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媒:中国处于大变革前夜 只待有人登高一呼

真相网2012年7月17日】多年前中国民间就流传一句话:现在只差陈胜吴广了。那意思是在中共暴政下,中共早已失去民心和执政基础,但又一党独裁不放弃权力,那么就只差历史上陈胜吴广那样的领头人来揭竿而起了。现在看看越来越接近现实了。去冬以来,中国舆论朝野和左中右各派都开始大谈中国的危机和变局,认为今年中共 将召开十八大,潜伏多年的权力斗争可能一触即发,二○一二年将成为中共危机四伏的关口,中国已走到不得不变,不变就动乱的十字路口。

据大纪元讯:十年前曾预言中国将在二○一一年底崩溃的美国学者章家敦,不久前再次断言中共的崩溃就在今年。港媒称,当初认为这位华 裔学者是危言耸听的人,现在不得不佩服他预言的准确性。去冬以来,中国舆论朝野和左中右各派都开始大谈中国的危机和变局,认为今年中共将召开十八大,潜伏 多年的权力斗争可能一触即发,二○一二年将成为中共危机四伏的关口,中国已走到不得不变,不变就动乱的十字路口,危言耸听甚至比十年前的章家敦更甚。

香港《开放》杂志近日发表署名文章《党内要求政改呼声再起》。文章说,薄熙来案发以来,全国官民议论纷纷,也反射到中共高层与太子党,主张宪政改革的人越来越多,经济形势也不妙,传称只待有人登高一呼。

多位学者:中国已在大变前夕 人心思变

文 章说,目前的中国是否进入了又一个四人帮倒台前的中国,或六四发生前的中国?山雨欲来风满楼。中国向何处去?四月五日中共民主派的言论重地《炎黄春秋》召 开了一场有关薄熙来事件和中国政治体制改革途径的座谈会,不止一位讲者认为中国已在大变的前夕,人心思变,现今的“维稳”局面已维持不下去了。他们认为民 间应该与总理温家宝改革的呼吁互动。

北京大学教授钱理群说,现在的形势有点像文革后期,几乎所有人都认为不能这样继续下去,需要变了。他说,民间思想十分活跃,大家都在议论国事,全民关心政治,全面议论政治,这是很长时间都没有出现的事。

《炎黄春秋》执行主编徐庆全说,现在,所有的人都希望变。不管是被称之为“左”还是被称之为右的人,也不管庙堂之高还是江湖之远,从“左”右到上下都有相同的呼声。

社长杜导正说,当前,国内各种矛盾比较复杂,又发生了震惊全国的重庆事件。在这个大环境下,首都政治思想界很活跃,各种形式的座谈会都在强调政改紧迫性的问题。

陆德说:不改革势将爆发革命

副 社长杨继绳也认为中国现在处于大变革前夕,民间怨声载道,只待有人登高一呼。他说,今天和一九六六年相比,执政党各级领导人的腐败程度严重得多,特权也严 重得多。权钱交易、权权交易、权色交易散发的臭气,弥漫污染着整个社会,老百姓已经忍无可忍了。杨继绳还说:“毛泽东逝世三十六年了,可能这两句话‘打到 走资本主义当权派’和‘资产阶级就在党内’今天还有号召力。如果有人登高一呼,回应的人一定不会少。”

曾担任中共中宣部长二十二年的中共元老陆定一的儿子,APEC亚洲院士陆德说,中国经济转型喊了二十年转不过来,当前的问题越积越多越严重,不励志改革特别是政治体制的改革,中国可能会面临一场革命。

中共体制内人罕有高呼:中国改革已到十字路口 非政革不可

《炎 黄春秋》这个圈子的人呼吁政治改革已多年,不足为奇,但现在中共体制内对此很少发言者也开始公开要求政改。例如中国主流经济学家张维迎五月十二日在上海高 校主办的“名家讲堂”演讲时也罕有地高声疾呼中国改革已到十字路口,非政革不可。他说无论从中国内部的挑战,还是人类进步本身,政治体制改革已不可能再拖 下去。这也算是另一种来自中共庙堂要求政改的呼声。

不少分析家指出,中国目前面临大变局的原因,不但是人心思变,也与经济发展已到瓶颈有关,最近各项经济数字呈现下滑趋势。

经济发展二○一七年可能崩溃 留给改革的时空不多

在 《炎黄春秋》的座谈会上,陆德即指中国经济的高速增长已经到顶,他预计如此下去到二○一七年中国经济就会崩溃,中国将出现动乱。他说,“据我的研究预测, 我国到二○一七年,经济发展会遇到一个大的坎,或者大的冲击,有三条主要经济曲线将发生拐点,一条我们二○一七年人口红利趋于零(人口红利指的是年轻人的 劳动力增长,比不过老年人的增加速度);第二条曲线,如果我们在“十二五”规划内不能实现工资的倍增计划,贫富差距基尼系数将要逼近零点六,零点六这条线 在经济学上称“动乱线”;第三条曲线,二○一七年附近我们的投资拉动转换效率将低于百分之六十,投资这匹马也不行了。所以留给我们改革的时间和空间已经不 多了。所以我们现在不能单纯搞经济体制的改革,近二十年了,越来越推不动,我们应该马上解决政治体制改革滞后的问题,这是当前的主要矛盾。”

