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今日:叶利钦宣布苏共非法 苏联解体 对比中共

真相网2013.8.19】编注:正如上世纪五十年代中共教中国人民说的一句家喻户晓的口号:“苏联的今天就是我们的明天”。就象是1991年8月19日之前,没有人能够想象得到一个十分强大的苏联共产党和东欧共产阵营在几天之内就崩溃解体一样,中共也即将在中国退出历史舞台,其滔天罪恶也将得到清算。“没有共产党,才有新中国”,一个崭新的中国就会在中国诞生,这是天意和历史的必然。

******

1991年8月19日,苏共保守派发动了一场不成功的政变,软禁了当时正在黑海畔渡假的苏共中央总书记兼苏联总统戈尔巴乔夫,试图收回下放给加盟共和国的权力,同时终止不成功的经济改革。但是在苏联人民、军队和大多数苏共党员的联合反对下,政变仅维持三天便宣告失败。苏共保守派这次本为挽救苏共的政变,反而加速并导致了苏联共产专制的解体。

苏共解体后,俄罗斯人民浴火重生,摆脱了共产极权统治的国家,生产力得到解放,人民摆脱了贫困,迈向高收入国家的行列。历史之镜,殷鉴不远,今天的中共独裁暴政,已经坐在危机全面爆发的火山口上,完全丧失了统治的合法性,只有动用暴力维稳,比解体前的苏联,更加不得人心,危机四伏,注定要灭亡。

与人民为敌的中共对苏共解体讳疾忌医。近日,党媒喉舌以“如果中共解体会发生动荡和战争流血”恐吓百姓,被中国民众强力驳斥,炮轰中共是末日哀鸣。

苏共保守派倒行逆施 发动政变企图阻止苏共垮台

1991年8月20日,一个苏联妇女咬着“没有共产党军政府”海报。(DIMA KOROTAYEV / AFP)

1991年,苏联处于严重的经济和政治危机中,洗衣粉、香皂、练习本、卫生纸等几乎所有商品都出现短缺,居民的货币购买力与市场商品供应之间的缺口达到50%以上,人们甚至必须大排长龙才能买到必需品。

短缺性经济危机的总爆发,感受市场供应体系和财政货币体系瓦解的苏联人民“变得失望,甚至绝望”。民众的忍耐力达到极限,举行大规模示威游行活动,公开喊出“打倒苏联共产党”的口号。几乎所有突出的异见份子都已被羁押、流放、强迫移民,或是死于劳改营和监狱之中。

号称苏联“开放教父”的亚历山大‧亚科夫列夫在1989年的一次采访中这样描述当时苏联人的心态:“够了!我们不能再这样生活下去。每件事情都必须以一种全新的方式开始。我们必须重新考虑我们的概念,我们的思路,我们对于过去和未来的看法......此时人们已经无法再像过去那样生活——那是一种无法忍受的耻辱。”

8月17日,苏共强硬的保守派聚集在克格勃一处秘密据点里,密谋采取夺权行动,企图继续维持苏共的统治。当时,苏共总书记戈尔巴乔夫计划在8月20日返回莫斯科。

8月18日,苏共强硬保守派巴克兰诺夫、瓦列里‧博尔金、奥列格‧舍宁和苏联国防部副部长瓦连京‧瓦连尼科夫将军飞往克里米亚与戈尔巴乔夫会面,事先,他们切断了福罗斯别墅的所有对外通讯线(其由克格勃控制),栅门增设了得到命令禁止任何人离开的克格勃安全警卫,他们要求戈尔巴乔夫宣布进入紧急状态和辞职,任命副总统亚纳耶夫为代理总统以使政变者得以在这个国家“恢复秩序”。

叶利钦呼吁军队不能向人民开枪 并宣布苏共为非法组织

1991年8月19日,俄罗斯联邦总统叶利钦在莫斯科呼吁军队枪口不能对向人民,并呼吁举行全国总罢工和大规模示威。随后,叶利钦宣布苏共为非法组织。 (AFP)

