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OA: 被指「高位截癱」的共青團再提出下鄉運動

真相網2019.4.18】據美國之音報道:日前,中國共產黨控制下的原先被認為是中共幹部後備隊組織中國共產主義青年團中央聲言要再次發動上山下鄉運動。這一聲言立即在中國引起強烈反響,引發公眾對以習近平為首的中共當局重返災難性的毛澤東時代的擔憂。共青團中央雖然隨後做了所謂的澄清,但並沒有解除公眾的擔憂。

一些觀察家認為,共青團中央有關要展開新的下鄉運動,要在未來三年內安排1000萬以上的青年下鄉的說法之所以立即在中國引起強烈的反響,主要是因為所謂的上山下鄉運動令人想起了噩夢一樣的毛澤東時代——毛澤東發展經濟無能,也不準人民自謀生路自謀職業,便把大批城市居民尤其是城市年輕人驅趕到鄉下去,讓他們在鄉下跟已經被剝奪了基本的自由、實際上變成中共政權農奴的農民一樣自生自滅,他毛澤東和中共的權貴可以在城裡繼續安居樂業,眼不見心不煩。

共青團中央發布所謂的新下鄉運動的文件《關於深入開展鄉村振興青春建功行動的意見》一曝光,立即就有中國網民指出,毛澤東當年發動的所謂「廣闊天地大有作為」的上山下鄉運動,從一開始就是欺詐。毛澤東讓別人的孩子下鄉,他的女兒則要留在北京城裡當《解放軍報》的編輯,他的侄兒則擔任中國軍隊政委,總之,毛家的孩子都不要下鄉。

還有網民指出,公開反覆讚揚毛澤東的中共現任領導人習近平在毛澤東時代下鄉7年,也是因為他的父親習仲勛被毛澤東整肅失去了權力,習近平失去了保護傘,不得不跟平民子女一樣下鄉。儘管習近平聲言下鄉7年使他得到了最好的教育,但他一旦有機會就馬上抓住機會逃離那最好的教育環境返回北京。而且,習近平也選擇讓他自己的女兒去美國求學,而不是去接受那種最好的教育,去追求所謂的「梁家河大學問」。陝西梁家河是習近平下鄉7年的地方。

自習近平2012年成為中共最高領導人以來,中國公眾和中國國內外的觀察家們不安地注意到,習近平不但在語言上模仿毛澤東,在許多實際做法上也跟毛澤東亦步亦趨。觀察家們在這方面指出的一個例證是,習近平跟毛澤東一樣,把城市居民視為負擔乃至危險;他掌控的中共北京市當局2017年接近年底時連夜大規模驅趕北京市所謂的「低端人口」,其做法跟毛澤東當年驅趕城市居民的做法如出一轍,只是更急促,更暴力。但習近平當局跟當年的毛澤東當局一樣完全不在乎被驅趕的人的基本生計,不在乎這種強行的驅趕給城市居民、城市經濟發展造成的巨大有形和無形的損失。英國《經濟學人》雜誌用殘暴的(brutal),愚蠢至極的(idiotic)、有害的(harmful)來形容北京當局的驅趕所謂的「低端人口」的做法。

就在中國公眾對北京驅趕所謂的「低端人口」記憶猶新、眾多的居民和公司抱怨驅趕了「低端人口」之後生活和工作發生種種不便,其中包括許多工作崗位沒有人填補、眾多的小販被驅趕導致物價上漲之際,共青團中央發布新的下鄉運動的號令,使公眾議論紛紛,困惑不安。

共青團一度被中共定性為高層領導人後備隊培訓組織,習近平的前任胡錦濤先前長期擔任共青團領導人。胡錦濤以及他提攜的人在中國一度被稱為團派,被認為是中共黨內影響力最大的群體之一。但自從他取代胡錦濤成為中共新領導人以來,習近平對共青團中央發出了嚴厲的批評和訓斥,用「形同虛設」、「空喊口號」、「高位截癱」之類的言辭形容團中央,並抨擊團中央「說科技說不上,說文藝說不通,說工作說不來,說生活說不對路,說來說去就是那幾句官話、老話、套話,同廣大青年沒有共同語言、沒有共同愛好,…。」

