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政府高层、智库 公开谴责邪恶中共

真相网2020.9.29】据明慧网报道:自二零二零年年初,中共病毒肆虐全球以来,美国川普政府高层政要、精英阶层不断公开发声,谴责中共给美国和全世界自由国家带来威胁;开始称当前的瘟疫为“中共病毒”,并揭露中共号称“代表14亿中国人”的谎言,倡议将中共和中国人分开……

川普总统9月22日在联大发言,强烈谴责中共对疫情撒谎误导世界,他说,“必须追责把这场瘟疫释放到全球的国家:中国(中共)。”

白宫顾问纳瓦罗首提“中共病毒”

白宫贸易顾问纳瓦罗(Peter Navarro)9月13日接受采访时,提到当前的瘟疫是“中共病毒”(Chinese Communist Party virus,简称CCP virus)。

纳瓦罗说:“本届政府和总统的能力,基本上能够沿着这四个方略展开,使我们得以重新开放经济,为应对中国共产党病毒(CCP virus)做好了更充份的准备。”

他解释,川普政府通过四种途径对抗病毒,即“个人防护、治疗办法、进行测试和开发疫苗”,这些对策得以重启美国经济,更好的抵御中共病毒。“中国共产党打击了川普总统建立的美国史上最强大、最有弹性的经济。因此,我们不得不进入经济封锁状态。”

今年6月21日纳瓦罗在接受CNN采访时就表示,冠状病毒是“中国共产党的产物”。纳瓦罗说,中共或故意制造了这种病毒。纳瓦罗强调,病毒是从中国传播的,中共应该对此负责。他多次表示,在疫情早期,中共不禁止从武汉飞往世界各地的国际航班,让病毒“播种”到世界其它地方。他认为中共本来可以把病毒限制在武汉。相反却让数十万中国公民乘飞机到世界各地旅行,造成全球性瘟疫大流行。

美国国务卿蓬佩奥:中共威胁美国和整个自由世界

美国政府高层、智库  公开谴责邪恶中共
图:美国国务卿蓬佩奥(Mike Pompeo)(点图看大图)

蓬佩奥7月23日下午在加州理查德·尼克松总统图书馆发表主题为“共产主义中国和自由世界的未来”演讲。他强调了中共对美国和整个自由世界的威胁。
他断言,中共的最终目标是基于“破产的极权主义意识形态”在世界范围内实现共产主义霸权。他说,不能忽视中美两国根本的意识形态差异。

蓬佩奥将中共政权与中国人民区分开来,他说中国人渴望更大的自由。他发誓要与民主运动站在一起,并敦促世界各地的民主国家推动中国人争取更大的人权。

“共产主义者几乎总是撒谎。他们说的最大谎言是:他们代表14亿中国人。但这14亿人受到中共的监视、压迫、不敢说话。”

“我呼吁每个国家的每一位领导人开始做美国所做的事情:坚持互惠,坚持透明,追究中共的责任。”他说:“改变中共的行为不能只是中国人民自己的任务。自由国家有工作要做,去捍卫自由。”我们希望各个国家在自由和暴政之间做出抉择。

中共无休止打压所有宗教团体 应强硬对抗

蓬佩奥还呼吁罗马教廷对中共强硬,强烈表达对中共迫害宗教自由的关注。他表示,中共不仅严重迫害天主教徒,也严重迫害基督徒、藏传佛教徒、法轮功等所有宗教团体。

蓬佩奥9月18日在写给美国天主教杂志《第一件事》(First Things)的文章中说,“针对中国共产党按照其意志和极权纲领,无休止地打压所有宗教团体的行为,梵蒂冈应该有力和持久地表达教会向世界所教导的宗教自由和团结的理念。”

蓬佩奥说,“两年过去了,中梵协定并未使天主教徒免受中国共产党的蹂躏,更不用说中共对基督徒、藏传佛教徒,法轮功学员和其他宗教信徒的残酷迫害了。”“共产党当局继续关闭教堂,监视和骚扰信仰者,并坚称共产党是宗教事务的‘最高权威’。”

