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23温州动车事件真相

7月23日,雷雨交加的周末夏夜,中国高铁“和谐号”两班电车在温州发生追撞事故,其中六节车厢严重压毁,伤亡情况不 言而喻。号称世界第一的中国高铁竟禁不住雷击,设有层层防止追撞技术,却最终撞车了。24日事故发生5小时后,当人们还沉浸在惊愕与悲痛中,中国铁道部一 早就宣布停止救援,出动挖土机急于清场、毁尸灭迹。

 在车体残骸间一夜遍寻不着搭上死亡快车的亲人,绝望的家属顿时明白,官方不要抢时间救人,只要抢时间赶通车!民愤由此如燎原之火延烧开去,中国高铁追撞事故也意外追撞出中国铁道部的陈年弊端。

“和 谐号”是大陆对高速铁路动车组的总称,老百姓被迫和谐配合中共邪恶政权。这次7.23温州惨案,其根源还是中共的“豆腐渣”高铁工程。上苍用和谐号的覆灭 警示中国人:与中共和谐,就等于迈上了死亡快车,只有否定中共,不与中共为伍,才是得救的希望。难怪中国民众高呼:“到时候了,该下车了!”

幸存者惊魂一刻
文 ◎ 文华

7·23温州动车事件真相
7月24日官方为抢通高铁而吊出追撞列车残骸(Getty Images)

强烈的多次撞击,伴随刺耳的撞击声和尖叫。停下来时,周围都变成了废铁,手摸到的都是泥巴和炸得破碎的海绵。身边还有两个活人,后边一个男的说他腿被压住了。有尸体倒在桥上……

2011年7月23日,一个貌似平常的夏日。窗外不时下着雨,偶尔还有闪电。陈晓苏坐在从北京开往福州的中国高铁(又称和谐号)动车D301的第五节车厢33号。事故发生时,前面四节车厢都飞出了高架桥,第四节悬在了半空中。相比那里的乘客,她这里轻松多了。

“晚 上8点多,当车快到温州南的时候,不靠站就停下来了,当时雷雨交加。重新开动的时候广播说,由于天气原因会晚点,请我们谅解,我说晚点也不说具体晚多久, 刚讲完突然停电,剧烈的颠簸。我整个人摔在地上,随着巨大的冲力向前滑,我马上用右手抓住旁边的扶手,不至于飞出去。持续这个姿势有一会,就出现了第二次 非常剧烈的颠簸。”

“这次颠簸没有规律性,而且比第一次剧烈非常多。车厢在不停剧烈地震动。我又被重重地摔在地上,之后甩着滑出去了一大 截,只能用一只右手把住栏杆,人处于贴着地板半躺的状态。如果说第一次我只是下意识地抓住栏杆,这一次我回过神,心里开始恐惧,我怕车子出轨,不知道是什 么样的地形。就当恐惧要蔓延的时候,车子停住。我想第一次应该是司机手刹,第二次是追撞。”

“周围都变成了废铁”

网名叫“西瓜要减肥啊”的女孩,正好坐在被南方周末采访的王海茹和曹卫东夫妇旁边,D3115次16号车厢25座。很幸运他们都从旁边的窗子逃出来了。

“我 们在永嘉停了近20分钟后,好不容易听见广播说,下一站就是温州南了。走到半路又停了,然后又开了,刚刚显示时速15km的时候,就感觉强烈的多次撞击, 我们都不知道怎么了,只有各种撞击声和尖叫。等停下来的时候我周围都变成了废铁,手摸到的都是泥巴和炸得破碎的海绵。不知道怎么回事,像地震一样,猛烈的 几次撞击。”

“然后我发现身边还有两个活人,我就一直哭。撞击的时候我觉得我要死了。我手上还抓着手机,我就开始打电话给朋友,让他们报 警,周围的人让我爬出去看看,我看看外面很深,好像是悬崖,然后他们就叫我不要爬了,边上的车体都炸得乱七八糟,很烫,我也不敢动,后边的一个男的说他腿 被压住了,过了一段时间,前面有人在叫,说往桥那边走,我就跟着他们一直走……感觉像是经历了一个世纪那么久,而撞击又是那么突然,几分钟,生死两重天。 往前面走的时候,有尸体就在桥上,看了好难过!往下走,一直有人问我从哪里来,我一直哭……”

D3115司机:“他非要让我停”

王 海茹回忆说:“就像碰上地震一样,身体止不住地往下滑,感觉像掉到了车下面。”逃出后,她遇到了D3115的列车司机。只见他软瘫在一边,反覆喃喃自语这 么一句话:“我这一生都不会再开车了,我没有责任的。当时我说能过去的,应该走的,但他非要让我停。”温州瑞安市文联秘书鲍永远证实,他当时也在场,听司 机这么说还给了他一根烟。按常理司机说的他,就是指调度了。

逃过死亡的陈姿女士对《大纪元》回忆说:“出事的时候我被摔晕了,摔下去就什么都不知道了。等我醒来的时候,我趴在泥土地里,后来被别人救起来送到医院。我的丈夫还没有找到,出事之前我们都在一起啊。”

另一位幸存的张女士带着12岁的女儿黄雨淳乘坐D301的第3号车厢。出事前几分钟,女儿要去2至3号车厢的过道去坐一下,结果再也没有回来。

“尸体放在第一节车厢,埋了”

温 州双屿镇正嶴村的刘先生,事发一个半小时后来到了现场。25日他对《大纪元》记者说:“当时我站在距离现场不到10米的地方,现场十分惨烈,我看到被摔得 血肉模糊的尸体,还看到地上的残肢断臂,车厢里传出哭喊的声音,场面很恐怖的,有胆小的围观民众当时就被吓跑了。后来来了几十辆救护车,警察也来了,围观 的人群被赶出现场,只能在50米远的地方观看。很多附近的民众纷纷到医院去无偿献血,我也去了康宁医院献血,在康宁医院听到医生说,实际死亡人数已超过 45人。”

