》,署名北海青年的文章《殺人魔王:中國的貝利亞——周恩來》也在網路上流傳甚廣。這兩篇文章都披露了周恩來愛吃活人腦和用人腦加工成的「玉仙羹」,內幕極其血腥和恐怖,超出正常人的心理承受能力。

有很多人不明白,周恩來為什麼會如此兇殘?道理簡單卻難以置信,因為對於善良人來說,是無法理解共產黨的殺人動機的。而對於執行共產國際秘密使命的周恩來,卻深諳殺人的精髓和作用。

從理論上說,共產黨從誕生起,就繼承了魔鬼撒旦的嗜血特點,信奉馬克思的「無產階級專政」和「革命」理論,也就是殺人理論。所以,無論是在建政前還是建政後,中共發起了一場又一場的政治清洗,從萬人坑到AB團,從三反、五反、鎮壓反革命,到文化大革命,殺人無數。

從現實需要看,共產黨當年靠流氓殺人起家,既然殺開了頭,中間就絕不能停手,而必須不斷製造恐怖,使人民在恐怖中接受現實。所以,殺人成了中共維持統治最必要的手段之一。對中共黨魁們來說,血債越欠越多,放下屠刀就等於把自己交給民眾清算。

據民間統計,自1949年以來,中共害死的中國人至少有6,000萬~8,000萬。有人將殺人的責任推給了毛澤東。的確,毛澤東是運動的發起人,而周恩來是實際執行人。特務出身的周恩來,捏造事實,羅列罪證,都是他的看家本領。可以說,沒有周恩來龐大的特務系統的支持,毛澤東很難發動一場場運動。

馬克思魔變後,詛咒上帝,聲稱要毀滅全人類,馬克思自知將下地獄。而周恩來也似乎知道自己的歸宿,不僅三次刨平自家祖墳,還要求自己死後挫骨揚灰,想必是害怕後人找他清算,他曾經說「我不下地獄,誰下地獄?」對於一個殺人如麻的劊子手來說,下地獄應該是周恩來的唯一歸宿。

有人說,周恩來如果那麼壞,怎麼不多找幾個女人給他生孩子,為什麼還一生無子?這個問題,我們留到下次來說。好了,今天我們先說到這裡,下次再見!

一代奸相周恩來(下)

大家好,這裡是《薇羽看世間》,我是陳薇羽。

一直以來,中共官方將劉少奇的死歸罪為「四人幫」,不過,很多人現在已經明白,整死劉少奇的是毛澤東,而很多人不知道的是,對劉少奇定罪起決定性作用的是周恩來。

根據中共黨史專家、周恩來研究學者高文謙說,劉少奇夫人王光美剛從秦城監獄裡出來的時候,她對外界的很多情況不了解,因此在她的兒女們寫的一篇紀念父親的文章最後,王光美說「總理,你真好。」不過,當王光美了解了很多情況後,她對周恩來的看法徹底改變。90年代,中國大陸有一部講周恩來在文革時期的電影《周恩來》,由王鐵成主演,但王光美領著全家拒絕觀看。

前兩期節目,我們講述了周恩來執行共產國際的秘密使命,出賣大量國土,以及他殺人如麻的真相。今天,我們再來說說周恩來的人品,以及他鮮為人知的感情世界。

劉少奇一度是中共第二號人物,兩任中共國家主席,中共中央副主席,毛澤東親自選定的接班人。當毛澤東決定拋棄劉少奇後,周恩來的態度就變了,對劉少奇落井下石,從政治上宣判了劉少奇的死刑。

據《新史記》記載,在所有中共領導人中,搞特務出身的周恩來,對劉少奇的歷史情況最了解。在劉少奇專案組成立之後,所有關於劉少奇罪證材料的上報,都是由劉少奇專案組組長周恩來決定的,沒有周恩來的同意,這些虛假材料根本報不上去。

