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天剑:必由之路 认清中共

真相网2014.2.7】中国人民沦陷在中共暴政魔爪中的六十几年里,他们以各种方式进行了不懈的抗争。他们为此而奉献出的英雄儿女不可胜计。可是,所有他们的反抗都如同漂浮在海面的泡沫一般消散干净。这些英雄儿女们,他们做过一些什么,他们思考过一些什么样的问题,有哪些方面的惨痛教训却无人知晓。中共每打掉一个反抗者,都把它整成一个黑洞,没有任何受害者的信息传递出来。
-----------------------------

作者:郭天剑(中国联邦革命党政策研究员)

【中国联邦革命党主席袁红冰高度认同此文观点。】

前言

中国人民沦陷在中共暴政魔爪中的六十几年里,他们以各种方式进行了不懈的抗争。他们为此而奉献出的英雄儿女不可胜计。可是,所有他们的反抗都如同漂浮在海面的泡沫一般消散干净。这些英雄儿女们,他们做过一些什么,他们思考过一些什么样的问题,有哪些方面的惨痛教训却无人知晓。中共每打掉一个反抗者,都把它整成一个黑洞,没有任何受害者的信息传递出来。因此,一代又一代的仁人义士都不得不又从头做起。中国人民在争自由、求解放的路上就一直这样原地踏步踏。与此相反,中共魔鬼集团却在此过程中不断地递进增长——所有深入思考中国的出路的人们都能感受到中共从六.四中吸取了多少经验用来扑灭可能出现的任何一点火星,任何一丝反抗,如同他们从苏联和东欧的革命中吸取了一切对他们有价值的东西一样。

这是中国人民埋葬奴隶主,求得自身解放的事业一直没有实质性突破的主要原因之一——我们在思想理论上没有根本性的突破。我们难以有机会来吸取一切失败了的人们的思想成果。所以,今天虽然有无数的人们认清了中共的魔鬼本质,并愿意挺身反抗暴政,但是他们普遍地感到彷徨无措。他们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主张,都提出了自己的主张,但其实他们都清楚,他们各自的那些主张都是走不通的——它们不能够在可预见的未来引领中国人民埋葬中共黑帮势力。不仅如此,这三十几年里,世界各地的人们反抗专制暴政的斗争此起彼伏,人类普遍解放的浪潮一浪高过一浪。苏联政权的解体,东欧各共产集团的纷纷倾覆,特别是近年来、非洲的也门、埃及、突尼斯,中东的伊拉克、利比亚,亚洲的缅甸、柬埔寨,乃至更久远一些的美国黑人民权运动和印度的民族独立解放事业,所有这些成功的模式,似乎都能应用到中国来。人们幻想着把人类先贤走过的道路拿到中国来重走一遍。所以,在近二十年的时间里,不断有人提出了与之相应的政治主张和我们当走的道路。辟如什么“和平、理性、非暴力”的反抗运动、公民维权运动、访民运动、颜色革命运动、茉莉花革命运动、全民启蒙运动,等等理念。不一而足。当然,也有旁观的人们寄希望于各种突发事件,如经济危机,军队哗变之类的,引至中共自行崩溃。甚至有人从好莱坞的电影里受到启发,提出以定点清除的方式或者武装暴动、武装起义的方式一蹴而就地推翻中共暴政。但人们认真探究起来却发现所有这些在其它国家和地区走向成功的道路没有一条是在这里走得通的。那些成功的模式全都无法在中国复制。但它们却导致秉持各种不同理念和不同主张的人们之间互相攻讦、纠结了二十几年。他们互相不肯去倾听别人的意见,去思考不同意见所仍包含的价值成份。结果就是中国的自由力量在相互吵骂了二十几年后,在不同地域和不同理念、不同主张之间分崩离析,莫衷一是。

