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的“王立强”与天安门自焚“王进东”如出一辙

真相网焦点评论2019.11.28】中共干尽坏事,老天也让其丑态百出、愚不可及,中共欺骗国际社会的手法总是简单粗暴、低劣龌龊、屡屡出包。共谍“王立强”事件,在中共第一时间指称“王立强”是诈骗犯时,澳洲播出的录像指出“王立强”根本就是一个化名,与出走澳洲揭露中共谍报网的完全不是一个人、不是一回事。

中共自知骑虎难下、无法下台,在短暂的攻击“沉寂”之后,硬着头皮死鸭子嘴硬,还要硬拗搬出一个“王立强”受审的录像片,在国际社会面前死不要脸上演连续丑剧,想硬撑到底。

中共的假判决书已下架,中共"王立强"剧本还在改变中……

中共间谍“王立强(化名)”投靠澳洲政府,并爆料中共渗透其他国家的黑幕,中共立即展开反击---权力否认的同时嫁祸“王立强”是诈骗犯,先释出2016年法院裁判书,后又公布该年审判影片,却被发现诸多疑点,目前中方司法判决查询已查不到该份裁判书。

中共的“王立强”与天安门自焚“王进东”如出一辙
中国网友查证发现,中国裁判文书网原先没有关于“王立强”的裁判书,但现在就冒出来了。(图取自微博)

中共先反驳此男子并非“中国特工”,而是在2016年、2019年先后涉及2起诈骗案的嫌犯,且经法院判刑确定,却持伪造护照潜逃出境,中方还出示网站公布“王立强”的判决书,27日晚又近一步释出“王立强”2016年在福建法院受审的法庭监视画面影片,欲使指控更有力道。

但外界发现,共谍不但经澳洲证实身分,“王立强”也是化名,而中共法院2017年才全面实施审判录像,中方判决书明载“王立强”三字,无疑是掉入澳方挖好的坑内,且中方造假前科累累,录像也被质疑是亡羊补牢之作,片中提到的诈骗金额也与判决书中兜不拢;经查,目前“中国裁判文书网”突然又查不到该判决,被外界质疑“在修改剧本吗?”

中共“王立强”判决录像与澳洲的那位共谍“王立强” 不是同一个人

中共内心有鬼,又要硬撑硬拗,在众目睽睽之下欺骗攻击社会。想要用一个判决录像来进一步证明“王立强”的诈骗犯,但实在是拙劣的很。

整个录像都是中共的“王立强”背对观众,让人们看不到王道正面,中共为什么要遮掩呢?怕让人看清“诈骗犯”的正面吗?

唯有中共“王立强”起身转身的月2秒,勉强露出了正面,即使是这样短暂的1~2秒,还是被人抓包是中共在作假。

台湾立法委员王定宇在脸书指出:

#deepfake #这次中共似乎很急

1).化名「王立强」2011年安徽财经大学美术系入学,2015年毕业,所有他陈述有参与过的事件,最早的时间点也是2015年。所以这个审判影片说他2016还是大学生,光角色设定就是错误的。

2).中共第一时间急就章赶出来的判决书和这个正面模糊不清的审判影片,一个金额12万,一个金额13万,可否麻烦造假的中共承办朋友,稍微校稿一下,好吗?

3).到底是追缉中?还是判决了?中共前后二次发文,状态不一。

注:另有一例,香港女学生浮尸案,后来发现,记者访问的妈妈是演员假装的,港警揭露的学生影像也是演员装的。

网友则回应「身为监视系统大国,画面可以这么模糊不清我还真的有点怀疑」、「都说是化名了,还可编出这些。真的我的老天鹅阿!」

也有网友表示,中共今天公布了王立强2016年在法院审理的影片,但是中共是2017年才开始在法院录影,显然相关资料有问题。

在美国的时政评论人士李洪宽认为,这段录像可信度不高。“以前这种录像都有正面特写,它这个没有,很模糊,因为背面很容易造假。而且声音也不清楚,所以没有什么可信度。”

