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東省「法制教育所」迫害法輪功學員的罪惡

真相網2021.2.7】據明慧網報道:「廣東省法制教育所」前身為「廣東省法制教育學校」,由廣東省「610辦公室」直接操控,是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洗腦班、法外黑監獄。它位於廣東省佛山市三水區,也被稱為「三水洗腦班」(下文統稱為三水洗腦班)。

「廣東省法制教育學校」設立於二零零一年五月,地址在三水勞教所三分所門口,主要迫害省直系統和省高教系統的法輪功學員。廣東省委、廣東省工商局、華南理工大學、暨南大學等單位,都一次性將修煉法輪功的職工送到三水洗腦班迫害。

二零零三年四月,經省編辦批准,「廣東省法制教育學校」擴大辦校規模,升級為「廣東省法制教育所」,隸屬於省勞動教養工作管理局。二零一三年,全國的勞教所解體。三水洗腦班因此隸屬於廣東省戒毒管理局,由廣東省司法廳管理,正式工作人員全部為司法警察,政委由廣東省司法廳任命。

三水洗腦班的具體位置是三水區西南街道同福北路二十三號,有六棟現代化的兩層樓宇建在人工湖面上,只有一座橋出入,進入大門就與世隔絕,這裡是邪惡的野蠻之城、法荒之地。

一、黑社會運作模式

三水洗腦班設立之初,主要是迫害廣東省直系統和省高教系統的法輪功學員。一般是在單位綁架法輪功學員,綁架者就是單位保衛科的不法人員,「包夾」則都是自己的同事。凡是去過北京上訪、被非法拘留過的法輪功學員,或單位認為修煉積極的法輪功學員,都會被劫持到三水洗腦班,非法洗腦時間最短三個月。

隨著洗腦班規模的擴大,洗腦班招募了專門的「包夾」人員。對構陷證據不夠,無法走所謂法律途徑迫害的法輪功學員、勞教或冤獄期滿後仍堅定修煉的法輪功學員、各單位認為很積極的法輪功學員,不斷地被送到洗腦班迫害。

有證據顯示,至二零一二年八月初,遭三水洗腦班強制洗腦迫害的法輪功學員人數已多達1240人。二零一三年,中共勞教制度解體,洗腦班很快替代了勞教所,被綁架到洗腦班的人數上升。二十年來,三水洗腦班迫害的法輪功學員估計在3000人以上。

把法輪功學員綁架到洗腦班,沒有任何法律手續;也沒有任何證明;洗腦時間不限期;洗腦班也沒有對外聯繫的窗口,完全是黑社會運作模式。

二、暴力洗腦流程

三水洗腦班對法輪功學員暴力洗腦流程如下:

「矯治教育」階段

法輪功學員被綁架到洗腦班後,洗腦班首先給每個人建立一個檔案,詳細分析該學員修煉法輪功的原因,然後進行分類,比如「被認可型」、「受益型」等等,並詳細列出每個法輪功學員被迫害的情況,將遭受嚴重迫害仍堅定修煉的法輪功學員、冤獄期滿拒絕「轉化」的法輪功學員列為「難轉化學員」,專門對待。

洗腦班採取二十四小時包夾,偽善、欺騙、暴力多管齊下,逼迫法輪功學員放棄信仰。在三水洗腦班,每個法輪功學員都被單獨關在一個房間。房間里有攝像頭,兩個「包夾」看管,上廁所也被盯著,毫無隱私可言。法輪功學員不妥協則不準離開房間,水與飯都由夾控人員去打理。

「矯治」階段的時間長短不一,在高壓下違心地寫出所謂的「保證書」、「決裂書」、「悔過書」、「揭批書」、「交待書」以及「學習體會」等書面材料後,「矯治」階段才算結束。