美助卿:中共是“目无法纪的恶霸”

美国国务院亚太助卿史达伟(David Stilwell)9月17日出席国会参议院外交关系委员会听证时表示,从中共最近在世界各地所作所为看,它不是负责任的全球行为者,而是“目无法纪的恶霸”。他表示,他们的工作就是将更多的冰山指给其它国家看,帮助他们了解中共(CCP)的真实面目。

史达伟在听证中引用逃亡美国的香港病毒学者闫丽梦的话说,中共对世界的侵略和破坏现在仅现“冰山一角”。

“但这个比喻是思考中共在全球的侵略和破坏活动的一种行之有效的方法。”他写道,“对任何一个、我们在全球看到的中共从事的恶性活动,底下都有大量的潜伏活动。”

史达伟表示,国务院,特别是东亚和太平洋事务局(EAP)的工作就是将更多的冰山指给其它国家看,“让他们了解中共的真实面目——一个侵略性的、专制、野心勃勃、偏执、对自由开放社会和国际秩序的敌对威胁”。

安全顾问奥布莱恩:中共谋求对生命和思想的控制

9月23日,美国国家安全事务顾问奥布莱恩(Robert O’Brien)在爱荷华州德雷克大学演讲时说,川普政府正在建立国际共识,以多种形式应对中共日益增长的侵略行为。

6月24日, 奥布莱恩在凤凰城亚利桑那州商业局发表有关中国问题的讲话称,在川普总统的领导下美国人终于醒来了,看到了中共咄咄逼人的行为,以及对我们的生活方式的威胁。

他说,共产主义认为,个人只是作为一个工具被用来实现一个民族国家想要实现的目的,因此个人可以轻易地被拿来为实现民族国家的目标做牺牲。

他说,可是在中国,这些思想一直是中国共产党的根基,就如同《宪法》和《权利法案》是我们美国人的根基。中国共产党谋求对人民生命的完全控制,这意味着经济控制、政治控制、身体控制。也许最重要的是思想控制。

他说,中共宣扬的目标就是创建人类共同命运共同体,并且按照中共的意愿重新塑造全世界。他们正在越出中国边界去控制人们的思想,并取得了成效。

他强调,川普政府正在对中共的恶行予以还击。川普政府会继续大声疾呼,揭露中国共产党的信条和阴谋。这不仅是为了中国,为了香港、台湾,也是为了全世界。我们会和我们的盟友和伙伴一起抵御中国共产党企图操控我们的人民和我们的政府,伤害我们的经济,侵害我们的主权。

FBI局长:中共对美发“人才大战”窃取研究

美国联邦调查局(FBI)局长克里斯托弗·雷(Christopher Wray)9月17日表示,北京正在进行一场“人才大战”,窃取美国研究(成果),以维持自己的技术野心,并利用美国纳税人的钱来实现其目标。

雷曾多次表示,中共对美国利益构成巨大威胁。9月17日,他对国会作证说,FBI正在以“每十个小时”一件的速度,展开与中共相关的反间谍调查。FBI已进行了2000多项情报调查,占到反情报工作的“最大部份”。

他还强调,当FBI提到中国威胁时,指的是中国政府和中共威胁。雷在听证会上准备的声明中说:“没有哪个国家比中国(中共)对这些资产构成更广泛,更严重的威胁。”

他警告说:“美国人民才是中国(中共)盗窃行为的受害者,规模如此大,是人类历史上最大的财富转移之一。如果你是美国成年人,中国(中共)更有可能窃取了你的个人数据。”

对中政策首席规划顾问余茂春:中共站在人民和自由世界对立面

美国海军学院教授、蓬佩奥对中政策首席规划顾问余茂春(Miles Yu)6月15日,在接受《华盛顿时报》采访时表示,文革和六四的经历和记忆,让他对中共有了深刻的认识。他在采访中说:“如今没有比中国(中共)更大的威胁,没有比阻止中国(中共)对世界的威胁更重要的战略目标。”

