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病毒爆烧全球,上天要全人类看清中共的邪恶

真相网焦点评论2020.4.18】中共病毒(中共肺炎、新型冠状病毒疾病、COVID-19)持续爆烧全世界,目前(17日)全球总计有224万191例确诊,15万3822例死亡。从去年12月开始至今已经5个月的疫情蔓延,已经给世界二百多个国家的人民和中国人民的生命财产、经济、日常生活带来重创。这都是起因于中共为了维稳的早期“隐瞒”。

中共身为病毒肺炎的始作俑者,对于自己造成中国和全球重大死亡和损失的重大罪责,不但不思反省、忏悔,取而代之的却是以更大量的红色资金进入世界各地,进行铺天盖地的颠倒黑白的“大外宣”企图洗白自己在国际上的污名和罪责,大量散布“病毒是美军带到中国”、“中国帮助全世界”、“中国是抗疫英雄”等假消息,大打铺天盖地的假消息的浑水泥巴信息战,以及在国内人民还处在痛苦和惊慌未定之时进行歌功颂德的肉麻的党宣传来掩盖事实真相。

中共病毒爆烧全球,上天要全人类看清中共的邪恶
中共病毒魔鬼旗(图)

这些龌龊之举,也延续了几月,但只能是适得其反,更加彰显中共正是人类的麻烦制造者、万恶之源。

中共病毒肺炎,已经超出人们预期的延烧,蔓延至全世界,而且重创欧美,仍无消停的迹象。

人,不得不承认这是一场大灾难!枪打不着,摸也摸不着,核弹也失去威力的隐于无形的灾难,而且这不仅仅是中国人民的灾难,也是世界人民都要面对和面临的来自于中共的祸害,上次SARS(非典)是一次,这次重蹈覆辙的新冠状病毒是又一次,毫无疑虑的是一定还有更大的下一次,为什么每次都发生于中共国?为什么每次都因中共的隐瞒和维稳而失控蔓延?为什么每次都给世界带来恐慌和巨大的生命和经济损失?

这究竟是要给人们什么样的警示呢?人们究竟需要什么样的醒悟?

站在道德信仰角度的思考,这是针对中共的天惩,人们在痛苦中应该认识到中共的邪恶,看清中共才是万恶之源,只有远离中共,才能远离病毒,才能免于下一次更大的灾难。

这正是老天(上天、上帝、神)要让人们深深的在痛悔之中看清中共的恶、抛弃中共才有未来的警示!

好的是,世界上很多的人民和国家在觉醒,重新审视与中共的关系,从死亡的边缘中看清中共的邪恶;遗憾的是,还有很多人,包括很多的中国人,在被封锁的信息和党宣传的强权禁锢下还没有认清中共的恶。这也正是很多人、很多宗教信仰的明眼人看到未来所担心的……

研究显示:全球五分之一人口可能成为新冠肺炎重症者

伦敦卫生与热带医学院4月17日发表的初步估计显示,全球有五分之一、也就是17亿人,是新冠肺炎重症者的高危险群。研究显示,各大洲高危险群占人口比率不同,最低的是非洲,有16%人口是高危险群,最高的欧洲则是31%。欧洲高危险群较多,是因为许多年长者患有心血管疾病、糖尿病、慢性肾脏病和慢性呼吸道疾病等。一些爱滋病盛行的非洲国家,如南非,高危险群占比也较高。

联合国报告:新冠肺炎恐夺走非洲30~330万人命

联合国非洲经济委员会4月17日引用伦敦帝国学院(Imperial College London)的模型发布报告指出,即使是在最好情况下,非洲仍可能有30万人死于新冠肺炎及逾亿人确诊。
联合国非洲经济委员会(U.N. Economic Commission for Africa)报告表示,在没有任何抗疫措施介入的最坏情况下,非洲的2019冠状病毒疾病(COVID-19,新冠肺炎)死亡数可能达330万人,以及12亿人感染。
这份报告说,即使在“大力维持社交距离”的最好情况下,非洲也可能有1亿2200万人以上感染新冠肺炎。
截至今天,非洲有1万8000起新冠肺炎确诊病例,但专家说,非洲在这场大流行疫情中落后欧洲好几星期爆发,但确诊增速看起来和欧洲惊人地相似。