「鞏固」階段

法輪功學員被逼寫出「五書」後,由跟蹤的所謂教員提出將法輪功學員轉入鞏固階段的申請,經由矯治小組、教轉大隊、教育科、所長同意,並簽字蓋章後,即進入所謂的鞏固階段。

在鞏固階段,學員有了少許的自由,可以參加一些文體活動,但洗腦方面決不放鬆。被強制要求深入「揭批」,進行一系列問卷測試,每周寫出學習小結、心得體會,「轉化」歷程等。最邪惡的是,還要出賣幾名自己熟悉的法輪功學員,邪惡人員按著這個線索迫害更多的法輪功學員。鞏固階段也沒有固定的時間期限,直到洗腦班認為合格了,鞏固階段才能結束。

出所「考核」階段

鞏固階段結束之後,由鞏固組提出出所「考核」申請,同樣經由教轉大隊、教育科、所長同意,並簽字蓋章後,進入出所階段。

進入出所階段後,由教育科提出「驗收」申請,經所長同意並簽字蓋章後,三水洗腦班通知學員戶口所在地的「610」前來驗收。驗收合格後,學員才能出所。

三、殘酷的洗腦手段

法輪功學員被綁架進洗腦班初期,警察會進房間來聊天。一開始,表面上採取和善、理解的態度,目的是讓法輪功學員思想麻痹,放棄抵抗,順從洗腦班,企圖以最小的付出讓學員「轉化」;猶大會過來「交流」;夾控則播放誣陷視頻,強迫法輪功學員觀看。

法輪功學員一旦抵制洗腦,洗腦班立即原形畢露。為了達到讓法輪功學員背叛真、善、忍的目的,偽善、謊言、誅心、暴力、下毒,洗腦班無所不用其極。

暴力

◎吳朝棋,男,茂名市法輪功學員,時年二十六歲。因撕毀廣州市天河公園附近誹謗、污衊法輪大法的宣傳畫,被天園派出所警察綁架。在天河區看守所非法關押一個月後,無條件釋放。

但吳朝棋並沒能回家。二零一七年二月十六日,吳朝棋從天河區看守所直接被綁架到三水洗腦班繼續迫害。在三水洗腦班,吳朝棋被分配在二大隊,非法關押在B104房間。專門負責對他洗腦的警察是古長青,二大隊的鐘文清和一大隊的劉春懷對他進行全天二十四小時夾控。

夾控員鍾文清播放誣衊法輪功創始人的視頻,並把聲音調到很大,吳朝棋拒絕看誣陷視頻,古長青示意兩名夾控員,劉春懷和鍾文清就把吳朝棋強行拉到椅子上坐著,並把他強行按在椅子上。吳朝棋在洗腦班的床上盤腿打坐,李俊健與古長青立即衝過來並吼叫:你馬上下來,你不可以在這裡打坐的。看吳朝棋還坐著,李俊健與古長青便把他強行拉下來。

廣東省「法制教育所」迫害法輪功學員的罪惡
強迫看謊言錄影

◎曹麗萍,女,樂昌市法輪功學員,時年四十二歲。二零一八年四月十三日,因營救被綁架遭非法判刑的丈夫,法輪功學員梁劍君,被綁架到三水洗腦班。洗腦班對曹麗萍進行精神恐嚇:你不轉化也得轉化,這裡沒有不轉化的,有的待了一年半,還是要轉化。如果六月份你還沒有轉化,就要被當地國保抓回去扔到看守所或監獄,或上法庭,或被秘密拘禁精神病院。

警察表面上也不再和善,而是推搡謾罵。曹麗萍經常被警察謾罵,還被推來推去,搞的精神緊張,然後他們就會說,這人煉法輪功得了精神病。二大隊警察顏桂逸大罵曹麗萍厚顏無恥等髒話。

刺胃

法輪功學員如果絕食反迫害,洗腦班立即野蠻灌食,並故意把插管一頭剪尖,捅傷喉胃,甚至插管的時候從鼻裡帶出肉塊來。冷酷手段更是令人不寒而慄。

◎鄒雪梅,女,湛江市法輪功學員。二零零四年二月,鄒雪梅被綁架到湛江市七中洗腦班。鄒雪梅抵制洗腦,三個月後被劫持到三水洗腦班。鄒雪梅絕食反迫害,洗腦班惡人按住鄒雪梅的頭、手腳,用剪刀把膠管一頭剪的特別尖,插進鄒雪梅的鼻孔里,把鄒雪梅鼻孔插破,鮮血流在枕頭上。再插進胃裡灌食,痛的鄒雪梅大聲哭。副所長李美英恐嚇鄒雪梅說,現在一天灌一次,再不吃飯、不轉化,就一天灌二次、三次。

