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7~8月11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离世

真相网2020.9.25】据明慧网信息统计,二零二零年七至八月份,有十一名法轮功学员因中共迫害含冤离世。其中,法轮功学员王凤臣在监狱被迫害离世;李玲在非法拘禁中被活活暴打致死;另有九位法轮功学员生前多次被绑架、判刑、劳教,有的累计冤狱达十四年之久,长期遭受中共恶警恶人酷刑和超强度奴役迫害,身心受到严重摧残。

长春市法轮功学员姜全德,曾被酷刑致残后,投入冤狱十一年;曾被绑老虎凳、塑料袋套头窒息、手指及乳头上扎竹签、电棍电击全身等,因酷刑致使他右臂骨折致残,连方便面都拿不动;他牙齿被全部打掉。八月二十五日晚十时许,姜全德含冤离世,终年六十六岁。姜全德身上被施加酷刑后留下的疤痕,清晰可见。

山东省蓬莱市龙山店镇法轮功学员李玲,被村支书带民兵毒打致死。李玲的牙齿被打落,嘴巴被打裂,前身左肋下部有伤,浑身青紫,惨不忍睹。

大庆市林甸县优秀教师、法轮功学员王凤臣,被非法判刑四年,在呼兰监狱被迫害出现严重肿瘤病状,大量吐血,上不来气,生命垂危,于二零二零年八月九日含冤离世。

河北省承德市法轮功学员边群连,累计被中共冤判十四年,在唐山冀东监狱被迫害致生命垂危、奄奄一息,于二零二零年八月九日被监狱送回家,仅四天,于八月十二日含冤离世。

黑龙江省牡丹江市海林市医生、法轮功学员王淑坤,二零二零年六月末,被骗去单位,遭警察毒打,数日后,于七月二日早含冤离世。

二零二零年七~八月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统计表

姓名 性别 年龄 省、直辖市 区县 职务 死亡月份 非法关押致死 曾经历迫害
王淑坤 66 黑龙江 牡丹江市 海林市 医生 2020 7 曾被非法劳教
刘昌坤 吉林省 长春市 2020 7
李玲 山东省 蓬莱市 2020 7 毒打致死
白亚清 60多 吉林省 长春市 警察 2020 7 非法劳教一年
王凤臣 50多 黑龙江省 大庆市 林甸县 教师 2020 8 呼兰监狱 枉判四年,在呼兰监狱
都兴贵 69 辽宁省 抚顺市 2020 8 被非法判刑两年半
边群连 69 河北省 承德市 2020 8 唐山冀东监狱二次判刑共十四年
张崇月 40 辽宁省 葫芦岛市 兴城市 2020 8 枉判十年。回家两年,含冤离世
郭玉莲 80 甘肃省 武威市 2020 8 两次被非法判刑近十年,二零二零年一月,郭玉莲又被邪党非法判刑一年,监外执行
姜全德 66 吉林省 长春市 农安县 2020 8 姜全德曾多次被中共绑架,历经十一年冤狱
朱艳 57 吉林省 吉林市 龙潭区 2020 8 中共劳教迫害两次

一、山东法轮功女学员李玲被村支书带民兵毒打致死

法轮功女学员李玲,家住山东省蓬莱市龙山店镇大张家村,二零二零年六月二十八日,被中共村支书带民兵绑架、毒打,非法拘禁在山上的一间空房子里折磨,于七月十三日被迫害致死。她的遗体惨不忍睹,民兵在李玲家门口看着,强迫当天火化她的遗体。

二零二零年六月二十八日上午,李玲带着真相资料回家被恶人举报,在家中,被中共村书记响得茂带着五、六个民兵绑架,同时掠走家中三十多本真相资料。

中共恶人问李玲资料是从哪里来的,李玲拒不回答非法审讯,遭村民兵于得水、于得胜二人暴力毒打。恶人为掩人耳目,将李玲非法拘禁在邻村——响吕村山上的一间空房子里,屋外门口有一大石头,恶人问不出什么,气得一脚将李玲踹倒,她的臀部撞碰到石头上。行凶者一棍捅在李玲心窝处,李玲当即身体出现异常。李玲还被惩罚在室外长时间淋雨。李玲一直绝食反迫害。负责看着李玲的老者说,这妇女何苦遭这罪呢?

