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的「壞消息」與中國的輿論導向

真相網2021.1.28】2020年可謂美國的多事之秋。美國總統大選及其爭議,以及2021年1月6日暴民沖入美國國會試圖打斷國會認證總統選舉結果的事件得到中國官方媒體的突出宣傳。美國「內亂」和美國民主制度的「凋零」成為中國共產黨當局的重要輿論導向話題。與此同時,有專家指出,這種大力唱衰美國的輿論導向對中共政權也可能構成風險。

如何看美國民主制度和美國的內亂

在過去的兩年里,美中兩國就國際秩序、地區安全、貿易、技術、新型冠狀病毒疫情等問題上發生爭議,唱衰美國成為中共控制下的中國官方媒體和網際網路輿論的主旋律。在觀察家們看來,隨著美國新總統拜登的上任,這種宣揚美國內亂的主旋律一如既往,並沒有消退。

例如,1月23日,也就是美國新總統拜登上任的第三天,中國網際網路用戶所能看到的美國新聞包括:

——上任第3天,拜登政府被德克薩斯州告上法庭

——擔心拜登控槍 美國多地排隊購槍

中共控制的中國官方媒體這種唱衰美國的主旋律在1月6日暴民沖入美國國會的事件發生後一度呈現高潮。

中共中央機關報《人民日報》旗下的小報《環球時報》1月8日發表報道,標題是「『民主典範』超級大國在世界面前凋零:國會山事件後美國形象難修復」。在這大標題下的報道正文說:「7日,俄羅斯外交部發言人扎哈羅娃也犀利指出,美國日前發生的示威活動暴露出美國選舉制度已經過時。它既不符合現代民主標準,也為許多違規行為創造了『機會』。」

美國佛羅里達州邁阿密大學的政治科學教授金德芳(June T. Dreyer)多年研究中國問題和國際關係問題。

她在談到美國最近發生的政治混亂以及暴民沖入美國國會大廈事件時對美國之音說:「我在美國認識的人沒有誰認為這種混亂是好事。但假如你看光明的一面,專制政府國家的人,如中國、俄羅斯和許多其他國家的人可以看到,美國沒有大規模逮捕,警察不殺人。那些人當中有些人被逮捕,是因為他們搗毀財物,我認為逮捕他們是好事,人們不應搗毀財物。

「但是在中國,人們知道,至少是大部分人知道,律師試圖為他人辯護,他們的律師執業執照就會被吊銷。因此,你在中國連為你自己找個辯護律師都辦不到。假如人們注意觀察美國發生的一次又一次的事情,就會看到民主政體實際上非常富有韌性。我們可以對付那些破壞財物的人,打人的人。那些人被依法判刑。那些人不會依據任意的原則被判刑。」

澳大利亞悉尼科技大學研究當代中國問題的教授馮崇義在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說,中共政權一直在跟西方自由民主國家進行政治和意識形態戰,因此對於西方民主政治中出現的任何問題,中共都會拿來大做文章,用來論證黨國專制的效率,優越性;這是它一貫的做法,一點都不奇怪;這次美國大選確實顯示美國政治民主在運作過程中有問題。

但馮崇義指出,問題還有另一面,是中共當局竭力阻擋中國公眾看到的一面。他說,「這就是政權透過選舉,必須和平過渡,和平移交。那怕是出現了衝擊國會這樣的大事情也不影響這基本面,這就是多黨政治,政權和平移交,民主政治的自我修正能力。中共假如把這個問題拿來大做文章,這對中共政權本身是很有威脅的。因為美國你不管說它怎樣,你說它亂七八糟也好,它是一個透過民主選舉、透過大選的程式來授權給政府,來產生一個合法的政府,來產生一個受到多數人信任的政府。

「拿這個來比較中國的一黨專政,它沒有基本的人權,最基本的權利。拿兩種制度比較,中國的老百姓,哪怕是中國被愚弄、被欺騙的老百姓,也會反過來想,那邊是一個有公民授權、民主選舉產生的合法政府,這邊是一個槍杆子裡面出政權,口號是『打天下坐天下』,透過武力奪取的政權,它永遠也不給老百姓一個最基本的權利,這就是由民主選舉產生合法政府,讓民眾對政權有制約力。」

民主政體與威權政體的優劣比較

英國牛津大學中國研究中心研究員、《紅旗:為什麼說習近平的中國處於危境》一書的作者喬治·馬格納斯說:「美國政治或民主政體從內部受到威脅的時候當然是非常嚴峻的時刻。包括中國、俄羅斯和其他國家在內的美國的敵手當然會試圖利用這樣的情況,並利用這樣的情況來自我標榜。比如說,在我的國家英國,在足球賽的時候,有時候比賽的重要性不在於獲勝,而在於自我標榜,某一球隊的支持者可以說他們的球隊把另一邊的球隊打敗了。