灌食

◎羅東升,男,一九七二年出生,梅州市梅江區法輪功學員。二零一一年二月十八日,從梅州看守所被劫持到三水洗腦班。被非法關押在三水洗腦班五個多月的時間裡,曾前後三次共六、七十天絕食抵制迫害。每隔三、四天,惡警就往他的鼻孔「灌食」——用塑料管上下拉、左右轉,每次都把他折磨的大量吐胃酸。一次,惡警們竟然從他的鼻子里拖出一塊肉來,塑料管里外全是血,羅東升全身抽搐,一口一口的鮮血從嘴裡冒出來。當時,時年四十歲的羅東升被迫害得整個脫像,體重從一百多斤下降到七十多斤。 廣東省「法制教育所」迫害法輪功學員的罪惡
酷刑演示:灌食

點穴

一般作為武林中人,講究武德,都不會輕易運用點穴手法,因為點穴輕則傷殘,重則死亡。在三水洗腦班,隨意用點穴來折磨堅定的法輪功學員。

楊再,女,湛江市遂溪縣法輪功學員。二零零三年九月,被綁架到遂溪洗腦班。因堅定修煉,不妥協,二零零三年年底,被劫持到三水洗腦班。楊再被非法關押了三個月,受盡折磨。

楊再自述:「做惡最凶的有盧姓(男)、鍾姓(男)、黃姓(女)的幾個人,他們每次打人除了直接打外,都是用最狠毒的點穴,用手往學員頭部、心臟位置、手的脈門和身體的各大穴位猛點。我被點的失去知覺、暈頭暈腦,身受重傷。那時手、腳、頭全身許多穴位處都是黑痕,全身都腫了;臉腫成了黃黑色;反胃,不能吃東西,一吃就吐。」

下毒

從古至今,最為人所不齒,極度陰險陰暗的心理才會下毒害人。在三水洗腦班,毒藥迫害司空見慣,包括飯菜下毒、注射毒針,讓法輪功學員在神智不清的狀況下「轉化」。更有甚者,使用慢性毒藥讓法輪功學員出班後毒性發作死亡,殺人的同時撇清罪責。

廣東省「法制教育所」迫害法輪功學員的罪惡
酷刑演示:打毒針

◎梁小霞,女,茂名市電白區法輪功學員,時年二十多歲。被綁架到三水洗腦班後,所謂的「人民警察」把毒藥混在飯里給她吃,梁小霞當時不知道。回家後不久,藥物發作,導致梁小霞精神失常、錯亂、精神分裂。把家裡的生活用品、鍋頭、氣灶、電飯煲、電風扇全部打爛,飯菜倒掉。全家人唉聲嘆氣,無一天安寧。最後千方百計借錢上醫院,住院治療。

◎鄭少卿,女,揭陽市惠來縣教師,時年四十歲。二零零三年三月,被綁架到三水洗腦班。一下車,三水洗腦班裡來了幾個大漢,把她領到了一個屋子裡做了身體全面檢查,查完身體後,再帶往經過一條長廊,然後關進一個有編號的房間,開始軟硬兼施的進行迫害。她開始絕食抗議,一個星期後被強行灌食,然後被整天按坐在電視機前洗腦恐嚇。接下來是二十四小時不讓睡覺,在食物里暗下不明藥物,強制她吃下飯菜,她出現下腹疼痛難忍,有如刀割,全身冒汗。鄭少卿被三水洗腦班非法關押了半年,健康受到很大傷害。

◎劉冬娥,女,梅州市梅縣法輪功學員。二零零七年五月二十八日,在家突遭襲擊,一幫人闖進來,二話不說,將她的頭按在地上,用腳踩住,銬上手銬,不讓帶任何日常生活用品,只穿隨身衣服,被劫持到三水洗腦班。