七月十三日,李玲被送到响吕村私人诊所“救治”,被告知已死亡。迫害者立即拉着李玲遗体送回家,村民兵在李玲家门口看着让当天必须火化,家属无奈服从。此前一星期,李玲丈夫林得胜因家庭琐事服除草剂送医院抢救无效死亡,李玲被带回家给过世的丈夫找衣服,和儿子拥抱时说:啥都没说。儿子看到妈妈的嘴被打豁了,牙齿掉了几颗,特别憔悴。李玲给丈夫找完衣服后又被带走。家人询问李玲被关押地点,恶人拒不告知。在李玲儿子的强烈要求下,恶人给他戴上黑头套让他与母亲见了一面,没想到这一面竟是永别。

亲友给李玲换衣服时看到:李玲两眼突出,向外鼓得特别大,看起来很悲惨,牙齿被打落,嘴巴被打裂。前身左肋下部有伤,浑身青紫,惨不忍睹。

出殡当日,村民兵于得水、于得胜(五十多岁)身穿便衣,盘问、阻止李玲朋友参加出殡,问是干什么的?朋友答:亲戚,并说人都死了,你们还要干什么,你们是干什么的?二人谎说也是亲戚。此二人在十里八村口碑都不好,都知道他们心肠狠毒。

二、黑龙江省牡丹江市海林市法轮功学员王淑坤医生遭警察毒打后离世

黑龙江省牡丹江市海林市六十六岁的女医生、法轮功学员王淑坤,二零二零年六月末,被骗去单位,遭警察毒打,于七月二日早含冤离世。

王淑坤女士,在海林市海林镇医院退休后,返聘在镇医院任内科大夫。二零二零年六月末,海林镇医院党委书记韩艳给王淑坤打电话骗到医院之后,海林市第一派出所警察,让她写放弃修炼的所谓“三书”,还让王淑坤承认她的丈夫于晓鹏(上访二十九年,未修炼法轮功)也修炼法轮功,被王淑坤拒绝。警察居然在医院里对王淑坤大打出手,王淑坤身上多处淤青,膝盖骨骨折,全身被汗水湿透。几个小时后回家。

大约七月一日傍晚,王淑坤出现脑出血症状,头晕,恶心。脑血管病症状。在二零二零年七月二日早四点二十五分突然去世。

七月四日,王淑坤遗体在海林市殡仪馆被火化,丈夫于晓鹏趴在棺材上号啕大哭,“媳妇是冤死的,我媳妇死得冤啊,我不会放过他们的。”撕心裂肺的哭声令所有在场人动容。

王淑坤去世后,警察曾找于晓鹏要求不要把王淑坤的事上网。

三、退休警察白亚清被迫害离世

吉林省长春市六十多岁的退休警察白亚清,因修炼法轮功被中共迫害,于二零二零七月二十日含冤离世。去世前一周(七月十三日),她还被警察劫持到看守所。

白亚清原是长春市少年犯劳教所的警察,因为修炼法轮功,二零零六年十一月被非法劳教一年,关押在黑嘴子劳教所。在黑嘴子劳教所因坚持信仰被绑在死人床上十天,遭受“抻刑”迫害致残,抻刑迫害过的腿一直疼痛。

二零一七年七月十三日,白亚清的女儿韩冰(三十六岁,法轮功修炼者)被中共枉判三年半,非法关押在长春女子监狱,至少一年多不让家属接见。白亚清为营救女儿四处奔波、身心疲惫。

二零二零年四月四日,白亚清发法轮功真相材料遭警察非法抓捕,被勒索一千元保释金后,以保外就医的形式回到家被监视居住。回家后白亚清的身体明显受创,劳教期间受过抻床酷刑的脚开始冒水并变黑。

二零二零年七月,白亚清被派出所警察劫持到检察院问话。放回家后,她的脚不能走动,三天没吃饭。因为她是独居,朋友到家里看望她,才发现她的境遇。在朋友的帮助下,渐渐好转,能吃饭,也能下地慢慢走了。