9月22日,加拿大智库麦克唐纳-劳里埃研究所(MLI)举办的香港问题和中国政策的论坛中,余茂春在发言中强调,现在不是中美冷战,而是中共站在了中国人民和自由世界的对立面。

他在论坛上提到,香港一国两制的失败,令世界看清中共是不能被信任的,而世人反有机会更认清了中共的“统一战线”、“武装斗争”和“党的建设”是如何运作的。

余茂春在回答问题时强调,这不是中国和美国的战争,中美之间的“冷战”是中共和中国人民以及自由世界的战争。他也提醒世人,不要误以为解放军的角色只是单纯保护中国人民,因为在中共体制下的解放军,重心是服务中国共产党,而不是中国人民,它涉及商业、科技、情报等领域。

司法部长巴尔:中共全球野心是21世纪对美国和全球的首要问题

美国司法部长巴尔(William Barr)2020年7月16日发表演讲时,发出警告,中共的全球野心是21世纪对美国和全世界最重要的问题。

他说,中国共产党用铁拳统治着世界的伟大文明之一。它试图利用中国人民的巨大力量、生产力和聪明才智,推翻以规则为基础的国际体系,让独裁安存于世。美国如何应对这一挑战将具有历史意义,并将决定美国及其自由民主盟友是否继续塑造自己的命运,抑或中共及其独裁支流是否会控制未来。

中共掠夺性经济政策使其成为“专制兵工厂”

他解释说,习近平公开地谈到中国正在向中心舞台靠近,建设一个优于资本主义的社会主义,用中国的解决方案取代美国梦。他表示,中共不再韬光养晦,而正在进行一场经济闪电战,夺取全球经济制高点,并超越美国成为世界最主要技术超级大国。

“为了向竞争环境倾斜,中国共产党政府完善了一系列掠夺性且经常是非法的策略、货币操纵、关税、配额、国家主导的战略投资和收购、盗窃和强制转让知识产权、国家补贴、倾销、网络攻击和工业间谍活动。在美国联邦政府的经济间谍诉讼中,大约80%的指控案都旨在让中共政府获益,而在所有商业机密盗窃案中,大约60%都与中共有关。”

他说,中共的掠夺性经济政策正在取得成功。“一百年来,美国是世界上最大的生产国,让我们能够成为世界‘民主兵工厂’。2010年,中国在制造业产出方面超过美国。中国现在是世界‘专政兵工厂’。”

巴尔还表示,美国公司已经变得依赖中国市场,而整个美国现在也依赖中国提供的重要商品和服务。

中共将其意识形态推展到全世界

巴尔说,中国共产党拥有绝对权力,不受民众选举、法治或独立司法机构的控制。中共监视本国人民,给他们分配社会信用评分,雇佣一支政府审查大军,折磨持不同政见者,迫害宗教和少数民族……“中共强迫意识形态一致性的运动并没有止步于中国边境。相反,中共寻求将其影响力扩展到世界各地,包括美国本土。”

“现在不是美国在改变中国,而是中国(中共)利用其经济实力来改变美国。”

他抨击硅谷的美国科技巨头和好莱坞,为了短期利益而讨好中共。巴尔说:“北京的终极企图不是与美国进行贸易,它是要抢掠美国。作为一位美国商业领袖,讨好北京可能会带来短期回报。但最终它的目标是取代你。”

他引述美国公司董事会内部流传的笑话:在中共看来,双赢就是(中共)要赢两次。“尽管美国人希望贸易和投资能使中国的政治制度自由化,但中共政权的基本特征从未改变。”

他呼吁,重估中美关系,美国需全社会共同努力、抵抗中共带来的这场威胁到子孙后代的挑战。

美国国防部长埃斯珀:中共正在挑战国际原则

美国国防部长埃斯珀(Mark Esper)在《华尔街日报》发表题为“五角大楼已为中国做好准备”(The Pentagon Is Prepared for China)的文章。文中指出美国把中共视为战略对手,美国必须加强其在印太地区的盟国和伙伴网络,以应对中共的军事和经济威胁。