他还提到一个非常重要的信息:“后来他们把摔得血肉模糊的尸体和摔断的残肢断臂,都放在第一节车厢里,这一节车厢前半部已经被摔 烂了,看形状很像是车头。他们用7、8个挖土机挖了一个很深的大坑,就地埋了,这样做太过分了,就是死了也要看到尸体嘛,断肢也可以冷藏起来嘛。”

“怎么求,他们就是不动手(救人)”

温 州市鳌江镇的联防队员周德服的妻子、儿子、岳父、岳母和小姨子都在D3115的16号车厢。当他晚上11点赶到现场,四周已经拉起了警戒线。“我求了很多 次,他们(警察)就是拦着,层层拦着,不让靠近。”凌晨1点,周德服终于沿小路爬上高架桥,摸索着来到16号车厢附近,但由于没有专业救援工具,他再一次 陷入绝望中。

“我都差点要跪下了,求他们救人,他们就不动手,求了这么多人,他就是不动,就说这节车厢的人已经没有生命的迹象了。我那个二妹夫和三妹夫都在现场,他们都说里面还有(活)人。”◇

===============================================================

“和谐”急掩埋 民众怒讨真相
文 ◎ 王净文

7·23温州动车事件真相
7月24日温州民众围观高铁追撞事故现场(Getty Images)

事故原因,官方一再说谎。追撞事件,撞开了中国高铁的潘朵拉之盒。为了准点,拿数千乘客性命来冒险;出事之后,不抢救人,却争抢通车时间,伤亡乘客连同车体就地急掩埋,虚假的实名制也让官方拿不出乘客名单……

2011 年7月23日23时16分,大陆头号官方媒体新华网播出只有一行字的快讯:“快讯:浙江温州动车车厢脱轨事故已造成11人死亡”,直到快4小时后,才又推 出1,063字的新闻报导:“23日20时50分,北京南至福州D301次列车与杭州至福州南D3115次列车在温州附近发生追尾。D301次列车第1至 4位脱线,D3115次列车第15、16位脱线。截至发稿时止,事故已致16人遇难。”

7·23温州动车事件真相
中国高铁温州追撞事故示意图。D301次列车追撞D3115次列车,D301第1至4节车厢坠落高架桥,D3115第15、16节脱轨遭压扁(绘图/新纪元)

新 华社在后续报导中把火车相撞时间更正为20时30分左右,也就是说,新华社第一篇快讯是在事发后2小时46分钟才发出一行字,不过就在20时38分,事发 8分钟后,大陆推特上就有幸存乘客袁小芫发出的信息了。从那以后,在官方与民众、传统媒体与网路新秀的博弈中,一场探寻真相与掩盖事实的战斗,每分每秒地 进行着,人们感叹,现在是“到了用网路倒逼改革的时候了”。

六道门防追撞,火车司机质疑

24日官方公布事故发生在瓯江大桥,前面D3115次动车遭到雷击后失去动力停车,造成后面D301次列车追撞。后车的第1至4位车辆脱轨坠落高架桥,前车的第13至16位车辆脱轨。当时前车有1,072名乘客,后车558人。

消息传出,全世界在震惊之余都发出巨大的问号:号称世界第一的中国高铁就这么禁不住雷击?30年前中国铁路就拥有防止火车追撞技术,这样的事怎么会发生呢?人们纷纷评论,其中“一个火车司机对723事故的分析”比较有代表性。

帖子写道:“事故发生时,我正开着列车过黄河大桥。在我看来,追撞完全没可能发生。第一,官方称雷击让前面的车失去动力。而这两列车在同一股道朝同一方向,动力来源是同一接触网,没有理由前车失去动力而后车正常运行的。

第二,如果是雷击导致前车不能运行,首先有ATP系统(列车自动保护系统Automatic Train Protection-ATP),该设备能向轨道发射信号,后面列车接收信号后会自动采取限速措施。这叫“闭塞分区”。

第 三,哪怕ATP坏了,我国所有列车都安装了“LKJ监控系统”,LKJ接收地面色灯信号来控制列车。只要这列车的轮对在钢轨上,就会控制其后方的色灯信号 机显示各种颜色。当两车相距很远时就是绿色,越近颜色就依次变成黄绿、黄色,最后到闭塞区间就是红色。当后面火车接受到前面火车的红灯信号后,LKJ系统 会自动减速停车,哪怕司机睡着了都会停车的,怎么可能相撞呢?

第四,LKJ是有双重保险的,哪怕A组插件坏了,还有B组代替。即使A、B组同时故障,LKJ会进入30秒倒计时,30秒后列车自动刹车。现在客车运行间隔是四个闭塞分区,并有一个空闲分区,是在5公里甚至更远的地方就开始倒计时刹车了。

第五,假如轨道电路故障,色灯信号机不显示了,后面LKJ无法收到信号的话,后面列车会自动停车。

第六,最后还有人工调度,调度室能看到所有列车的位置,两列车之间还有无线调度电话和更先进的通信设备GMSR。”

最后这位列车司机总结说,“绝对不可能的事发生了。事故中D301次列车司机潘一恒同志已经殉职,胸口被闸把穿透。果断采取了紧急制动措施,为后面的旅客多赢得了一份生机。希望有关方面不要把所有屎盆子尿罐子都往司机头上扣,要尽快公布事情真相。”

