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大焕:解散全国哲学社科规划办

真相网2014.7.11】你要是看看由全国哲学社会科学规划办公室出的课题,只要是个正常人,不是被晕死就是会笑死。且看2014年7月4日该办公室公示的「2014年度国家社科基金重大项目(第一批)立项名单」,前5个项目依次是……

最近一份审计报告斥中科院财政收支有问题。

中国没有清水衙门。一份来自审计署的审计报告把中国科学院这一国内最高等级的学术机构推向了舆论风口浪尖。审计列出2013年中科院在预算执行和 其他财政收支中存在的问题,所涉问题金额共计4亿元之巨。 2013年以来,震动科技界的广东科技系统窝案,已有近50名官员先后落马,其中多涉及部门「一把手」,发案集中在科技资金使用、分配及信息工程发包环 节。

审计报告和腐败大案共同揭示出中国科研项目经费管理制度存在着严重漏洞,中科院审计报告、广东窝案都仅仅是冰山一角。数据显示,中国科研经费近年 来保持年均20%以上的增长,2013年,中央财政科技支出达到2530亿元,高于财政经常性收入增幅。但由行政主导科研经费配置,普遍存在「重立项,轻 研究」问题,一旦课题到手,尚未进行研究,就已成为科研人员的「科研成就」。另一方面,不少研究项目持续申请多年也仍未获批。

如果自然科学领域用「混乱」两字来形容,哲学社会科学领域就只能用「狼狈不堪」四个字来描述了。据悉,国家社会科学基金重大招标项目,每项80万元,单位不低于1:1的配套资助。首席专家会被认为是学科老大,所在单位在行业排名榜上也会有所提升。

但你要是看看由全国哲学社会科学规划办公室出的课题,只要是个正常人,不是被晕死就是会笑死。且看2014年7月4日该办公室公示的「2014年度国家社科基金重大项目(第一批)立项名单」,前5个项目依次是:

1、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思想精髓研究,首席专家来自中国人民大学;

2、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的理论创新研究,首席专家来自清华大学;

3、习近平总书记关于中国道路系列重要论述研究,首席专家来自社科院;

4、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的历史唯物主义创新研究,首席专家来自华南师大;

5、习近平关于国防和军队建设重要论述研究,首席专家来自南京政治学院。

……

再往下看,发现前10名的「重大项目」几乎没有一个是真正在研究问题。这个问题其实历年如此。谁在台上,谁的「理论指导思想」就稳居前列前几名。这是理论指导实践吗?不!这是实践指导理论、权力决定理论!

你可以想像,这样的课题,一旦到手,谁还会、还能认真进行研究?出题者和「研究者」彼此心照不宣,「理论」束之高阁,既不能公诸于众,也不能向上 传递让最高领导层看到,这就是彼此敷衍上级套取经费的游戏。在这个游戏中,首席专家只是木偶,全国哲学社会科学规划办公室和承办单位才是最大的得利者。甚 至不排除「领导话语」也成了他们捞钱的工具。最近北京大学冒出的兴师动众、大兴土木的所谓「中国学」,想借此打造中国的国际话语权和跻身世界一流大学,也 是不知所云空洞无物以其昏昏使人昭昭的骗钱骗政绩玩意儿。有人说「请将所有经费给弗洛伊德如何?」我说这是个好主意,让弗洛伊德专职研究中国梦。中国人相 信有钱能使鬼推磨,把全国哲学社会科学规划办公室每年掌握的两三亿元资金全部砸给弗洛伊德,想必弗洛伊德九泉之下也会笑醒。

不是理论指导实践,而是权力指导理论,后果是一朝天子一朝理论,领导观念对了,一切好办;领导观念一错,全国跟着倒退!张维迎说:「决定社会变革 的主要是两个因素:一个是理念,一个是领导力。对中国过去60多年的历史给出一个解释,前三十年领导力强但理念错了,所以出现了『大跃进』和『文化大革 命』这样的灾难。改革前25年有好的理念和一个比较强的领导力,所以我们取得了巨大的进步。后来的十年,改革进程之所以出现停滞甚至倒退,是因为我们的理 念倒退了。中国未来的改革——特别是政治体制改革,是否能成功,很大程度上仍然取决于我们有什么样的理念和领导力。正确的理念来自思想市场的竞争,只有思 想市场的自由竞争,才能使我们走出错误理念的陷阱,为我们的改革创造新的思想和观念。」

「有两种东西,我对它们的思考越是深沉和持久,它们在我心灵中唤起的惊奇和敬畏就会日新月异,不断增长,这就是我头上的星空和心中的道德定律。」 (康德)所谓的星空所谓的道德律,归根结底都是「天道」,万事万物的本原逻辑与规律。这个本原逻辑与规律,需要人类不断地探索与寻找,而且因时因地会有不 同表现。人类在浩淼的宇宙中,只不过白驹过隙微尘一粒,如果谁要是以为掌握了世俗权力就掌握乃至穷尽了规律和真理,那他掌权时显得有多牛B不掌权时一定会 显得多傻B,更悲剧的是让时代跟着他一起傻B。这就是易经说的有高山必有深谷。

正确的思想和理论是指导社会前进的航标灯,但正确的思想和理论不是由权力决定,而是必须由思想市场自由竞争得来——否则人类历史上任何权力都是对 的也只有权力都是对的,所有知识分子和教育工作者可以全部下岗去摆地摊(注意躲城管)。但类似全国哲学社会科学规划办公室之类的机构,却是彻头彻尾的思想 理论领域的计划机构,就像经济领域的国家计划委员会一样。这样的机构只要存在一天,就不是在促进哲学社会科学的发展,而是在窒息哲学社会科学的发展。亦如 张维迎说的:「中国特色,关掉哪个部,哪个行业就好一点。从前的一机部、二机部都没了,这些行业都兴盛了。如果关掉广电总局,电视广播会兴旺;关掉教育 部,中国的学校就有救了,中国教育就有希望了。」同理,解散全国哲学社会科学规划办公室,中国的哲学社会科学就有希望了,中国的道路就会有持之以恒的正确 方向了!

办法很简单:哲学社会科学再不按课题给经费,而是按大学和研究院的招生人数给经费,你能招到学生,并且学生都不包分配,说明你的哲学社会科学有竞争力,那就按学生人头配经费。如果招不到学生,说明你的思想理论缺乏竞争力,国家就不应该再配拨经费,而让其自生自灭。

思想的市场,很难吗?一点不难,和其它市场没有任何两样。

转载自博讯

◇ 一键分享: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中文分享: . . .. . . . . . . . .. . . . . .

这里是你留言评论的地方

10 + 8 =
Copyright © 2007 - 2018 , Design by 真相网. 本站资料可以免费自由转载. 若有版权问题请留言通知本站管理员.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