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樓、憂鬱症,中共高官自殺為何成世界之最?

真相網2021.4.20】中共高官有別於世界各國官員的一個有「中國特色」的不同點就在於,眾多的中共官員選擇「自殺」而死,隨後中共以「憂鬱症」為其蓋棺,結束不能說出真相的悔恨一生。據北京市公安局周日(18日)通報,北京市檢察院政治部主任馬立娜17日在住家墜樓身亡,中共官方稱已排除刑事案件嫌疑,其患有憂鬱症。

據報導,馬立娜最近一次還有公開露面,是在4月1日參加北京市檢察機關2020年度新入職人員培訓班活動。

中共官員吃香喝辣,他們能得「憂鬱症」嗎?他們究竟在「憂鬱」些什麼?本文解析其原因。

中共高官為何「自殺」?

其實中共高官選擇「自殺」死亡,也算是不得已的做法,原因大致有四:

一是,不願落得眼睜睜的看著身敗名裂和牢獄之災甚至酷刑折磨。

殊不知人生的罪孽,哪能一死了之!那是中共無神論灌輸的謬論。自殺之死,不僅僅人生罪孽不會消失,那個人的真正生命仍然要在另外空間償還,那時你自己會實實在在的感受那份痛苦,而且還要加上「殺生」、破壞生命安排的罪孽,所以償還的罪孽更加深重。

二是,中共有一個內規:追究活人,不追究死人;一旦在政治角力中失利、貪污暴露等等,「跳樓」一死,中共往往不再追究其生前的所作所為。

三是,自己「跳樓」一死,因中共不再追究,很多的財產,比如貪污所得,一部份可以留給親屬子女。

四是,中共官員貪污,往往絕非單獨獨吞,是一個制度性的貪污鏈,死掉其中一環,貪污鏈條可能斷掉,不能追究到更上一層,同時,更上一層也保護其財產不被沒收,明裡暗裡幫其說話,得以讓第三點兌現作為回報。

跳樓、憂鬱症,中共高官自殺為何成世界之最?

中共高官「自殺」何其多?

中共官員包括黨政幹部、國企高管、還有金融官員等等,「自殺」特別多已成為世界之最。自殺方式,包括跳樓、跳水、上吊、辦公室「猝死」等等。

中共的「貪、惡、斗」是其官員自殺的根本原因,也就是說中共官員自殺,是體制問題,由來已久。

中中共1949年篡政說起,

遠有:

高崗,中央人民政府副主席,1954年8月17日服安眠藥自殺身亡。
閻紅彥,解放軍上將、雲南省委第一書記,1969年1月7日服毒身亡。
鄧拓,《人民日報》總編輯,1966年5月17日自殺身亡。
田家英,曾任毛澤東秘書,1966年5月23日自縊身亡。
姚溱,中共中央宣傳部副部長,被姚文元稱為「閻王殿大判官」,被康生的秘書恐嚇後於1966年7月23日自縊而死。
江青,1991年5月14日(77歲)在北京其保外就醫的住處自縊身亡。
王寶森,中共北京市委常委、北京市人民政府副市長,1995年4月4日,外出至懷柔,開槍自殺。

近有:

姬鵬飛,國務院原副總理、外交部原部長,2000年2月10日,在北京家中服安眠藥自盡,終年91歲。
宋平順,天津市委副書記、天津市政協主席、政法委書記,2007年6月4日,辦公場所,服毒。
李伍峰,國務院新聞辦副主任,2014年3月24日,辦公場所,墜樓。
徐業安,國家信訪局副局長,2014年4月8日,辦公場所,死因不明。
馬發祥,解放軍海軍副政委,2014年11月13日,墜樓。
時希平,國有重點大型企業監事會主席,2015年9月13日前後在湖北休假期間落水身亡。
陳傑,解放軍陸軍第四十二集團軍政委,2016年8月5日,服安眠藥自殺
張陽,中央軍委委員、中央軍委政治工作部主任,2017年11月23日,在住所自縊身亡。
鄭曉松,澳門特別行政區聯絡辦公室主任,2018年10月20日晚在其澳門住所墜樓身亡。
李志斌,內蒙古自治區公安廳副廳長、呼和浩特市副市長、呼和浩特市公安局局長,2018年11月1日自殺身亡。
陳奮健,中國鐵道建築集團有限公司黨委書記、董事長,中國鐵建股份有限公司黨委書記、董事長,2020年8月17日晚,墜樓身亡。

2014年上半年,中國國企主管出現自殺潮,短短半年就有六名大型國企高層主管自殺喪生,包括中鐵總裁白中仁、大唐集團副總蔡哲夫、北方信託董事長劉惠文、銅陵有色金屬集團董事長韋江宏、航天控股工業公司董事李國雷、哈葯集團副總經理劉占濱。中共官媒報導稱,他們都有憂鬱症。

據不完全統計,近七年多已有逾260名中共高官和國企主管非自然死亡,自殺方式包括:跳樓、割腕、上吊,溺水、服毒、卧軌、開槍等,有些還稱是在海外「意外死亡」。

當然,那些宣稱自殺的高官中,也不排除一部分人是被中共「暗殺」、是「被自殺」。

總之,上面舉例的只是冰山一角。

中共高官在「憂鬱」什麼?

中共高官自殺,一死與中共作對的,最後被冠以「罪大惡極」;另一類是中共體制內的,對中共百依百順的黨奴官員,從未對中共黨提出異議的「愛黨愛國者」,這些人自殺後,不知從何年何月起,中共找到了一個很貼切的名稱「憂鬱症」。

這些人的確是有「憂鬱」,這是無疑的,那麼他們在「憂鬱」什麼呢?

1、貪污的錢太多,用也用不完,「憂鬱」錢無處藏匿。

2、在中共官場內的「你死我活」的內鬥、暗鬥中,算計得白天晚上不能安寧,自然「憂鬱」,患得患失。

3、中共制度性的犯罪,官員人人在犯罪,不犯罪做不了大官,想在中共官場潔身自好,太難,會被視為「異類」遲早被剔除,要高升,貪腐是制度性的需要和必須的作為,在中共你死我活的鬥爭中,其所作所為隨時面臨追究,當面冠冕堂皇,背地惶惶不可終日,「兩面人」的生涯甚是煎熬,當然這是指還有一部分人性的人。

真相網原創首發,開放著作權,傳播真相,自由轉載!
本文鏈接:https://dafahao.com/zh-tw/senior-ccp-official-commits-suicide.html
本文標題:跳樓、憂鬱症,中共高官自殺為何成世界之最? - 真相網
本文 TinyURL 短網址: https://tinyurl.com/yhmasa4h
本文 is.gd 短網址: https://is.gd/bEEBQW

這裡是你留言評論的地方


請留言


0 + 8 =
【您可以使用 Ctrl+Enter 快速發送】
Copyright © 2007 - 2021 , Design by 真相網. 本站原創首發均可免費自由轉載. 轉載資料若有著作權問題請留言通知管理員及時處理.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