「我認為中國當局肯定會想自我標榜,會對人們說,『看吶,美國政治制度多麼虛弱,多麼瀕臨動亂,看看中國,一切都井井有條,按部就班,有條不紊;看來民主不是什麼好制度』,等等等等。我的意思是說,美國民主的危機確實是會給中國當局利用來向世人宣揚那種觀念,即美國政治制度和意識形態不值得人們採納。這一切都很清楚。」

多年研究中國政治經濟問題的馬格納斯表示,美國過去一年的政治動亂恰逢源自中國的新型冠狀病毒疫情在全球大流行,美國是全世界疫情最嚴重的國家,這一點也被中共當局拿來進行大力宣傳,並試圖以此來爭取或維持公眾對中共威權政權的向心力。

馬格納斯對美國之音說:「我想,很多人聽到的敘事是威權的,掌控型的政府能最好地應對疫情,而民主政體不怎麼善於應對。但實際情況不一定是這樣。民主政體,至少是某些民主政體,如台灣,紐西蘭,韓國實際上應對疫情應對得也很好。

「我們也應當看到,強力的威權和掌控型的政府或許很善於處理公共衛生危機,但不一定很適合完成未來經濟發展的任務。我認為就這方面而言,美國現在或許是在經受磨難,但它的經濟很可能會挺過這場危機,而且狀況比很多人想像得要好。因此還是要說,匆匆做出判斷是很容易的,但我覺得恐怕不合適。」

輿論導向迴避超敏感問題

批評者說,在中共治下的中國,全方位的輿論導向(其中包括透過各種手段規定中國公眾可以看什麼,不可以看什麼,違者治罪)一直是中共的統治術的重要組成部分。

中共宣傳機關控制的中國網路百科全書百度百科的說法是:「輿論導向又稱輿論引導,是對社會輿論的評價和引導,用輿論對人的主觀意向進行引導,進而影響人之後的行為。(它是)中國共產黨新聞和宣傳理論中的一個重要概念。」

佛羅里達州邁阿密大學政治科學教授金德芳認為,在美國最近發生的動亂問題上,中國和俄羅斯等國的威權專制政府控制的媒體始終如一竭力迴避的一個重要問題是美國民主政體的堅韌性。

金德芳說:「從某種意義上說,這一切會向那些擁有專制統治者的國家的人顯示這是民主的強大而不是虛弱。美國是全世界歷史最悠久的民主政體,我們以前也經歷過很多劇烈的動蕩。最嚴重的動蕩是在內戰結束時。

「還有1930年參加第一次世界大戰的老兵和他們的家人以及其他群體到華盛頓示威討報酬,在卡特總統時期,一些農場主到華盛頓安營紮寨,抱怨他的農業政策。我們這些事情都經歷過,但我們都恢復過來了。美國有種種缺點,作為一個愛國的美國人,我可以承認這一點。但我們也是非常有韌性的人。我們會從這裡恢復過來,我們會比以前更強。」

澳大利亞悉尼科技大學教授馮崇義表示,中國官方媒體在大力宣揚所謂的美國政治動力亂時一直小心翼翼地避免提及一個對中共來說是超級敏感的話題,這就是,美國儘管有激烈的政治紛爭,但美國軍隊忠於憲法,不參與政治紛爭,黨派紛爭,從而確保了美國的政治權力交接是和平的而不是改朝換代人頭落地;因此,儘管有暴民衝擊美國國會,但美國的政治幾個小時之後就回復正常運作,新總統當選按部就班獲得國會的確認。

馮崇義說,美國的這種民主政治、這種禁止軍隊干政的政治跟中國至今實行的軍隊屬於中共黨衛軍的制度和做法形成鮮明的對比,而這種鮮明的對比是中共當局非常不願意讓中國人看到的。

馮崇義說:「中共其實在1980年代改革開始就提出軍隊國家化的概念。這就是軍隊只是對國家、對憲法負責,對老百姓負責,不捲入黨派之爭。但中國到現在還是要軍隊聽黨的領導,軍隊是黨衛軍。中國當局說是『槍杆子裡面出政權』,說到底,講得不好聽一些就是土匪政權,就是我用軍隊拿著槍杆子來讓你屈服。美國軍隊國家化,就是軍隊只是對憲法負責,對老百姓負責,它的目的是維護國家的國防,不許捲入黨派之爭,捲入內政。」

中共引導公眾關注美國是否有風險

在2020年美國總統大選期間和大選之後,中共宣傳機關控制的中國媒體,包括網路媒體,大力宣傳美國的動亂並引導公眾關注。這種做法對中共是否會構成風險?

