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FA专访罗瑞卿之子罗宇:希望习近平用专制的手段结束专制

真相网2016.2.8】据自由亚洲电台报道:罗宇是中共开国大将、前解放军总参谋长、军委秘书长罗瑞卿之子,1989年为解放军总参谋部大校军官。六四屠杀后,他宣布与中共决裂,当时他正在欧洲访问,从此成为一位政治流亡者,26年不能回国。目前旅居美国的罗宇近来因为连续致信习近平,呼吁他实行政治改革,放弃中共一党专政,为人们所关注。日前,罗宇接受本台专访,谈了他流亡海外的心路历程,以及对习近平反腐和习近平是否能领导中共实现政治改革的看法。

邓小平把坦克开上天安门广场,这身军装就没法穿下去了——专访罗瑞卿之子罗宇(之一)

本台分四次播出对罗宇的专访。今天,罗宇要讲述他为什么舍弃在中国所得到的一切,选择流亡。罗宇表示:人是要有些民主理念的,邓小平把坦克开上天安门广场,他这身军服就没法再穿下去了。

罗宇是典型的红二代,1989年肩扛大校军衔。罗宇又可能是因谴责六四镇压而流亡海外的唯一的一位红二代。他的朋友经常问他:以他的父亲罗瑞卿在中共党内和军内的地位和威望,即使正常升迁,官拜上将应该是毫无问题。而海外生活26年来,罗宇过的是一位普通华人的日子,虽然不缺吃穿,但远远谈不上荣华富贵。那么舍弃了本来可以得到一切,选择流亡,后悔吗?罗宇回答:“这 个可以坚定、明确的告诉你,我绝对不后悔。我出来的时候,所有的事都想清楚了,唯一没想到的是习近平能坐上大位。如果不是习近平坐上大位,我这些文章都不 会写。好多国内的人都说你不走的话,现在什么上将当一当。我说别说上将,军委副主席我也不会当了。人要有民主理念,我出来就是因为邓小平把坦克开上天安门 广场,所以这身军服就没法再穿下去了。”

对于罗宇来讲,选择流亡,就等于选择一个新的人生。海外生活26年, 罗宇对西方世界有什么体验呢?罗宇回答:“生活在民主世界,对于民主世界的的事情,就是他们怎么尊重人,他们怎么尊重法律,他们办事是以人民的利益为准, 对这些事有了切身的体会。不管是什么人都要守法,没有一个人说‘我就是法’,这是不可能的。而且我们也知道了,为什么民主社会没有接班的问题,为什么政党 轮替无论对选胜的党还是选败的党都是有好处的。你看民主世界没什么接班的问题,选上谁谁来当,选错了再把他选下去。专制体制下的最大问题接班问题,专题体 制下的所有问题,在民主体制下没有,就是因为它是一个法治的社会。”

罗宇表示,除了对西方的民主法治价值观有了深刻的体验,更重要的是,海外生活26年 来,活出了自己。罗宇说:“在一个腐败的官僚体制系统里,不能说实话,我肯定要逼出癌症,要想不得癌症,我只能走。都走不可能,因为各人的条件不一样,红 二代里就我一个人,他们说我等于抛弃了父辈的护荫,为了自的理念离开了那个专制的体制。我说,父辈护荫我做一个正直的人,做一个有道德的人,而不是做一个 钻到钱眼里不知道东南西北的人。你说邓小平护荫不护荫他的儿女?邓小平护荫他的儿女就是让他们成为贪污腐化的成员,把他们口袋里塞满了钱,然后自己就走 了,这也是一种护荫,但这种护荫是一种非常恶劣的护荫。所以现在老百姓就要清算他们,习近平如果真的反贪腐,也要清算他们。”

习近平反腐的目的是反政变,真心反腐必须实现民主化——专访罗瑞卿之子罗宇(之二)

在上一集中,罗宇谈到他为什么舍弃在中国所得到的一切,选择流亡。这一集,罗宇谈对习近平反腐的看法。他认为:习近平反腐,其实是反政变,他把要搞政变的人拿掉,才能保住自己。如果习近平真心反腐,就必须逐步有序的实现民主化。下面是特约记者CK从旧金山发来的专访罗宇第二集。