缅甸枢机主教貌波:促中共就疫情祸及全球道歉及赔偿,中国人民是中共病毒的首批受害者

与中国友好的缅甸,其枢机主教貌波(Charles Maung Bo)撰文,指中共政府隐瞒中共肺炎疫情,又打压吹哨人,以致疫情蔓延,须为此负责,要求中共主席习近平及他领导的中共向所有人道歉和赔偿,注销其他国家的债务,以支付有关国家应对疫情的费用。

身兼亚洲主教团协会主席的貌波4月2日在宗教网站“天亚社”撰文,这位曾获教宗方济各赞扬关心人权的枢机指责中共处理疫情时犯了道德过失,是天主教高层自疫情爆发以来对中共政权开的第一枪,亦是首个亚洲国家重要人物就疫情批评中共政府。

貌波在文章指出,在疫情一事上,中共把世人蒙在鼓里,惹起国际反对,并循此追究法律责任和索偿。他引述英国南安普敦大学的流行病学模型指出,如果中国能早一周、两周或三周采取负责任的行动,受病毒感染的人数将分别减少66%、86%和95%。但中共的故意隐瞒引发中共肺炎蔓延全球,造成数以千计人命丧失。

他续称,中共政府须为它对疫情消息的打压、谎言与腐败而令武肺蔓延负上主要责任,而非要中国人民,他说,任何人都不应对中国人进行种族仇恨来应对这场危机。事实上,中国人民是这病毒的首批受害者。

病毒初现时,中共压制相关消息,不单没有保护公众和支持医生,反而灭了李文亮医生等吹哨人的声音,而试图报道疫情的公民记者亦“被失踪”或遭软禁。当真相初被揭开,中国又拒绝接受其他国家的援助,美国疾病控制及预防中心被中共冷待了一个多月,甚至是与中共政权密切合作的世卫也遭排拒门外。

另一方面,中共先是利用数据大大低报其感染规模,其后又指控美军制造疫情,貌波指出,中共的谎言和政治宣传把全球数百万人的生命置于危险之中,而这亦体现了中共日益专制的性质,中共近年严厉打压言论自由和严重侵蚀香港的自由、人权与法治,便是例证。

他认为,透过中共对新型冠状病毒那不人道和不负责任的处理,证明它是对世界的威胁。中共因着其可耻的过失和打压,须对席卷全球的大流行病负责:由拥有无上权力的习近平及其领导的中共政权向所有人道歉,并就其造成的破坏作出赔偿。

中共哀悼被烈士者是想洗白 令人作呕的表演

中共于4月4日展开全国性哀悼活动,表面上说缅怀那些在抗疫前线牺牲的烈士们,其实象李文亮医师这些最初踢爆中共肺炎病例后却遭到中共打压、最后染病死亡者,本身就是被中共害死的,中共却猫哭耗子演一场荒诞戏给世界看,当然很多人也不再受中共的骗,外界痛批这根本是害死人再为他默哀,而美国、印度根本就不上当,仍持续追究中国在疫情大流行方面的责任。

美、印连环追究中共疫情责任

詹姆斯‧克拉斯卡是美国海军战争学院斯托克顿国际法中心主席,同时也是国际海事法教授,美国专业军事网站“岩石上的战争”(War on the Rocks)近期刊出克拉斯卡的文章:《中国对中共肺炎(COVID-19)负有法律上的损害赔偿责任,索赔可达数兆美元》(China Is Legally Responsible for COVID-19 Damage and Claims Could Be in the Trillions)。
克拉斯卡指出,中国在《国际法》、《国际卫生条例》规范内,违背对其他国家法律义务,中方没有及时向世卫(WHO)提供正确讯息,导致现在有超过150个受害国家,这些受害国都可以寻求法律管道求偿,可向国际法院或其他国际性质法庭提出诉讼。
据《法广》报导,美国众议院外交委员会首席议员麦考尔(Michael McCaul)日前率先出马,痛斥中国隐瞒疫情相关消息才会导致目前的全球公卫危机。
另外,继共和党众议员匡希恒(John Curtis)3月底向众议院外交委员会提出“2020李文亮全球公共卫生问责法”草案后,同党参议员霍利(Josh Hawley)和柯顿(Tom Cotton)4月也提出参院版本的同名法案草案,要对中共政府究责。
法案将赋予美国政府权力,对故意隐瞒或扭曲中共肺炎疫情等公共卫生突发事件讯息的外国官员,实施取消签证、冻结美国财产,禁止赴美等制裁。