我们这个小册子正是要试图解决这个困绕我们多年的问题。

首先需要说明的是,这里所展示的思想成果,并非我个人关在某个阁楼里冥思苦想的结果。它是这六十多年来,中国一切热爱自由、正义的人们用他们数千年的“刑期”和无数条宝贵的生命提供给我们的珍贵启示,它是在个人尊严和民族自由解放的道路上苦苦求索的人们共同探索的思想结晶。这些思想也是我在和许许多多的志士仁人们多年的深切研讨和互相争吵甚至辱骂中得到提炼,逐步成熟和不断升华的。所有不同意见的人们都贡献于其中。正因为如此,所以你在读这本小册子的时候,会发现它有明显的对话的色彩。但是为了它的逻辑一致性,我还是摈弃了使用对话体而采用论文体的形式。

如它的诞生过程一样,我们也不指望它面世以后就会马上得到大家的认同。我们只是期盼它能帮大家廓清一些问题,提升大家的认识,然后使战友们在一条可行的道路上聚集起来。当此之时,则大事定矣。

一、认清中共

刚看到这个题目,肯定会有人发笑——这太幼儿园了,都什么年月了,还会有几个人没看清中共黑帮的呢?还值得你在这里作为一课题提出来?

是的。不仅在目前的整个中国大陆还有相当大的一部分人把中共认作爹娘,看作救星,至少是看成主人。就是在国际上,也有相当多的政治家们选择了在中共的邪恶本质面前装睡。这至少是与这些政治家们对只要中共存在下去,它就必将有一天要极大地残害人类这个简单的事实完全缺乏认知直接相关的。

但是所有这些认识不清、认贼作父,都不是我们的课题。这些人暂时还不能进入我们的讨论范围。我们这里的“认清中共”是特别针对所有已经看清了中共残害人类的魔鬼本质并愿意挺身起来反抗的人们说的。因为到目前为止,我们看到的所有揭露中共的文字,其对中共的认识都还停留在表像上,停留在控诉会的水平。一说起中共,人们滔滔不绝的是它饿死了多少人,枪杀了多少义士,施行了怎样惨绝人寰的酷刑,以及它种种匪夷所思的邪恶言行。可是却没有人来把中共这只麻雀放到解剖台上,以科学理性的精神对它进行一番解剖和比较。来分析、研究它的骨骼构成、血液系统、中枢系统、神经分布,乃至它的每一个毛孔和每一个细胞。没有这一工作,我们铲除中共犯罪集团的的理论工具就无法铸成。我们不能离开我们要反抗的对象来谈解放的道路。这尤如一个工匠不能离开他的工件来选择加工工具一样。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就都会锤子说锤子有理,锯子说锯子有理——而这正是多年来中国所有的自由战士面对的局面。

那么,当我们在解剖台上切开中共这只毒蛤蟆的时候,我们会发现一些什么呢?

( 1 )

我们首先会发现,中共是人类历史上规模最大、组织得最好、最完善的恐怖组织,它也是人类历史上一个依靠恐怖主义手段而成功控制政权的恐怖组织。

判定它的恐怖主义组织的性质,首先就要从它的纲领、章程入手。我们翻开中共党的《纲领》,剥开它的那些花里胡哨、蛊惑人心的东西,其中的核心内容只有三条,一个是他们毫不含糊地宣称要实现对全体中国民众的“专政”——(阶级专政是他们的晃子,实质就是党的专政——犯罪集团对全体人民的“专政”);第二个是要剥夺、没收全体中国人民的财产。再一个就是为实现上述犯罪目的而公然诉诸恐怖暴力。与这样的反人类的犯罪《纲领》相适应,中共党的组织《章程》就完全把它的整个体系建立在对它的党徒的控制奴役的基础上。最后,马克思的阶级斗争和阶级消灭的理论为中共的恐怖主义政治提供了充份的意识形态支持和理论掩护。因此我们从理论上就能指认中共集团具备了一个恐怖主义组织的一切要素。

而从社会实践上来说,人类历史上的一切恐怖组织所行的一切恐怖犯罪行径的总和都无法与中共的恐怖犯罪相提并论。它们用恐怖主义手段攫夺了国家政权,建立了它的恐怖主义国家机器,它同样用恐怖主义的手段维持这台奴役整个民族,把中国人民的血肉榨成汁液的机器六十几年的运转。

