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德怀秘书拒绝作假 毛岸英之死惊人内幕曝光

真相网2014.6.17】據新唐人报导:毛泽东长子毛岸英在朝鲜战场上阵亡的原因,多年来被中共喉舌宣传为〝与美军特工浴血奋战〞而死。但彭德怀秘书和参谋杨凤安、王天成、龚杰却拒绝作假,他们在《时代潮》第十九期发表文章《毛岸英牺牲真相》,披露了那段历史的部分真相。

据了解,2004年5月10日《老年文摘》刊登一篇《美军差点绑架毛岸英》的文章,2004年3月31日的《史海钩沉》栏目中,刊登郑德坤撰写的《绑架毛岸英阴谋破灭记》,以及《党史信息报》1999年2月24日(月末版)用半个版面刊登许文龙撰写的《一份记录阴谋绑架毛岸英的真实报告》,这3篇文章都声称经过〝采访和审批〞,其内容基本相同。都是描写〝24日夜里,毛岸英由彭德怀的警卫小李陪同,查哨时走出距总部五公里处遇敌特工。〞〝美军上尉莱德森率七八名美军突击队员和南韩特工,轻而易举地俘获了毛岸英他们三人。〞〝警卫班班长张国祥冲到敌人面前拉响手雷。自己壮烈牺牲。〞〝双方在激战中小李为保护毛岸英也不幸牺牲,而毛岸英也在混战中打中了莱特森,剩下的美军士兵则被前来接应的志愿军战士活捉。〞

但是,曾和毛岸英在志愿军总部一起工作的原任志愿军司令员彭德怀军事秘书杨凤安,原任志愿军总部分管美军情报参谋王天成,原彭德怀办公室分管敌情的参谋龚杰等人,却对这些文章的内容提出反驳。

毛岸英根本未曾〝查哨遇敌〞展开〝激战〞

在《毛岸英牺牲真相》中,王天成回忆称:〝志愿军总部的许多老同志,包括时任志愿军副司令的洪学智、首任志司作战处副处长杨迪、首任情报处副处长李世奇、作战处科长孟昭辉、时任参谋赵南起、龚杰、田胜、苗杰、成德益、翻译宋保华等,经互相沟通与交流,都对毛岸英殉难的事记忆犹新,但没人知道有些骇人听闻的所谓绑架事件。〞

据志愿军司令员彭德怀的军事秘书杨凤安回忆,1950年10月4日,彭德怀突然被紧急召进北京。10月9日黄昏,志愿军渡过鸭绿江。彭德怀因急于了解情况并与金日成首相会见,乘一辆吉普车随先头部队进入朝鲜。毛岸英和彭德怀办公室的其他成员则随十三兵团司令部一起入朝。10月24日,彭与十三兵团首长及司令部会合,组成志愿军总部。彭的临时办公室即改为志愿军司令部首长办公室。办公室组成党支部,选举杨凤安为支部书记,毛岸英为党小组长。当时,毛岸英除俄语翻译外,办公室并未分配毛岸英作战值班任务。

原志愿军作战处副处长杨迪回忆说:〝1950年11月13日志司开作战会议时,有位年轻的翻译也参加了讨论。会议开完后,我问作战处丁甘如处长,他是什么人?丁说不能告诉我,这是纪律。杨迪同志说连他这个作战处副处长都不能知道毛岸英在彭总办公室做翻译工作,敌人怎么会知道呢?〞

他表示,志愿军总部戒备严密,首长都有随身警卫员2—3人,还有保卫干事和一个内卫排专门负责保卫彭和其他〝首长〞的安全。这些警卫工作统由杨凤安负责。另外还有一个警卫团,负责总部的警卫,昼夜在〝首长〞住地站岗放哨,由志司作战处杨迪副处长负责。毛岸英没有查哨的任务,他的一切行动只能有彭及邓华、洪学智与彭办公室人员知道。按彭指示,毛岸英只在彭办公室附近活动。

那么,在严密保护下的毛岸英究竟为什么而命丧朝鲜呢?

毛岸英之死的历史真相

纪实文学《红朝太子系列之一——嫡出太子毛岸英与一碗蛋炒饭》中披露了毛岸英之死的详情。

文章表示,1949年毛泽东成为中国的〝最高统帅〞后,开始把毛岸英作为未来的接班人首选人物来培养。

1950年6月,在苏联和中共的策动下,朝鲜战争爆发。9月美军仁川登陆后,朝鲜战局急转直下。当时中共政治局为是否出兵朝鲜争论激烈。绝大多数高干认为不应该出兵。但毛泽东一意孤行,坚持出兵。

同年10月,毛泽东正式作出了抗美援朝的决定。毛岸英在家中〝巧遇〞(之所以打引号,估计是毛泽东的安排)准备出征的彭德怀,便要求入朝参战。毛泽东当即公开表示支持。轻视美军的毛泽东打的如意算盘是:让毛岸英在相对安全的志愿军司令部积累军中资历,为其日后执掌军权积攒本钱。因为有了军权才能坐稳红朝江山。

为了〝太子爷〞的安全计,彭德怀、李克农等人本坚决不同意毛岸英入朝参战,但毛泽东既然想借战争历练〝太子〞,彭德怀也无法推脱。未料到入朝仅仅一个多月,毛岸英就在美军的轰炸中死于非命!