1991年8月22日,约有100万名俄罗斯联邦总统叶利钦支持者在莫斯科庆祝为期三天的政变推翻苏联共产党。(ANATOLY SAPRONENKOV / AFP)

在巨大危机时刻,时任俄罗斯联邦总统叶利钦得到强硬派政变的消息,直接乘专车抵达白宫(俄罗斯议会大厦)。此时,军队开着坦克正按紧急状态委员会的命令向白宫开进。市民分头围住一辆辆军车,有军官跳上装甲车顶,对人群大声说:“我们是来维持首都秩序的,不是来镇压人民的!”民众纷纷爬上坦克,拿糖果、面包等食物送给士兵。众人随意地拉起了家常,没人想要动用武力和流血。

1991年8月的莫斯科,苏共保守派强硬逼宫,企图阻止苏共垮台,苏联军队表态不镇压人民。(网络图片)

叶利钦通过广播向民众发表演说,呼吁举行全国总罢工和大规模示威,对政变予以回击。随后数十万苏联人民加入抗议的行列,上街示威与军队对峙。

叶利钦在电台上对全国军人发表讲话:“在这个艰难的抉择时刻,请谨记你们对人民的誓言。你们的枪口不能够向着人民,俄罗斯军队的荣誉绝不能染上人民的鲜血。”

1991年8月21日,苏共解体,陆军坦克离开克里姆林宫。(VITALY ARMAND / AFP)

叶利钦还签署了著名的第59号总统令:以所谓“国家紧急状态委员会”名义颁布的所有决议都是非法的,在俄罗斯联邦境内一律无效。

到了8月21日清晨8时,“国家紧急状态委员会”在克里姆林宫召开最后一次会议,下令把军队从莫斯科撤出去,并派人前往福罗斯别墅,邀请戈尔巴乔夫出山。

8月22日凌晨2时,戈尔巴乔夫一行乘专机返回莫斯科。就在戈尔巴乔夫在机场回答记者提问之时,按照俄联邦检察院签署的命令,亚佐夫和克留奇科夫被逮捕了。同一天被捕的还有巴甫洛夫、亚纳耶夫、巴克拉诺夫、舍宁、博尔金和内务部长普戈等政变参与者。

1991年8月22日,苏共总书记戈尔巴乔夫为期三天的政变失败,约有100万名俄罗斯联邦总统叶利钦(中)支持者在莫斯科庆祝。(ANATOLY SAPRONENKOV / AFP)

1991年8月20日,俄罗斯议会大楼前,50万人聚集支持叶利钦。(VITALY ARMAND / AFP)

1991年8月22,约有100万名俄罗斯联邦总统叶利钦支持者在莫斯科庆祝为期三天的政变推翻戈尔巴乔夫所代表的共产党。(ANATOLY SAPRONENKOV / AFP)

此后,俄罗斯总统叶利钦下令宣布苏共为非法组织,并限制其在俄罗斯境内的活动。戈尔巴乔夫辞去了苏共中央总书记的职务,并“建议”苏共中央委员会自行解散,让下属各党组织自寻出路。很多共和国的共产党或自行解散,或更改党名为“人民党”或“社会民主党”等,苏联共产党就此正式解体。

苏共解体 俄罗斯新生 迈向高收入国家之列

1991年8月22,莫斯科红场,人们挥舞着国旗庆祝苏共解体。(ANATOLY SAPRONENKOV / AFP)

苏共解体之后,俄罗斯很快完成了从公有制到私有制、从共产专制跨越到民主选举的变化过程。此后,俄罗斯经济起飞,2004年GDP增长率为7.2%,2005年为6.4%,2006年6.8%,2007年为8.1%,2008年为5.6%。