事故原因,政府一直撒谎

25 日“天涯社区”里出现了“网友关于温州动车事故原因的详细分析,精确到分钟!”的长帖子,里面有一位叫hzzzx网友提供的火车调度工作记录。通过一系列 分析后,人们推论说:因为雷击,温州一带的若干信号机发生故障;上海调度下令进入“非常站控模式”,即人工控制模式,并命令D3115即使遇见红灯还是继 续前行,但要保持低速(20公里/小时)目测驾驶。

从列车时刻表上看:D301应该比D3115早到福州站19分钟,而当时是该在前面的反 而在后面了。有人说,前面车是想给后面车让路,但没到另外轨道就被撞了。后面的D301为什么一直前行呢?很可能是出事时,ATP和LKJ系统两套信号系 统都坏了,都给出绿色前进信号,当司机看到前面列车紧急刹车时,由于自身速度太快,已经无法阻止相撞了。

也有消息说,追撞发生前两分钟,调 度要求后车降弓滑行减速;但后车司机未及时执行。殉职的D301次司机已连续工作了六个多小时,没有副驾驶,可能出现了疲劳驾驶。不过25日中新浙江网记 者赵晔娇报导称,铁路调度程序员出现BUG(故障)是本次事故的根本原因,警方已经拘留了两名无证程序员。一天后官方否认了此说。

经过讨论,民众普遍认同了三点:一、政府在撒谎,前面车没有失去动力;二、中国高铁质量太差,信号系统不堪一击,不但不工作,反而给出相反信息,错得离谱;三、调度、管理存在严重失误,为了准点,拿数千乘客性命来冒险。

直到28日官方才给出另一个事故原因:温州南站的信号设备存在设计缺陷,遭雷击发生故障后,错把红灯显示为绿灯。另外官方至少还隐瞒了下面四方面实情:

一、它只承认温州南站的信号设备出问题,其实整个高铁的LKJ系统设计都错了,全国其他站都必须更换。25日17时30分,京沪高铁定远附近再次发生供电设备故障,造成20余趟列车普遍晚点3个小时以上,这说明中国高铁普遍存在质量问题。

二、 它没承认高铁的ATP系统有问题。ATP是第一道安全措施,这个坏了,第二道门LKJ才起作用。ATP由地面的自动闭塞设备和车载的各种控制部分组成。中 国高铁车厢主要是从日本和德国引进仿照来的,前不久中国还就高铁技术申请国际专利,并出口子弹头车厢给东南亚,现在看来,大陆高铁车厢的安全设备很可能质 量不过关。

三、LKJ坏了,传统火车还有30秒倒计时刹车,高铁有吗?调度当时在干什么?据温州南站站长披露,这次是上海在调度。事故调查的关键应该是调查当日的调度记录,黑匣子在上海。

四、 司机的培训:《人民日报》2010年12月14日报导了“提速先锋”李东晓。从没上过大学的他,在十天内把《CRH3型动车组技术资料》一本670多页由 外行翻译的德文书,改编成中国司机看得懂的“土教材”,第九天就把京津城际的“新娘子高铁”接到了北京南站。从此大陆高铁司机就以这个土教材来培训。铁道 部主管的《旅客报》2011年7月1日也炫耀,德国人需要两三个月学会开动车,中国铁道部要求必须十天学会。

虚假实名制,死亡人数潜规则35

直到24日晚上22点,铁道部发言人王勇平公布的死亡人数还是35,而《东方卫视》现场记者丁桃称他们已知的死者就有63人,网上很多来自现场的帖子都说,至少200人死亡。

这 时民众还发现了另一个秘密:高铁的实名制购票,只是配合公安监控民众的把戏而已。据上海铁路局官员透露,实名制购票是为了防止犯罪,包括防止上访者与异见 人士,那个身份证刷卡器储存的只是公安部门提供的敏感名单,一旦有敏感人士购票,就会发出警告或者留下记录,对于一般人购票,只不过把身份证号码列印在火 车票上,机器里不留存根。所有这次铁道部根本无法提供乘客名单。

人们还发现35是个神奇的数字。有网友列举了20多条最近十多年大陆天灾人 祸的死亡人数都是35。原来中共内部有关“坎”:公布死亡人数超过36的,就得上报省委,市委书记官帽可能就不保。这个潜规则被海外媒体曝光后,25日官 方把死亡人数上调为38人,并最后定在39。有当地医生揭发说,他们把人送到医院,抢救一下就死了,但这些都不算在官方的死亡人数中,最多只算在伤员中。

箝制媒体,中宣部下指令

24 日人们都还沉浸在惊愕与悲痛中,当日的官方几大报纸的头版报导,却令民众甚为惊讶。《人民日报》、《经济日报》、《光明日报》、《解放军报》,其头版头条 都是中央军委举行晋升上将军衔仪式。民众称,这张照片应送到世界新闻博物馆去,让全世界人民参观一下,一个人民共和国是如何关心人民疾苦的。

据 路透社报导,事故第二天,中共中央宣传部就发出指令,限制大陆媒体对灾难的报导。中宣部要求以“大灾面前有大爱”为主题报导此事,“不质疑,不展开,不联 想”,同时还要求媒体不要调查事故原因,并提醒记者报导此事应以官方资讯发布为准。通知还强调特别是要“管好子报、子刊和网站,不要链接高铁发展相关资 讯,不做反思性报导。”

浙江《钱江晚报》记者也向《大纪元》证实,“事件刚发生时,中宣部的通知半天发来一次,接着一天来三次通知。就是每 天都有收到中宣部的指令,对媒体每天的报导都有要求。”人们在报纸电视上看到的,只有连篇累牍的领导关心、民众捐款捐物捐血,仿佛温州没有灾情发生,而是 在举办一次慈善活动。