在三水洗腦班,劉冬娥絕食抗議迫害。近十個惡警按手、按腳、按頭、壓腿,不顧劉冬娥拚命掙扎,強行灌食。「幫教」用鞋跟死命的抽打她的頭、臉和全身,打的她天旋地轉,站立不穩,東倒西歪。後來,惡人又把劉冬娥綁架到精神病院注射不明藥物,造成她頭變的又腫又大,全身又烏又黑,眼睛看不清。折磨了三個多月,惡警見使盡一切招術都無法使她放棄信仰,且又有生命危險,怕擔責任,才讓家屬帶她回去。

◎曹麗萍,女,樂昌法輪功學員。二零一八年四月十三日,被綁架到三水洗腦班。在三水洗腦班精神日漸萎靡,從洗腦班回家之後,精神與身體狀態欠佳,與之前精神抖擻有較大差別,記憶力出現減退。回家很長時間,曹麗萍才能勉強回憶起一些往事。

四、部份被迫害嚴重傷亡實例

◎吳白梅,女,四十八歲,佛山樂從國際家私城香迪總部總經理,擁有好幾家實體企業。二零一一年十一月九日,吳白梅被惡人綁架到三水市洗腦班。當時她丈夫想提前接她回家,不法人員說她跟幾個省都有聯絡,屬於中央直管,他們地方做不了主。二零一二年三月二十七日,吳白梅被釋放回家。二十九日便離奇死亡,遺體嘴唇發紫,手指甲蓋發紫,肚子脹得很高。

吳白梅被釋放回家時,臉色蒼白。二十八日,吳白梅感覺胸口痛,當時也沒當回事。二十九日,她和丈夫去超市買東西,突然感覺兩腿發軟,抬不起來,她對丈夫說:「我感覺好象不行了。」隨即就昏迷過去。她丈夫馬上送吳白梅去醫院搶救,但吳白梅再也沒醒過來。

大約當天晚上九點多,吳白梅不幸離世,年僅四十八歲。她的老母親已八十多歲了,白髮人送黑髮人,悲痛欲絕。三水洗腦班又製造了一出妻離子散、家破人亡的悲劇。

◎吳玉韞,女,六十多歲,江門市一中退休教師。二零零三年八月十四日,吳玉韞被劫持到三水洗腦班。三水洗腦班的種種酷刑無法改變她時,惡人們竟喪心病狂的在她的飯中下毒。吳玉韞體內毒性發作,痛苦萬分,警察不是安排治療,而是安排隔壁房間堅定的法輪功學員到吳玉韞房間,設局讓她們目睹她身體感到不適的狀況以作旁證。楊惠慈就是其中目擊證人之一。

吳玉韞在三水洗腦班遭下毒後,出現嚴重的疾病,被送回家中監視治療。二零零四年九月,吳玉韞含冤離世,去世時六十多歲。

◎楊雪琴,女,六十五歲,廣東省交通廳退休幹部,廣州市天河區法輪功學員。二零零二年八月,遭單位綁架,被劫持到三水洗腦班,受到非人的折磨。經常被十幾個人圍攻,強制灌輸惡黨迫害法輪功的歪理邪說;幾天幾夜不許睡覺,被罰站,企圖讓楊雪琴在被折磨的神志不清的情況下「轉化」,放棄對真善忍的信仰。二零零二年九、十月間,楊雪琴被迫害致死。

明慧網記者曾分別向廣東省交通廳老幹部處及廣東省專門負責迫害法輪功的「610辦公室」查證楊雪琴死亡案,得到的回答明顯相互矛盾。廣東省交通廳老幹部處的人員稱,楊雪琴是「九至十月份死的,是突發性腦血管意外」,而廣東省「610辦公室」一男性官員則稱,楊雪琴是「絕食死的,送到醫院來不及搶救了」,他並稱楊雪琴沒有被綁架,是「單位送去法制教育學習班學習。」

但該官員並沒有解釋楊雪琴既然只是去學習,為什麼要絕食?也沒有解釋絕食並不是急症,為什麼來不及搶救?