说到中共集团把蒋介石政权赶到台湾去的成功,人们总是把目光盯在国际关系上,更多地认为是斯大林和他的苏共集团的军备和财政支持以及当时美国政府的那些政治家的短视(整个美国转眼就用朝鲜战争的惨痛付出为这种短视买了单。并且整个人类这六十几年来一直在为这种短视买单)让中共赢得了大陆。其实我们不应忽视了这个过程中中共自身的因素。需知一切军事上的失败首先都是源于政治上的失败,而政治上的失败则必然要导致军事上的失败。那么中共战胜蒋介石政权的“自身因素”的最大着力点就在于中共恐怖主义政治的成功运用,就在于国共双方军事上的战争还没开始的时候,中共就已经用种种恐怖主义手段摧垮了国民党的基层政权。他们用暗杀、活埋、杀灭全家(这都有史料可查,有中共自己拍的电影为证,这里不赘)等等惨无人道的手段建立的恐怖威胁,将原日统区,后来的国统区的基层保甲政权变成了一个个可以由他们影响、操控、甚至于完全由他们所掌握的“红色地下政权”。其结果就是当国民党军队被迫去自己解决兵源补充,被迫自己去抓壮丁,被迫去承担本应由各级政府承担的工作时,中共集团却可以诱逼数十万民工去为他们充当后勤炮灰。并且还一直以此事实来铺陈它的“得民心者得天下”的反动理论(现代文明告诉我们,谁“得”了天下,谁就是天下人的敌人!),以此来证明他们当年“得天下”是因为他们靠着“打土豪,分田地”而得了民心。可是,陈忠实在《白鹿原》一书中所描述的那个时代中国农村社会关系的真实图景告诉我们,大凡对中国农村的传统社会关系有些基本了解的人一说就会明白,中国农村数千年来一直以宗法关系为主,地主和佃农、地主和长工之间既是雇、主之间的关系,更是同一个祠堂的亲族关系。尽管他们之间也会有深刻的矛盾,但当外人来侵害本祠堂本亲族的地主时,他们是绝不愿意的。不仅不会轻易追随,甚至还会拚死抵抗。这就是中共从井冈山溃败时,甚至找不到一个当地向导和挑夫来帮助他们的根本原因。既如此,那么数百万农民去充当后勤炮灰和前线炮灰就决不是那些农民“打土豪,分田地”后的自愿行为。他们能取得这种成效的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中共恶魔极其残忍的恐怖主义手段对那些农民和他们的家属所产生的现实威吓。关于这一点,大家可以去读中共自己编撰的《四野战史》、《三野战史》和许许多多中共老一代匪徒的回忆录以及他们自己拍摄的影视作品。不过你要学会透过它们的字里行间去抓取那些它们不经意间透露出来的信息。你也可以从近年不断被翻找出来的中共当年的宣传标语、口号和其它宣传资料,如《红军筹款方针》、《海陆丰起义纲要》之类的东西里找到答案。看过《暴风骤雨》和以各种方式了解了中共当年土改的血腥过程的人们不难明白,中共恐怖主义犯罪组织正是利用土改过程的大规模疯狂的恐怖主义威慑建立和巩固了它的基层政权。因此我们说,国民党的失败首先就是传统的政权建设模式对中共的恐怖主义政权建设方式的失败!

我们尤其要指出一个长期被人轻忽的事实,那就是中共正是通过它的各种匪夷所思、闻所未闻的恐怖活动,如游街示众,割断声带,强迫人们参加“公审大会”乃至观看执行枪决的行刑现场,公开在大众眼前施行酷刑,枪毙犯人后找家属索要子弹钱等等恐怖手段所建立的恐怖威胁和它的有效的特务网络,才实现了对十三亿人的全面的人身控制。正如他们当初以同样的方式对所谓“根据地”和“解放区”的人口施行了有效地控制,并依靠这种控制而战胜了国民党政权一样。需知,这种对人口的控制使得他们能够进一步发展成对一切社会资源的控制——从农具到土地,从配偶到性权利,从食物到种子,从食盐到住宅,他们掌控了一切!

