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年前天安门伪火 自焚者是什么人?

真相网2019.1.25】【文: 欧阳非】据明慧网报道:2001年1月23日除夕,在天安门广场发生了一起震惊中外的自焚事件,新华社随即发文栽赃法轮功。到了2018年中共还在用自焚骗局参与者王进东的女儿继续跟踪炒作。多年来法轮功学员也充分利用自焚骗局曝光出的各种破绽来揭露中共为了抹黑而毫无底线的造假。比如,最明显的一个破绽就是录像慢镜头画面显示,刘春玲是被人重击脑部致死;《焦点访谈》记者如何能在点火之后两三分钟之内就赶到了现场,比救护车还先到?什么记者能让警察和医护人员在现场无条件地闪开,从容拍摄那些超级近身的平视、俯视大特写?

18年前天安门伪火 自焚者是什么人?
(该动画取自《焦点访谈》王进东喊口号的视频)

18年前天安门伪火 自焚者是什么人?
(该动画取自《焦点访谈》刘春玲被击打倒地的视频)

18年前天安门伪火 自焚者是什么人?
(该动画取自《焦点访谈》刘思影喊妈妈的视频)

18年前天安门伪火 自焚者是什么人?

笔者把这些年中共围绕自焚骗局所做的文章大概过了一遍,发现除了就一些枝节的疑点进行反驳,比如,王进东为什么是单盘而不是双盘,烧伤病人要不要做包裹疗法之类的问题,基本上都躲开了那些核心的自焚破绽。当然总有一些不知内情的替中共站台的边缘人物在那里强词夺理,而知道内幕的中共主要喉舌从来没有正面回应过那些核心疑点。中共反复炒作的焦点集中在什么上呢?

十八年来,中共喉舌喋喋不休、长篇累牍地炒作自焚骗局的焦点就是想要证明自焚者是法轮功人员。一是这种炒作可以转移人们对于骗局破绽的注意力,二是如果这个自焚行为与法轮功无关,中共的造谣炒作当然就没有了意义。

法轮功的主要著作《转法轮》第七讲专门讲了“杀生问题”,炼功人不能杀生。1996年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先生在《悉尼法会讲法》时,当有弟子问,“杀生是一种很大的罪业,一个人他自杀算不算罪呢?”李先生肯定地回答说:“算罪。”

自焚骗局发生后,海外媒体发表了法轮功发言人张而平先生的专访,指出“法轮功的基本原则是真、善、忍,而且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老师教导我们反对任何形式的杀生行为,包括自杀。因此新华社报道的所谓自焚人士与我们法轮功根本无关,这仅仅是栽赃陷害我们的一种手段。”

不杀生不自杀的法轮功,如何能与自焚案扯上关系呢?这就是中共制造自焚骗局之后面临的最大难题。

参与自焚的七个人,五人自焚,二人未遂,他们的身份比较复杂,里面有特务,有内线,有完全没有接触过法轮功的,也有曾经接触过的。是不是接触过法轮功的,就算是法轮功弟子呢?

中共控制着所有的自焚参与者,外界不能自由地与他们沟通,真实情况也就不得而知。喉舌的报道中,常常会让自焚者说这样的话:谁说我不是法轮功弟子?我练了多少多少年了,还指名道姓要法轮功师父来对质。

师徒之间,谁说了算?师父说了算。你说你是弟子,可你不按照法轮功的“真善忍”的要求做,师父收你这个弟子了吗?认你这个弟子吗?

自创“自焚圆满理论”的刘云芳,是法轮功弟子吗?

法轮功没有花名册,来去自由。法轮功是佛法修炼,修炼人也是人,是人在修,自然有心性上过不去的关,会犯错误,需要爬起来继续修炼。但是,在一些原则问题上,法轮功是有严格要求的,违背这些原则,就不是法轮功弟子。其中一个,就是不能往法轮大法里边掺杂个人的东西,这是法轮大法著作里明确说明的。所以,如果有人真的把自己的什么东西印出来打着法轮大法内容的名义在法轮功学员中散发,那就是乱法。这种人还是大法弟子吗?

在新华社2001年8月17日的相关报道中,有下面一段文字:“刘云芳、王进东、薛红军等人在河南省开封市御街聚宝斋、晋安路华霞油漆行等地,向‘法轮功’练习者宣扬以自焚方式实现‘圆满’的邪说。刘云芳将此邪说制成《圆满》一文,并伙同王进东向‘法轮功’练习者散发。”

刘云芳的理论与法轮功不杀生、不自杀的教导相悖,以自焚方式实现“圆满”是刘云芳自己独特的创新理论,他把自己的乱七八糟的东西印成小册子在法轮功学员中散发,这就是典型的乱法。针对这样和其它的乱法行为,法轮功师父在《精进要旨》“永远记住”一文中对于是不是弟子有明确的讲法,不能按照师父说的去做的就不是师父的弟子。

刘云芳是“自焚圆满”理论的发明人,那些自焚者不过是在跟随和实施刘云芳的理论,与法轮功没有任何关系。换句话说,刘云芳就是自焚者的师父。法轮功发言人张而平否认这些自焚者与法轮功有关,就是很自然很合理的事情。

2014年1月7日,大陆商人陈光标把自焚骗局中的陈果和郝惠君母女弄到纽约开记者会继续诽谤法轮功。有记者问:记者自己也读过法轮功的书籍,法轮功认为自杀、杀人都是不对的,并没有鼓励自焚的内容,为什么还要去自焚,而且还把后果都算在法轮功身上呢?烧伤患者“陈果”回答说:是听信了刘云芳的话,刘云芳是整个事件的策划人。