無論省交通廳老幹部處的解釋,還是省「610辦公室」的答覆,都間接證實了楊雪琴是被三水洗腦班迫害致死。

◎溫粉華,女,揭西縣棉湖鎮法輪功學員。二零零四年六月二十四日,揭西棉湖派出所警察將溫粉華綁架,劫持到三水洗腦班迫害。當時她剛生小孩,還在哺乳期,經丈夫、公婆再三要求,才在第二天放她回家。

二零零五年五月三十日,揭西政法委副書記陳紀華、公安局股長林少鑫、棉湖鎮綜治辦郭樂偉帶領的十幾個便衣將溫粉華綁架,理由是孩子已滿周歲,一定要將她送三水洗腦班。

半個月後,二零零五年六月十七日晚十點鐘左右,居委來電叫溫粉華丈夫楊映鵬開門,說溫粉華將到家。楊映鵬開門沒看見妻子,林春松說溫粉華還在車上。楊映鵬上車,見一女人扶著溫粉華坐著,楊映鵬叫了幾聲「粉華」,溫粉華才有氣無力的「哼」了一聲,靠著車壁,癱在那裡,一動不動。楊映鵬蹲下身,林春松叫其他二男一女扶著,才把溫粉華背進了家。

楊映鵬責問為什麼溫粉華會變成這個樣子?林春松說是絕食所致,這時溫粉華還能說一句:「我有食。」幾個人扶著她放下,溫粉華沒力氣支撐自己的身體。他們放下人就往外走,楊映鵬趕出去,呼喚鄰居鄉親出來見證,責問那些人為什麼溫粉華原本好好的,現在卻被迫害成這樣?並用手電筒將惡人一個個的照給鄉親們看。鄉親們也說楊映鵬一家人最正直老實,怎麼被害成這樣?這些不法人員什麼也沒說,鑽進車開走了。

溫粉華被送回家時,癱在那裡,一動不動,手背、手腕等多處有注射留下的針跡、淤青,腿上有多處傷痕,有的還滲著血水。溫粉華回家後,大小便完全要別人幫,自己沒力氣翻身,雙目緊閉,叫她只哼一聲。據溫粉華的狀況分析,很可能被邪惡之徒注射了不明毒藥。

半個月的時間,三水洗腦班就把好好的一個人,迫害成奄奄一息的人。溫粉華家中四個孩子,最小的一歲,還有七十多歲的老人需要撫養,溫粉華卻被三水洗腦班迫害致生命垂危,慘絕人寰。

廣東省「法制教育所」迫害法輪功學員的罪惡
溫粉華被洗腦班送回家時身上有多處傷痕

◎陳少清,女,一九七一年十二月出生,湛江市麻章區赤嶺小學教師。二零零七年三月九日晚上七點左右,湛江市麻章區「610」頭目孫康瓊、姚蘭英帶領一大幫警察、幾輛警車,綁架陳少清到湛江市「法制學校」。殘酷的迫害導致陳少清不能走路,但惡人們依然「轉化」不了陳少清。

二零零七年四月二十二日,陳少清被劫持到三水洗腦班時,陳少清已無法站立,但三水洗腦班仍然接收。在他們眼裡,「轉化」比命更重要。後來,陳少清病情一天比一天嚴重,經佛山人民醫院檢查,已到肝癌晚期。為推卸責任,二零零七年四月三十日,洗腦班才通知麻章區「610」人員將陳少清接回家。

有證據顯示,至二零一二年八月初,遭三水洗腦班強制洗腦迫害的法輪功學員人數已多達1240人。二零一三年,中共勞教制度解體,洗腦班很快替代了勞教所,被綁架到洗腦班的人數上升。二十年來,三水洗腦班迫害的法輪功學員估計在3000人以上。