不过接下来官方的作为,就更令全球困惑了。

5小时停救援,挖坑埋罪证

24 日中午,新华网发表《动车追撞已有35人死亡 搜救工作基本结束》报导。报导证实了官方在事发5个小时后就停止了救援工作。报导称:“截至凌晨1时,跌落桥下的车体已经完成第一轮搜救。但是两节挤压在 一起的车体里可能还有乘客,因此消防队员携带生命探测仪,用绳子吊着进入垂直吊挂着的车体中进行检测,但未发现生命迹象。”

24日早上10点,人们就见官方几台挖土机,在奋力挖掘一个直径约十米的大坑,计划要把D301的车头第一号车厢砸碎后埋入坑中。官方理由是,现场很泥泞,需要填出一块平地,好让大吊车进场来吊走高架桥上的其他车厢。

7·23温州动车事件真相
7月24日上午,官方出动数台挖土机奋力挖掘一个直径约十米的大坑,要把D301的车头第一号车厢砸碎后埋入坑中,毁尸灭迹(Getty Images)

民众反问说:一、72小时都是救援的黄金时间,为什么还不到10多个小时就停止救援了?二、现场地势很平整空旷,很容易就可以把落地的三节车厢移动到旁边,为什么非要挖坑来埋车头呢?明明是新挖坑,还谎称是填池塘,这不是明摆着毁灭证据吗?

拷问与愤怒,掩埋不了

掩埋发生后,据新浪微博调查显示,网路在很快被官方关闭之前,人们对政府处理的满意度说“呸!”的有114,851人,占98%。动车掩埋车体的理由,选“毁灭证据”的占了98%。连平时的五毛都倒戈不少。

一 位天涯网友分析说,掩埋车体是为了防止对机车安全性能做鉴定。“按惯例,如果机车的安全性能不达标,那么赔偿数目是惊人的。国际上如果使用不符合安全标准 的交通工具导致人员伤亡,该国将会被相关的国际组织问责,(这不是主权的干涉而是人生命权力的问题),并最终作出数额巨大的国家赔偿。”

另一网友透露说:“我家临近南车集团在南京的工厂,工厂里的人都知道,高铁不能乘。原因是厂里的每个车间主任,把活都拿到自己家开的小厂子里干了,利润是最大化,质量是最小化。不合格就请铁道部住厂检查员去玩小姐,你可来工厂采访一下吧。”

国 际社会也纷纷谴责,日本提出派专业救援队来支援,被拒。许多专家表示,从法律角度看,官方首先应该尽最大努力清理出遇难者的遗体和遗物,归还给家属,一般 事故发生后,所有残骸、哪怕是一个小碎片,对还原现场、找出原因、避免再出事,都具有极高的调查和保留价值。从灾难取证科学的角度看,研究火车在相撞情况 下不同位置的受损情况,对于进一步改进安全措施非常重要,何况一个国家应该把灾难现场作为博物馆保留下来,不断警示人们不要让悲惨重演。怎能直接掩埋呢?

“反正我信了”“这只是一个奇迹”

24 日晚间22时50分,铁道部发言人王勇平在温州水心饭店举办“7.23”甬温线特别重大铁路交通事故新闻发布会。他解释掩埋是为了抢险,“目前他(接机的 同志)的解释理由是这样,至于你信不信,我反正信了。”说这话时他还用力一甩脑袋。面带笑容的王勇平以及他这番话激怒了民众,很快网路上流行一个“高铁 体”造句模式,如“唐僧师徒四人西天取经。唐僧欲走捷径。悟空说:坐飞机吧,八戒说:还是神六快。沙僧拿出四张动车票:师父,还是动车快,能立马送你上西 天。至于你信不信,由你,反正我是信了!”

接着有记者问:“在你们宣布没生命体征、开始拆解车厢时,为什么又发现一个活着的女孩?”表情焦虑,坐立不安的王勇平回答说:“这只是一个奇迹。”现场有记者大喊:“这不是奇迹!”接着记者问:“那你们做的决策是不是错了?”王回答说:“我只能说,它就是发生了。”

新闻会上记者们情绪激动,提问尖锐,现场气氛紧张,浙江卫视曾停止直播。发布会进行短短30分钟后,王匆忙离开,被一百多位记者围堵,记者们高喊:“什么都没回答,不许走!”工作人员拦住记者,有记者当场怒吼:“为什么要阻止我们?!我想揍他!”

警察作秀,小伊伊被家人救出

24日17点40分,据官方报导,一名特警队长不顾上级指令,在对高架桥上的残留的第16号车厢进行搜救中,发现一名生还的小女孩、2岁半的项炜伊。她的双亲都已遇难。这距离事故发生21小时、新华社宣告停止搜救的16小时后。

不过人们很快发现,小伊伊不是警察救出来的。很多目睹者对《大纪元》说:“全部武警在那里列队欢迎领导,等候了一个小时,不知道哪来的领导。(警察)不去营救,就在那里作秀!”原来那是铁道部部长盛光祖到达现场。

在腾讯微博上,丈夫郑杭征死在车里的王惠发帖说:“小伊伊不是他们救的,是伊伊的家属自己去爬车厢找到的!”这个帖子很快被删除了,但人们记得,这个温州特警队,就是处理上访村长钱云会被卡车碾断头的那伙人。

只要通车,不要救人

据《凤凰视频》26日披露,24日17时39分和小伊伊一起被发现的,还有个不到三岁的小男孩周仁特。他全身没有一处伤,可能是被窒息死亡。因为当时车厢温度达50摄氏度。假如能在24日早上搜救,孩子很可能就活下来了。

