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百年 夢醒時分】陳光誠:黨的手把每個育齡婦女的產道卡起來

真相網2021.6.24】(來源:美國之音)【中共百年,夢醒時分】編者按:15位曾經或仍在中共治下生活的人,15段回望他們與父輩來路的口述史。以個人命運顛覆宏大敘事,用平民視角解構百年黨史。美國之音邀您共享口述者的「夢醒時分」,看一個個人生瞬間,如何翻轉他們對共產黨的認知。

講述人:陳光誠 |人權活動家

陳光誠,1971年生,山東沂南人,生於貧苦人家,年幼時生病因家境貧困未能得到適當的醫療而雙目失明。後來全憑聰穎勤奮學醫、並自學法律,成為鄰里鄉親信賴的「赤腳律師」。

沂南本就是山東省比較貧困的地區,中國共產黨當局從1980年代開始推行的越來越慘無人道的所謂「計畫生育」政策更使這個當年中共革命老區的人民陷入牛馬不如的悲慘境地。

有批評者說,中共政權是古今中外有史以來對人民的身體管制最嚴的一個獨裁集權政權。中共政權幾十年來在以計畫生育的名義在全國每個育齡婦女的產道出口設立收費站,收費價碼由中共政權自行決定。中國婦女用自己的身體孕育自己的胎兒,胎兒透過產道問世需要得到中共當局的批准。否則,中共政權就要課以罰款,或闖入婦女身體中把胎兒拖出弄死。交不出罰款的人家的房子會被當局拆除,基本謀生資料被奪走(即所謂的「牽牛扒房」)。許多人家因為交不起罰款,生出的孩子被政府搶走,然後當作孤兒送給外國人領養,地方政府由此收取一大筆領養費作為官員可以私分自肥的額外收入。

「計畫生育」政策之害是全國性的,受害者既包括沂南地區的貧苦人家,也包括國際著名電影導演張藝謀家。張藝謀的妻子用自己的身體生養了自家的三個孩子,2013年被中共政權以違反「計畫生育」政策的理由罰款748萬7854元。面對侵犯基本人權的計畫生育政策,張藝謀公開承認該政策的合理性並為違反該政策做出道歉,然後繼續拍攝美化中共政權的電影。

陳光誠則選擇透過法律來維護那些尋求他幫助的鄰里鄉親的基本人權,要求中共當局尊重自己制定的法律,停止推行野蠻計畫生育政策。中共沂南當局為此對陳光誠進行了無情打擊,其中包括以莫須有的「故意破壞財物罪和聚眾擾亂交通秩序罪」將他判刑四年多,刑滿之後再每年耗資上千萬元僱用大批打手,對他和家人實行晝夜軟禁和監視,並輔以經常性的騷擾和人身威脅。

2014年4月,不堪忍受迫害的陳光誠在朋友的幫助下逃入美國駐中國大使館,5月離開中國抵達美國。

在陳光誠離開中國之前,中共當局的「一對夫婦一個孩子」的計畫生育政策就開始顯示出嚴重惡果。該政策的實施加上中國重男輕女的傳統文化導致中國人口男女比例嚴重失調,導致幾千萬中國男子難以找到配偶;出生率急劇下跌,老年人口比例猛增,老無所養成為嚴重問題。在強力推行計畫生育政策時,中共政權宣傳說由國家來養老,現在又聲言養老不能國家而要靠自己。

儘管野蠻和踐踏基本人權的計畫生育政策導致了中共政權如今也難以應對的惡果,但中共政權依然堅持它對中國育齡婦女的身體和生育決定擁有無可置疑的控制權。在中國新生兒嚴重缺乏的今天,所謂的「超生罰款」的政策依然有效。與此同時,中共政權也透過其媒體放風,聲言正在考量用繳納押金的方式促使育齡婚姻婦女生育。

陳光誠現在的感嘆是:「只要這種共產專制壟斷一切權力,凌駕於國家、人民、憲法和法律之上的這種專制狀態不被改變,中國人民的命運就永遠沒有安生的那一天。 」

陳光誠:黨的手把每個育齡婦女的產道卡起來

在中共國內的狀態下,專制到了這樣一種程度,人在他們眼裡已經不再是人,就是一個工具,就是像農民養的豬、馬、牛、羊、兔子一樣。他想讓你多生他就讓你多生,他不想讓你多生他就堵住你的產道。