温家宝决定大力为经济输血 中外学者:对效果均不乐观

甚 至中共喉舌《人民日报》也报导说,中国经济前景不妙,有可能出现危机。该报海外版五月二十二日引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信息部副部长徐洪才教授说,“拉动中 国经济三驾马车──出口、投资、消费全都出现危机。”徐洪才称,欧洲因欧债危机外需求不足,中国出口明显萎缩。同时因工资上涨,人民币升值,进口原料上 涨,亦削减了中国出口产品的竞争力。投资方面,对经济拉动作用也明显减弱,前几年四万亿元投资已结束,房地产有关的投资也在萎缩。而消费方面则因股市、房 市下跌,民众财富效应减弱,消费意愿也因此而萎缩。

西方媒体,如《华尔街日报》和英国《金融时报》近期也提出这样的问题,中国的经济景气“派对”是否已经结束。

中国没有经济增长就没有稳定,共产党政权经受不起一次经济萧条。大陆网上披露,现在各地政府都为维稳伤透脑筋,维稳的费用支出越来越大,在敏感日子,如人代会党代会前后、国家大节日前后、清明前后、六四前后、地方政府的领导天天担惊受怕,怕民众上访民众聚会。

温 家宝总理近日在湖北召开六省“防经济下滑”紧急会议上的讲话强调,把经济增长放在更加重要位置。中共已决定采用一切可能手段为经济输血,再加大国家投资, 放松对楼市的限购、限贷政策。因此一至四月份,中国新增项目增长八千多个,仅四月发改委批准项目就多达三百二十八个,近乎去年同期的两倍。铁道部宣布已获 两万亿的银行授信。

但有分析家指出,在投资方面,上次投入的四万亿已用完,现在要拉动经济没有四十万亿将毫无反应。而且政府大印钞票,可以肯定将会进一步推高已引发民怨的通货膨胀,扩大贫富差距,中外学者对中共输血政策的效果均不表示乐观。

太子党活跃,支持胡温倒薄

但《人民日报》这篇警告中国经济发生危机的讲话,国内官方媒体并未转载,可能是因为不符官媒报喜不报忧的调子。

文 章说,中国在大变革前夕,中共太子党近来相当活跃,但并非铁板一块,派系和政治倾向分歧很大。与《炎黄春秋》往来密切、主张中国走“宪政民主”道路的有胡 耀邦之子胡德平、叶剑英子女叶向真、叶选宁、陆定一之子陆德、陶铸女儿陶斯亮、马文瑞女儿马晓力等,习近平的姐姐习桥桥有时也会前往赴会。今年《炎黄春 秋》新书团拜,特地将中共储君习近平父亲习仲勋生前为《炎黄春秋》的题字“炎黄春秋办得不错”印成大字作为会场布景,拉习家大旗作虎皮。在中共这次权力斗 争中,他们均表态支持胡温习中央。据说叶选宁还是最早出来要求中央处理薄熙来,免除薄熙来职务的太子党人物。这一派太子党的领军人物是胡德平,他们还主张 平反六四。

另一位太子党,邓小平时代八大元老之一彭真的儿子傅洋在这次中共权力斗争中,也为强烈反薄熙来的人物。遭薄熙来迫害的律师李 庄即是傅洋的北京康达律师行的重量级刑辩律师。李庄在北京被重庆来人抓走后,傅洋曾亲到重庆交涉,还接受记者访问,说反对刑讯逼供。有朋友认为他对强硬的 薄熙来姿态太低,他解释说:要让他充分暴露。

据北京消息人士说,在薄熙来垮台后,这一派太子党在中共党内的影响大增,将成为决定中国未来政局走向的其中一股重要力量。至于对中国民主化有多大推动力,则要拭目以待。

民主派:推行宪政民主改革 实现民主化

此外,对于中国向何处去,《炎黄春秋》民主派主张中国推行宪政民主改革,实现民主化。

杨 继绳指出,现在有多种思潮都想影响政治改革的方向。能够影响政治改革的主要是三种:一是回到上世纪五十年代(即刘少奇的新民主主义,其子刘源现在大力推 销),二是维持现状,即维持“中国模式”;三是搞宪政民主。他说,现在社会矛盾这么尖锐,维持现状恐怕是不行了。现在只剩下另外两种力量在博弈,回到上世 纪五十年代不可能解决中国的问题。中国的出路还是宪政民主。

徐庆全认为,在改革的路径上各派存在着很大的差异,但现在中共高层中间也有呼吁政改的诉求。他说:温总理的几次讲话,呼吁推进政治体制改革,给他的感觉是一种来自“庙堂之高”的呼吁;而在“江湖之远”的民间,这种呼声则更加强烈。

李锐:提五点政改建议

已 高龄九十六岁的前中组部副部长李锐在会上说,他将向中央上书,提出他的五点改革建议:完善选举制度,党代表由党员直选,各级党委和中共中央委员、政治局常 委、政治局委员差额选举产生;实行党政分开;中央到地方党组织,必须在宪法和法律许可规定的范围内活动,各级党委不得干预司法,废止各级党组织的政法委; 党员有权公开批评党的领导人和党的政策;党领导人离职后停止特殊待遇,废止领导干部在党、政、人大、政协四大机构轮流互相转任,已经离职的领导人不得干预 现任领导人的工作,不应当享受原来生活、保安等方面的特殊待遇。

◇ 一键分享: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中文分享: . . .. . . . . . . . .. . . . . .

这里是你留言评论的地方

8 + 5 =
Copyright © 2007 - 2018 , Design by 真相网. 本站资料可以免费自由转载. 若有版权问题请留言通知本站管理员.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