在一张新华社记者拍摄的掩埋现场的照片中,人们从中发现,车窗里有一个人的手,从手的外形看,不是死者那种僵硬的手,而很像是活人的手,仿佛还在竭力挣扎着呼救,但他已经被埋进了土里。

26 日,香港《苹果日报》在头版以巨幅大字表达出民众的痛恨:“只要通车,不要救人,他妈的!”把中国这句国骂三个字,用这样的方式发表在报纸的首页,这恐怕 是人类新闻史上少有的一例。此前,一向文质彬彬的作家荆楚也一边流泪一边痛呼:“铁道部、中宣部,我肏你十八代祖宗!”人们相信,假如一直坚持营救,会有 更多人获救的。

死亡人数至少上百

从现场照片看,死亡最严重的是D301落地的1、2、3、4节车厢,和 D3115后面被压扁的第15、16号车厢。当时D301是以很高速度撞车的,前3节车厢被撞击落地后,都被压缩得几乎只有原来的一半长了,人们起初还以 为是一节车厢摔成了两半,可见其受损强度之强烈。据香港记者现场报导,血肉之躯受到高速冲撞的钢铁挤压,被抬出来后有些或高度肿胀,或面目全非,很难辨 认。

另外,前车最后两节车厢也被飞来的后车压扁了,16号车厢被压缩得不到原始体积的三分之一,而第15节车厢后半部分的车顶,被压塌得紧紧贴在了车座上沿,人脖子以上部位都压没了。官方称这两节车厢死亡最多。

据 以往资料查询显示,D3115列车是仿照日本川崎重工的CRH2-139E型,14至16节车厢均是一等座车厢,满员时72人。后面D301是仿照加拿大 庞巴迪的CRH1-046B型。《南方都市报》称D301第一节车厢是二等座,满员101人,2、3、4、5车厢为软卧改成的软座包厢,六人一小包间,满 员各60人。

不过,按铁道部规定,身高1.1米以下儿童免票,不占座位。从事后家属寻找失踪孩子的信息中可看出,死者中有不少是儿童,每个车厢有几个儿童,六节车厢就可能有二、三十了。另外,除了这六节车厢外,其他车厢也有很多人严重受伤后死亡的。

由 于官方无法给出乘客名单,民众只好先计算人数的大概上限(满员但不算儿童): 72+72+101+60+60+60=425。由于是暑假旅游旺季,车厢人比较多,特别是D301座票,有网友说几天前就卖光了,在南京上了很多人,具 体人数很难估计了。官方称救出了210人(包括伤员),那剩下的近200人就很危险了。有消息说,保险公司收到医院的死亡人数是179人,也有消息说死亡 人数249。不过,真实公布死亡人数是政府的基本责任,如今逼得民众在那里猜测,这是政府的渎职。

赔偿规则,政府再愚弄

25日晚间8时,有网民写道:三、四千市民及遇难者家属聚集在温州世纪广场上点燃蜡烛,为遇难亡灵和受伤乘客默哀祈福,同时要求政府交代事故真相。很多遇难家属在广场上恸哭,场面让人心碎,还有数百人高呼“反对集体火化,公布死者名单”,也有人喊:“去市府求真相!”

温 州平阳的苏先生对《大纪元》说,其家人金显眼和9岁的侄子金扬钟证实遇难,但当局的死亡名单中也没有金显眼。他介绍说,为防止家属相互商量,政府对每家死 者派出一个工作组:“一对一地找我们谈赔偿协议。”25日,据温州市鹿城区委、区政府透露,“目前该区已有57个工作组24小时奋战在接待死伤者家属一 线。”言外之意,至少有57个家庭有亲人死亡。

25日官方开始对事故进行赔偿。按照铁道部的规定,每位死者赔偿15万元、强制保险2万元、 行李损失赔偿0.2万元,共计17.2万元,再加家属交通费、埋葬费、赡养费等共计不超过45万元。对于积极接受赔偿的,政府还给5万元奖励。第一位获得 50万元赔偿遇难者叫林焱,官方大量报导此事,但民众发现,此人却不在官方公布的39位死亡名单中。到本文截稿日期,只有两位家属接受了赔偿。

到 底应该如何赔偿呢?不少律师指出,目前执行的是2007年的《铁路交通事故应急救援和调查处理条例》,但政府应该按照2010年7月1日实施的《侵权责任 法》来赔偿,每一位死者要赔偿60多万,加上保险赔偿金大约为80至90万。”为阻止民众了解国家法律,26日温州司法局及律师协会向该市的律师事务所发 出紧急通告,阻吓律师为民众提供法律援助。

另外据《21世纪经济报》报导:据多方核实,从1999年到2010年,铁道部共收取“人身意外伤害强制保险费”高达168.75亿元,但这些钱并没有委托第三方保险公司经营,资金去向何方,还是个谜。

鸣不平,大陆名人也发声

官方对惨案的处理方式,不但激怒了广大基层民众,也让大陆不少名人公开站出来表示不满。25日著名电视主持人白岩松在节目中公开质疑高铁、批评王勇平,后来央视副台长孙玉胜亲自下令将《新闻1+1》停播。

大 陆还一度流传电影演员汤唯和葛优的微博(很快被官方删除),称“一个强盛的国家,开放枪枝都不会颠覆;一个虚弱的政体,买把菜刀都需要实名。”“死一个大 一点的领导,就有无数的花圈;而死了几百个百姓,只有不停的和谐,只有冰冷的数字,只有渐渐的遗忘。”尽管还未能考证是否是两人所发,但有一点是明确的, 这代表了大众的心声。

电影演员伊能静倒是公开表示,法国飞机失事,残骸数年没有清理,用来研究如何防止悲剧再发生。中国高铁经常被雷击,怎 么避免下次雷击呢?她说:“我也会坐动车,但我很怕死,我怕原本是期望回家的路,却成为家人奔丧的路途。我不问政治也不懂政治,但我不想活在恐惧里,我无 法对他人生命冷感!因为我们都在其中!”

