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域、新疆、東突厥斯坦 維吾爾人的真實歷史

真相網2020.12.27】近日因「美國將「東伊運」從恐怖組織名單移除」,引起了中共跳腳,「東突厥斯坦」這一名稱再次躍上國際版面。東突厥斯坦與新疆之爭,是當今中共的一個痛點。維吾爾族,有自己獨特的語言、文字、文化、信仰、歷史,究竟維吾爾族人,認為自己是哪國人呢?本文概述其源遠流長的歷史沿革。

新疆名稱的來源

現在新疆那片土地,自古就有人類活動的跡象,為中亞諸多民族活動的場所,早期的民族、文化、人種、國家都與現在的「新疆」沒有關聯。

更古代那片土地的民族和國家,發源都與「中原」無關。公元前1世紀之前,現在「新疆」那片土地屬於「匈奴」管轄,後漢朝和匈奴不斷爭奪西域發生多次戰爭。

至漢宣帝神爵二年(前60年),漢朝爭奪勝利後,在龜茲建立西域都護府,使得今日新疆的古代版圖開始進入「中華」圈。

6世紀後,新疆人種和語言逐漸回鶻化。11世紀後,因為伊斯蘭教的傳播開始出現穆斯林民族;而11世紀後新疆開始伊斯蘭化後,經歷過一系列大大小小國家政權統治,18世紀中葉以後分別歸屬於清朝和中華民國。

清軍入關以前,所統轄的疆域僅限於中國東北地區。入關後,迅速統一了中國大部。但在個別地區,它的統治也是經過了多年反覆之後才最終確立的。清朝前期的幾代皇帝,都視統一全中國為己任。經過幾代人的努力,清政府在中國的控制區域不斷擴大和鞏固。

到了乾隆皇帝(公元1736~1796年)時,清政府的政令終於可以施行於全中國的每一個角落。乾隆皇帝將最後由自己所確立的清政府統治的地區都稱為「新疆」。

清政府平定準噶爾部的叛亂之後,將古稱西域的天山南北地區也稱為「新疆」。

「新疆」意為「新的邊疆」,對於當時將之命名為「新疆」的清朝來說就是新領土。後沿用這一稱呼。

西域、新疆、東突厥斯坦    維吾爾人的真實歷史

漢、匈奴、西域

公元前209年,匈奴冒頓單于即位,爾後統一漠北,殲滅河西的月氏,賓服西域三十六國,進軍中原。

公元前138年,漢武帝決心聯合西域各國,夾擊匈奴,遂使張騫出使西域,前後兩次,皆為匈奴所虜,竟得脫。

前115年,張騫第二次出使西域歸來。

公元前1世紀之前,現在「新疆」那片土地屬於「匈奴」管轄,後漢朝和匈奴不斷爭奪西域發生多次戰爭。

此後漢朝與西域之間連接起了絲綢之路。漢宣帝神爵二年(前60年),漢廷在龜茲建立西域都護府,使得今日新疆那片土地上的各國「首次」在名義上處於中原王朝的附屬國的地位,但維持不久。

東漢曾設置西域都護府,監控西域諸國,直到公元75年,之後曾在91年到107年間短暫復置。

西域及西域眾古國

要說「新疆」的歷史,就要先了解「西域」。相信很多人在武俠小說、文學作品和歷史書籍中都看到過「西域」這一現代消失的古代名稱。

西域,其實是非常遼闊的一大片土地,在古代也是非常發達的社會,在這片土地上曾經有很多的民族,很多的國家、王朝出現。早期西域,並非現在的沙漠,是富庶的綠洲,社會文化都很發達的古代文明之地。

現在中國的「新疆」只是遼闊的西域的一部分,眾多的民族曾經在這片土地上繁衍生息。在中共官方誤導的歷史中,故意把新疆與西域劃等號。

其實,西域 ≠ 新疆。西域的前身並不是新疆,新疆也不是西域的後代,唯一的關聯是那一片土地有部分是關聯的。

西域,古代地理名稱,漢朝時多指天山南麓玉門關、陽關以西的諸多國家和地區;隋唐時的西域擴大,西至拂菻,中至波斯,南至婆羅門;元朝時更將歐洲和非洲的一部分包括在內。包括了亞洲中部、西部、印度半島、歐洲東部和非洲北部在內。

西域,眾多的國家和民族,其發源和文化,都與「中原」無關。在漢朝武帝之前,那片土地,並不屬於中華王朝。

《史記》中的「西域」實際是指漢朝統轄領域以外的「西北國」;而以後所說的「張騫通西域」,實指「張騫通西北國」;荀況的《前漢記》即已說明。

據《漢書·西域傳》所載,西漢時有30餘國分布在西域地區,故有「西域三十六國」之稱,此後增加到50餘國,「皆在匈奴之西,烏孫之南」,至東漢數量更多。依據兩《漢書》之《西域傳》所載計54國。