1968年9月25日,周恩來親筆起草了由他本人和陳伯達、康生、江青共同簽名的報告,把劉少奇所謂歷史上三次叛變的「罪行材料」送給毛澤東、林彪審閱。報告寫著「劉賊少奇是長期埋伏在黨內的大叛徒、大工賊、大內奸、大特務、大漢奸,現在專案組所掌握的人證、物證和旁證材料足以證明劉賊是一個五毒俱全、十惡不赦的反革命分子。」並批示「劉賊該殺」。在中共八屆十二中全會上,周恩來親自宣讀這份報告。

1968年11月24日,在劉少奇70歲生日那天,毛澤東和周恩來特意囑咐汪東興帶給劉少奇一個收音機作為生日禮物,目的是讓他聽中共八屆十二中全會的公報:把叛徒、內奸、工賊劉少奇永遠開除出黨,並繼續清算劉少奇及其同夥「叛黨叛國」的罪行!直接從精神上擊垮劉少奇,他的病情急劇惡化。

1969年11月12日,劉少奇死亡。據當事人描述,劉當時已經渾身糜爛腥臭,沒有人形,蓬亂的白髮有二尺長。劉的死亡卡片上這樣寫著:姓名:劉衛黃;職業:無業;死因:病死。一個國家主席,就這樣沒有尊嚴的消失了。

有人說,周恩來加害劉少奇是被動的,是執行毛的意思。但是,這句話只說對了一半。確實,對毛要打倒的人,周恩來總是可以遞上讓毛滿意的材料。但是,在賀龍專案中,周恩來就不只是幫凶了,他的虛偽更顯得淋漓盡致。

賀龍是中共十大元帥之一,擔任軍委副主席、國務院副總理。在「文革」中,賀龍被指控圖謀「二月兵變」被打倒。

1927年南昌暴動中,周恩來是最高領導人,賀龍是總指揮。之後,周恩來介紹賀龍入黨,兩人有著將近40年的交往,可謂知根知底。

據高文謙的《晚年周恩來》一書披露,1966年,賀龍逃避紅衛兵的揪斗,曾跑到周恩來家避難。見面後的第一句話就是:「總理,賀龍今日有難,我這次是來求你來了!」在賀龍看來,40年前,中共最困難的時候,周恩來代表中共黨組織請求他率部參加「南昌起義」,如今自己有難,周恩來一定會搭救。

但是,對於賀龍夫婦的不請自來,周恩來夫婦對他們在生活上關懷備至,噓寒問暖,卻竭力避免談論賀龍本人的問題。周的這種迴避態度,讓賀龍感到相當失望和傷心。賀龍渴望能夠有一個機會向周恩來申辯一下橫加在自己頭上的種種罪名,希望周為他說句公道話,而周卻始終沒有給他機會。1967年1月,賀龍被周恩來送到西山,名為「保護」,實質是關押。

從披露出來的史料顯示,周恩來不僅是賀龍專案組的負責人,親自落實對賀龍的隔離審查,還簽署了對賀龍的逮捕令,賀龍罪名的升級更與周恩來有直接關係。1969年6月9日,賀龍病重慘死。後來賀龍被平反,周恩來又在人前裝好人,對賀龍的夫人薛明說:「薛明呀,我沒有保住他呀!」

在電影《周恩來》中,中共將周恩來塑造成文革中被整官員的「大救星」,忍辱負重,顧全大局的「好總理」,而真實的情況恰恰相反。據資料顯示,毛澤東想要打倒誰,周就出賣誰,往死里整,從而製造了更大、更多、更久的人間慘劇。

阮銘曾是胡耀邦的智囊,他在《旋轉舞台上的周恩來》一文中披露,在周死後一年,在查證「四人幫」的罪行中,發現那些文革中慘遭迫害的冤案,在逮捕令上幾乎都是周恩來的簽名,包括逮捕他自己的乾女兒孫維世。