“因为我们都在其中!”这话说出了13亿中国人的最深感受。◇

===============================================================

铁道部独立王国 为民召灾
文 ◎ 齐先予

7·23温州动车事件真相
遇难者家属对尸体进行辨认后悲痛不已(STR/AFP/Getty Images)

在大陆,铁道部俨然像一个国中之国,有自己的公检法系统,从部长到到各级官员大多是江系人马,近亲繁殖,外人难以监管。中国高铁每公里建设成本近2亿人民币,大投资、大回扣的豆腐渣工程,终究制造出大灾难……

提到中国铁路,官方经常报导的是“中国铁路用几年的时间跨越了西方几十年的路”,“中国高铁世界速度第一”等豪言壮语,然而老百姓却称之为是“老大难”的“铁老大”和“铁衙门”,这次7.23温州惨案后,民众直接呼吁“取消铁道部”,消灭这个“半军事化独立王国”。

大陆学者刘军宁在微博上写道:“有人呼吁撤职铁道部长,我倡议撤销铁道部。因为铁道部是为政绩服务的,不是为民生服务的,是腐败窝。它本身是计划经济和全民军事化的产物,早就应该被淘汰。在国际上,向中国提供先进铁路技术的国家,没有一个设立铁道部。”

很多民众跟帖表示支持,称“百姓不需要铁道部,铁道部在浪费百姓钱财的同时,还草菅人命”。作为一种交通工具,铁道部并入交通部是理所当然的,但1998年国务院“大部制”调整时,铁道部硬是存活下来了,民间普遍认为,这背后有江派人马在撑腰。

江派主导的铁道部贪腐无度

搬 道工出身的刘志军,凭着阿谀奉承江泽民和各种权谋诡计,在2003年坐上了铁道部部长的宝座。据铁道部职工介绍,刘有两个凡是论:“凡是前任部长干过的事 情,我一律不干;凡是前任部长用过的人,我一律不用。”为了名利双收,他不顾国情和专家的竭力反对,非要上马高速列车。

7·23温州动车事件真相
搬道工出身的刘志军,凭着阿谀奉承江泽民和各种权谋诡计,在2003年坐上了铁道部部长宝座,力推高铁、中饱私囊,今年2月被揭贪污8亿人民币(大纪元资料室)

2004 年黄菊分管铁道部,由黄菊亲自定板,急功近利的高铁就一拥而上。贾庆林在刘志军的好友、全国政协秘书长钱运录的安排下,一年之间就视察了高铁两、三次之 多,而周永康更是高铁的主要支持者,经常频繁出现在高铁列车上。这次温州惨案的处理,据说也是周永康一手幕后操纵的。7月28日温家宝带病出现在现场,主 要是想澄清:埋车头的指令不是来自胡温,所以被埋车头又被挖出拉走。

2011年2月,刘志军被揭贪污8亿人民币,不过真实情况远远不止这 些。有民众揭发说,“刘志军时代的铁道部系统在海外吃回扣、贪污工程款、由铁道系统倒买倒卖火车票,总数额高达600亿人民币,其中和刘志军家族有关的有 120亿。”有社团透露说:“参与到国外采购高铁相关设备的28位原铁道部官吏中,有19位在海外有帐户;所有28位都有亲属在海外,其中16位有直系亲 属在海外,铁道部官员都是些‘裸官’、或者‘外国家属’。”

以号称“中国高铁第一人”的铁道部运输局局长、铁道部副总工程师张曙光为例,多家媒体曝光他为在美国的妻女存了28亿美元,如果换成100元的人民币,足可以绕地球两圈。这位“院士”的著名神话是“中国列车的安全是有保证的,我们安全试验距离已绕地球一圈了。”

7·23温州动车事件真相
号称“中国高铁第一人”的铁道部运输局局长、铁道部副总工程师张曙光,在美国和瑞士的银行坐拥28亿美元存款(合成图片)

独立王国 近亲繁殖

在大陆,铁道部俨然像一个国中之国,有自己的公安、检察、法院系统,还有自己的医院、学校和企业,外人很难监管。2009年国务院给其编制是七个部长级职位,但如今铁道部是9个部长级高官,多出了一个副部长和享有副部级待遇的原总调度长安路生。

更 令人惊讶的是,从部长盛光祖,到六位副部级高官,再到五位总工程师、总规划师、总经济师、总调度长、安全总监,竟然全部是长期任职于铁路部门的“内部 人”,港媒评论说,“可谓完完全全的近亲繁殖”,“突显铁路部门是独立王国”。“这与中共领导人外出视察喜欢搭乘畅通无阻的专用列车有关,与丁关根、韩杼 滨、刘志军等部长受邓小平、江泽民宠信有关,与万里、吕正操、段君毅、丁关根、韩杼滨等部长晋升国家领导人有关。”

人事制度上的官官相护, 令监管制度、问责制度彻底失效。过去30年火车事故不断,死伤数百人的特大事故就至少有8宗,丁关根、韩杼滨任上分别发生两宗。1988年1月,昆明开往 上海列车翻车,至少300多人伤亡,由于里面有外国人死亡,丁引咎辞职,但随即出任国台办主任,后更晋升中央政治局委员。韩杼滨也未被问责,1998年还 升任最高检察院检察长。

