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惧真相 揭露马三家酷刑黑幕的导演杜斌被中共秘捕

真相网2013.6.8】大陆著名维权人士胡佳星期五证实,曾被传失踪一周的前《纽约时报》摄影师杜斌,5月31日被北京市公安局秘密抓捕,目前下落不明。国际记者联会发表声明谴责中共打压记者,并呼吁奥习会谈期间,尽快释放杜斌。

据胡佳星期五下午在推特上披露,杜斌于5月31日被北京市公安局大批国保便衣秘密抓捕,杜斌的私人住处被国保封锁,书籍和电脑被扣押,胡佳其后向本报证实,消息是准确的,有目击者目睹杜斌被捕。“(北京)市局国保,10个以上,其中有两个是穿制服的基层公安,其他都是便衣”。

10多名国保带走杜斌 下落不明

中共当局没有向外公布杜斌的任何消息,据知羁押原因未明。但多次和中共国保黑势力打交道的胡佳认为,从中共的措施来看,杜斌极有可能是被秘密关押,目前下落不明。“那帮家伙只是说这个事很大,这个很像是被73条秘密羁押的性质。他被带走以后,就没有消息了,我是每天给他若干的手机打电话,要不然就是完全没有讯号,要不然就是关机。”

揭马三家迫害法轮功 中共害怕

胡佳的太太曾金燕今年4月曾经成功帮助杜斌,在香港首映《小鬼头上的女人》,而且网络全球公映,揭露了辽宁省沈阳市马三家劳教所的酷刑黑幕,不仅引起了外界对残酷的劳教制度的关注,更掀起了民众要求终止劳教制度的声浪。

胡佳估计,杜斌被捕和这部纪录片以及之后揭露六四屠杀的书籍《天安门屠杀》有关。“他写的那本书吧,还有他曾经发布的《小鬼头上的女人》的纪录片,从侧面证实了法轮功信仰者所说的那些指控是确证的,这些东西对当局的压力是比较大的。”

杜斌出版新书后,上月29日还接受过本报访问,当时还为独立媒体新唐人电视台续约案件呼吁,但没有想到,两天后就被秘密抓捕。

胡佳认为,今年六四是过去十年来管制最严厉的一年,很多维权人士都被打压,而杜斌在六四前夕被捕,也和这种政治气候有关,“今年的六四有人要求平反,有人要求中共下台谢罪,而杜斌的书恰好是这个话题,记录了很多直观的东西,所以当局就要把杜斌控制起来,不让他发出言论。”

杜斌:平反六四 中共没有资格

前《纽约时报》签约摄影师杜斌花了8年搜集资料编辑写成的新书《天安门屠杀》六四前夕在香港出版,记录了1989年六四前夕至凌晨中共血腥屠城的罪恶。

杜斌说,该书关注的重点不是学生领袖,也不是掌权者的决策,而是献给所有亲历这场屠杀的普通中国人。“我想知道普通中国人在这场事件中他们看到了什么,都在想什么,我觉得把这些亲历者留下的珍贵的文字编辑在一起,这给我们生活在这个时代的人以及后代们去看一看,在1989年6月3日至6月4日的这天夜里,在北京有些人面对屠杀的时候都做了什么,这是这本书的真正意义。”

杜斌说,他很反对别人用平反来描述,因为中共没有资格平反六四。“中共有资格给这些人平反吗?他们是屠夫,屠夫可以原谅自己吗?他除了认罪之外没有第二条路。至于说平反,你把一个人活活的杀死了,然后说声对不起,可以这样了结了吗?不可以的,这是犯罪。这不是小孩子过家家一样,说你死了一会又活了,而且这些人都是清清楚楚在北京在大街上被消灭掉,这是犯罪,他们没有资格被平反。”

杜斌在前言引用历史学家余英时的话写道:“天安门屠杀作为一个已经完成的事实,它的意义当下已经确实无疑:这是中国共产党政权犯了‘残害人类’的滔天罪行。”
杜斌揭露“马三家教养院” “人间地狱”

马三家劳教所惨绝人寰的反人类酷刑被与习近平阵营关系匪浅的大陆传媒《财经》旗下《LENS视觉》曝光后,杜斌推出长为99分钟的口述纪录片《小鬼头上的女人》。

杜斌形容:“马三家教养院”内群魔乱舞,鬼魅魍魉,是建在一片坟墓上的劳教所。新纪录片就叫《小鬼头上的女人》。被劳教的女人说:“下面小鬼住的是阳间,我们这些女人住的是地下的阴间。阴间和阳间混合住在一起。我们就是住在小鬼头上的女人。”