七月十三日白亚清被警察直接劫持到看守所,因身体不合格,看守所拒收。白亚清的精神再次受打击,身体进一步恶化,于二零二零年七月二十日含冤离世。

四、遭中共常年迫害 抚顺市法轮功学员都兴贵含冤离世

辽宁省抚顺市法轮功学员都兴贵,二十年来多次被非法劳教、关洗脑班,二零一六年十一月被非法判刑两年半,于二零一八年十二月二十八日结束非法刑期。明慧网八月十二日报道,顺城法院又下监外执行通知随后骚扰,在巨大的精神压力下,都兴贵老人含冤离世。

都兴贵,男,一九五一年出生,今年六十九岁。从两岁起患严重气管炎,每次犯病都喘不上来气,死去活来的。修炼法轮大法后,身体神奇康复。他把自己的亲身受益告诉给被中共谎言迷惑的世人,让更多百姓明白法轮大法好。因此遭中共常年迫害。

从二零零一年一月以来,都兴贵屡遭迫害,曾多次被非法劳教、洗脑班迫害。

二零一六年六月二十九日,都兴贵被顺城公安分局葛布派出所警察绑架送南沟看守所,因身体检查不合格,看守所拒收。随后抚顺市国保、顺城公安分局警察、葛布派出所及葛布街道、社区多次上门骚扰,编造收集假证陷害都兴贵,二零一六年十一月十日上午九点,抚顺市顺城区法院在第八法庭进行非法开庭,都兴贵讲述自己修炼身体健康的情况,同时对修炼法轮功的合法性做了有理有据的辩护。都兴贵通过论证,讲出修炼法轮功、讲真相、发传单的合法性,法官公诉人无语。法庭草草的就收场了。

都兴贵被抚顺顺城区法院冤判三年,他上诉到抚顺中级法院,中级法院改判二年六个月,刑期从被绑架时间二零一六年六月二十九日到二零一八年十二月二十八日二年六个月,由于都兴贵身体检查不合格,没有到监狱执行。所以,二零一八年十二月二十八日,都兴贵已解除了刑期。

然而,二零二零年五月份,葛布派出所警察配合协助顺城法院,接上级指令,要对没有执行的案子清理,要求都兴贵到医院体检,如身体好了,再到监狱服刑,都兴贵给他们讲真相,最后派出所办案人说,那身体不好,不适合去监狱服刑,我们就这样上报。

就是这样,顺城法院下了监外执行通知书,但是都兴贵的刑期已满,又要监外执行,给六十九岁的都兴贵造成巨大的心理伤害。最后含冤离世。

五、十年冤狱摧残 张崇跃含冤离世

辽宁省葫芦岛兴城市法轮功学员张崇跃,十年冤狱后回家仅两年就抛下妻子、两个女儿和高龄老母亲,于二零二零年八月七日含冤离世。年仅四十岁。

张崇跃家住葫芦岛市兴城大寨乡郭家村,是乡亲们公认的好人,他家也是被人称道和羡慕的幸福之家,母亲慈祥,妻子贤惠,两个女儿乖巧懂事。

中共迫害法轮功后,张崇跃一家人被迫流离失所,来到葫芦岛市绥中县。

二零零八年二月二十五日清晨,张崇跃被绥中县国保大队李长华、刘忠和等警察闯到住处绑架并抄家,家里的电脑、打印机等物品被抢走。三天后,警察又卷土重来撬门砸锁,家人不在的情况下将私有财产抢劫一空。二零零八年五月,张崇跃被枉判十年重刑。张崇跃家中失去了顶梁柱,妻子抱着小女儿,领着大女儿,带着年过古稀多病的婆婆回到老家。多年来苦辣辛酸,农活一人干,艰辛探监遭刁难,身单力薄。刚过十岁的大女儿帮着推稻子,令人心酸。

在盘锦监狱(六监区),张崇跃被迫害得身体极度虚弱、消瘦、走路不稳、有气无力、头晕目眩,血压高压达230mmHg,低压达140mmHg.家属曾要求保外就医,可盘锦监狱方拒不放人。

十年冤狱期满,身心受到严重摧残的张崇跃回家仅两年就含冤离世。

六、历经中共摧残 吉林市法轮功学员朱艳被迫害离世 大儿子曹阳被迫害致精神失常

吉林省吉林市法轮功学员朱艳于二零二零年八月十五日含冤离世,终年五十七岁。在她生命最后的时刻,她吃力地说出五个字:“法轮大法好!”

