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生死问题上 不能信任中共

真相网2020.2.11】新型冠状病毒已造成一千多人死亡,蔓延至二十多个国家和地区。有美国官员和学者担忧中国的信息不透明,将全球的公共卫生安全置于危险之中。

2月10日,研究公共卫生问题的多位美国官员和学者出席了华盛顿智库哈德逊研究所的讨论会,聚焦于新冠疫情爆发以来中国政府信息不透明、美国的应对措施以及美中合作的必要性。

美国疾控中心(CDC)开发出针对新型冠状病毒的诊断测试手段,并在全球分发四百个测试盒;国立卫生研究院(NIH)在研发疫苗,三个月后可进行人体实验。然而,要想找到真正有效的治疗和药物并非朝夕之功。

前联邦参议员、两党生物防御委员会(Bipartisan Commission on Biodefense)联合主席利伯曼(Joe Lieberman)认为,美国应该加大研发更广泛的抗冠状病毒疫苗,这不仅仅是一个健康议题,更是重大的国家安全问题:

“这是一个全球的问题。我们应该和其他国家共同出资、分享人才和技术。这是这个地球上的所有公民的共同需求:在下一次大流行病来袭时,我们会有更好的准备。”

利伯曼强调,国家需要保障必要的医疗供给,比如口罩、注射器。此外,过去一个月来,疾控中心的公共健康紧急基金(Public Health Emergency Fund)也快枯竭,政府应尽快向国会反应进行补给。

美中曾经合作在全球抗疫最前线

美国前疾控中心主任、默克公司高管葛蓓丁(Julie Gerberding)回顾了她在任期间和中国建立的友谊,几乎每年中国都会派疾控中心的最高领导到亚特兰大交流访问,分享知识技术。

禽流感爆发之后,葛蓓丁拜访了中国疾控中心,互通疫情和应对措施,临走前她看到疾控中心的领导们在大楼前挥舞着美国国旗和中国国旗:

“那个瞬间,我意识到,全球健康安全的第一线就定格这帧画面当中。如果美中在全球突发公共卫生事件面前无法合作,每个人都会受苦受难。”

这次新冠病毒疫情爆发以来,美国多次要求派专家赴华协助,但至今未能成行。据《纽约时报》消息,中国目前仍然没有发出正式邀请。一些美国官员猜测,中国上层官员可能不希望外界看到疫情中让中国难堪的一面。

美国专家可以帮助回答两个问题

近期推特上热传的一个帖子显示,从1月30日至2月5日,中国官方公布的确诊数目与病亡数目相比总是2.1%,让网民不禁惊呼,病毒也会做数学。

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的新兴病原体部门主管切尔托(Daniel Chertow)表示,美国专家进入疫区现场可以帮助回答两个关键的根本问题:

“1.分母是什么?致死率真的是2%吗?和SARS的10%、MERS的40%相比是很低,但是和季节性流感的千分之一、万分之一以及1918大流感的1%、2%,这个比例还是较高的。2.防控成功的可能性有多高?是否会有无症状的病毒脱落?”

疫情信息不透明:生死问题不能相信中共

埃博拉、寨卡等流行病毒的爆发曾让美国不堪其扰。2018年,特朗普签署了首部《国家生物防御战略》(National Biodefense Strategy),旨在提高生物防御单位防风险能力、做好生物防御准备工作、建立迅速反应机制。

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负责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和生物防御的高级主管莫里森(Tim Morrison)介绍说,生物防御的职责曾经分散在美国卫生与公众服务部、农业部、国防部多处,现在总算有了明确的责任划分,但是疫情中最不受控制的因素其实来自中国:

“最大的缺口是来自中国的信息。靠得住吗?我们看得到全景吗?”

华盛顿智库哈德逊研究所高级研究员布朗(Eric Brown)认为,中国共产党已经无法获得信任:“美国和中国邻国的反应释放出一个信号:生死问题上,他们再也不愿依赖中共的判断。”

据本台早前报道,中国至今已有三十多个城市采取不同程度的交通和人员管制,甚至有地方政府强征千元左右的隔离费。

布朗表示,中共先是否认疫情,然后编织谎言,接着采取严酷手段,造成多城被封、邻里相抗:

“洛杉矶就不会像武汉一样被封…..美国公众不会容忍封城,中国人也不接受,但是别无选择,其实可以采取更理性和以人为本的方式。”

布朗指出,过去一百五十年间,美国是最亲华的国家,但是善意无法改变中共;国内现在沸腾的民怨也许会随着疫情的好转而慢慢消失,而中共是不情愿改变的。

转载自自由亚洲电台武汉肺炎瘟疫

◇ 一键分享: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中文分享: . . .. . . . . . . . .. . . . . .

这里是你留言评论的地方

0 + 4 =

【您可以使用 Ctrl+Enter 快速发送】

Copyright © 2007 - 2020 , Design by 真相网. 本站资料可以免费自由转载. 若有版权问题请留言通知本站管理员.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