由於中國的政治不透明,外界一直在猜測習近平使用的「高位截癱」究竟是在罵他的前任胡錦濤及其團派,還是另有所指,他的所指又是誰。

鑒於共青團跟習近平有這種微妙的關係,共青團中央發出令中國公眾驚訝的三年內動員一千萬以上青年下鄉的計畫之後,許多人便自然懷疑這是否又是習近平所說的這個高位截癱的中共下屬組織又在自行其是空喊口號。

已故的中共前總書記趙紫陽的秘書鮑彤認為,以他對中共內部運作的了解來判斷,共青團發出這樣的宏偉計畫,顯然不可能是它自行其是。

鮑彤說,「我想這不是(中國共產主義青年)團中央的決定,團中央沒有權力做這樣的決定。我想這應該是(中共)黨中央的決定。這不是團中央的決定,也不是農業部的決定,我想這是黨中央的決定。這麼大的一個動作,沒有黨中央的決心,沒有黨中央的指示,團中央是不可能做出這樣的一個重大決定。農業部也不可能做出這麼一個重大的決定。」

在共青團中央發布要在未來三年內安排1000萬以上的青年下鄉的文件引發中國公眾的噩夢般的回憶和擔憂以及強烈的抨擊之後,團中央發布透過社群媒體新浪微網誌發布了一則語焉不詳的聲明試圖闢謠,稱「『三下鄉'是專有名詞,指大中專學生志願者暑期文化科技衛生'三下鄉'社會實踐活動。另外,1000萬人次也不等於1000萬青年。」

共青團中央旗下的《中國青年報》則抱怨團中央宣布的好事被「標題黨」給弄壞了。

然而,在共青團中央先前所控制的宣傳明確宣布「2022年前,安排1000萬以上青年下鄉」;「動員1萬名學生黨員、團員下鄉兼職基層幹部。」共青團中央在有關的闢謠聲明中沒有說這樣的官方宣傳內容是否也是標題黨。

一度長期在中共高層工作的鮑彤說,中國共青團中央提出的這種計畫,跟大約10多年前中共中央組織部提出的要派遣聽從中共指令的大學生到農村去當村官的說法如出一轍,是公然違反中國的憲法,反映出中共要繼續擴大權力,把權力擴大到社會的最基層。

鮑彤說,「這個問題就麻煩了。為什麼?因為這違反憲法。官是什麼?官就是政府,是政府幹部啊。中國的基層政府是什麼呢?是鄉。至少當時是這樣。村裡是沒有政府的。沒有政府,你憑什麼分配政府的人去呢?中央組織部要把大學生分配去當村官,這就是說村幹部不能由老百姓選舉了,必須是有中央組織部派去的大學生去當官,來治國理政,指導農民。這就發生了一個問題,這就是村變成了政權了。這就違反憲法了。你派去的人是代表什麼呢?是代表政府?還是代表老百姓?代表老百姓,還要你中央組織部分配人來嗎?但是,要說代表政府,可村裡並沒有政府。村應該是自治的,村長是要村民選舉的。一個大學生來,我為什麼要選他當村長?他一天都沒在我村裡呆過,我知道他能當村長嗎?」

多年研究中國法律和憲政問題的學者陳永苗認為,派遣大學生中共黨員和團員下鄉當基層幹部雖然會有法律和憲法問題,但對在中國掌控一切的中共當局來說,這都不是問題,充其量是很容易解決的小問題。

陳永苗說,「他到時候可以透過(中共)黨的組織機構透過選舉的方式動員村民投票選中共的人。這不會成什麼問題的。中國從1949年以來一直都是這樣。你說他沒有選舉,他是有選舉的。但是,他的選舉都是在黨的控制之下,在組織的控制之下。」

一些批評者和歷史學者認為,自1949年在中國大陸武裝奪取政權以來,中共當局透過其黨組織對中國社會方方面面的控制是中國政治和社會的主要特色。毛澤東時代的上山下鄉就是其表現之一。中國農民變成農奴,把他們固定在一村一地,不准他們外出謀生路,甚至不准他們外出逃荒,只能餓死在村裡,然後再把城市居民和所謂的知識青年也打發到農村去做農民。中共當局雖然宣傳說下鄉光榮,但中共黨內有權有勢的人都不會讓自己的子女去獲得那樣的光榮。

中共在1970年代末,1980年代也承認,對社會、尤其是對經濟瑣碎細微到極點的控制,連農民養幾隻雞,種幾棵菜都要控制,導致中國人長期貧窮。許多地方的農民辛苦一年還掙不到口糧,要好幾個人分享一條褲子,幾十斤甚至十幾斤糧票就可以換一個可以幹活可以生娃的姑娘;城市青年除了被驅趕到鄉下去之外別無生路。

