望同修以我為戒 嚴肅對待修煉

真相網】我是一名老學員,一九九五年開始修煉法輪大法。修煉後不長時間,有次下班剛到家,妻子無緣無故、劈頭蓋臉的罵了我一通,我立即想到師父的法:「業力落到誰那兒誰難受」[1]。我很感激師父的苦心安排,我流淚了。

望同修以我為戒 嚴肅對待修煉

妻子看到我流淚,以為我是覺的委屈了,接著訓斥我:「啊,說你幾句就受不了啦?」其實她哪裡知道,我是感恩師父而落淚的。

那時住平房,一次家裡買煤,我在往車上裝煤時,想到自己是修煉人,不能挑,於是好壞一起裝,賣煤的人以為我眼神不好,專門挑煤矸石給我往車上裝,我跟沒看見一樣。師父鼓勵我,晚上在夢中看到很大一塊黑色的業力飛走了。煉功時看到頭頂上有一朵很大的花在旋轉。

我是鄉幹部,在鄉政府上班。下鄉工作時,有的村幹部看我老實,專門欺負我,什麼怨氣都往我身上撒,我記著自己是修煉人,不和常人一般見識。

那年村裡修河道大壩,需要運石頭。鄉領導讓我監工並記錄石頭方量。村幹部和運石料的人都想從中撈好處,讓我多記方量,我想到自己是修煉人,造假的事兒不能做,沒有答應他們的無理要求,他們又用錢賄賂我,也被我拒絕。他們很生氣。後來這個村幹部當著很多人的面無故罵我,還扯著我的衣領要打我,我感覺太沒面子了,沒忍住,就和他幹了起來。回家後我心裡一直很難受,感覺修煉太難了,我在心裡對師父說:師父,我業力太大了,修不了啦。

當天晚上我做了一個夢:師父帶我去了一個像古廟的地方。屋裡有一個人,那人見我二話不說,舉起槍就向我開了一槍,師父迅速用自己的身體替我擋住,子彈打在師父的胸口上。師父用手捂住胸口,血順著師父的手指往下流。我正不知道該怎麼辦,師父轉過身微笑著對我說:「現在行了,可以修了。」

我從夢中驚醒,對師父的感恩無以言表。從那以後,村幹部就再也不無故欺負我了。我認識本地一位女同修。一次打坐中看見師父法身也在她身邊打坐。突然從外面闖進來四個大漢,手裡拿著鐵鎚、鐵釺,說同修欠他們的命,今天就是要她還命來了。師父法身說:「我替她還。」那幾個人就將鐵釺從師父法身的前額釘入大腦中,整根鐵釺都釘進去了。師父法身睜開眼睛,鐵釺子自己又冒出來了。那四個大漢嚇得立即跪地求饒。

慈悲的師父為弟子們承受的太多太多了!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後,邪惡瘋狂誣陷大法,攻擊慈悲偉大的師父,我和同修們盡自己所能向世人講清真相。我給全縣各級政府部門及各個鄉政府的領導們郵寄過真相信,有的領導就是透過我的信明白了真相,從而暗中保護大法弟子。

邪惡迫害大法最瘋狂時期,我被綁架到洗腦班強制洗腦。由於我缺少正念,被猶大謊言欺騙,糊裡糊塗的被轉化了,說了大法的壞話,造下了很大的罪業。

師父不放棄我,安排本地同修和我交流,告訴我轉化是錯的,猶大們說的全是謊話,目地是騙我們放棄修煉。不修了就是個常人了,還談什麼提高層次?!我這才明白過來,又從新修煉。

我知道師父為度弟子吃了無數的苦,我下決心一定好好修,不辜負師父的慈悲苦度。我加強學法,努力精進,參加到本地學法小組,三件事都不落下。有一天兒子對我說:「爸爸,你身上怎麼到處都是卍字元?」

我們鄉里的一把手(鄉黨委書記)明白大法真相,非常信任我,讓我管理全鄉各村的財務賬。

這是一個令常人非常羨慕的工作,每年都有幾百萬甚至上千萬的錢在我這裡進出。我按照修煉人的標準要求自己,將賬務管理的井井有條,從不差賬。領導們背後都說:還是修煉法輪大法的人可靠。

後來我夢見自己修的層次很高了,離自己天國的家只剩下很近很近的距離了。我有些沾沾自喜,逐漸的放鬆了修煉,不像以前那麼嚴格要求自己了,不參加集體學法了,也不看《明慧周刊》了,認為同修體會中所談的我也能悟到。其實危險已經向我走來了。

這一年多來,我經常在每天學完一講《轉法輪》之後,就開始瀏覽常人網站;有時還在網上下象棋、玩撲克。有時玩到半夜,不修煉的妻子不止一次的說我:「你是修煉人,怎麼不看法呢?怎麼還玩手機呢?」我聽了不以為然,還覺的她多管閑事兒,意識不到是慈悲的師父在借妻子的口點化我。更讓我羞愧的是,我還在好奇心的驅使下,利用手機軟體輸入自己的生辰八字為自己算命。