埃斯珀表示,解放军服从的不是国家或《宪法》,而是中共。一个更加强大的解放军,将助长中共推展其国际野心。其中,最重要的就是重塑国际秩序,破坏全球公认的国际规则。

他写道:“我们已进入了全球竞争的新时代,自由开放的国际秩序将与北京倡导的专制制度相互较量。”

埃斯珀在文章的最后呼吁重视自由、人权和法治的国家团结起来,抵御中共对各国主权的侵略与胁迫。

联邦参议员泰德·克鲁兹:中共是新的邪恶帝国

联邦参议员泰德·克鲁兹(Ted Cruz)接受大纪元记者杨杰凯的采访时表示,中国(中共)和中国(中共)政府是新的邪恶帝国,把各种各样的手段集于一身。

“他们(中共)只会变得更坏。”他认为病毒大流行带来的最重要的外交政策后果,就是导致了对美国与中国以及世界与中国(中共)关系的根本性重新评估。

他说,中国(中共)是下一个世纪美国面临的最严重的地缘政治威胁。与中国(中共)的敌意、侵略、知识产权窃取、间谍活动和宣传战进行的战斗,这是一种“整体政府”(a whole of government)式的努力。

他表示,中共一直设法颠覆美国社会的各个方面,从政界到经济,从知识产权到供应链,从好莱坞到学术界,再到象NBA这样的职业体育比赛。

他提到,在整个冷战期间,美国并没有和苏联爆发战争。“相反,里根(总统)最能理解这一点,我们进行了系统的、全面的努力揭露真相(shine a light),利用真理的力量,利用经济压力,利用外交压力,利用美国自由企业制度令人难以置信的力量,来打败他们,让他们破产。”

“共产主义是一场灾难,它行不通,所以我们需要在军事方面与之抗衡,我们需要通过揭露真相来对抗它。这是我一直努力去做的事情,呼吁警惕来自中国(中共)的谎言和压迫。”

朱利安尼:中共对全世界的攻击是反人类罪

前纽约市长、川普总统的私人律师鲁迪·朱利安尼(Rudy Giuliani)10月9日在英文大纪元发表的文章称:中共对这次全球瘟疫大流行负有直接责任,这场瘟疫导致数十万美国人丧生,数百万人染病,包括我们的总统在内。在全球范围内害死了一百多万人,并极大地破坏了历史性的经济繁荣时期。

他说,中共和它控制的秘密独裁政权应该为中共病毒的流行负全责,这是对世界的攻击。当病毒第一次出现在武汉时,中共官员最初是采取他们惯用的处理坏事的手法——审查和镇压。治疗病人的医生被迫保持沉默。新闻文章和社交媒体的帖子都受到了严厉的审查,当局严格限制百姓的日常生活。

“所有这一切都是为了让普通中国公民和世界其它国家对新出现的威胁蒙在鼓里,而此时的应对准备原本可以发挥最大的作用。”

“这一切都不该发生,这是反人类罪。责任全在中共独裁者、有组织犯罪分子和杀人犯的身上。”

10月6日,朱利安尼在推特上将新冠病毒称为“中共病毒”。在接受英文大纪元采访时他解释道,他是刻意使用该名称的,因为他认为中国共产党应为这一流行病负责,并称该政权的渎职行为是“战争行为”。

他说:“早在告知我们的一个月到一个半月之前,中国(中共)就已知道(这种疾病)了。”“他们尽管在中国内实施了封锁,却在数个月间,允许了数以万计的中国人到欧洲和美国旅行。”

“当他们关闭中国时,就已知道这个疾病有多么危险,”朱利安尼说,“并且,他们想确保世界其它地方遭受的损害与中国一样严重。这是一件极其卑劣的事情。如果你愿意,可将其视为战争行为。”

朱利安尼将中国和中共政权之间进行了区分,他指出,中国人民和世界其它地方一样,都受到中共的伤害。

“我认为最好将它称为中共病毒,因为这不是中国人民(造成的)。”朱利安尼说:“绝大多数中国人都不知情,他们甚至是这个病毒的受害者,他们和我们一样受害。”