由於族源、地緣、風俗和文化等諸多因素的影響,匈奴在西域地區的存在較漢朝更為久遠。秦末至西漢前期,匈奴獨霸西域。漢武帝時,漢匈西域角力,漢朝漸居上風。

自漢朝武帝時,開始將勢力滲入西域。神爵二年(前60年),匈奴日逐王降漢,喪失對西域的全部影響,漢始置西域都護府,任命鄭吉為都護。管轄的地區即所謂的「西域三十六國」(最早為五十國,後各國之間吞併為三十六國),其具體位置,《漢書.西域傳》說:「在匈奴之西、烏孫之南、南北有大山、中央有河......東側接漢隔以陽關、玉門,西側限於蔥嶺」,即現在的新疆南疆地區。這是漢代所說的「西域」(當時烏孫不屬於西域範圍內)。

考古發現,西域的上古文明可能由塞種人創造,即西域印歐人。如《史記 大宛列傳》和《漢書 西域傳》中記載的樓蘭古國,早在公元前2世紀以前,樓蘭就是西域一個著名的「城廓之國」。它東通敦煌,西北到焉耆、尉犁,西南到羌縣、且末。古代「絲綢之路」的南、北兩道從樓蘭分道。《漢書·張騫傳》:「月氏已為匈奴所破,西擊塞王。塞王南走遠徙,月氏居其地。」斯基泰即古伊朗碑銘及希臘古文獻中所載Sacae(Sakas)。公元1世紀, 月氏迫使斯基泰向西南遷徙,跨過錫爾河,到達河中地區的粟特地方。

概括而言,「西域」早期的人種、文化、民族、國家起源都不屬於「中華」。漢武帝及以後,西域才與「中原大地」有關聯。

西域古國

1、龜茲

龜茲(前272年~14世紀),持續1600餘年,是古代西域綠洲國家,龜茲國以庫車綠洲為中心,最盛時北枕天山,南臨大漠,西與疏勒接,東與焉耆為鄰,相當於今新疆阿克蘇地區和巴音郭楞蒙古自治州部分地區,相當於橫貫現在新疆的西部、中部、中南部地區。

在極長的歷史時期內,是絲綢之路新疆段塔克拉瑪干沙漠北道的重鎮,宗教、文化、經濟等極為發達,此外尚有冶鐵業,名聞遐邇,西域許多國家的鐵器多仰給於龜茲。

公元前272年,龜茲由印度阿育王管轄,阿育王賜龜茲為太子法益封地。這是新疆這片土地目前可查的最早歷史,即早期屬於古印度。

龜茲語,屬於印歐語系中顎音類語言的吐火羅語方言,用印度的婆羅米文書寫。

公元初年前後,印度佛教傳入龜茲。龜茲佛教以小乘為主,兼及大乘。公元3世紀中葉,龜茲佛教進入全盛時期,《晉書·四夷傳》載:「龜茲國西去洛陽八千二百八十里,俗有城郭,其城三重,中有佛塔廟千所。」西晉以後,龜茲的佛教已經相當普及。唐貞觀元年(627年)著名高僧玄奘到印度取經,在《大唐西域記》紀述屈支國(即龜茲)的佛教:「伽藍百餘所。僧徒五千餘人習學小乘教說一切有部。經教律儀取則印度。」

佛教很可能是最初由龜茲傳入中國的。法國漢學家列維在《所謂吐火羅語B即龜茲語考》一文中指出據中國最早的2世紀佛經譯本中的佛教用語如「沙門」、「沙彌」不能對比梵文的sramana、sramenera,但與龜茲語的samane、sanmir很近,由此斷定中國2世紀佛經必定是從原始的龜茲語翻譯而來,龜茲語作為佛經傳入中國的謀介,大約在公元一世紀。著名的佛經翻譯家如龜茲國師鳩摩羅什於401年到長安,組織譯場翻譯佛經。來自龜茲的高僧還有龜茲王世子帛延、帛屍梨蜜、帛法炬、佛圖澄、蓮華精進等。

龜茲藝術中的龜茲琵琶七調,起源於印度北宗音樂。龜茲樂娑陀力(宮聲)來自印度北宗音樂的Shadja,般贍調(羽聲)來自印度北宗音樂的Panchama調。

龜茲音樂傳入中土後,在唐代演變成為唐代佛曲。

也就是說,現在新疆的主體的原古龜茲國部分,其語言、藝術、宗教信仰等,都屬於古印度,並非中國哪個王朝。

龜茲最早歸屬中華王朝的記載大約是在西漢。

西漢漢宣帝元康元年(前65年)龜茲王及夫人來朝,王及夫人皆賜印綬。夫人號稱公主,賜車騎旗鼓,歌吹數十人,綺綉雜繒琦珍凡數千萬。後數來朝賀,學習漢朝衣服制度,歸國後,按漢朝制度治理宮室。漢成帝、漢哀帝時龜茲和漢朝關係親密。(《前漢書·西域傳》)