三水洗腦班隸屬於廣東省戒毒管理局,由廣東省司法廳管理,正式工作人員全部為司法警察。政委由廣東省司法廳任命。

二十年來,洗腦班對法輪功學員進行非法關押,採取暴力灌食、毆打、藥物迫害等酷刑,至少已有三名法輪功學員被洗腦班迫害致死,兩名被迫害致命危,已構成殺人罪、故意傷害罪和非法拘禁罪。

五、三水洗腦班人員信息

三水洗腦班正式工作人員約六、七十人,全部為司法警察。加上夾控、保安等,一共一百多人。有兩個專管大隊。洗腦班的所謂管理團隊包括:政委、所長、副所長、教育科長、教育副科長、心理輔導中心主任、大隊長、副大隊長等。這些以迫害為職業的所謂工作人員,一般是長期在洗腦班上班,直到退休年齡。小部份調動,也是在戒毒管理局內部調動。

▼原政委王天靈,二零一六年由廣東省司法廳(粵司黨[2016]155號)任命為三水戒毒康復管理所政委;原所長陳愛中,後調入廣東省第一強制隔離戒毒所(調走具體時間不詳,但有確鑿證據,二零一二年年底陳愛中仍任所長)。二零一二年三月,佛山企業家吳白梅女士被山水洗腦班迫害致死。王天靈、陳愛中應擔負罪責。

▼原副所長古英桂,賣力迫害法輪功,利用節假日業餘時間,先後300餘次為全省100多所院校作誣陷報告,20多萬師生受害。古英桂一直在三水洗腦班參與迫害,直至二零一七年退休。退休後,古英桂受聘為廣東省63所大中專院校及中小學的法制輔導員、總輔導員,毒害了眾多無辜的學生,罪業無邊。

▼原副所長李美英,已調往廣東省女子強制隔離戒毒所任紀委書記;原教育科長劉國輝,已調到廣東省第四強制隔離戒毒所;積极參与迫害的警察盧金虎,已調到廣東省第四強制隔離戒毒所。

▼政委唐廣莉,原廣東省女子勞教所副所長、三水戒毒康復管理所政委。二零一六由廣東省司法廳(粵司黨[2016]155號)任命為三水洗腦班政委,害人手段多樣。

▼陳瑞雄,專管二大隊的警察,原廣東省三水勞教所獄警。汕頭市外砂鎮法輪功學員王樹彬被迫害致死的主要打手。王樹彬,男,二零零五年被迫害離世,年僅二十八歲。王樹彬被非法關押在三水勞教所期間,陳瑞雄是迫害他的主要打手之一。陳瑞雄轉到三水洗腦班後,曾任二大隊大隊長、科長。

▼副所長廖毓平,原廣東省女子勞教所政治處主任,佛山人。經常播放法輪功學員被警察綁架的暴力視頻,並口口聲聲叫囂:看了這個,你就會轉化了吧。

▼二大隊大隊長鄭偉科,梅州梅縣人,中山大學中文系畢業。表面與法輪功學員「打成」一片,專門負責叫猶大轉化法輪功學員,長期在三水洗腦班的猶大是梁綱、劉宇夫婦等。

▼二大隊副大隊長柯俊斐,自稱廣州星海學院畢業,說陳果是她的熟人,藉此用「天安門自焚」偽案誣陷法輪功。

▼二零一六年六月二十二日,惠州市黨校與惠東縣政法委聯合舉辦為期三天的惠東反X教幫教封閉式培訓班。三水洗腦班的徐文奇、邢慧、梁春瓊作為主講人員在培訓班上誣陷、攻擊法輪功。

▼二零一八年六月二十一日,廣州工商學院三水校區與三水區委政法委等單位聯合開展「無毒無邪,健康青春」為主題的洗腦進校園活動。三水洗腦班的張敏清在活動上宣揚「天安門自焚」偽案,嫁禍法輪功,毒害了眾多天真的學子。

▼二零一八年十一月一日,東莞市大嶺山鎮舉辦洗腦進校園活動。三水洗腦班副所長肖永強、一大隊大隊長鄭科偉、二大隊主任科員李布軍、「管教中心」副主任黃雪蓮到現場進行所謂指導。嘉暉學校全體師生,大嶺山鎮全鎮中小學校長、幼兒園園長共3700餘人參加,發放誣陷傳單3萬多份。黃雪蓮目前為東莞市邪教工作專家。

