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OA:中共力控网络舆论 观察家各有见解

真相网2020.10.14】据美国之音报道:统治中国大陆的中国共产党当局正在以前所未有的力度控制舆论,尤其是控制网络舆论。观察家们指出,中共当局所展示出来的这种舆论超级敏感症反映出以习近平为首的中共当局前所未有地缺乏自信。但也有观察家认为中共当局只是在未雨绸缪。

10月13日,中国社交媒体豆瓣网上,一个用户试图发表一则关于今年的诺贝尔文学奖颁奖词的帖子,其内容是:“今年诺贝尔文学奖授奖词的各种中译文看下来,个人最欣赏《明报》的译法:‘以独特而具质朴之美的诗意叙述,使个人的存在与世界互通’。译者的处理妙不可言。”

然而,这则看似没有任何问题的帖子却被锁闭,不得发表。该用户不得不用图片的形式将帖子发表出来。

许多长期在中国从事新闻报道的外国记者记者抱怨说在中国的工作条件越来越差,报道障碍越来越多,因为在中国什么话题都是敏感话题。

与此同时,成千上万的中国记者则对这一现象敢怒而不敢言。中共当局公开声言媒体必须姓党,意思是中国的媒体人和媒体都必须无一例外地充当中共的工具。中共控制下的官方媒体则对中国严酷的言论管制和新闻管制问题保持沉默,好像这个问题并不存在。在被外国记者追问的时候,中国政府发言人的标准回答是:中国公民和中国媒体享有充分的表达自由。

但批评者抱怨说,在官方所说的公民和媒体享有有充分的表达自由的中国,公民若是发表了当局所不喜欢的言论,便会立即受到删帖、禁言、销号的处罚,甚至可能被抓捕和判刑,罪名可以是寻衅滋事罪,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也可以是嫖娼罪,非法经营罪,贪污罪。发表了当局所不喜欢的言论的媒体则会得到关门大吉的处理。

中国是世界第一人口大国,中国网民人数是世界第一,中共当局在控制舆论尤其是对网络舆论的控制方面的人力物力投入也是世界第一,直接从事网络舆论操控的人员数以百万计,参与网络舆论操控的人则是数以千万计。

用美国哈佛大学政治科学教授加里·金及其研究团队的话说就是,中国当局对言论控制的规模之大是人类史上空前的。这种局面使中国成为当今世界传播学和政治科学学者的热门研究课题。

自中共领袖习近平2012年上台以来,中共当局对网络舆论的管制层层加码,收紧再收紧。为什么看似强大无比的中共当局要对舆论如此敏感,如此恐惧?

长期报道中国新闻的香港资深媒体人、《开放》杂志主编金钟的解释是,中共对舆论的这种控制是中共武装夺取政权掌控中国70多年来持之以恒的做法,而中共之所以采取这种做法和统治术就是因为中共政权是一个没有合法性的政权,所以中共心虚,缺乏起码的自信,便只能靠枪杆子和笔杆子即舆论控制来维持政权。

金钟说:“(对中共政权)最简单、最鲜明的一种批判就是四个字,‘强奸民意’。真正的民意没有。你看,他们的民调有时候也搞一搞,但都是假的,都是枪杆子下面的(只能说好不能说不好的)调查。”

在当今中国,什么话题都是敏感的。政治话题尤其敏感,“妄议中央”更是一个正式的罪名,可以使“妄议”者丢掉饭碗,甚至丧失人身自由。

中国社交媒体新浪微博的前内容审核员刘力朋和中国其他社交媒体内容审核员提供的证言和内部文件证实了外国研究者先前对中共当局对言论审查和网络舆论控制手法的研究所得出的结论,其中包括具体指令与概括性指令相结合,机器自动审查与人工审查相结合,当局随时调整言论审查和操控的重点和力度,任何人都不得越过批评中共领导人、军队和警察的红线等等。

