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犯了“利用邪教组织破坏国家法律实施罪”

中共犯了“利用邪教组织破坏国家法律实施罪”我曾经从事法制类新闻的编辑工作,深知国际法学界对什么是法律有这样理性的观点——法律是社会公意的体现。社会公意,即社会共同意志,也就是人类社会共同的价值取向。这一理性法律观,从根本上否定了中共长期灌输给中国人的错误法律观——法律是统治阶级意志的体现,说白了,就是谁掌握了政权,谁成了统治阶级,谁说的就是真理,谁说的就是法律。这不就是霸道的“强权即真理”的变种吗?这样的法律观,谈什么“法律面前一律平等”?

什么是邪教?我们应该这样来界定:使人明目张胆、肆无忌惮行邪作恶的理论说教,就是邪教;让人心存侥幸行邪作恶的理论说教,就是邪教;让人成为不讲道德、不讲人性、六亲不认、为了自己的利益不惜出卖自己良知的理论说教,就是邪教。

第一,使人明目张胆、肆无忌惮的行邪作恶的理论说教。比如:有一个人继承了父辈的产业,自己又辛辛苦苦过了大半辈子,为自己的后代子孙积攒了一大笔家业,置办了百亩庄园,城里做着几家大的店铺。此人家资殷富但不忘乐善好施。他兴办私学,以儒家“仁、义、礼、智、信”教化乡里,十里八乡称此人为德高望重的好人。

但是,一九四九年,一个组织带着一帮穷人来了。这个组织的头领指着这位富裕的好人,对他带来的穷人说,你们知道我们为什么穷吗?是因为有富人的存在,是因为富人剥削了咱穷人!咱们穷人要想富,不再过这受剥削、受压迫的日子,我们就武装起来,把富人打倒、打死,把富人的东西财产弄到手,分掉。

人,无论是穷人还是富人,都有一个善恶是非观念。在这个组织带来的穷人中,有人就说,人家的日子是辛辛苦苦过来的,我们把人家打倒、打死,把人家的家产抢了、分了,这不是杀人抢劫吗?这个组织的头领说,这怎么是杀人抢劫?我们这是正义革命!谁再说我们是行邪作恶的杀人抢劫,谁就是反革命……

于是,这种伤天害理杀人抢劫的行邪作恶在这个组织的理论里成了正义的革命。多可悲,有多少人受了这一邪恶理论的蒙蔽,作出了明目张胆、肆无忌惮杀人抢劫的恶行而不知改邪归正。

第二,让人心存侥幸行邪作恶的理论说教。中国人历来崇尚儒、释、道文化,相信有神、有佛、有天理报应。人常讲,人心生一念,天地尽皆知。善恶若无报,乾坤必有私。古人还说,一日三省,夜惕四知。两个人做了坏事,除了你知、我知,还有天知、地知。天理报应,如影随形,所以,古人不敢心存侥幸的为非作恶。人人敬畏天理,修心向善,天地君亲师家家崇奉。

一九四九年以后,还是这个组织,在中国大地推行唯物主义的无神论,让人们不要相信有神、有佛、有天理报应。说什么这是宣传封建迷信,愚昧──就得批判。

导致的是什么样的社会!当今中国为什么贪污腐败盛行?黄赌毒泛滥,离婚弃子,无数悲剧在社会上愈演愈烈,其中一个重要原因,就是无神论使人类许多约束人不能行邪作恶的法律失去了终极约束力。于是,多少人心存侥幸的行邪作恶。

第三,让人成为不讲道德、不讲人性、六亲不认、为了自己的利益,不惜出卖自己良知的理论说教。还是这个自称为“伟大、光荣、正确”的组织,这个组织有一套“整人”政治运动理论。其建政以来,政治“整人”运动不断。运动中,有多少人为了所谓的“革命、先进、积极、进步”等等的政治虚名,与自己的父母划清阶级界限,打自己的父母,骂自己的老师,夫妻反目,朋友互相揭发,有多少人沦为了不讲人性,六亲不认的畜生、政治流氓小人。

试想,一个组织所奉行的理论可以使人沦为不讲人性,六亲不认、政治流氓小人,这种理论还不是邪恶的吗?称这种邪恶的理论说教为邪教,不对吗?!这样的组织,还不是邪教组织吗?

什么是国家法律?如前所言,法律最基本、也是最本质的特征,就是惩恶扬善。那么,国家法律实施的过程,实质上就是惩恶扬善的过程。那么,破坏国家法律的实施,说白了,就是破坏惩恶扬善的过程,也就是纵容行邪作恶和保护行邪作恶的过程。

这么多年来,谁在利用邪教组织作出了危害中华民族、危害人类道德的邪恶行为?十年文革,已被史学界称之为是人类历史上最荒谬、最邪恶的十年。那十年,中国人被迫害致死多少人!谁是造成十年文革邪恶的罪魁祸首?是谁利用中共这个邪教组织破坏了以惩恶扬善为目的的国家法律的实施。历史将会作出正确的答案。

在今天,从1999年7月以来,以江泽民为首的政治流氓集团及其帮凶,先是颠倒善恶把教人向善的法轮大法污蔑为邪教,随后滥用《刑法》第300条对具有法轮大法这一伟大真理信仰的法轮功学员群体残酷迫害──非法抓捕、审判、关押。有多少法轮功学员被强加了利用邪教组织破坏国家法律实施的罪名而被关进劳教所、监狱甚至被迫害致死。

谁才是利用邪教组织破坏国家法律实施的罪犯?一种理论是不是邪教,不是哪一个党、哪一个人来定论的,识别的关键在于这种理论说教是教人向善,还是教人行邪作恶。

法轮大法是教人向善的正法,这是亿万法轮功学员的修炼实践所证明了的。既然法轮大法根本不是什么×教组织,法轮功学员坚信大法的行为,又怎能构成利用邪教组织呢?惩恶扬善乃法律之本质。对真、善、忍法轮大法的坚信和实践,不正是对惩恶扬善国家法律实施的维护吗?又怎么能说是对国家法律实施的破坏呢?显然,以刑法第300条对法轮功学员的审判判刑,这就构成了对国家刑法的滥用。

相反,中共才是当今世界最大的邪教组织,江泽民政治流氓集团对法轮大法的迫害,才是利用中共邪教组织破坏国家法律实施的犯罪行为,江泽民政治流氓集团及其参与迫害的帮凶才是利用中共邪教组织破坏国家法律实施的真正罪犯。

《刑法》第300条是为江泽民政治流氓集团和中共量身定做的法律条款。只可惜,这一条款非但没有用来清除中共这个为祸中华民族近百年的邪教组织,反而被中共利用来迫害法轮大法和具有这一伟大信仰的法轮功学员。中国法律从来没有不允许炼法轮功,所以对广大法轮功学员滥用《刑法》治罪,这不但不是中共搞法制的证明,反而正是中共对法轮功根本不讲法律的最大证明之一、强盗流氓手段之一。

这种悲哀发生在我们的时代,这不能不说是我们每一位从事法律研究工作的、每一位执法者的耻辱!这不能不说是我们伟大民族近代史的悲哀,退出中共这样的邪教组织才是当今世人最明智的选择!因为天灭中共在即。

◇ 一键分享: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中文分享: . . .. . . . . . . . .. . . . . .

这里是你留言评论的地方

7 + 8 =
Copyright © 2007 - 2018 , Design by 真相网. 本站资料可以免费自由转载. 若有版权问题请留言通知本站管理员.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