另外,研究中國歷史和中國政治的學者也指出,毛澤東政權也用上山下鄉來控制和處理政權覺得麻煩的人,這就是覺得誰是麻煩,就讓誰「光榮下鄉」。

現在中共當局重新祭出「下鄉」的法寶,是否意味著習近平當局又要走毛澤東當局當年的老路呢?長期觀察中國政治和社會發展的憲政學者陳永苗認為,今天的中國已經不是過去的中國,過去毛澤東當局或許可以有效地用上山下鄉的手段來控制青年、控制社會,但現在這一招就不一定靈驗,反倒有可能適得其反。

陳永苗說,「現在這些下鄉的小孩在網際網路的熏陶下長大,不是以前的那種青年了。所以排斥他們、擠壓他們,他們會成為一種造反的力量,或者是變成一種串聯的力量。這本身會使社會矛盾更加激化。當局讓年輕人下鄉只是把社會矛盾從城裡壓到鄉下去,壓到農村延緩一下。這樣的延緩就把年輕一代得罪了。

觀察家們指出,中國共青團中央如今提出組織動員大批青年下鄉顯然不是空穴來風,而是習近平當局明顯的思路乃至措施的反映。先前習近平掌控下的北京市當局採取手段在冬天的內夜裡把在北京打工的大批移民工驅趕大街上,驅趕出北京;後來中共當局又宣傳幾百萬農民工「返鄉創業」。在中國經濟發展因缺乏配套的種種改革措施而難以為繼、失業成為嚴重問題之際,許多人擔心習近平沿襲毛澤東思路,再度試圖以控 制城市人口、控制就業的方式來擺脫困境。

中共當局提出的新的下鄉運動究竟會如何發展,結果會如何?已故的中共前總書記趙紫陽的秘書鮑彤說,沒有人是可以預測未來的算命先生,但歷史的經驗值得注意,這就是,過去半個世紀的歷史事實顯示,中國經濟的大發展是中國人包括中國青年艱苦奮鬥、在沒有中共當局的安排控制的情況下取得的:

鮑彤說,「不是知識分子到農村去對中國經濟大發展起了作用,而是知識青年返回城市起了很大的作用。起了什麼作用?起了恢復私有制的作用。怎麼是知識青年返回城市起了恢復私有制的作用呢?因為在城裡里,那個時候,我記得也就是在1970年代末80年代初,連修鞋的都是國營的,沒有私營的。知識青年回到城市要吃飯。他們能當幹部嘛?不行,沒有指標。能當工人嘛?不行。為什麼?沒崗位。當時我記得,當時機關雷根本就不能進,工廠里要頂替,也就是一個工人退休,由一個子女頂替。這沒有多少崗位。因此知識青年幹什麼?他們擺小攤,自己開小店,自己自謀生路,就這樣變成了個體戶。什麼叫個體戶?就是私有制。而在此之前,經過所謂的社會主義改造,也就是經過公司合影,經過工業的社會主義改造,手工業的社會主義改造,商業的社會主義造,中國的城市裡已經把私有制的根子都挖掉了。幸虧下鄉知識青年回到城市,開闢了另一塊廣闊天地。結果是中國的私有制、個體戶從此重新下種,重新生根,重新開花。這才有了後來的所謂的民營企業。」

目前外界還不清楚中國共產主義青年團發布要在未來三年內安排10000多萬人下鄉的設想究竟是「高位截癱」的結果,是「空喊口號」的表現,還是反映了中共黨中央最高層的部署。

中國的城市青年在不安地等著瞧究竟是誰會被先安排「光榮下鄉」。

轉載自美國之音

真相網原創首發,開放著作權,傳播真相,自由轉載!
本文鏈接:https://dafahao.com/zh-tw/high-paraplegia-communist-youth-league-countryside.html
本文標題:VOA: 被指「高位截癱」的共青團再提出下鄉運動 - 真相網

這裡是你留言評論的地方


請留言


8 + 3 =
【您可以使用 Ctrl+Enter 快速發送】
Copyright © 2007 - 2023 , Design by 真相網. 本站原創首發均可免費自由轉載. 轉載資料若有著作權問題請留言通知管理員及時處理.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