我出生在沂蒙山一個非常貧窮的小山村裡。我有四個哥哥。那個時候我父親不在家,正好是文革時期,母親還要不斷地參加生產隊的勞動。可以說我的生長環境是非常惡劣的。孩子都是放在家裡沒人看管的狀態。那個時候很多孩子都是衣不遮體,食不果腹。

五個多月的時候,有一次我發高燒,但是我媽媽還不得不去幹活,連借兩塊錢帶我去看病的時間都沒有。結果我發燒兩天以後,眼睛就出現了問題。我媽媽聽到我哭得不行,再抱起來看的時候才發現,哦,眼睛已經被燒壞了。那個時候大家都在鬧革命嘛,也導致了很多悲劇的發生。我想我也是其中一個,雖然不是最慘的。

我能獨立地,從善惡、是非的角度去思考問題,最早是我父親給我讀一些古代俠義小說、這些正義的故事對我的影響。在我成長過程中,還有一個最主要的信息渠道就是聽廣播。小時候中央人民廣播電台的「小喇叭」節目我經常聽,後來也透過短波聽國際社會不同的對事務的解讀,就有了和我接受的中共教育和中共宣傳完全不同的判斷標準。

我小的時候喜歡把問題探得水落石出,這是我的性格使然。沒走進學校接受共產黨的毒害可能也是一方面的原因。我真的不知道我如果從5、6歲,6、7歲就接受它的教育,是不是也會迷信它的東西。但是我覺得外因還是透過內因起作用,關鍵還是內心的思考非常重要。

【編註:直到1989年,18歲的陳光誠才走進山東臨沂盲校的大門。1994年,他考入青島盲校,四年後入讀南京中醫藥大學,學習針灸推拿。】

我對中醫很感興趣,中醫的傳統,天人合一的理論我覺得也是非常有道理。我們的老師也都認可我是一個學中醫的好材料,但是在這個過程中我發現社會的很多問題不是靠醫能夠解決的。

有一句話叫:上醫醫國,中醫醫人,下醫醫病。後來我發現在中國真正能接受到這樣治療的,不是官,就是吏,普通老百姓很少有條件。所以後來我沒有去行醫,可能有點那種魯迅棄醫從文的意思。當然我也沒有從文,我從了什麼我也不知道,我從的維權(笑)。

那個時候我在學校里自學法律,也選修了法律。由於我幫著自己維權,又幫助其他殘疾人維權,到後來很多農民受到侵害都來找我。這個時候你會發現社會對於公平、正義的要求、期待是非常非常高的。而這方面沒有人去做,就是一個空白。當時我就覺得這個可能更有價值。

【編註:放棄做醫生的陳光誠開始用法律替自己和村民維權,成了當地遠近聞名的「赤腳律師」。在他所有的維權行動中,最為外界所知的便是2015年調查山東臨沂市政府暴力推行計畫生育的事件。】

其實共產黨從80年代開始就一直在和老百姓灌輸,計畫生育就是獲得了聖旨的一個政策。這個政策當中無論是做得再過,哪怕是人命關天也沒有關係。在計畫生育的問題上,你只有服從。如果你反抗,「上吊不奪繩,喝葯不奪瓶」,你就是當著我們的面喝葯,我們也不會奪過你的瓶子。

到了90年代,共產黨把這個標語改了,說 「上吊給繩,喝葯給瓶」。言外之意就是說,你如果想反抗這個東西,你上吊,黨和政府給你繩;你喝葯,那我們給你買。他們的標語就寫得非常清楚:「打出來,流出來,絕對不能生出來」、「寧添十座墳,不添一個人」、「一人超生,全村結紮」;什麼「該流不流,扒房牽牛,該扎不扎,拆房揭瓦」等等這一系列滅絕人性的口號就都出來了。你如果人走了,他就用一個拖拉機,用一個油絲繩,把你的門砸開。拿個繩子拴在房樑上一墜,把你整個房子給拆了。這就是共產黨。