随着时间的推移,随着习近平政权层层加码控制网络舆论,除了政治之外,教育、卫生、外交、经济、环境、文学、历史、语言学习,总之人们所能想到的一切话题都可能随时变成中共当局眼中的敏感话题而随时遭到封杀。在眼下的中国,谴责独裁专制的帖子也会被删除并招致警告和永久禁言或销号的威胁,理由是这种言论“含有激进时政或意识形态方面的内容”。

中国网民注意到,在很多时候即使是把“独裁专制”改换成同音字如“砖痔毒菜”予以谴责也不能免于遭封杀的厄运。在今天的中国,甚至谈论“韭菜”也会被删除和警告。观察家们的猜测是,这是因为有网民抱怨中共实行专制独裁,把人民当作可以任意割取还可以再长的韭菜。

而对习近平的批评,即使是不点名,即使是隐晦地提到他文化水平貌似停留在小学阶段动辄就读错别字并妄图当皇帝的帖子都会被立即删除,发帖者可能被永久禁言、销号。来自中国房地产业界的网络名人任志强最近被习近平当局重判十八年,罪名是贪污。但观察家们普遍认为,任志强之所以被如此重判是因为网上先前流传一篇以他的名义发表的文章嘲笑和抨击习近平无能无德还急于想当皇帝。

对以习近平为首的中共政权的这种风声鹤唳、草木皆兵的严酷网路舆论管制措施究竟应当怎么看?居住在加拿大温哥华的前中国人权律师祝圣武说,很多评论家认为这是中共当局色厉内荏、缺乏自信和内心恐惧的表现,但他认为这是中共政权在中国全面推行纳粹化战略的一部分。

在祝圣武看来,中共当局在新疆施行的那套高压统治先前也有很多的评论家认为那是中共出于恐惧的所作所为,是不必要的。但随着时间的推移,越来越多的人意识到那其实是中共为实现中国彻底纳粹化而进行的练兵,那种练兵在新型冠状病毒在武汉爆发时派上了用场;而在武汉进行的那种极端的封城措施也被许多人、包括绝大多数外国人认为是不必要的,但他们没有想到那是中共政权训练和练兵计划的一部分,其目的是准备将来有一天需要的时候对全国实行武汉式的封城管理即监狱化管理。

祝圣武说:“他们在网络上进行的极端的控制和压制也不是因为他们真的胆怯害怕成了这个样子,而是他们有非常超前的眼光,是为了对付将来某一天发生的情况现在就训练好官员,训练好刽子手。”

祝圣武接着说,先前中共当局残暴压制中国人,西方国家基本上都认为于己无关,因此漠不关心,或顶多象征性地批评两句,但现在西方国家终于明白外交是内政的延伸这条规律也适用于中国。

许多观察家还指出,中共当局在中国国内横行霸道,任意抓捕中国人,就必定会在国际间横行霸道,对外国人也任意抓捕,例如先前从泰国绑架并抓捕了瑞典公民桂民海,后来再抓捕加拿大前外交官康明凯和商人斯帕弗。

面对来自国内和国际间对中共政权控制网络舆论、严酷限制乃至禁止中国网民通过互联网自由获取和传播信息的批评,中国外交部发言人的回应是:“中国的互联网市场是开放的,我们拥有世界上最多的网民,同时中国也依法依规管理互联网。”

但千百万中国网民抱怨说,中共当局所谓的依法依规就是无法无天,有权任性,因为每次中共网络舆论审查人删除他们所发表言论的理由多是他们的言论违反相关的法律法规,但网民询问究竟是违反了具体那条法律法规时却总是得不到回答。

转载自美国之音

这里是你留言评论的地方

0 + 9 =

【您可以使用 Ctrl+Enter 快速发送】

Copyright © 2007 - 2020 , Design by 真相网. 本站资料可以免费自由转载. 若有版权问题请留言通知本站管理员.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