朱艳家住吉林市龙潭区缸窑镇,生性善良,谦虚公正,遇事宽待他人。九八年八月份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后,更是严格要求自己,努力同化大法真、善、忍。

朱艳被中共劳教迫害两次,多次被非法关押,多次被追捕,被迫流离失所。原有一个美满的四口之家,被迫害得夫妻被迫分手,一双儿女无人照管,很小就承受着失去父母的痛苦,四处漂泊,自寻生路。为了营救妈妈,两个孩子被警察暴打,其中大儿子曹阳被迫害致精神失常。

七、甘肃武威市八旬郭玉莲在迫害中含冤离世

二零二零年一月,甘肃省武威市法轮功学员郭玉莲老人,被凉州区法院非法判刑一年(监外执行),之后遭司法局、镇司法所多次骚扰、恫吓,于八月二十二日含冤离世,终年八十岁。

郭玉莲,女,武威市凉州区双城镇徐信村人,一九九八年开始修炼法轮功,身心受益。在一九九九年七月以后,老人多次被中共邪党迫害,被非法关押、非法劳教、非法判刑。

八、曾经冤狱十一年的长春市法轮功学员姜全德在绑架骚扰中离世

姜全德,男,原长春市农安县国家粮食储备库保管员,一九九七年开始修炼法轮功。修炼前,他抽烟喝酒成瘾,喝多了和家人打仗,和妻子发生口角;身体也不行,脸上长一些类似“红斑狼疮”的东西,心脏也不好。修炼法轮功后,烟酒都戒掉了,疾病也不翼而飞,家庭和睦了。工作更加兢兢业业,保管的东西没有一件丢失的,受到单位领导的认可、同事的赞誉。

一九九九年中共迫害法轮功后,姜全德长期遭受非人迫害,被非法拘留四次、劳教一次,并被酷刑致残后投入冤狱十一年;他曾被绑老虎凳、塑料袋套头窒息、手指及乳头上扎竹签、电棍电击全身;因酷刑“轱辘大轮”、“上绳”、“摇猪手”,致使他右臂骨折致残,连方便面都拿不动;他牙齿被全部打掉,不给流食,吃了八年多夹生的米饭,吃任何东西都只能囫囵吞咽、无法咀嚼。原本健康强壮的姜全德因遭受长年的身心摧残,身体已被迫害得异常虚弱。

在公主岭监狱,姜全德被警察扒光衣服,绑在死人床上,恶警用多根高压电棍同时电击,他的头被电肿出大泡,恶警又拿电棍往肚脐眼里插着电,四肢被绑在死人床上固定的姜全德竟然一下被电得坐了起来……

二零二零年七月十五日早上,中共警察在吉林省农安县对法轮功学员大抓捕,姜全德与妻子孙秀英在家中被农安县古城派出所警察绑架,他们的家被翻得乱七八糟,东西被扔得满院子都是。当时姜全德身体已瘦得皮包骨,警察依然不放过,把他和孙秀英一并绑架。后因姜全德身体极度虚弱,被家人接回,回到家后一直靠输营养液生存。妻子孙秀英被非法关押。姜全德儿子曾要求农安县国保释放其母侍候父亲,被农安县国保警察非法要挟:不签字不能放人。姜全德嘱咐儿子,坚决不能签字!

八月二十五日晚十时许,姜全德不幸离世,终年六十六岁。次日早晨,天降大雨,家属冒雨送别他,姜全德身上仍有被施加酷刑后留下的疤痕,清晰可见。

九、大庆市林甸县一中优秀教师王凤臣被迫害致死

今年五十多岁的大庆市林甸县一中优秀教师、法轮功学员王凤臣,在呼兰监狱被迫害出现严重肿瘤病状,大量吐血,上不来气,生命垂危,于二零二零年八月九日含冤离世。

王凤臣和妻子冷秀霞都是大庆林甸县一中出类拔萃的优秀教师,秉持着“真善忍”标准修心向善,诚信授课,拒绝收礼和红包。王凤臣任教高中地理,深得师生信任,负责带每年高考的应届生。