我们在“中共恐怖主义”后面还要加上“犯罪组织”是要强调,他们和世界上的任何恐怖组织不同,他们没有任何宗教的、民族的、地域的、文化的乃至意识形态(马克思主义只是他们的一件外衣)的文化诉求。他们的团伙成员之间是赤裸裸的利益勾结。因此,他们比世界上的任何恐怖组织都更没有底线,更丧心病狂。我们的问题是,中共恐怖主义犯罪组织的性质,它如此地迷信其赖以得逞的恐怖主义手段,对中国人民选择如何才能将其埋葬的方式和正确的道路会是一种什么样的影响?

接下来的解剖马上就会让我们发现与第一点紧密联系在一起的中共犯罪组织的第二大要点,那就是这个魔鬼集团成功地把中国建设成了一个每个人都是告密者的国度,建设成了把任何一个隐秘的空间都纳入其监控的特务国家。

无论是特务组织还是特务政治,都不是中共的发明。远在古希腊时代,叙拉古的暴君们就将各种流氓手法用得非常娴熟了。发展到共产暴政在全球肆虐的时候,人们都以为苏联的克格勃在用特务手段来对付同胞方面,应该是登峰造极了。可是人类的想象力在中共这个恶魔面前还是显得太贫乏了。我们看到、我们领受到的是,中共恐怖主义团伙建成了一个超乎人类历史上存在过的所有特务组织的总和的、人类历史上最庞大、最完善的特务机构。无论规模、理念还是其运作程序的有效性乃至于技术、方法上,都是如此。

这里我们有必要耐心地罗列一下中共恐怖组织的特务统治具体在哪些方面超越了人类历史上曾经存在过的一切特务组织和特务统治。

第一:经费之大,超过历史最高水平。

如我们前面所说,与列宁和他的苏联不同,毛泽东及其同伙是直接依靠恐怖活动打垮了国民党的政权基础进而攫夺了中国政权的。所以他们比它的老师更能深刻地理解,有效的特务活动是有效的恐怖活动的基础。所以四九年以后,中共比历史上的一切暴戾者都更舍得在它的特务组织的建设和特务活动的经费上花钱。到今天它的所谓“维稳经费”甚至已经接近它的军费开支了。我们千万不要以为,那只是它用来对付“群体性事件”的费用。对付那些群体事件用不了它们多少钱,而为防止发生这样的群体性事件所进行的特务活动所需要的经费却要高得多。事实上,中共的维稳费用中至少有百分之七十是用在了他们的特务组织和特务活动的开销上了。

第二:层级分明,条块细化,专业与非专业充分结合。基层政权特务化。
中共今天的特务组织及其运作模式,是完全从他们当年的地下工作模式沿袭过来的。猎物和猎杀者的双重经历使得中共恐怖主义犯罪集团进行特务统治的经验远远胜过它们的任何老师。这里我们只来揭示出它独创的、属于中共专利的特点:

所谓层级分明,不仅是指组织上的下级服从上级,还尤其指中共特务机关把它的特务活动的对象依据其能量、影响和对它政权的威胁程度细分成若干个等级,根据对象的不同层级分派不同层级的特务机构来进行不同层级的特务活动。各个层级之间既是互通互动的,又是高度统一协调的。

这种特务活动的模式,使得中共的特务活动一方面具有很大的隐蔽性——它一般不需要动用大规模的、较为显眼的特务恐怖活动,这使得我们绝大多数人对每天都发生在我们身边的监控、威胁、绑架、谋杀、秘密关押等等特务活动浑然不觉,意识不到我们是生活在一个特务国家。另一方面它也具有极强的针对性,这使得中共的特务恐怖活动非常有效,不仅费效比高,而且能及时发现动向,扑灭火星。任何人只要进入了它的黑名单,你就终生都在它为你定制的恐怖活动的阴影笼罩之下。

让中共的特务活动如此有效的,还有它的条块细化的运作模式。所谓条块细化,是指中共恐怖主义集团根据反对派的不同理念和不同斗争方式,建立了与之相应的专门机构,有针对性的开展对特定人群的特务活动。事实上,中共的维稳办、综治办、信访办、610办、网监部门等等,都有很强的特务机能或直接的就是特务机构。