648年唐設安西大都護府於龜茲,安西四鎮之一。

2、樓蘭

樓蘭古國,是西域古國,屬西域三十六國之小國、強國,樓蘭是絲綢之路上的當道要衝,不論中原或是匈奴人,出使外國、跨國經商,都從這過。遺址在今新疆羅布泊西北岸。樓蘭古國於公元630年突然消失,至今仍然是迷。

據對樓蘭出土的木乃伊研究,屬於高加索人種,可能是吐火羅人。

大約在公元前3世紀時,樓蘭人建立了國家,當時樓蘭受大月氏統治。公元前177年至公元前176年,匈奴打敗了大月氏,樓蘭為匈奴所管轄。

公元前77年,漢朝使者傅介子刺殺樓蘭王常歸,改立其親漢弟弟「尉屠耆」為王,改為鄯善國,並遷都伊循城,向漢朝稱臣,原都城樓蘭古城則由漢朝派兵屯田。至此,這片土地才開始歸屬漢地。

3、于闐

于闐,古代西域王國,于闐王國是一個古老的伊朗塞迦人創立的佛教王國,位在塔里木盆地的塔克拉瑪干沙漠的南端,有一條絲綢之路的分支在此沿著向西行。它古代都城約坎(Yōtkan)位於現代的和田市(Hotan)的西邊。[

于闐使用兩種語言,伊朗東部語言的塞語(Saka Language,在於闐稱為 Khotanese)和健馱邏語(Gandhari Prakrit,一種與梵語有關的[[印度-雅利安語支|印度-雅利安語}})。

于闐人中,來自南亞,講健馱邏語(Gandhari Prakrit)的,相對於來自歐亞大草原的伊朗裔印度-歐洲人,講塞語的塞迦(Saka)人,在種族和人類學上各占的比率,現今仍存在爭議。從公元3世紀開始,在於闐皇家宮廷中說的健馱邏語受到明顯的語言上的影響。到了公元10世紀,于闐塞語也被證實在於闐宮廷中使,而且於闐的統治者也在行政文件上使用塞語。

于闐的創立傳說有四個版本,所有這四個版本都表明這座城市是公元前3世紀左右在印度阿育王(Ashoka)統治時期,由來自印度的部族所建立的。

于闐地處塔里木盆地南沿,東通且末、鄯善,西通莎車、疏勒,盛時領地包括今和田、皮山、墨玉、洛浦、策勒、于田、民豐等縣市,都西城(今和田約特干遺址)。

4、車師(高昌)

車師,古代中亞東部西域城郭諸國之一,位於今新疆吐魯番地區,車師國都城交河,是絲綢之路上的重要商站。從考古發掘上來看,國人講突厥語系Oguz(烏古斯)語支。古代車師人的種族還未完全研究清楚,頭骨上顯示高加索人種與蒙古人種的特徵。有人說他們也是鐵勒。

自漢朝武帝時,開始將勢力滲入西域,車師因為位於西域東側,受到漢朝極大壓力,因此與匈奴聯合,為其充當耳目,並攻劫漢朝使節。

征和四年(前89年),漢朝同樓蘭等國聯兵圍攻交河,車師投降漢朝。漢宣帝時,遣侍郎鄭吉在車師境內渠犁屯田,立軍宿為車師王,遷都於渠犁。
元康四年(前62年),匈奴另立兜莫為王,率一部分車師國眾退往博格達山北麓(今吉木薩爾一帶)。自此車師分為前、後兩國。

神爵二年(前60年),匈奴日逐王降漢,喪失對西域的全部影響,漢始置西域都護府,任命鄭吉為都護。

5、焉耆

焉耆又稱烏夷、阿耆尼,新疆塔里木盆地東北部古國,在今新疆維吾爾自治區焉耆回族自治縣附近。

西漢初時,焉耆國是匈奴的附屬國。

公元前60年(西漢神爵二年),漢朝設置西域都護,在焉耆西南的烏壘城駐紮軍隊,監視、保護絲綢之路北道的各國。東漢初年,焉耆被莎車國征服,淪為莎車國的附屬國。公元75年(東漢明帝永平十八年),焉耆國又被匈奴的殘餘勢力征服。直到公元91年(東漢和帝永元三年),班超到達西域,降服龜茲,重設都護府,焉耆等國受匈奴挾持,不肯降服。