虽然后来受全球金融危机影响,在“梅普”时期,俄罗斯经济增速下降,但仍保持增速态势,2010年与2011年GDP均增长4.3%,2012年增长3.4%。

摆脱了共产极权制度的俄罗斯解放了生产力,取得了惊人的成绩,俄罗斯公民享有的社会福利足以与欧美媲美。

俄罗斯住房、水、电,基本上都是免费的。俄罗斯人日常生活所必需的自来水(包括冷水和热水),每天24小时免费供应,因此俄罗斯公民的家里都无需安装水表。俄罗斯漫长的冬天每天24小时的供暖也从不收费。俄国穷人住房不收费,人均18平方米以下的部份无偿转给个人,18平方米以上部份为也只收很少的钱。

俄罗斯联邦学龄前教育、基础普通教育和中等职业教育完全免费。俄罗斯学生上学一律免费,不仅教科书均由学校无偿提供;而且所有的学校一律免费供应全体学生一顿营养充份的早餐或午餐。大学教育也实行高额奖学金制度。

俄罗斯联邦治病不需要支付挂号、检查和治疗费用。药品的费用由国家控制并有高额补助。俄国人看病、手术费、住院费、治疗费也都是全免,唯一不免的只有药费,而且不管你是不是俄罗斯人,只要在俄罗斯境内,任何人得了病,救护车就把你往医院拉,就给你治,最后你拿不出钱,就都由俄政府买单。

为了控制失业人数的增加,俄政府规定,企业大量解雇人员,必须提前3个月向国家就业处提出申请,得到批准后方可解雇。俄首都莫斯科市政府每年都要拿出财政支出的一半用于解决社会及居民家庭生活所需。

2012年俄月均实际工资为26,690卢布(按1卢布折合0.1989人民币计算为5,039元);全俄月均养老金为9,800卢布;人均住房面积为22.8平方米;失业率为5.3%(430万人);2012年俄罗斯人均国民收入达12,700美元(中国同期只有6,500美元,还包含众所周知的统计水分),迈入高收入国家之列。

1991年的苏联,苏共的统治已经是风雨飘摇,经济恶化,商品短缺,货币超发严重,导致通货膨胀。

外媒: 似曾相识 当今中国相比苏共崩溃前

今天的中国与昨天的苏联情况出奇的类似。俄罗斯独立政治评论人士帕德拉比涅克说,中国确实更像苏联,苏联当年忽视民生,经济建设牺牲民众利益。中国今天的经济增长同样建立在牺牲民众利益的基础上。“中国经济的所谓奇迹建立在廉价劳动力资源之上。而廉价劳动力资源是极权专制统治的自然结果。在专制体制下,人们无法组建工会和社会组织来捍卫自己的利益,只能受到剥削。”

资深英国记者约翰‧辛普森在《卫报》8月10日报导说,一个静悄悄的改革过程正在中国展开,或将转变这个国家的政治和它接触世界的方式。一个作者采访过的异议人士相信未来五年到七年将改变一切。“我期待到那时候看到一个民选的议会。”他说。

去年11月份,辛普森坐在人民大会堂听胡锦涛给党代会做报告。期间,辛普森走出会议厅,坐在辉煌的大理石台阶上,恍惚间他觉得这里似曾相识:在克里姆林宫,在苏共崩溃前的1988年6月分的苏联党代会上,因为对讲话感到无聊,他走到外面坐在台阶上撰写新闻报导。

1988年的苏共大会是一个关键时刻,戈尔巴乔夫试图打开新的政治和经济思维。而2012年北京的党代会也代表着一个重要的方向变化。然而,就像苏联一样,改革并不绝对来自于共产党党代会,它通过细微的裂缝渗透到社会,即使在最严密的专制统治下,并慢慢地开始弥漫整个社会。

在胡锦涛的主题讲话之后,辛普森去了北京798艺术区。电视里面播放着党代会的发言,但是没有一个艺术家或他们的顾客看一眼。再一次,作者感到似曾相识。在1988年的苏联,大多数知识份子对马列主义政治事务不感兴趣。很快,这个陈旧脆弱的制度被打破,因为它跟真实人们的生活缺乏关系。