斯伯丁:批评中共不是批评中国或中国人民

美国空军退役准将罗伯特·斯伯丁(Robert Spalding)10月5日接受《大纪元时报》的采访时,明确地将中共和中国人民区分开来。他强调说:“你必须将中国共产党分离开。”即使在白宫任职期间,他也试图强调这一区别。

他说,当中共受到批评或制裁时,它会依赖于将中国共产党、中共和中国人民之间的概念混淆来挑战美国的政策。

他表示,中共和西方媒体的言论都有利于中共,因为它们“将这些(政策)描述为针对中国或中国人的种族主义或仇外”。

“他们(中共)是邪恶的角色,是极权主义政权,他们实际上并不支持中国人民。当你批评他们时,你是在批评中共政权,你不是在批评中国这个国家或中国人民。”

谈到中共对话语权的控制,斯伯丁称,虽然中共在中国禁止了脸书(Facebook)和推特(Twitter),但它同时却通过微信和抖音(TikTok)将自己的影响力扩展到了自由世界,这“赋予了中国共产党有效审查和控制社交媒体平台上所发生的任何事情的能力,并真正控制了话语权”。

他补充说:“利用现代技术控制话语权,以产生社会、政治和经济影响,这确实是一种神话般的战争武器。”

“在这件事上,中国共产党完全是两面派。他们在所谓的‘防火长城’后面花了很多时间与解放军商量着封杀了(外国社交媒体网络),之后却说:‘嘿,你为什么要屏蔽微信和抖音( TikTok)’。”

宗教事务大使:中共在发动信仰战争

美国国际宗教事务大使萨姆·布朗巴克(Sam Brownback)接受英文大纪元采访时说中共是侵犯人权的最大推动者。“中国(中共)正在与信仰交战。这是一场它们赢不了的战争。”

他表示,中共对民众的控制是全面的,无处不在。“一个警察国家,一个虚拟的监狱,到处是摄像头,面部识别系统,对你进行各种限制,家庭教会被摧毁,妄图控制天主教会,迫害法轮功,现在有可信的报导说正在发生着活摘器官。”

谈到中共对法轮功已经持续21年的迫害。布朗巴克说:“历史上都是这样。如果你不勇敢地面对这些恶霸,他们就会不断找上门来。过去人们总是说,‘(中共迫害法轮功,但)那不是我的宗教团体,法轮功不是我的信仰,如果他们(中共)找他们的麻烦,那是他们的事,我是穆斯林,或者我是基督徒,或者是佛教徒,或者说宗教对我来说并不重要,所以我不会在意它。’可是,我们在历史上多次看到,如果你不早一点站出来反抗他们,他们就会得寸进尺。”

“中共信奉共产主义哲学,从一开始就与信仰为敌,一直在迫害信仰。它不允许人们相信更高的道德权威,认为最高的道德权威就是共产党。这是一个官方认可的无神论体系。它不会效忠任何其它的权威,它可能会攻击一个小群体,然后它会攻击更多的群体,最后完善自己的(迫害)系统。”

谈到中共活摘器官的问题,他说,“我们不是谈论19世纪初或者40年代的事。这是2020年正在发生的事情。它正在我们今天的世界里发生。我认为,一旦人们听到这一消息,一想到正在发生这样的事情,绝对会感到不寒而栗。”

“如果这事真没有发生,他们自己就可以给出一个可信的回答。可是他们没有选择这样做,也没有做出回答。”

布朗巴克说:“有尊严的自由是人类固有的天性。我认为,任何政府无论花多长时间,都无法赢得一场束缚人民自由的战斗。”

转载自明慧网

这里是你留言评论的地方

7 + 9 =

【您可以使用 Ctrl+Enter 快速发送】

Copyright © 2007 - 2020 , Design by 真相网. 本站资料可以免费自由转载. 若有版权问题请留言通知本站管理员.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