孫維世的父親孫炳文是周恩來的至友,1927年去世時,6歲的孫維世被周恩來認作乾女兒。據孫維世的侄女孫冰在《我的姑媽孫維世》中說,周恩來和孫維世的關係已經超過了一般。1937年冬,周在武漢八路軍辦事處巧遇孫維世,驚為天仙下凡、絕代佳人。周恩來把孫維世帶回家中時的喜悅,鄧穎超已看出周恩來內心的秘密。

據大陸《同舟共進》披露,1949年毛澤東決定出訪蘇聯時,江青要求前往,沒有得到批准。曾經留學蘇聯的孫維世卻被任命為隨毛澤東訪蘇的翻譯組組長。也有文章披露,在毛的火車專列車廂中,孫維世遭到毛澤東的強暴。孫找到周恩來哭訴,周對孫維世說:「顧全大局,不要聲張。」孫維世對周恩來有一種死忠和痴情,周要她忍,她就忍了。

1950年10月14日,孫維世嫁給了花花戲劇藝術家金山。金山曾經跟江青是情人關係。

婚後,孫維世曾向鄧穎超訴苦說,金山婚後本性難移,亂搞男女關係,孫維世感到非常痛苦;鄧穎超回信說,在上海十里洋場混久了的男人,總是免不了有這些事的。如果想到他為黨做了大量工作,作為他的妻子,就可以自堪告慰了。這段話有相當的暗示性和針對性,周恩來的私生活和金山相比,沒有多大的區別。據鄧穎超的秘書趙瑋透露,鄧穎超曾服用大量安眠藥,昏迷後被搶救。

文革爆發後,江青下令將孫維世抓起來,周親自在批捕書上簽字。1968年10月14日,年僅47歲的孫維世被活活打死,死時全身裸體,布滿傷痕,四肢被手銬和腳鐐緊緊鎖著。孫維世死前曾被看押她的人授意犯人剝光衣服輪姦,死後家人發現她頭上被釘進一顆長長的釘子。

因為做的壞事怕曝光,以致鄧穎超都要求中央銷毀文件。據前中共高官李銳回憶,當時鄧穎超找楊尚昆,說周有些文件不能留,要求銷毀。楊尚昆說要請示鄧小平,鄧穎超說那現在就請示,她不走了,就在這裡等。楊尚昆當場電話請示,鄧小平同意銷毀。銷毀時李銳在場。

有些中共歷史專家,根據周恩來在文革中的表現,判定周是忠於毛澤東的。但有另一種說法,他們之間的真實關係是,相互利用、相互提防、時刻都準備置對方於死地。

1971年,周恩來和毛澤東設計逼林彪出逃,導致林彪飛機失事葬身於蒙古,這就是震驚中外的「九一三事件」。之後,毛澤東藉此將文革之火燒向周恩來。

1974年,在毛澤東授意下,江青等發起了「批林批孔」的政治運動,又將林彪與孔子並列批判,罪名是「批判林彪效法孔子克己復禮,妄圖復辟資本主義」。其後又將批林批孔演化成了批大儒,最後成了批周公。

不過,毛在林彪死後,在中共高層威望下降,而周恩來則威望上升,加上周恩來在黨內和軍隊內部,樹大根深,又善於偽裝和保護自己,讓毛澤東一時還無法直接整倒周恩來,只能借文革敲打周恩來,讓周恩來內心十分惶恐。周恩來在死前4個月,被推進手術室前,大喊「我不是投降派!」

事實上,林彪死後一個月,周恩來坐飛機就害怕,連專機組人員都發現了。在一份公開的史料記載,1971年10月,衣索比亞君主海爾·塞拉西一世訪問中國,周恩來陪他去南方參觀訪問。上飛機前,周恩來反覆詢問飛機安全檢查情況,上了飛機後,周恩來居然出現幻覺,認為飛機正飛往國外,一度很是緊張,周的恐懼、懷疑的表情全寫在臉上。周恩來害怕自己步林彪後塵。