▼警察彭福明,籍貫江西省宜春市,現任三水洗腦班一大隊大隊長,佛山市三水區作家協會理事。彭福明經常做一些針對幼兒和中小學生的誣陷小視頻,抹黑法輪功,毒害幼兒和小學生。

▼警察周崇高,較偽善,和法輪功學員稱兄道弟,偽善的目的是要法輪功學員「轉化」。

三水洗腦班

地址:廣東省佛山市三水區西南街道同福北路23號
郵遞區號:528100
電話:0757-87756242、87775110、87778115、87775113、87778798、87774004、87775128、87771394
政委唐廣莉:女,1964年7月18日出生;13928596823
副所長肖永強:男,1967年3月1日出生;13925906128
副所長廖毓平:男,1962年10月1日出生;13809256097
原政委王天靈:男,1966年2月13日出生;13809252391
原政委劉佳佳:1958年4月18日出生;13702757832
原所長陳愛中:男,1956年9月13日出生;13825070738
原副所長古英桂:男,1957年2月21日出生;13925407218、13925402286、13902857854
原副所長李美英:1964年6月3日出生;13928580366、 13702758486
原教育科長劉國輝:男,1974年12月9日出生;13923101528
教育科長張欣:1969年5月28日出生;13923102225
政治處副主任李繼紅:女,1970年7月28日出生;13928567602
心理輔導中心主任王金秋:女,1962年7月9日出生;13702754106
「管教中心」副主任黃雪蓮:女,1980年11月16日出生;13928587925
一大隊大隊長彭福明:男,1974年10月12日出生;13923104936
一大隊副大隊長李俊健:女,1972年2月21日出生;13925418318
二大隊大隊長鄭偉科:男,1977年8月12日出生;13928565636
二大隊副大隊長柯俊斐:女,1979年10月29日出生;13928565607
二大隊書記殷國權:1966年9月26日出生;13902204592
二大隊主任科員李布軍:男,1964年10月16日出生;13809253101
鞏固組長梁春瓊:女,1980年1月10日出生;13925406016
一大隊
張敏清:13928567183
陳月琴:13925404993
梁經聯:13709609790
鍾 建:13928573777
朱志剛:13750256838
楊輝文:13928562691
李 勇:13710818630
黃輝武:15920164354
周崇高:15919745254
二大隊
邢 慧:13590511320
謝開練:13928576598
張惠平:13709606633
黃 麗:13925407920
黃曉峰:13928578357
蘇業科:13809253879
顏桂逸:13928588608
羅文梅:13590526518
張 帥:18588688668
原警察盧金虎:13590510510
機關
教育科徐文奇:13923104109
劉樹其:13925408518
許馮梅:13590517922
周金良:13928579866
官德紅:13925902616
范學通:13928596489
鍾多能:13809810319
謝超瑜:13809253078
方 茵:13902857606
葛麗萍:13928579081
彭志堅:13809810589
宋 軍:13702759492
易 晟:13928572222
林尤寧:13928564376
馬群山:13928579018
楊健宇:13824437529
鍾秋良:13709605895
潘望峰:13928596613
陳 海:13928552568
葉火松:13709602024
江先信:13809810170
李蘇平:13825127296
黎德健:15800056885

轉載自明慧網

本文鏈接:https://dafahao.com/zh-tw/guangdong-legal-education-institute-persecuting-falun-gong-practitioners.html
本文標題:廣東省「法制教育所」迫害法輪功學員的罪惡 - 真相網
本文 TinyURL 短網址: https://tinyurl.com/y5qzaqfx
本文 is.gd 短網址: https://is.gd/q7MLRy

這裡是你留言評論的地方


請留言


3 + 8 =
【您可以使用 Ctrl+Enter 快速發送】
Copyright © 2007 - 2021 , Design by 真相網. 本站原創首發均可免費自由轉載. 轉載資料若有著作權問題請留言通知管理員及時處理.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