另一方面,印度国际法学家委员会和律师协会向联合国人权理事会提出申诉,要求中国赔偿中共肺炎蔓延全球所造成的高额损失。印度方面指控,中共政府秘密研发了大规模杀伤武器(指病毒),借此买空经济衰败国家的股票,进而掌控全球经济,是以必须做出相应的赔偿。

向中国求偿!印度控中国祕密开发生物武器

全球中共肺炎疫情延烧,印度律师协会( All India Bar Association)、国际法学家委员会(International Council of Jurists)向联合国人权理事会(United Nations Human Rights Council)申诉,指控中共秘密开发生物武器伤害人类,要求中共政府做出赔偿。
申诉书写道,这场疫情对世界造成生理、心理、经济和社会伤害;中国精心策划,让新冠状病毒在世界传播,旨在使世界主要国家瘫痪,违反了《国际卫生条例(International Health Regulations)》,并严重违反国际人权、国际人道主义相关法规 。
联合国2005年通过“严重违反国际人权法和国际人道主义法行为受害人享有补救和赔偿权”准则,指出各国有责任进行调查,并在充分证据情况下对应负责的一方提起诉讼。因为这些构成重大侵犯国际人权的作为或不作为,受到损害的个人或群体为“受害人”,赔偿范围包括身心伤害、失去机会(如就业)、物质或收入损失等。

英国智库报告:中国违反国际法 应赔6.5兆美元

英国智库亨利·杰克逊协会(Henry Jackson Society)报告指称,中国已违反国际法,英国应向其索赔6.5兆美元(约新台币196兆元)。
亨利·杰克逊协会近日调查,做出一份名为“新冠病毒补偿:评估中国潜在罪魁祸首和法律手段研究”的报告,内容指出,中共肺炎已在全球感染超过100万人,有证据表明中国直接违反国际法,其中包括《国际卫生条例》,并概述10种对中国提告的法律途径,该份报告将在6日正式发表。

报告直指中共的“大外宣”,正部署一场先进而复杂的虚假讯息宣传活动,试图说服世界不要向其追究责任,还反过来要求各国对中国表示感谢。
报告的共同作者亨德森(Matthew Henderson)指出,中国共产党没有从SARS疫情的失败中汲取任何教训,这次爆发中共肺炎是重复错误,谎言和虚假讯息已经造成致命后果。

中共无能还组织大外宣反击瞒骗全球 美议员:将被钉在耻辱柱上

中共肺炎持续延烧,美国情报机关近日已经确认,中共政府不仅隐匿疫情,还在数据上严重少报,导致病毒在全球大爆发;对此,参议员贾德纳(Cory Gardner)投书痛批,“中共将永远被钉在耻辱柱(pillar of shame)上”。
综合媒体报导,贾德纳日前在《大众新闻》发表文章,标题名为“共产党的无能和欺骗”,他文中梳理中国隐匿新型冠状病毒爆发的经过,并提及参院在3日提出的“李文亮法案”。
贾德纳怒批,早在1月21日时,美国、泰国与韩国都出现第一起确诊病例,中国官媒《人民日报》才承认有传染现象,而中共中央政法委员会当天还无耻公告,“谁为了一己之利,刻意迟报瞒报,谁就将永远被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
贾德纳表示,中共直至今日仍拒绝承认错误,还宣称自己是防疫楷模,他已在美国国安会(National Security Council)呼吁,要组建团队反击中国的大外宣。
贾德纳表示,“我们得在这个必要时刻团结起来,像其他国家人一样顶住危机,若非中共的无能和欺骗,我们也不会遭遇这场危机”。
最后,贾德纳强调,中国共产党的记录很清楚,选择牺牲成千上万的中国人民,并威胁全世界的健康和经济,只是为了挽回面子,为此,中共“将永远被钉在耻辱柱上”。

