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OA:为新闻自由舍命的陈秋实,你在哪里?

真相网2020.5.3】在世界新闻自由日(5月3日) 前夕,被失踪的中国公民记者陈秋实的朋友呼吁世人继续为他的自由呼吁,不要忘记这个名字。

今年世界新闻自由日的主题是“无畏无私的新闻”,这也正是奔赴武汉报道疫情的陈秋实留给朋友和很多人的印象。

“陈秋实是拿命去换采访,”一位来自中国大陆的网民说。陈秋实确实也曾对人说过:“我能牺牲的只有这条命了。”

陈秋实失踪后,他的朋友每天继续用陈秋实的推特账号发布消息,呼吁外界关注陈秋实的下落。陈秋实曾对美国之音说,他在“墙外”设立的社交媒体账户由信赖的朋友在管理。

“陈秋实在武汉报道冠状病毒疫情后已经失联84天。请救救他!!!”星期五(5月1日),这位朋友在陈秋实的推特账号上发布。

陈秋实是中国农历除夕夜(1月24日), 在中国官员刚宣布对武汉封城时赶到这座人口1100万的城市的。

“我的责任是一个公民记者,作为记者,出现了灾难,你不敢第一时间冲到前线来,算什么记者呢?”他说。

在随后的近两周里,他探访了武汉多家医院、殡仪馆、居民区,采访了多位当地百姓,并将这些未经当局审查、过滤的视频发布在互联网上。

不止一次,陈秋实在视频中流露,中国的国家机器正向他迫近。他接到过很多警告电话,“随时准备被当局带走”。2月6日晚间,在探访武汉新落成的方舱医院后,陈秋实与外界失联。

“陈秋实作为公民记者,没有做错什么,他只是真实客观地记录了自己所见所闻。我们应该继续关注陈秋实,继续为他的自由呼吁,不要忘记他,”陈秋实的朋友对美国之音说。

在这位朋友眼中,生于1985年,有着律师、演讲明星、公民记者、知名博主的多重身份的陈秋实“勇敢、纯真、智慧”。

陈秋实失联后,这位朋友也经常在推特上发布陈秋实过往拍摄的视频。这些视频和他的社交媒体账号一道被中国当局封杀。

“‘秋实,你要注意安全!’这是最让我尴尬的一句关心。我真的不太在乎自己的安全。如果诸君全像我一样敢于说实话、说心里话,我自然就安全了。恰恰是因为中国人都太在乎自身的安全,中国才变成今天这个鬼样子,我才变得越来越危险。”

这是陈秋实最令朋友印象深刻的一段话。“因为太真实了,直指人心,” 他的朋友说。

去年11月,在与美国之音的一次专访中,陈秋实也说,他其实并不很在乎自己是不是被监控,人身是不是有危险。

他说,如果中国国家安全机关的人真的认真看过他的视频,审查过他的微信通话记录,就会发现他“也许比这些国家安全机关的人还要热爱这个国家”。

在那次访谈中他还说起,曾经有人问他:“秋实,你能为这个国家牺牲多少?”他的回答是:“我能牺牲的只有这条命了”。

一位陈秋实在中国大陆的观众说,其实陈秋实被抓是早晚的事,但是“眼睁睁看着他被抓走,自己又帮不上什么,感觉真的很无奈”。

曾与陈秋实在节目中连线的另一名公民记者、武汉居民方斌也于2月1日被当局抓捕,目前生死不明。第三位因为报道疫情被抓的公民记者李泽华在人间蒸发两个月后于上周(4月22日)现身。

与此同时,中国三名90后公益人士从4月19日起与外界失联。陈玫、蔡伟和他的女友小唐是“端点星”网站的志愿者。在新冠病毒疫情爆发时,该网站备份了大量被当局删除的疫情文章,发布疫情动态,保存了疫情记忆。

蔡伟和小唐分别毕业于清华大学和北京大学的社会学系硕士项目。在他们失踪一周后,家人才收到警方通知,称二人因涉嫌“寻衅滋事”被指定监视居住”。陈玫的家属尚未接到任何通知。

清华大学社会学系教授郭于华认识蔡伟和小唐。她说,蔡伟上过她的课,是个“很老实的孩子,有些木讷”。

“不明白寻衅滋事具体何指,有什么证据?有什么法律依据?如果没有,这样抓人就是违法执法,” 郭于华对美国之音说。

人权观察组织(Human Rights Watch)星期一(4月27)发布声明说,中国当局应该立即并无条件释放这五名公开报道冠状病毒疫情暴发的活动人士和公民记者。

在无国界记者组织上周发布的2020世界新闻自由指数排名中,中国的新闻自由度排名第177,在180个国家和地区中位列倒数第四。香港下跌了7位,排在第80名,是该组织自2002年开始公布该指数以来的最低排名。

联合国从1993年起将每年的5月3日定为世界新闻自由日,旨在提高新闻自由意识,并提醒政府尊重和提升言论自由的权利。

转载自美国之音

◇ 一键分享: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中文分享: . . .. . . . . . . . .. . . . . .

这里是你留言评论的地方

1 + 1 =

【您可以使用 Ctrl+Enter 快速发送】

Copyright © 2007 - 2020 , Design by 真相网. 本站资料可以免费自由转载. 若有版权问题请留言通知本站管理员.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