不過,毛澤東還是抓住了一個機會。1972年5月,周恩來在做每月一次的尿檢時,確診罹患「膀胱移行上皮細胞癌」。如果及時治療,治癒率可達百分之八九十。按照中共中央的規定,凡是政治局委員以上領導人的治病方案,必須經由毛澤東批准後才能實施。然而,毛澤東卻透過汪東興,向負責周恩來保健的醫療專家們傳達了四條指示:第一要保密,不要告訴總理和鄧大姐;第二、不要檢查;第三、不要開刀;第四、要加強護理和營養。毛的這四條,條條致命,全是癌症大忌。

醫療專家們不懂政治,只是知道人命關天,對毛四條不滿意,一再陳情,汪東興代表中央出面找他們談話,讓他們先「穩住」,強調中央這樣的決定是「保總理的」,說:你們要聽上帝的,要跟主席的思路,主席正在考量全面的問題。

最終,毛澤東利用周恩來的癌症殺了周恩來,讓周先走一步。8個月後,毛也一命嗚呼。

對很多人來說,周恩來感情專一,哪怕一生無子嗣,也對鄧穎超不離不棄。但是,周恩來的一切都是被美化和包裝的。真實的周恩來,生活放蕩。

羅宇是中共元老羅瑞卿將軍的兒子,現定居美國。由於其父與其他中共元老之間關係比較密切,羅宇從小能夠了解到一些中共高層家庭內部鮮為人知的事情。他說,五十年代末,周恩來的妻子鄧穎超就在小圈子裡到處散布,她要給周恩來找個小老婆,為周恩來留後。

而據德文媒體報導,周恩來還有一個與德國女子所生的私生子。1954年7月,周恩來訪問東德時,有一位自稱是他後代的東德男子要與他見面,被周拒絕。該男子面貌有華人特點,輪廓也像周恩來。據當地媒體報導,周恩來在法國巴黎留學時,與一位德國女子生有一個兒子。這名德國女子可能是德共黨員,後離開巴黎返回德國。

當時西德《明星》周刊記者海德曼深入採訪中,在東德漢德海根見到了周恩來當年的情人,還見到了周恩來的孫子。海德曼說,周恩來的情人叫史蒂芬,曾經是哥廷根的奧本曼旅店的女僕,1923年周恩來住在那間旅店期間與她相識,暱稱她為格德爾,兩人常在附近森林散步,之後為周恩來生下一子,取名庫諾。生下孩子12天後,史蒂芬被旅店老闆解僱,從此與周斷絕音訊。

庫諾死於第二次世界大戰,庫諾的妻子改嫁,留下一子威弗利,全名古諾·韋爾來德·周,1954年海德曼採訪他的時候,他才10歲。

周恩來除了私生子傳聞外,還有私生女傳聞。1994年3月,總部設在美國普林斯頓的《民主中國》雜誌,發表了作家孔捷生的一篇長文「解咒年代:本世紀最後的黑匣」,副標題是「周恩來與神話的終結者:艾蓓」。

孔捷生的文章說,艾蓓就是周恩來的親生女兒!《民主中國》雜誌獨家發表了艾蓓的多張照片。她的長相的確跟周恩來有幾分相似,並且越看越像:飽滿的額頭,濃眉大眼。

艾蓓,寫了一本書《叫父親太沉重》,她以小說的形式,記述了母親安然和周恩來,以及自己的感情經歷。後來,面對外界的質疑,艾蓓邀請了《世界日報》的資深記者到她的住地,還請了一位具有公信力但沒有披露姓名的人士,向他們展示她是周恩來之女的鐵證。至於鐵證是什麼,具有公信力的人士是誰,至今沒有公布。

事實上,周恩來身邊到底有過多少女人,可能永遠沒有人知道。不過,鄧穎超在一篇回憶錄中說,他們結婚後,聚少離多,他去哪裡,「去幹啥、待多久、從沒有講」。而他們有什麼事要說,主要是家庭里的事,多數是在衛生間,利用周恩來洗漱的機會談。所以,衛生間被他們稱為「第一辦公室」,「談話間」。