日久天長,我變的越來越消瘦,妻子說我得了糖尿病,讓我去醫院做檢查。我說修煉人沒有病。妻子就給在外地工作的兒子打電話,講了我的情況。兒子兒媳立即回來了。

到家之前兒子先到醫院交了三千元的體檢費,要我做全面檢查。我不想去,可是錢已經交了,又不給退,我就同意去做個檢查。

這一查,結果是:「重度糖尿病!」

家人逼我治療和吃藥。我雖沒吃藥,心裡已經不穩了。

有一天,我做了個奇怪的夢:師父坐著蓮花來到我面前,還有兩位護法神跟在師父左右。師父很不高興,一句話也沒說,接著給我打了一套大手印。那兩位護法神非常嚴肅的看著我。我不明白師父的手印是什麼意思,心裡非常著急。師父依然沒有說話,很嚴肅的看了我幾眼後就與兩位護法神一起離開了。

師父剛走,就又來了一位神,這位神非常非常憤怒的指著我怒罵:「安排你當神你不當,非得要當人?你師父為了你承受了那麼多,你卻不好好修!拿你師父的慈悲當兒戲!你覺的當人好嗎?把你的業力都還給你,可你欠下神的債、欠下你師父的債你怎麼還?你不好好修,那可不只是毀你自己,有多少神都得陪著你遭殃……」那個神罵了我很長時間,才恨恨的走了。

我被驚醒了,知道這不是夢,是真真切切發生的!我很想再認真好好修煉,返回到修煉如初的狀態,可是感覺已經晚了,來不及了,有一種不好的力量向我襲來……

一天我從外面回到家,卻無法用鑰匙開門,感覺頭腦昏沉沉的,眼睛好像看不清鎖孔,努力了老半天也沒能打開家門。妻子聽到門外鑰匙響,卻好大一會兒也沒見人進屋,感覺奇怪,就來把門打開了。看我的狀態太不正常,又急忙給外地的兒子打電話。

兒子趕回來把我送到了縣醫院,醫生說情況危急,趕快去大醫院。我被送到了某市大醫院,確診為腦梗和糖尿病併發症。住院治療十多天後有些好轉回家了,在家繼續吃藥治療。從住院那一刻起,我幾乎失去了記憶力,看東西也看不清了。整個住院過程中什麼都忘記了,連「法輪大法好」都不會念了,只有真、善、忍三個字還印在腦海里,其它修煉上的事幾乎什麼都不記得了。

得到消息的同修陸續來看我,鼓勵我學法,說讀不了就聽,我答應了。有的同修還給我送來了裝有《憶師恩》的播放器和師父的新經文《醒醒》及《洪吟六》。

學法對我可太艱難了,想學《轉法輪》,可是不認識幾個字,加上眼睛視物不清,一天學不了一頁。《醒醒》這篇經文,同修給我讀了一遍,後來我自己看了兩個多小時才看一遍,但我不灰心,不放棄。

透過同修的幫助,透過自己醒悟後的堅持不斷的努力,我現在的身體狀況和修煉狀況基本恢復正常。可是家人每天看著我,讓我吃藥。家人原本都知道大法好,可是因為我,家人再也不相信大法了!我的罪有多大呀!

師父說:「人修起來難,可是掉下去太易了,一關過不去,或太強的常人的執著放不下就可能走向反面,歷史的教訓太多了,掉下來時才知道後悔,可是晚了。」[2]

修煉真的是太嚴肅、太嚴肅了!我因為產生了自滿的心,放鬆了自己的修煉,因此摔了大跟頭,險些一毀到底。我後悔極了!悔恨的淚水流不盡……

今天帶著萬分的愧疚,說出這段不堪的經歷,旨在提醒同修,一定要以我為戒,一定要嚴肅對待修煉,千萬不可放鬆,千萬不可自滿,千萬不要自以為是,千萬別玩手機,千萬別看常人網站,千萬要堅定實修到最後,千萬要以法為師,不要以夢為師!千萬不要拿師父的慈悲開玩笑!這是我幾乎用生命為代價換來的血的教訓啊!

真相網原創首發,開放著作權,傳播真相,自由轉載!
本文鏈接:https://dafahao.com/zh-tw/cultivation-seriously.html
本文標題:望同修以我為戒 嚴肅對待修煉 - 真相網

這裡是你留言評論的地方


請留言


8 + 6 =
【您可以使用 Ctrl+Enter 快速發送】
Copyright © 2007 - 2022 , Design by 真相網. 本站原創首發均可免費自由轉載. 轉載資料若有著作權問題請留言通知管理員及時處理.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