与《LENS视觉》杂志长文滤掉了核心重点--法轮功不同,这个即将推出的纪录片没有回避这个问题,并清晰的描述了十位受访者的肉刑折磨。

杜斌在口述纪录片《小鬼头上的女人》完成之际写道:“当我面对这些被劳教的女人——马三家女子劳教所咀嚼后吐掉的不是女人的女人——的时候,我屏住了呼吸。”

“我能做的,是让三脚架站得更稳些。是让摄像机以最深的景深去看。是让收音的话筒以最充足的动力去听。”

“这是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反人类的战争:这些被劳教的女人,讲述了马三家女子劳教所如何超负荷制造出口到境外的商品、如何超负荷制造保家卫国的部队的军服、如何超负荷制造最后不知道跑到谁的腰包里了的利润。”

“这些被劳教的女人,讲述了马三家女子劳教所如何用抻刑、十字吊、悬空挂、老虎凳等酷刑对待反迫害的女人、用子宫扩张器插进女人的嘴里强行灌食数月、以死人床将束缚的女人扒光衣服像死人一样,躺着灌食、躺着睡去、躺着大便、躺着醒来、躺着数月不洗澡、躺着撒尿、躺着数月不刷牙、躺着阴道炎、用电棍放电来击打乳房和生殖器官以及用电棍插进阴道里电击。”

杜斌披露了57岁的法轮功学员刘霞的遭遇:“酷暑被捂着棉被,在烈日下长时间奔跑;酷寒被逼穿单衣,在冰雪上长时间蹲坐;被关禁闭室,大小便,有时长达半年不给卫生纸……嘴里流血,阴道里流血……血牢。”

杜斌说:“应该是在2004年左右,那会儿可以使用动态网,无界浏览,可以浏览外面的信-息的时候,我在上面看到了反映马三家劳教所里面的事的文字。当时看了,其实说实话,2-004年到现在已经过去九年了,再回头去看,重新看那些文章的时候,还是感觉很震惊。”

《美联社》4月9日报导说,《Lens视觉》杂志对“马三家劳教所”的虐待报告,跟法轮功精神运动成员十年前作出的-投诉相吻合。法轮功学员称“马三家”是政府镇压法轮功最暴力的“强迫洗脑中心”。

国际记者联会:立即释放杜斌

杜斌失踪已引起大陆民众、国际记者联会及前雇主纽约时报的关注。对于杜斌从被失踪到证实被秘捕,国际记者联会先后发表声明表示关注。曾经看过《小鬼头上的女人》国际记联代表胡丽云,对事件深感愤怒。“他只不过做一个真正的新闻工作者,一个作者,一个记录者,没有理由因为这样而承受政治检控,或者政治拘捕,我们强烈谴责国保没有任何理由的情况下拘捕他,我们要求立即无条件释放他。”

她呼吁在奥习会谈期间,奥巴马应该更加关注大陆的新闻自由,以及大陆记者受到打压的情况,并再一次要求国际施压中共释放杜斌。

1972年出生于山东郯城的杜斌,为前纽约时报签约摄影师、作家、独立纪录片制作人,曾获第14届人权新闻奖的“摄影特写奖”。杜斌另着有《上访者:中国以法治国下幸存的活化石》、《上海骷髅地》、《北京的鬼》、《牙刷》、《艾神》,以及《小鬼头上的女人》纪录片。

杜斌掀开了中共两大疮疤,都是中共最怕被揭露的真实面目

时事评论家横河向本台分析,《小鬼头上的女人》和六四前夕在香港出版的《天安门屠杀》杜斌的近作,都触动了中共的神经。首先,中共允许外界评论劳教制度本身,但在劳教所里发生了系统的酷刑,它不希望别人谈论。这就不是说是制度上有问题,可以纠正的问题了,是有人在犯罪。那中共就是容忍这种罪刑存在。而“马三家”又是全国劳教所当中最臭名召着的,在十多年前法轮功学员就揭露出来“马三家”的酷刑了。那么《小鬼头上的女人》实际上是证实了这一点。

而《天安门屠杀》则是真人讲述历史,还原事发当时的真相。横河指出,这都和一般探讨性的文章有所不同。实际上,这两篇东西都是中共在自己公开宣称放弃阶级斗争、以经济建设为中心以后,出现的、非常重大的大规模侵犯人权的行为。就是,像这种由受害者亲身经历而且是口述记录下来,又公开发表的东西对中共来说,中共最怕的就是把自己的黑暗面;它的真实面目曝露在全世界面前。那中共总是要报复的,这可能就跟杜斌被警方抓走有关系。

◇ 一键分享: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中文分享: . . .. . . . . . . . .. . . . . .

这里是你留言评论的地方

5 + 8 =
Copyright © 2007 - 2018 , Design by 真相网. 本站资料可以免费自由转载. 若有版权问题请留言通知本站管理员.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