习近平上台以来,铁腕反腐,是真反还是假反,一直受到人们的质疑。罗宇表示,习近平反腐动真格的,这一点大家看得很清楚。但习近平反腐的目的是什么呢?罗宇说:“他实际的目的是反政变。你也可以说他反贪腐是个名义,就是把要搞政变的人,和为搞政变服务的人先拿掉。他现在拿掉了一百多个省部级,拿掉四五十个将军。他面临着威胁,他必须赶紧把这些人拿掉,他才能够保住自己,他才能够执政。”

习近平上台之初,人们对他寄予莫大期望,但三年多来,习近平的许多所作所为,跟人们的期望相反,因此人们的期望就变成失望。对此罗宇怎样看呢?罗宇说:“我 对他也有些期望,我倒不认为他完全相反的。他有困难,他阻力很大,政治局常委、政治局、中央委员会里面,真心跟着他的、拥护他的没几个,他干什么事都四面 掣肘,所以必须得有步骤,必须得有计划。就是说他还是要反贪腐的,他还要惩治江泽民、曾庆红这些贪腐的人的,他还是要往前走的。他现在最大的问题是没人, 你看他左右也就是两三个人,两三个人弄这件事,是弄不了的。”

至于习近平反腐的前景如何,罗宇认为,如果不实现政治改革,就没有成功的可能。他说:“因 为全党都贪,全党都腐,那么你反贪腐,谁跟着你一起反?真心反贪腐的是老百姓,但是我看他现在自己也信心不足,他还不敢让老百姓反贪腐。所以我给他的建议 是:逐步的有序的民主化,解除报禁、党禁、司法独立、选举、军队国家化。现在整个党的状况是一个贪腐的党,他真心想把共产党变成一个廉洁的党,他唯一的办 法就是逐步的有序的民主化,否则是搞不来的。”

在 访谈中,罗宇还谈到习近平上台以来,中国人权状况的恶化。罗宇的见解是:“目前的人权状况很糟,人家加拿大的小姑娘去选美,也不让进去。这些事让习近平在 世界上丢脸。维权律师这件事,开始我也觉得他不知道,但是判刑了,他就不可能不知道。越境捉人,公开的破坏‘一国两制’,是底下给他捣乱的人打他的嘴巴: 你说‘一国两制不能走样’,我就去越境捉人。这是江泽民、曾庆红的马仔发难,给他捣乱。另外他有些事也是办错了,有些事他可以纠正却没有纠正。为什么?我 也不知道。但并没有让我对他完全失望,他是想把事情办好却没办好。”

希望习近平向蒋经国学习,用专制的手段结束专制——专访罗瑞卿之子罗宇(之三)

在上两集中,罗宇谈到他为什么舍弃在中国所得到的一切选择流亡,以及他对习近平反腐的看法。他认为:如果习近平真心反腐,就必须逐步有序的实现民主化。那么如何在中国实现民主化呢?在这一集里,罗宇表示,希望习近平向蒋经国学习,用专制的手段结束专制。下面是特约记者CK从旧金山发来的专访罗宇第三集。

习近平当政三年多来,不断的将党政军大权集中到个人手上,除了毛泽东之外,没有人能与之相比。因此海内外对习近平批评的声音越来越多,而对他能实行政治改革的期望则越来越小。对此,罗宇表示,人们不妨再给习近平一些时间。他说:“我 们都希望他能够进行某种程度的政治改革,现在他把权力集中于一身,我还不完全持批评的态度。你看他周围的那些人,有那个是真心帮他的?如果他不把权力集中 在自己身上,他想做的事做不了。至于说他把权力集中之后,用专制的手段结束专制,有没有这种过可能呢?我是不会完全否定这种可能性。你看看国民党吧,国民 党打败了日本人以后,也是腐败的一塌糊涂,但是到了台湾以后,蒋经国把国民党从一个腐败的党变成了一个廉洁的党。所以并不需要有什么新的设计,你只要看看 蒋经国怎么走的,共产党还是可能变成一个廉洁的党的。我估计他把江泽民、曾庆红的问题解决了,然后看他的动作,大概就能够看出他是朝那个方向发展。”

中国确实面临朝那个方向发展的问题,不过人们普遍担心的是,习近平把他面前的所有障碍扫除后,会将中国带回文革年代。罗宇表示,对此大家倒不必担心。他说:“文 革我觉得不大可能,因为文革的所有条件都没有了。文革的党,有吗?没有了;文革的老百姓,有吗?没有了;文革时的军队,有吗?没有了。他也不会蠢到要像文 革那样解决问题。今天的情况,党腐败到什么程度,军队腐败到什么程度,老百姓是什么状况,他清清楚楚,比我们还清楚。现在唯一的是他下定决心怎么办,像文 革那样不行,老百姓吃苦,他也会吃苦的。所以我呼吁他往前走,要真心学台湾,要学蒋经国。”