除了混亂的異性交往,周恩來還被香港記者曝光可能還是一個「男同志」(同性戀者)。

曾擔任《開放》雜誌編輯的香港記者蔡詠梅,歷時三年寫成了《周恩來的秘密情感世界》一書。書中披露,周恩來很可能是男同性戀,曾和學弟李福景戀愛兩年。

書中披露,周恩來原本期待李福景畢業南開後,能到日本一起繼續讀書,但在得知李福景轉往香港求學後,蔡詠梅觀察到周恩來「情緒崩潰」,日記結構突然變得散亂,甚至只得寥寥數語。而在日記中周恩來以「吾愛友」、「吾慧弟」來稱呼李福景,蔡詠梅認為這是周恩來與李福景交情親密的證據之一。

1920年,留學日本不順利的周恩來,與放棄香港學業的李福景,兩人以「勤工儉學」的名義赴法國,但目的是去英國讀書。李福景成功在英國入學,周恩來卻沒能留下,只能去了法國。周恩來在日記中流露出他感受到「情」所帶來的煩惱。他寫到:「戀愛是由情生出來的。不分男女,不分萬物,凡一方面發出情來,那一方能感應的,這就可以算作戀愛。」

蔡詠梅認為,周恩來「在與李福景關係破裂後,思想就突然變得激進」。周恩來轉赴法國期間,受到共產國際資助,1921年在法國加入共產黨。1923年,他突然從法國寄信向鄧穎超求婚。鄧穎超是周恩來在中學時代「覺悟社」的社友,不過連鄧穎超自己也曾表示,對周恩來突然的追求感到很意外。

蔡詠梅表示,周恩來後來跟鄧穎超結婚是為了掩飾他的性取向,也有政治和傳宗接代方面的考量。當時鄧穎超已是國民黨的中央委員,名氣上遠遠地大過周恩來。

蔡詠梅還認為,周恩來身為在毛澤東主政時期實際享有權力,甚至在形像、威望上超越毛澤東,對毛的態度卻是「卑躬屈膝、逆來順受」,邏輯上難以解釋。「那是因為周恩來有個秘密」,深怕毛澤東知道他是同志,因為同性戀在當時的共產黨會被視為犯下「流氓罪」。蔡詠梅認為,這是解開重視自我形像的周恩來,對毛澤東采順從態度的秘密鑰匙。

很多人都好奇為什麼周恩來一生無子嗣,這個問題在現有的史料中並沒有標準答案。但是據我們找到的信息綜合分析,應該有幾個方面的原因。鄧穎超曾經兩次懷孕都小產。一次是大逃亡的時候小產了,第二次檢查是怪胎,直接打胎了。

另外從周恩來多次剷平祖墳和他死後要求火化揚灰,說明他不想留下任何可以讓後人清算的把柄,那麼他就更加不會留個孩子讓後人去批鬥了,至少不能有名正言順的孩子。還有一個就是他的性取向問題。從這些方面來看,周恩來和鄧穎超的婚姻更大可能是政治婚姻,共產國際的需要。

歷史就像滔滔江水東逝去,沖走的是時間,沉澱的是真相。真相終將隨著時間的逝去而浮出水面。關於周恩來,我們就說到這裡,以後有機會,我們還會跟大家分享更多的歷史故事。《薇羽看世間》,我們明天見!

《薇羽看世間》節目組

真相網原創首發,開放著作權,傳播真相,自由轉載!
本文鏈接:https://dafahao.com/zh-tw/treacherous-minister-zhou-enlai.html
本文標題:【薇羽看世間】一代奸相周恩來 - 真相網

這裡是你留言評論的地方


請留言


8 + 7 =
【您可以使用 Ctrl+Enter 快速發送】
Copyright © 2007 - 2021 , Design by 真相網. 本站原創首發均可免費自由轉載. 轉載資料若有著作權問題請留言通知管理員及時處理.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