人脸辨识和耳朵轮廓辨识 几处“王立强”不是同一个人

在中共公布庭审录像后,有人进行人脸辨识和耳朵轮廓辨识,指称中共的“王立强”和澳洲的化名“王立强”不是一个人。

桃园市议员王浩宇用成为最高技术的人脸辨识系统进行对比,结果发现中共公布的诈骗犯“王立强”的身份证照片和中共庭审的“王立强”的相似度只有59%。连一般概念的基本相似度70%都达不到。中共可能又出包找了二个“王立强”来骗人。

中共的“王立强”与天安门自焚“王进东”如出一辙

另有在情报界工作的人指出,耳朵形状是重要的辨别指标,中共的“王立强”和澳洲的化名“王立强”的耳朵轮廓明显不同。

中共嫁祸法轮功时编演的天安门自焚中的“王进东”出现一人三面

中共的“王立强”与天安门自焚“王进东”如出一辙

2001年1月23日中共为了嫁祸法轮功、升级迫害导演了天安门自焚伪案(“天安门自焚”伪案真相专题
)天安门自焚伪案参与者郝惠君、陈果母女,被大陆商人陈光标带到美国做整容。本想借此重炒自焚伪案,结果大陆媒体无一报导,在国际上也遭到了舆论的质疑与嘲讽。在陈光标召开的新闻发布会上陈果还对外界透露说,王进东已经死了,可能病死的。

海外明慧网通过中共新华网前后发布的关于王进东的照片的对比分析。是真是假,一目了然,同一个人怎么却有三个面孔?海外媒体一致认为,王进东的“一人三面”彻底将中共炮制的自焚伪案戳穿。我们今天要问的问题是,王进东死了,究竟是哪一个王进东死了?是三个人都死了,还是只死其中的一个?

王进东死了,其实是在意料之中的事。对于一个伪案来说,当事人是最清楚事件的真假的。王进东作为自焚中疑点最多、争议最多的人来说,当局是不会留下这样一个活口回到社会中的,所以王进东“被”病死就是注定的了。

中共又挨了一巴掌!中共前情报人员指证内幕:王立强说的是事实

美国加州的自媒体“Inty综合”在直播节目中接到一名听众John的电话,他自称曾经与向心同期在中共国防科工委(COSTIND)工作,后来转制到中共总装备部,所以这些消息他都是了解的。John说,虽然他不认识王立强这个人,但是王所说的老板向心经历是正确的。

John表示,凡是在香港、澳洲使用“新时代”开头的公司,基本上都是中共国防科工委的公司,而“新时代”就是为了响应前中国领导人邓小平说过“要走进新时代”这句话,中共元老聂荣臻也曾题字“新时代”,所以很多总装备部、国防科工委的公司都叫“新时代”、“希望”、“和平”、“幸福”,多是体制内的公司,都是用中国纳税人的钱所成立。

John透露,“向心”并非真名,但确实姓“向”,向心在国防科工委工作时,他们都以“向参谋”、“小向”称呼向心,而向心的公司全是国家资产,并非个人所拥有,但向心等人能够从中获利,透过军火或其他买卖,中间能够抽成15%的费用。

王立强先前向媒体爆料,向心受到中共军方高层聂荣臻之女聂力及其丈夫丁衡高上将的委派,以向心之名在香港收购2家上市公司“中国创新”与“中国趋势”。John说,他曾在丁衡高、聂力手下工作,对两人很熟悉,90年代中期,向心接受丁衡高、聂力的委派,从国防科工委调到香港。

对于外界质疑王立强才27岁就能掌握许多信息,John表示,他在国防科工委和总装备部那个时候,也差不多是那个岁数,实际上那些大老不会在乎年龄,主要是否喜不喜欢你,是不是会做人。John说,如果有人怀疑王立强太年轻,不可能担任中共间谍工作,那是无稽之谈,俄罗斯总统普廷23岁时加入了克格勃(国家安全委员会,通称“KGB”),普廷25岁就进入了列宁格勒情报机关机要部门工作。

◇ 一键分享: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中文分享: . . .. . . . . . . . .. . . . . .

这里是你留言评论的地方

9 + 3 =

【您可以使用 Ctrl+Enter 快速发送】

Copyright © 2007 - 2019 , Design by 真相网. 本站资料可以免费自由转载. 若有版权问题请留言通知本站管理员.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