罗宇表示:自己的父亲与习近平的父亲都曾担任国务院副总理,两家常有来往,以习近平的家教渊源,以及习近平的人生经历,相信习近平对中国的事情和自己的历史使命有深入的思考。他说:“现 在关键是他能不能想清楚:如果能够向民主的方向发展的话,对他来讲是福,对共产党来讲也是一个福,对中国来讲也是福。我觉得他应该有想清楚的可能性。习仲 勋老叔是一个自己想清楚了的这么一个形象,他的家庭、他的父亲都吃尽了专政的苦头,他应该心里清楚,专政这条路是行不通的。如果要走,肯定完蛋。”

红二代的父辈们奋斗所要的中国,不是今天这样的中国——专访罗瑞卿之子罗宇(之四)

在前三集中,罗宇谈到他为什么舍弃在中国所得到的一切选择流亡,以及他对习近平反腐的看法。他指出:如果习近平真心反腐,就必须逐步有序的实现民主化。他主张习近平向蒋经国学习,用专制的手段结束专制。在这一集里,罗宇要以“红二代”的身份,谈谈在当代中国政治中扮演重要角色的“红二代”。他表示,红二代中少数人成为既得利益集团成员,多数人认为,他们的父辈奋斗所要的中国,不知今天这样的中国,因此他们都支持在中国实现民主化。下面是特约记者CK从旧金山发来的专访罗宇第四集。

“红二代”又被人们称为“太子党”。罗宇表示:只有毛泽东的儿女可以称为“太子”。他不喜欢被人称作“太子党”,但能够接受“红二代”这个称呼。“红二代”指的是当今中国一个特定群体,红二代里有坏人,也有好人。罗宇说:“红二代里面的极少数是既得利益集团成员,这些人不得人心。红二代里面的大多数都认为,他们的父辈所为之奋斗的中国,不是今天邓小平、江泽民他们弄出来的这个中国。讲红二代在未来中国的走向起什么作用的话,我倒觉得,红二代整体上会起好的作用,就是朝民主方向发展的作用。但是红二代里面也有很多糊涂思想,各种不符合民主思维的思潮也有很多,不可能用一种标准要求所有人。有些人还想回到毛泽东的独裁体制上去,这是行不通的。既得利益集团是赞成邓小平的,这也是行不通的。大多数人应该想清楚了,中国的唯一出路,是逐步的有序的民主化。”

红二代是依附于中国共产党而存在的,因此红二代对于党的生死存亡,是不是比对国家的前途命运更关心呢?罗宇回答记者这个问题时说:“党的存亡和国家的存亡是两码事,党如果变成一个廉洁的党、民主的党,它可以领导人民、领导国家走向兴旺发达。中国共产党在战争年代是以人民利益为准办事,所以得到了人民的拥护。但是1949年之后,就越来越偏离了民主建国的理念,事情就越办越糟。到了邓小平,那就是与人民为敌了。坦克都能开上天安门广场镇压学生,中国共产党在六四时就已经完蛋了。红二代里有人想把共产党从一个腐败的党变成一个廉洁的党,有没有可能呢?这在很大程度上决定于习近平当局,是不是真的想明白了,中国唯一的出路就是逐步的、有序的民主化。”

记者对罗宇的电话采访,是在春节即将到来之际进行的。从89六四后的第一个春节算起,罗宇有26个春节不能与家人一起度过了。26年的漫长岁月,罗宇从中年人成为了老年人。在罗宇谈完他对红二代的评价后,记者问罗宇最后一个问题:春节到了,他是否想念他的家人?是否想念和他一起长大的发小?是否想念他的国家?但是,罗宇一句话也没有回答——电话那一头,他泣不成声,…………。我似乎不该问这个问题,采访无法继续下去了。

转载自自由亚洲电台

◇ 一键分享: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中文分享: . . .. . . . . . . . .. . . . . .

这里是你留言评论的地方

10 + 8 =
Copyright © 2007 - 2018 , Design by 真相网. 本站资料可以免费自由转载. 若有版权问题请留言通知本站管理员.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