05年這種大規模的抓捕,說屠殺也不為過,殺了很多孩子。我當時在北京,那個時候我已經做了很多維權的案子。一天,我接到我們同村一個兄弟的電話。他說,他們現在又跟80年代、90年代一樣,組成小分隊,十幾個人到幾十個人不等,不分晝夜到村裡去抓這些懷孕的婦女。抓不到這兩口子,就開始抓他的鄰居啊、弟姐妹啊、父母啊,甚至鄰村的岳父岳母都抓。抓到計生辦,放到一個屋子裡給關起來。我一聽就說,這肯定是違法的。我覺得非常憤怒。後來我從北京回來,我們就開始展開一個調查,準備案卷,對這些地方官員提起訴訟。

最慘絕人寰的那就是殺孩子啊。他們們用一個詞叫 「捂」。這個詞實際上是老百姓用來說捉鳥或者捉動物的。這些小分隊,他們白天去找人找不到,就晚上12點、1點到人家,一部分人拿著羊鎬棒,翻牆翻進家裡,不容分說,有時候那些婦女衣服都不讓穿,穿著內衣就給拖出家裡,兩個人架著抬到車上,拉到計畫生育服務站強制墮胎。

到那裡首先就要你簽一個《知情同意書》,名字很好聽。簽這個東西的意思就是,這次墮胎是你自己知道,也是同意的、願意的,是自己作出的墮胎的決定。明明是逼著你,但是他還要你簽這樣一個東西,為了避免承擔法律責任。你要不簽,那接下來就是侮辱、誹謗:「別給臉不要臉。你要是不簽,我們幾個人按著你的胳膊、腿兒,也把這手術做了。」 一般人都受不了這種侮辱,那就被迫、委屈地簽了。

醫生就在她的肚子上摸來摸去,找到這個孩子的頭。把這個毒針隔著肚皮,扎破孩子的頭皮,打到它身體里,把這個孩子殺死。最慘的是,有的孩子已經9個多月了,快出生了,就在裡面就開始掙命,弄得這個孕婦疼痛難忍,翻來覆去。最後這個孩子就被弄死掉,催下來。他們有的時候還會把孩子裝在一個塑料袋裡,就扔在床頭。不是馬上就拿走,讓你看不見。哎呀,不能講,我每次講這個故事就非常憤怒。

有的地方醫院就直接打催生針,不是打毒針先殺死,而是直接把8、9個月大的孩子催生下來。有的孩子生命力比較強,他會自動把這個東西排出來,發出哭聲。這個時候醫生、護士就抓著這個孩子的脖子,把它一擰擰斷,扔到缸里,就這麼殺掉;有的就弄點酒精往它臉上一按,把這個孩子給嗆死,當著他父母的面;還有的就直接裝進塑料袋,把口紮緊,就讓他這麼死掉,悶死。非常滅絕人性。這樣的做法對他們可能是司空見慣,根本就不當一回事。太經常了,每天可能都幾百次地發生。

在中共國內的狀態下,專制到了這樣一種程度,人在他們眼裡已經不再是人,就是一個工具,就是像農民養的豬、馬、牛、羊、兔子一樣。他想讓你多生他就讓你多生,他不想讓你多生他就堵住你的產道。對於被逼著上訪也好,被逼著結紮也好,被逼著強行透過暴力把孩子從你的子宮裡掏出來、殺掉,老百姓不明白嗎?明白。但是面對赤裸裸的暴力、暴徒,而且這個暴徒掌握了政權,手裡有槍。你說怎麼辦呢?

當這些小分隊隨便把一個婦女從家裡抓起來,從家裡拖走,人家報警的時候,公安的回答是:政府行為,我們沒法管。當這群暴徒到你家裡抓人、打人的時候,你去起訴他,共產黨說我不知道。可是當你反抗的時候,代表共產黨的暴力公安系統就馬上跳出來成了共產黨的黨衛軍、打手。