美国《国家评论》:别让中共利用疫情的阴谋得逞

美国《国家评论》杂志(National Review)3月27日刊登舒伯利(Michael Sobolik)的评论文章说,中共正试图摆脱人们对其处理中共病毒(中共肺炎)的指责,不要让其得逞。中共病毒在全球大流行时,中共是纵火犯,它现在又想扮演消防员的角色。
评论说,当中共病毒发生时,中共独裁政权的第一反应是恐吓。通过让医生噤声,禁止医务人员公布可能挽救生命的消息,中共压制了人们对中共病毒的了解。十二月和一月,随着武汉和周边城市的感染病例暴增,当中共再也无法掩盖时,它关心的是其权力,而非人民的福祉。今年二月,随着中共病毒(中共肺炎)在世界范围内传播,中共外长王毅向邻国施压,要求他们继续去中国旅游。然而,现在中共正试图掩盖它的失败,并嫁祸美国等其它国家。

根据英国南安普敦大学的一项研究,如果中国的政治领导人迅速采取行动,他们本可将本国的感染人数减少95%。然而,中共的政治偏执,将局部性病毒爆发转变成了一场全球性危机。中共病毒(中共肺炎)对全球的经济影响将接近2008年的大衰退,甚至更糟。

评论认为,在这场危机中,中共不是去纠正错误,而是去改写它的劣迹。中共正在展开多条战线的宣传运动,把中共病毒(中共肺炎)的责任转嫁到美国,同时声称中国的反应为世界其他地方的抗疫准备赢得了时间。中共当局还把自己展示为全球卫生服务的提供者,向短缺国家运口罩和测试包。

这些谎言服务于中共更高的目的:将冠状病毒转化为对中共完全有利。

中国公民不是这场危机的始作俑者,他们是中共自私自利应对危机的第一批受害者。

中共点起了这把火,是疫情危机的始作俑者,而它正渴望从这把火的灰烬中变成救世主。

法国总统:不要天真以为中国处理疫情做得很好

法国总统马克龙(Emmanuel Macron)16日说,中国在处理中共肺炎疫情的透明度不足,显然发生一些不为外界所知的事,他不会天真的认为中国处理疫情做得很好。
马克龙16日接受英国《金融时报》专访时,当被问到中国因为采取专制体制有效控制疫情,是否显示西方国家民主体制的弱点,他表示,中国在处理疫情存在“灰色地带”,西方国家不要天真信任中国,不可能将讯息自由的国家与讯息不自由的国来做比较,不要以为中国在处理疫情做得很好,“我们并不知道,显然(中国)发生了一些我们不知道的事情。”
马克龙指出,放弃自由对抗疫情将会威胁西方民主国家,他们不能接受这一点,不能以健康危机为由放弃人类的基本权利。

英国代理首相:英中关系回不去了,追究中共责任绝不退缩

在美国总统川普表示将调查中共肺炎病毒起源后,英国外交大臣、代理首相拉布(Dominic Raab)16日也说,将偕同盟邦针对中共肺炎疫情何以爆发的问题质问中国,“不可能当作什么事都没发生过”;在这场危机过后,英国和中国的关系已经“回不去了”。

这是世界主要国家针对疫情扩散诘问中共的最新行动。拉布是在唐宁街官邸的记者会上被问到未来英中关系发展时,发表前述言论。他说,绝对有必要彻底厘清疫情的起源,“我们必须对这(中共肺炎疫情)是怎么发生的,又为什么没有及早阻止,向中方提出‘尖锐的问题’。”、“我认为我们绝对不能退缩。”

英国首相强森所属的保守党,已有愈来愈多资深要员要求重新检讨与中共的关系,向中共当局“算帐”。

澳媒:中共掩盖疫情 人类史上最恶劣隐匿事件

澳洲媒体指出,由于中共政府早在去年底开始一路隐匿疫情,全世界因此错失防疫时机,导致新冠肺炎疫情全球扩散。报导也引述美国国会议员的话指出,这是“人类历史上最恶劣隐匿事件”。

澳洲第九频道新闻网(Nine Network)于3月29日播放的“60分钟”(60 Minutes)节目内容,包括一则名为“漫天谎言:中共本来可以减低冠状病毒对全球冲击?”(The great lie: Could China have reduced theglobal impact of coronavirus?)的深度调查报导。