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迫害法轮功后,王凤臣、冷秀霞夫妻屡遭迫害。二零一七年一月十八日,王凤臣、冷秀霞夫妻被一伙便衣警察绑架、抄家。

二零一七年十月十一日,王凤臣、冷秀霞夫妻被林甸县法院非法判刑四年、分别被勒索罚款三万元。二零一八年春,冷秀霞被非法关押到黑龙江女子监狱;王凤臣被非法关押在呼兰监狱。

王凤臣在呼兰监狱被迫害致出现严重肿瘤病状。呼兰监狱逼迫家人必须签免责任书,逼家人同意 “王凤臣死在监狱里,狱方不负责任以及检查完身体必须回监狱”的强制协议,不签就不能检查。

王凤臣于八月九日早晨五点左右在哈尔滨农垦肿瘤医院去世。此时王凤臣的妻子冷秀霞正在黑龙江省女子监狱遭受迫害。

十、承德市边群连被唐山冀东监狱迫害致死

河北省承德市法轮功学员边群连,在唐山冀东监狱被迫害致生命垂危、奄奄一息,于二零二零年八月九日被监狱送回家,仅四天,于八月十二日含冤离世。

边群连,男,生于一九五一年十二月,一九九六年开始修炼法轮功,道德升华、无病一身轻。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后,边群连上北京为法轮功说句公道话,被非法关押在转化班强制洗脑两个月。边群连曾经两次被非法判刑:二零零五年被绑架非法判刑八年;二零一六年再次被绑架非法判刑六年。两次均被劫持到唐山冀东监狱遭迫害。

二零零五年,边群连在唐山冀东监狱遭到残酷迫害,每天有四个包夹二十四小时对其轮番迫害,没有任何自由可言。

二零一六年七月八日,边群连等法轮功学员去承德县讲真相被绑架,非法关押在承德县看守所遭到警察鞋底子扇嘴巴子、打骂等迫害。

二零一七年一月五日边群连被继续非法庭审,法官仍然是王富,公诉人增加到四个公诉人,法庭内外出现了很多特警、承德市国保及承德县国保等便衣到场,还有政法委的人也到了法庭上。整个庭审过程,公诉人没有拿出任何合法的实证,经过四位律师做了有力的无罪辩护后,令所谓“公诉人”一再无言以对,公诉人也只能选择沉默。

二零一七年二月十五日,承德县公、检、法相关人员,无视律师为法轮功学员的无罪辩护及法轮功学员对他们讲真相,非法判刑边群连六年,并勒索罚款二万元。

边群连再次被非法关押在唐山冀东监狱迫害。二零二零年一月初,边群连被迫害得患直肠癌。二零二零年四月十三日前后,在唐山市协和医院手术治疗,狱方不准家人护理,只让家属远距离看护。出院后,边群连被无人性的关押进监狱。

二零二零年八月八日晚上,边群连的家人接到唐山冀东监狱打来的电话,说是要送边群连回家。八月九日,监狱一辆警车开路,后边跟着救护车,车里的边群连插着胃管、骨瘦如柴。所在街道,司法人员对边群连进行了照像后,街道及司法两个单位互相做了接送人的手续后,将边群连交给家人。

当时边群连发着高烧,连自己的亲弟弟都不认识了,老实的家人将被迫害得不成人样的边群连接回家。而边群连已经不能吃东西了,直肠癌已经扩散。在家中与家人短暂地过了四天,边群连就于八月十二日含冤离世。

善良的法轮功学员因坚持信仰法轮大法,被中共迫害致死,尽显中共灭绝人性的邪恶本质。参与迫害法轮功的公检法人员,知法犯法,是真正的罪犯,上天留给你们的时间已经没有多少,希望你们善待,并释放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不参与迫害,弥补损失,才是你们唯一的出路。

这里是你留言评论的地方

8 + 1 =

【您可以使用 Ctrl+Enter 快速发送】

Copyright © 2007 - 2020 , Design by 真相网. 本站资料可以免费自由转载. 若有版权问题请留言通知本站管理员.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