在中共喉舌的另一篇报道中,还透露了刘云芳想把他的独创理论与“北京‘功友’切磋切磋”。他到了北京之后,约了五个北京的“功友”在一家餐馆里聚会,“当时,我们没说来北京的真实目的,主要是想先听听他们的看法,结果看他们‘悟性’只停留在‘讲法’的表现上”。这就更进一步露出了马脚,刘云芳还没有说到他独创理论的核心部分(自焚圆满),就发现法轮功学员不买他的胡言乱语的帐了,说明他的东西与法轮功根本不相干。

明慧网上登了一位法轮功学员对出租车司机讲真相的故事,学员对司机说:“如果天安门自焚是真的,如果是法轮功所为,那就应该所有的法轮功都去自焚,因为他们学的是同一本书,信的是同一个理,那样的话,自焚的绝不仅仅是央视电视上的几个人,而是全世界范围的自焚!至少是几千万人自焚!”出租车司机一下子就明白了:“你说的太对了,原来我一直没有相信,这次我彻底相信自焚是假的了!”

刘云芳到底是什么人?他自创了一套“自焚理论”,亲自组织几个人到天安门去,别人点火了,他却没有点火,“在整个自焚过程中,没有往自己身上倒过一滴汽油”。另一个妇女刘葆荣,喝了半瓶汽油,当场就反悔了,马上就上《焦点访谈》揭批法轮功。刘葆荣说的话用的词主要就是基于佛教的一些常识,是个法轮功外行。凡此种种难道不可疑吗?法轮功1992年传出,随着越来越多的人炼法轮功,引起了中共职能部门的高度注意。所以,公安派出很多特务、线人混入法轮功,这是公开的秘密。一个人可能在法轮功中混了很多年,却从来不是来真正修炼的,是有特殊任务的。

中共御用打手编造的“自杀论”

如何把这些自焚者与不杀生不自杀的法轮功扯上关系呢?其手法就是断章取义法轮功经文,胡乱加以发挥。因为从正常思维和经文本意上圆不了他们的谎言,中共喉舌和御用打手就热衷于用这个“悟”、那个“梦”之类的神神叨叨的话语来胡编乱造,误导蒙蔽读者。除了用“梦”,御用打手学者们这些年还真是绞尽脑汁地杜撰出了一套一套的所谓理论来给人洗脑。

举一个例子,法轮功不是讲“元神不灭”吗?人不是会轮回转生吗?这些都成为了中共御用打手学者用来编造荒唐言论的理论基础,声称“自杀不算寻短见”,自杀不是杀。中共御用打手学者断章取义、胡搅蛮缠炮制出很多“歪理邪说”,把读者绕得云山雾里,目的就是想要证明自焚者的行为是法轮功教出来的。我们不妨也来绕个例子,不是有这么一句格言吗?“有的人活着却已经死了,有的人死了却还活着”,那么,套用中共御用打手文人的怪诞逻辑,是不是根据“死了还活着”就可以推断出“可以随便杀人了”?因为“死了”还“活着”嘛。

再举一个例子,法轮功经文里有说到过“放下生死”,这本是修炼人去掉人心的决心的一种形容,中共御用打手学者就拿来解释说,这就是鼓励大家去死。照此逻辑,中共经常宣传“一不怕苦,二不怕死”是不是就是鼓励大家去死吗?我们常说见义勇为的英雄“置生死于度外”,那又是什么意思呢?照御用打手学者的逻辑,就是英雄先别去见义勇为了,自己拿刀抹脖子得了。

中共还总拿法轮功师父写的经文《去掉最后的执著》来说事,说是自焚者就是看了这篇文章就要为圆满去自焚。其实,中共敢把这篇经文公布给大家看吗?《去掉最后的执著》说的就是要去掉对“圆满”的执著心。

十八年来,很多御用打手的所谓学术生涯就是以攻击法轮功为主轴的,而且有专门的课题经费来炮制各种各样匪夷所思的“歪理邪说”来给人灌输迷魂汤。

自焚是悲剧,只有中共拿来当武器

不管自焚者是什么人,出于什么原因,都是一场悲剧。在历史上有很多自焚行为。比如,1963年越南和尚释广德(Thich Quang Duc)抗议政府迫害佛教徒而自焚;1968年,一名捷克学生扬·帕拉赫(Jan Palach)抗议华约军队入侵捷克而自焚;2011年突尼斯青年穆罕默德·布瓦集集(Mohamed Bouazizi)因受到城管滥用职权的欺侮,投诉无门而自焚;2012年流亡印度的藏人、27岁的益西(Jamphel Yeshi)因抗议中国的宗教迫害而自焚。

哪个国家都把这种事件当作见不得人的丑事。然而中共却自己要组织一场自焚悲剧,并高调炒作,年年炒作,来作为迫害信仰的武器。这是一种什么样的邪恶呢?

◇ 一键分享: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中文分享: . . .. . . . . . . . .. . . . . .

这里是你留言评论的地方

7 + 1 =

【您可以使用 Ctrl+Enter 快速发送】

Copyright © 2007 - 2019 , Design by 真相网. 本站资料可以免费自由转载. 若有版权问题请留言通知本站管理员.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