安路生两度出任总调度长、两度出任上海铁路局局长;现任安全总监耿志修也曾因胶济铁路发生火车严重超速事件而被免 职;现任副部长胡亚东曾因500人伤亡的胶济铁路惨祸被记大过,但如今他们仍然在享受着高官厚禄与花天酒地。据民众透露,这次7.23温州惨案,铁道部和 中央领导一行150人,加上省里50 人,“200人一天三顿香格里拉自助餐,人均一日吃掉1,000块,每晚房费人均500块。200人刚好一天30万。再穷不能穷干部,再苦不能苦领导”。

中国高铁:大投资、大回扣、大灾难

据 铁道部2010年财务报告显示:截至去年底,铁道部总资产3.29万亿元,负债1.89万亿元,资产负债率57.44%,去年末累计亏损772亿元。目前 中国高铁每公里的建设成本接近2亿人民币,然而票价收入仅能维持运营费用,根本无力偿还每年的贷款利息,更不用说偿还本金了。面对如此高额的负债,7月 21日铁道部发行200亿元债券,各地均出现认购不足现象,百姓说:谁还为铁路买单啊?

 

7·23温州动车事件真相
铁道部2008-2010年财政状况 (铁道部公布的财政数据)

民 众称大陆高铁是“三边工程”:边勘探、边设计、边施工,所以工程期间意外不断,通车后更是事故频生。为什么要建高铁呢?从铁道部贪腐官员的角度看,高铁是 “大干快上”的项目,“大项目,大投资,才能有大回扣”,不过大灾难也就难以避免!这次温州惨案揭示的高铁质量漏洞,简直令人心惊胆战。

从 2004年开始,铁道部花巨资从德国西门子和日本川崎重工等外企引进高铁技术。短短3年内便将最高时速200公里的初期阶段的高铁动车组投入使用。第二年 即2008年,中国在北京至天津路段开通了时速达350公里的高铁,当时日方坚决反对,因为引进合同的最高速度是300,最后日方要求铁道部立下书面字 据,超速出事故与其无关。2009年开通武汉至广州高铁后,又将时速提高到394公里。外国专家对此十分担忧,但外交部发言人却讥笑说:“他们吃醋了”。

高铁是“大跃进”政治需要的产物

中 国高铁的产生还有其政治背景。2008年11月,国务院宣布未来两年投放4万亿元刺激经济增长,对抗国际金融海啸,其中近1万亿元用于铁路建设,主要是支 持高铁计划快速扩展,令高铁的生产和营运成为一条完整的产业链,甚至成为中国著名出口品牌,带动就业增加。这对于铁道部来说,等于中央开了一张巨额支票, 任其花费。

中国真的必须要高铁吗?用老百姓的话说,“中国人缺的不是时间,而是血汗钱”,只要在原来基础上发展普通铁路,多开几趟列车,什 么问题都解决了。很多专家也表示,中国铁路的当务之急应该是大力发展普通列车,这更符合中国的国情。建高铁,投入太大,要重新建铁路和造列车,一节动车的 生产成本在1,000万元以上,而一节普通列车车厢成本为200万元,新修高架桥那样的铁路,投入太多,根本收不回成本。国外高铁基本都是亏损的,日本新 干线也是在亏损35年后才开始盈利,中国哪有日本那样高密度的运输需求?美国等发达国家至今没有高铁,高铁也同样并不适合中国国情。

 

7·23温州动车事件真相
中国人缺的不是高铁,而是在原来基础上发展普通铁路。图为返乡潮期间合肥火车站一票难求的景象(AFP/Getty Images)

以 2010年铁道部统计来看,全年铁路旅客发送量为16.76亿人次,但最频繁的武广高铁一年仅发送旅客0.2亿人次,这与其巨大投入极不相称。不过京沪高 速铁路也成为继三峡之后的第二大工程,总投资2,209.4亿元。专家称这是“烧钱啊。”用铁道部发言人的话说,“中国高铁是中国共产党领导下创造的人间 奇迹”。

中国高铁:更多隐患尚未公开

2011年7月15日,《华夏时报》刊登了《中科院院士简水生:让时间去考验京沪 高铁吧》,文章指出,京沪高铁接触网的动态接触和防雷技术不过关,然而8天后,京沪高铁之外的甬台温铁路就因雷击导致信号失灵,而引发灾难。简水生教授是 大陆著名的光通信领域专家,他对京沪高铁的总体结论是,“更多隐患尚未公开”。

采访中,他首先否定官方宣传的“哪怕断电了,京沪高铁列车自 备的电源也能走120分钟”的谎言。“120分钟的自备电源可以跑多少公里呢?600公里,但实际情形人们已看到了,根本动不了。”他还说:“我觉得,京 沪高铁整个的防雷系统还不行。防雷系统应在沿线都做好。地质条件不好的地方,导电力不高,雷电发生时,结果就可能很糟糕。”

中国工程院院 士、北京交通大学铁道专家王梦恕也表示,中国高铁纵使有防雷设施,也只能防高空雷击,不能防“滚地雷(球状闪)”。由于中原地区较少有“滚地雷”,故高铁 在设计时均没有考虑这一问题,但这次7.23温州惨案就是滚地雷引起的。据悉为讨好胡锦涛,刘志军把高铁的设计全部交给从未搞过铁路建设的清华大学,很多 伪专家在那不懂装懂,设计存在严重失误。

让简水生最担心的还是轮轨材料的耐受性问题,说:“轴是中国人自己制造的,但轴承却不是我们制造的。为什么中国搞导弹比搞飞机容易呢?导弹一次就发射出去,但飞机要使用N次,高铁一年365天,天天都要跑的。材料性能的稳定性就是很大问题。”