接受访问的普立兹奖得主,同时是“大瘟疫”(The Coming Plague)的作者贾瑞特(Laurie Garrett)在节目中指出,中共政府从一开始将矛头指向华南海鲜市场,只不是过掩人耳目的作法。

澳洲总理:病毒就是来自中国 带给全人类重大风险

4月3日澳洲总理莫里森(Scott Morrison)表示,中国的生鲜或野味市场对外散播病毒的事件并非第一次,已对全人类带来重大风险,他更呼吁世界卫生组织(WHO)和联合国应该对此采取必要行动。

另外,与莫里森同属执政联盟阵营的国家党众议院议员克利斯坦森(George Christensen),以及自由党参议员安提克(Alex Antic),近日接连要求中国政府须赔偿疫情扩散全球造成的影响。

美国总统川普质疑中共数字:“中国绝对是死亡人数最多的国家”

对此美国总统川普在推特上质疑,真实数字应该比这更高。川普今天在推特发文表示,中国刚刚宣布确诊死亡人数倍增,但他认为“(数字)远高于此,且远高于美国,差得远了!”更早之前,川普在推特上发文,引用胡佛研究所(Hoover Institution)研究员陈仁宜在大众新闻网(Fox News)提出的质疑,批评世界卫生组织(WHO)为何忽略台湾官员对武汉肺炎可能人传人的警告,且做出许多错误的策略。

据《约翰霍普金斯》医学网站统计,美国境内武汉肺炎确诊69万2169例,死亡3万6721人,皆为全球最多,但美国总统川普却不这么认为,强调“中国绝对是死亡人数最多的国家”。

川普今日照例于白宫召开防疫记者会,有媒体问如何看待昨日中国大幅上修死亡人数50%一事?川普提到,每天在收看新闻时都会听到美国的死亡人数全球最高,但“我们的死亡数不会是全球最多的,最多的一定会是中国,他们是一个大国,经历了一个巨大的问题,他们的死亡数会是最多的。”

至于新冠病毒出自武汉实验室的调查该如何进行?川普说,“我们在调查,很多人也在调查,这样的说法听起来合理,因为病毒可追源至一种特定种类的蝙蝠,但这种蝙蝠并不会出现在当地,整件事存在着奇怪的现象,调查正在进行中。”川普强调,他唯一能确定的,就是病毒出自于中国。

前央视主持人对内开砲:中国要向世界鞠躬道歉!

中国央视前主持人邱孟煌2月20日在微博上,对《华尔街日报》社论刊登“中国是真正的亚洲病夫”一文发表看法,邱孟煌在他的微博“阿丘”发文表示,“此时,虽然东亚病夫的牌匾早已踢碎了一个多世纪了,但我们可不可以说话语调稍温和并带些歉意,不怂也不豪横地把口罩戴起来,向世界鞠个躬,说声:对不起,给你们添乱了?”

这说明,中国人中还是有一批是保持头脑清醒的看到问题的实质所在。邱只是这众多中国人中的一个代表。

针对中国网民出征邱孟煌的现象,“改变中国”(chinachange)网站总编曹雅学指出,《华尔街日报》的社论是在讨论中国经济和债务危机,文章内容平和,只是标题骇人听闻。
根据《美国之音》报导,如果在正常的社会,邱孟煌的评论会被视为正常言论表达,但在中国却遭到人身攻击和恶意谩骂,“这表明中国的言论市场真的是有病,而且病得不轻”。

伊朗卫生部发言人:中国通报的疫情数据是“残酷的笑话”

质疑中共隐瞒疫情造假数据的声浪在4月进入高峰,就连与中共友好的伊朗,也有官员站出来要中共说清楚。

伊朗卫生部发言人贾汉普尔(Kianoush Jahanpour)4月6日痛批中共通报的疫情数据是“残酷的笑话”。隔天,伊朗卫生部官员兼冠状病毒防疫工作小组成员莫拉兹(Minoo Mohraz)又称:“病毒扩散开来后,很明显事情跟中国通报的不符。”

◇ 一键分享: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中文分享: . . .. . . . . . . . .. . . . . .

这里是你留言评论的地方

9 + 7 =

【您可以使用 Ctrl+Enter 快速发送】

Copyright © 2007 - 2020 , Design by 真相网. 本站资料可以免费自由转载. 若有版权问题请留言通知本站管理员.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