我去調查的一個叫桃花頂的村子(現在叫桃花源)的村民就跟我說,我們整個村子,除了這些8、90歲的老太太敢在村裡住,剩下的稍微年輕一點的都不敢在這住,都沾親帶故啊。一個人在計畫生育問題上出了問題,離你家方圓50米的鄰居全部都被抓走,關起來,毆打、酷刑。所以他們晚上就不得不拿一個塑料布跑到村子外面的田地裡面睡覺。那些老百姓就跟我說,國民黨也好,日本鬼子也好,當年沒有干過的事,共產黨都幹了。 我們的調查結果顯示,不到半年的時間,整個臨沂就有13萬多人被強制墮胎,或者結紮,有60多萬的家屬、親友被株連,抓到計生辦公室進行毆打、酷刑。6米見方的房間有時候關了100多個人,站都沒地方站。他們在中間放一個桌子。桌子兩邊一邊放一個尿罐,男的女的混關在一起,少則幾天,多則幾個月。你要是不快點把你的親戚找出來讓她去墮胎,那你就每天都要在這裡」學習」,還要逼迫他們交什麼「學習費」。每天就是挨打,什麼學習啊。

實際上這也是一個非常大的產業鏈。共產黨成立計畫生育委員會,一方面這是共產黨想要做的一個政策,一方面這成了當地官員斂財、創收的一個好門路。很多計畫生育的受害者,以及他們的父親兄弟、親戚都被抓到計生委關起來了。一天下來吃喝都是一筆很大的開銷啊。共產黨逼著他們交「學習費」,一天200塊錢,還強迫他們買高價的食物。

另一方面,家人被抓起來,一家人都很著急啊,就會去求哥哥拜姐姐,找門路送禮,拿錢把人放出來。好不容易今天買通關係放出來,明天又被抓走了。因為這個小分隊就是干這個的。抓回人去就有賞,就有錢,所以他就瘋狂地抓人,拿錢。

還有一部分就是罰款。計生部門罰款也是一個很大的收入來源。這裡面有很大的彈性。只要給你點麻煩,你就送錢,送錢就可以消除麻煩。這樣就給他們帶來了很大的收入。這個腐敗也是到了令人髮指的程度。

【編註:2016年,中國官方結束 「一胎化」政策,全面開放二胎。這項政策顯然沒有達到預期的效果。今年6月,政府宣布允許人們生三胎,但是並未廢除實施了40餘年的計畫生育政策。】

40年的邪惡殺人政策給中國帶來了太多的災難。共產黨可能現在也意識到這種災難,不管是中國道德的淪喪,對生命不再尊重,還是現在的老齡化等等各種各樣的社會問題逐步暴露出來。實際上中共執政70年,有40多年的政策是錯誤的。它不想承認這樣一個事實,但是現實當中呢,它又必須改。所以假裝搞試點,想要取消這個政策。

據說有些地方現在逼著老百姓,你在登記結婚的時候就要交押金,要承諾結婚之後要生二胎。生了二胎,這個錢才能拿回去。你要是不生,這個錢就沒了。這個就很像是當年結婚的時候你要交押金,保證你不超生二胎。你要是超生了,這錢就沒了。短短的一段時間,你會發現共產黨的政策完全就是兩個極端——以前是「一人超生,全村結紮」。接下來有可能是「一人不生,全村懷孕」嗎?它可以隨意不斷地去犯錯,左右犯錯,但是承擔代價的永遠是中國的老百姓。 共產黨吃人口紅利,這些年已經吃到頭了,接下來各種各樣的後患都會出來。怎麼辦?我覺得不管是當年逼著你墮胎,把孩子殺掉也好,還是今天逼著你生也好,其實共產黨只是把人民當成一個工具,當成一個收割的韭菜。只要這種共產專制壟斷一切權力,凌駕於國家、人民、憲法和法律之上的這種專制狀態不被改變,中國人民的命運就永遠沒有安生的那一天。

真相網原創首發,開放著作權,傳播真相,自由轉載!
本文鏈接:https://dafahao.com/zh-tw/ccp-100years-awakening-chen-guangcheng-ccp-controls-women-birth.html
本文標題:【中共百年 夢醒時分】陳光誠:黨的手把每個育齡婦女的產道卡起來 - 真相網
本文 TinyURL 短網址: https://tinyurl.com/ygtoypp4
本文 is.gd 短網址:

這裡是你留言評論的地方


請留言


9 + 6 =
【您可以使用 Ctrl+Enter 快速發送】
Copyright © 2007 - 2021 , Design by 真相網. 本站原創首發均可免費自由轉載. 轉載資料若有著作權問題請留言通知管理員及時處理.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