他 披露说,中国高铁测试300公里运行时,在实验室条件下,跑到2万多公里就不行了,所以盛光祖不得不把高铁运行速度降下来。“现在我们是把瞬态的东西,看 做自己的成绩,这怎么行?人家国外一个实验根本不能算数的。法国高铁实验在好几年前就跑过了一趟574公里,但当时钢轨就已经不行了,都拧了。”

巨大危机:中国高铁的无砟道床

简水生还指出,中国的高铁全部采用无砟的整体道床,欧洲高铁都是有砟的,只有德国做了10公里的无砟道床实验,也没用在正规运行中。“但当时的部长却拍板决定中国的高铁都采用这种无砟整体道床,谁也不敢提不同意见。”

他 分析说,“列车前行的时候,是以二分之一MV平方向前冲的力量,将钢轨整体向后拉,若铁轨上铺有石头,此时钢轨就被石头子卡住了,所以铁路上的石头子经常 是粉碎的,养路工人得经常更新石头。而无砟整体道床靠的则是压在钢板下的弹簧抵消应力。时间长了,弹簧就会发生崩裂,铁轨就会变形,高速行进的列车就会翻 车。即使可以更换弹簧,耗材费用也很可观。而且高架上900吨一根梁的价格,与平地上建设有砟道床的价格相比,要贵得多。何况现在要修16,000公里高 铁。”

为什么刘志军要选用无砟道床技术呢?善良的人们想不到的是,在贪官心目中最重要的是如何从中捞钱。选无砟道床,就必须得新建铁轨,同时新建高架桥,“四纵四横”一铺开,就是数千亿的投资归他管,他的权力、金钱和地位、荣誉什么都来了,这不就是他的人生目标吗?

假 如高铁设计有问题,为什么还通过专家论证呢?简水生回答说:“被请去做检查评估的人,未必全是专家。我不多说了,让时间去考验吧。”为中共建立90年献礼 的京沪高铁,开通后五天内就发生了六次事故。高铁的安全性有问题,早就不是秘密,甚至《人民日报》都曾引述一位铁路工程师的话说,“这辈子出门绝不坐高 铁”。◇

===============================================================

被“和了邪”的死亡快车
文 ◎ 王华

7·23温州动车事件真相
中国高铁标榜的和谐,实质是让老百姓不要反抗暴政,拥护共产党的领导,维持党天下的稳定,不要站在中共的对立面上(AFP/Getty Images)

上苍用两次“和谐号”的覆灭警示中国人:与中共和谐,就等于迈上了死亡快车。只有否定中共,不与中共为伍,才是得救的希望。

“和 谐号”是大陆对高速铁路动车组的总称。铁道部的表面解释是取义“人与自然的和谐”,其实是取义胡锦涛提出的“建设和谐社会”,为政策歌功颂德。中共标榜的 和谐,实质是让老百姓不要反抗,无论中共如何暴政,百姓都要拥护共产党的领导,维持党天下的稳定,不要站在中共的对立面上。

很多人第一次对 “和谐号”有深刻印象,要数2008年4月28日发生的和谐号撞车惨案。从北京开往青岛的T195次列车因为超速,在转弯处部分车厢脱轨颠覆,导致3分钟 后开来的烟台开往徐州的5034次旅客列车翻车。官方公布70人死亡,416人受伤,不过官方称5034号客车里一个人也没死,令外界质疑这是在欺负慢车 旅客。如今三年过去了,很多受害者还在为赔偿不到位而上访。

这辆车最与众不同之处在于它的政治用途。该车列车长李莉被当局挑选为奥运火炬手,该车也被称为“海之情”“奥运首列”。李莉被安排把火炬拿到列车上,挨个车厢宣传中共虚假的面子工程——奥运。一月后该车惨遭颠覆之灾,李莉也被撞死。

这 次和谐号相撞也跟中共搞政治有着紧密的联系。2009年10月1日开通的甬台温高速铁路,是为“迎接新中国成立60周年献厚礼”工程,号称是当时最为先进 的铁路。不过据《检察日报》报导,在短短一年多的赶工过程中,至少发生4起大的死亡事故。D301也是2011年7月1日中共建党90年献礼的产物,重新 组装后刚正式使用,还没满月便厄运临头。

为什么列车一为中共的政治卖力,就会交上厄运呢?原来它们主动配合了中共的邪恶政治,和了“邪”了,所以就惹火烧身,厄运连连。

用 中国传统文化观点看,1949年后仅仅依靠各种政治运动就害死8,000万中国人,这比吃人魔鬼还要凶残。它在短短60年里就把中国上下五千年的传统文化 毁于一旦,它不但诽谤佛法,还肆无忌惮的迫害修炼人,在天神的眼里,中共早已是十恶不赦的恶魔了。这次7.23温州惨案,根源仍是中共的“豆腐渣”高铁工 程。

从2005年以来,大陆民众中自发兴起了“天灭中共,退党保平安”的自救运动,人们纷纷退出当年加入的共产党、共青团和少先队,在心里站到了中共暴政与恶行的对立面上,也就是不跟中共为伍,不和“邪”了,这就把自己从中共死亡列车上解救出来了。

如今越来越多人悟到:上苍用这两次和谐号的覆灭警示中国人:与中共和谐,就等于迈上了死亡快车,只有否定中共,不与中共为伍,才是得救的希望。难怪很多民众高呼:“到时候了,该下车了!”◇

本文转自235期【新纪元周刊】“封面故事”栏目:7·23温州动车惨案真相
http://mag.epochtimes.com/gb/237/index.htm

◇ 一键分享: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中文分享: . . .. . . . . . . . .. . . . . .

这里是你留言评论的地方

5 + 10 =
Copyright © 2007 - 2018 , Design by 真相网. 本站资料可以免费自由转载. 若有版权问题请留言通知本站管理员.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