《大西洋月报》报导,一个中国的戈尔巴乔夫可能还不在牌局上,但是在人们最不经意的时候,重大政治转型可能发生--就像戈尔巴乔夫自己发现的那样。

中共独裁暴政不得人心 民众纷纷退党

中共60多年的独裁暴政对经济和国家财富与资源的垄断,比前苏共统治更黑暗腐朽。权贵利益集团垄断霸占了中国的财富,对人民思想、言论和信仰的迫害达到丧心病狂的地步。

1989年6月4日,中共派军队在天安门血腥屠杀手无寸铁的学生。1999年7月20日,江泽民又发动对法轮功的全面镇压运动,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罪恶震惊全球。

当今中共强征土地,暴力拆迁,把民众推向流离失所的赤贫状态,动用武警暴力镇压维权民众,流血事件无日无之。郎咸平等经济学家指出,中共经济早已崩溃,只是使用造假数据维持虚假的繁荣。

当年苏联民众喊出“打倒共产党”的口号,如今,早已丧失统治合法依据的中共正在被人民所唾弃。认清中共邪恶的大陆民众,已超过1.44亿人在《大纪元》退党网站声明退出中共的党、团、队组织。

中共用动荡流血恐吓 遭民众强力驳斥

如今的党媒喉舌,舆论混乱,自打嘴巴,完全是一种灭亡之前的征兆。

8月1日中共喉舌《新华网》刊登署名“王小石”的〈中国若动荡,只会比苏联更惨〉文章,将中共崩溃的末世景象,归到微博上的天使、导师、公知“煽动”民众怨恨现政权,引发中国社会动荡。

8月5日,被称为江派传声筒的《环球时报》再出怪文,称〈“崩溃”将被战争和流血一路相伴〉,其气势凌人的明显恐吓,露骨的愚民之意,立遭反弹。

民众评论说:现在是百姓单向流血,但中共解体会不可逆转的必然发生,因为他们作恶太多。

著名学者曹长青撰文〈中国走俄国之路真的更惨吗?〉指出,李慎明(王小石)的文章在批判俄国时,用的基本是2000年或之前的数据,这种“资料使用法”是不公正、不地道,甚至是不道德的。

曹长青表示,王小石这种误导数字比比皆是,例如说俄罗斯2001年外汇储备只有200亿美元,但却绝不提今天的数字--截至2013年5月,俄国外汇存底已达5,184亿美元,排全球第五,是美、法、德三国的总和。

反观中国大陆,2012年底统计出的全球130个国家人均收入排名,中国排第127位,倒数第三;俄罗斯排第77名,远在中国前面。在全球国家中,中国按人均收入,排在伊朗、突尼斯、多米尼加、利比亚、哥伦比亚、塞浦路斯、阿尔及利亚、秘鲁、黎巴嫩等等这些国家之后。

维权人士、坐过数年冤狱的杜阳明题为〈解体中共是唯一出路〉的文章写道:“六十几年的法西斯统治,养成了他骄纵报复的那个性格,他是把中国人民的生命财产都不当一回事,从来无视中国人民的生命财产。他做惯了坏事, 就等于一个人一旦事情已经成为习惯了,他动不动就往这条路上走,他镇压人民已经认为是应该的,所以说他不垮台,中国的老的问题解决不了,新的问题还不断发生,冤狱只会越来越多,最彻底的办法就是‘解体’。”

(视频——袁腾飞妙语说 苏共解体)

(视频——袁腾飞妙语说 国家、民族、政府、人民、政党 :爱祖国,我疯了吗 ?)

◇ 一键分享: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中文分享: . . .. . . . . . . . .. . . . . .

这里是你留言评论的地方

8 + 5 =
Copyright © 2007 - 2018 , Design by 真相网. 本站资料可以免费自由转载. 若有版权问题请留言通知本站管理员.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