邁阿密大學的金德芳教授認為,這種風險是顯然存在的。她說:「讓我給你一個背景回顧吧。曾經有一個在美國收視率很高的電視連續劇《白宮英豪》(West Wing),故事說的是貓膩滿滿的美國政界,國會的人,甚至最高法院的人,那些人都野心勃勃,為了出人頭地勾心鬥角,相互陷害。我一開始還為中國政府居然讓這樣的電視劇在中國播放而感到驚訝。

「後來有人告訴我,中國當局獲得了適得其反的效果。中國政府希望人們看了之後說,『啊呀,美國太爛了。』但實際上人們說,『啊呀,這不是跟中國一樣嘛』。因此,我認為中國當局引導中國人關注美國近來的壞事也會獲得適得其反的效果。但不管怎麼說,我不希望美國發生這種壞事。」

澳大利亞悉尼科技大學教授馮崇義也認為,中共當局引導中國公眾關注所謂的美國動亂,其風險是很明顯的。他說,中國公眾很可能在關注美國的時候注意到美國的司法獨立。他說:「在美國你可以看到司法獨立,哪怕你是位高權重的總統,你也搞不定法院,它的司法是獨立於行政系統的。這個事情說起來會讓老百姓知道美國政治的運作事實,這對中共來說當然是有威脅的,不會是有利的。」

英國牛津大學中國研究中心的研究員馬格納斯認為,中國當局大力宣揚美國動亂,唱衰美國的風險問題可以從兩個方面來看。他說:「我認為他們不一定會在中國國內面臨什麼風險。我的意思是說,假如有可靠的民意調查,假如中國公民有自由可以自由地表達意見,假如中國政府對美國政治做出了嚴厲的評判,假如四年過後,我們發現眼下的動亂是美國的低谷,而美國的政治制度在今後三四年里逐漸癒合,中國國內也沒有人能讓中國政府承擔亂下斷語的責任,因為中國根本就沒有政府擔責這一說。因此,中國當局就美國政治問題亂說一氣不會在中國國內面臨風險。」

馬格納斯接著說:「中國當局假如大談美國民主政體的危機,但最後結局是美國沒有中國當局所說的危機,中國當局在其他國家當中的公信力就會被瓦解。確實,假如拜登總統說到做到,這就是加強美國與世界各地的盟國的關係,注重印度洋太平洋地區,那麼,我就要認為那將是重要的形勢發展,就是在亞洲重建美國的公信力。」

在馬格納斯發表上述評論之際,美國新總統拜登據報道挑選前助理國務卿庫爾特·坎貝爾(Kurt Campbell)擔任他的國家安全委員會主管亞洲事務的官員,他的頭銜是「印度-太平洋協調人」。這一任命顯示拜登有意延續歐巴馬政府所追求的一個重要的外交政策目標,這就是聯合印太地區盟國共同應對中國威脅。

應如何觀察和理解今日美國?

如何評估今日美國民主政體的狀況?拜登總統在就職演說中表示,這次美國的動亂顯示民主政體是脆弱的,是需要全體公民共同維護的。應邀在就職典禮上朗誦詩歌的美國非洲裔年輕女詩人阿曼達·戈爾曼則朗讀出這樣的詩句:

我們已經看到一種力量要粉碎我們的國家

而不要分享它

要摧毀我們的國家,假如可以延宕民主政治

這種嘗試差一點成功

但民主雖然可以時時被延宕

卻不能被永久擊敗

外國人,尤其是中國人應當怎樣看美國的民主政體和民主政治才不至於太離譜?英國牛津大學中國研究中心的研究員馬格納斯說:「沒有人說民主政體總是穩定的。我們有美國這個200多年的民主政體,它起起伏伏,伏伏起起,但截至目前它一直能在危機時期自我發明,東山再起。現在確實是美國的危機時刻,我毫不否認這一點。但我認為急於做出判斷是錯誤的。我告訴在中國跟我保持聯絡的人以及在中國的同事說,我們應當有足夠的謙卑,要研究,學習,傾聽,但不要太急於做出判斷。」

美國邁阿密大學政治科學教授金德芳則說,在美國出現先前的混亂之際,她跟她所認識的中國朋友和同事說的是:「我想要他們理解,在美國你可以跟政府意見相左,而且可以使你的意見得到傾聽。我想讓人們等著瞧,因為儘管很多人非常不喜歡當選總統拜登,大家還是應當給他一個公平的機會。我想美國人會給他一個公平的機會。」

轉載自美國之音

真相網原創首發,開放著作權,傳播真相,自由轉載!
本文鏈接:https://dafahao.com/zh-tw/ccp-opinion-oriented.html
本文標題:美國的「壞消息」與中國的輿論導向 - 真相網

這裡是你留言評論的地方


請留言


5 + 3 =
【您可以使用 Ctrl+Enter 快速發送】
Copyright © 2007 - 2021 , Design by 真相網. 本站原創首發均可免費自由轉載. 轉載資料若有著作權問題請留言通知管理員及時處理.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