对毛岸英之死,原志愿军总部作战处副处长、后任沈阳军区参谋长的杨迪将军,在其所着《在志愿军司令部的岁月里》曾有明确记录。

这篇文章中曾这样写道:〝正当彭总向(第38军)梁兴初军长生气、批评梁后,与会领导同志都处在沉静严肃的气氛中时,随彭总来的那位年轻俄文翻译(我看他和我的年龄差不多,二十七八岁)却毫不胆怯地站起来,指着挂在墙上的地图说起来了。彭总坐着一句话也不说,既不制止他讲话,也不批评他,志司几位副司令也不制止他,各军军长低着头也不吭声。那位年轻的翻译,并不懂军事,我没有听明白他在讲什么,他说了一二分钟后,看没有人理会他,也就不说了。当时我觉得很奇怪,怎么一个年轻翻译会在志司党委召开的作战会议上,而且是在彭总生气的严肃气氛中,敢于随便说话呢?还没有人制止他、批评他?真怪!〞

〝会议开完后,我对(作战处)丁甘如处长说:‘这个小翻译胆子真大,在彭总生气时,还在那儿说三道四。看来他还不懂党内和军内的规矩,这样重要的高级会议,哪有他讲话、发言的资格。他是谁?他是什么人?’丁甘如同志说:‘老杨,你就不要问,也不要打听了,我不会告诉你,其他的同志也不会告诉你的。’〞

〝11月25日,我跑过彭总办公室时,看到烟筒冒烟,立即跑进里面去看看,房里还有三个人正在用鸡蛋炒米饭吃。这些鸡蛋是前一天黄昏,我看到朝鲜人民军最高司令部派到志愿军任副政治委员的朴一禹次帅(朝鲜金日成是元帅,下有三位次帅)给彭总送来一小筐鸡蛋(约10多个)。这在当时的朝鲜是极难得的,当时彭总已吃过晚饭,还没来得及吃。三人中我只认识成普同志,那两位同志只知道一位是彭总的俄文翻译,一位是才从西北调来的参谋,他们的姓名我不知道。我问成普:‘老成,你们怎么敢用送给彭总的鸡蛋炒饭吃呢?赶快把火弄灭。’成普说:‘我怎么敢呀,是那位翻译同志在炒饭。’〞

文章继续写道:〝拂晓后,敌人的飞机编队飞临大榆洞上空,也不绕圈子就投弹,第一颗凝固汽油弹正投中彭总那间办公室,敌机群先将凝固汽油弹和炸弹投下后,绕过圈来就是俯冲扫射,然后就飞走了。我迅速跑出来看看敌机轰炸情况,一眼就看到彭总办公室方向正有大火冒烟,迅速跑去,彭总办公室已炸塌。看到成普满脸黑乎乎地跑出来,棉衣也着了火,我要他赶快把棉衣棉裤都脱了,躺在地下打滚,将火滚灭。(凝固汽油弹,在当时是美空军的一种新式炸弹,用水扑灭不了。)我问成普:‘你是怎么跑出来的?’成普说:‘听到飞机投弹声,就从你让我打开的窗户门跳出来的。’我急着问:‘那两位同志呢?’成普说:‘他们往床底下躲,没有出来。’我着急地大声说:‘他们怎么向床底下躲?一定被凝固汽油弹烧焦了。’我就要随来的参谋赶快去叫警卫营派人来救火,叫医护人员来救人。〞

1985年5月6日,时任成都军区参谋长的丁甘如将军也曾谈到当年志愿军总部被炸前相关情况和毛岸英遇难情况,他说:〝先一天(11月24日)傍晚,彭总、邓华、洪学智等总部领导人在驻地附近散步,他们边走边聊,走着走着,邓华副司令员说:这架敌机怎么还在这儿转呢?洪学智副司令员说:转了个把小时了。几位领导人几乎同时说:看样子,我们总部的目标暴露了。 散步归来,当晚九时,志愿军党委在彭总主持下开会,紧急部署防空措施,即:布置工兵增挖猫耳洞(防空洞),并加大加固已有猫耳洞;总部所有工作人员凌晨三点起床,吃完早饭后,除必要值班人员外,四点前全部进入指定的防空地点;同时严格规定,四时后所有住处不许冒烟。 毛岸英三点起床了,他舀了一漱口杯子饭后,便伏在办公室桌子上睡觉了。从四点到九点多钟,睡了五个多小时吧。毛岸英醒来后,便就着火炉炒饭吃。十时许,美军飞机临空,没有绕圈子,一来就投弹,而且是凝固汽油弹,直接命中彭总办公室,瞬间烈焰冲天,正在炒饭吃的毛岸英和值班参谋高瑞欣,没有来得及跑出来,不幸牺牲。〞

文章表示,从现场三位目击证人的回忆可以得出以下几点结论:1.毛岸英言行高调,没把志愿军总司令彭德怀和其他的老将军们放在眼里,在彭发火的会议上随便发言;2.毛岸英公开违反志愿军司令部军令,不进防空洞躲避;3.毛岸英私自拿出朝鲜次帅送给彭德怀的极其珍贵的鸡蛋在炒饭自己吃。毛岸英因这一碗蛋炒饭而死!4.进过伏龙芝军事学院的毛岸英竟然没有最简单的防空常识,在美机轰炸时往床下面钻而不是往外跑。

原彭德怀办公室分管敌情的参谋龚杰也回忆说:〝24日夜,毛岸英、高瑞欣二人在志愿军政治部的山洞里休息,25日9时以后才回到办公室。当时他俩还未吃早饭,可是饭已冷了,他们热了饭还未来得及吃,就遇敌空袭不幸牺牲。〞

◇ 一键分享: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中文分享: . . .. . . . . . . . .. . . . . .

这里是你留言评论的地方

10 + 10 =
Copyright © 2007 - 2018 , Design by 真相网. 本站资料可以免费自由转载. 若有版权问题请留言通知本站管理员.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