中共的特务恐怖活动之所以具有极强的隐蔽性,除了我们前面提到的之外,一个十分重要的原因就是中共把专门的特务机关、特务人员和非专业机关、非专业人员有效地结合在一起了。

我们许多善良的人们想不到中共除了它的军情、国安、国保、等专门的特务机构外,举凡它的党务部门、宣传部门、监察机构、它的纪检、报社、杂志社、大学的教务和党务部门,都是它的准特务机关。这些机关的从业人员、记者、大学的辅导员,都是直接承担它的特务使命的准特务。

最后,我们必须特别强调的是,中共恐怖主义犯罪集团的特务统治,最厉害之处是它的触须延伸到了社会生活的任何角落。不管你生活在什么样的社会群体中,也不管你生活中的任何时段,乃至父子桌前,夫妻床头,都有中共特务的触角深入其中。

中共恐怖主义犯罪团伙的特务触须之所以如此发达的根本原因,就在于它所有的街道、小区、村镇等最基层的政权组织和各个学校、企事业单位的党政机构就是中共最庞大的基层特务组织。它们作为中共政权基础的基要职能就是从事特务活动,它们也就是中共特务活动的最大和最有效的情报来源,是中共这个犯罪集团发达的神经系统中最为发达的神经末梢。

我们绝大数人都以为,支撑中共恐怖主义组织大厦的是它的二百多万军队和一百多万武警。通过以上分析,我们必须明白,在组织起来的十三亿人面前,无论你有多少军队都是渺小的。而使得中共犯罪集团的各种反对力量无法组织起来的唯一原因就是它似乎无所不在的特务活动。

从这个意义上,我们完全有理由说,支撑中共恐怖组织大厦的那根最粗的柱石不是它的军队警察,而是它的有效的各类特务组织和特务活动,其主要载体就是它的各级基层政权和所有各社会单元的党政机构。而这也正是“茉莉花”目前在中国还开不出来的原因所在,是所有这类民主革命的模式在中国还无法施行的根本症结。

在这个问题上,中国的自由战士们犯的错误太多,付出的代价太惨重了。首先,他们就对中共特务活动的有效性严重地认识不足。在这六十多年里,中国人民试图组织起来摆脱中共奴役的任何努力都受挫在这里。所有的组织都是在还没有成形或者没有来得及开展任何活动的时候就被打掉了。无数最坚强、热忱、勇敢的志士仁人因此而被投进黑狱。仅九八年中国民主党的建党事业被中共彻底打掉,其党员的刑期总和就超过一千年。

而另一方面,面对这六十年来的种种失败,人们不是去反思失败的教训,总结经验,探索新的方式、新的道路,而是跑到这个问题的另一个极端——他们把中共的特务统治神话化,认为有无孔不入的特务触须和现代高技术特务装备,中共的特务组织、特务犯罪是没有任何破绽的,是完全无懈可击的,因此,一切反抗思想、反抗行为和反抗组织都成为绝对无法隐藏的。一部分人甚至据此提出了完全公开的斗争道路——反正我们玩不过中共的特务系统,反正我们是无法隐蔽的,那不如索性完全公开身份,进行完全公开的斗争。这些人,他们完全不顾所谓公开的就意味着是在中共匪帮的完全掌控之中的(在他们的掌控之中就意味着你不可能有所作为)。他们既不肯去思考这种完全公开的斗争方式是否能有效地打垮中共的恐怖统治,也不肯去思考:我们是如何暴露的?在哪个环节出的问题?有哪些认识上和方法上的错误?能避免这个结果吗?还有其它方式吗?等等。那些相信中共特务神话的人,只是表明了他们思维的懒惰。人类理性的常识告诉我们,任何东西都决不会是无懈可击、完全不可应对的!

未完,待续

来源:自由圣火推荐

◇ 一键分享: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中文分享: . . .. . . . . . . . .. . . . . .

这里是你留言评论的地方

8 + 10 =
Copyright © 2007 - 2019 , Design by 真相网. 本站资料可以免费自由转载. 若有版权问题请留言通知本站管理员.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