公元127年(東漢順帝永建二年),漢軍攻入焉耆,焉耆王元孟遣子入東漢為質,表示歸順。三國時期,焉耆國漸漸強大,成為絲路北道的大國。公元448年(北魏太平真君九年),焉耆被北魏軍打敗,北魏在此設鎮管轄。經此一敗,焉耆國勢大衰,不久就又被柔然、高車控制,又被嚈噠(yan dā)破滅。後來,焉耆龍姓王族重新執政,焉耆國才重新振興。

疏勒

疏勒,古代西域綠洲國家-疏勒王國之地。疏勒為古代西域大國,是著名的西域三十六國之一。面積相當於今新疆的喀什噶爾。位居古絲綢之路南、北兩道的交會點,古來即為東西交通的主要進出口。

古代居民屬印歐種,似操印歐語系語言,自9、10世紀,人種和語言逐漸回鶻化。

古代居民似操漢藏語系(羌族)和印歐語系語言,自漢朝時代開始漢化。自9-10世紀,唐朝允許來自蒙古的突厥回鶻開始移民到西域。

月氏

《辭海》已經將「月氏」讀音糾正為yuè zhī;中華民國教育部字典則以yuè zhī為主音,ròu zhī和rù zhī為又見音。

公元前3世紀至公元1世紀住在北亞,並經常與匈奴發生衝突,其後西遷至中亞。

月氏,為前7世紀至公元1世紀一個民族名稱。始見於先秦史籍,早期以游牧為生,從事玉器貿易,住在今中國的甘肅西部和新疆東部一帶,並經常與匈奴發生衝突,到後來被匈奴攻擊,一分為二:西遷至伊犁的,被稱為大月氏;居留於中國甘肅及青海的祁連山西北麓一帶的,被稱為小月氏。由於大月氏位處於絲綢之路,控制著東西貿易,使它慢慢變得強大。

西方歷史學者一般認為,古希臘文獻中的吐火羅人(Tókharoi)即是指月氏,吐火羅人在公元前2世紀征服了希臘-巴克特里亞王國。也有主張月氏為塞種的。

關於月氏/月支的來源,中外史學家看法頗不一致。由於他們沒有文字,而且月氏本身的記錄亦不齊全。近百餘年來,學術界更加異說紛紜:有藏族說、突厥說、印歐語系說、波斯說等。

康居

古代生活在中亞地區(包括新疆西部)的游牧民族,活動範圍主要在今哈薩克南部及錫爾河中下游。

錫爾河,發源於天山山脈,分兩源,右源納倫河和左源卡拉達里亞河,納倫河為正源,發源於吉爾吉斯斯坦。兩河在納曼干附近匯合後向西流入費爾干納谷地,在塔吉克苦盞出谷,流至別卡巴德後轉而向西北,流經烏茲別克和哈薩克後,注入鹹海。

公元前2世紀,控弦者八九萬人;前1世紀末年,人口達六十萬,擁有軍隊十二萬,以卑闐城為中心(今塔什干或奇姆肯特)。和所有游牧民族一樣,康居人隨季節的變化而遷徙。冬季他們南下於錫爾河一帶,夏季北上至「蕃內」,兩地相距數千里之遙。

他們是伊朗人種。康居本身是突厥與斯基泰人的一聯盟,現在愈來愈多人認為他們與蒙古時期的康里人有關,他們也成為哈薩克汗國大玉茲的主體。他們與烏孫構成聯盟,是哈薩克人的重要族源。

《東突厥斯坦:維吾爾人的真實世界》

該書被稱為:華文世界第一部從維吾爾民族的角度出發,完整闡述東突厥斯坦(新疆)真實歷史、政治、文化與獨立建國運動的重要著作。

作者「霍爾.唐日塔格(HÜR TANGRITAGH)」在新疆的一所大學任教,教學之餘,利用大學的便利條件,蒐集並研讀了大量有關東突厥斯坦歷史的各類、各語種書籍;累積了必要的歷史、文化知識,做了大量的讀書筆記。此外,作者也利用在海外學習、生活的機會,潛心研究海外維吾爾獨立運動,秘密接觸、採訪過東突厥斯坦獨立運動領袖,因此,作者對東突厥斯坦境內外的維吾爾人處境與維吾爾獨立運動,皆有與眾不同、極為深刻的認識。

本書作者藉由許多維吾爾文、中文的第一手歷史資料,採訪、調查並解讀東突厥斯坦的歷史及相關事件。他以身為一位維吾爾人、維吾爾知識份子的立場,來分析維吾爾人所面臨的殘酷現實;以維吾爾人對獨立自由的堅定信念,計畫、設想維吾爾人的未來。甚至在寫完本書之後,作者為了繼續以第一手資料研究、探索維吾爾問題與東突厥斯坦獨立運動,甘願冒著隨時可能失去自由,甚至失去生命的風險,選擇回到祖國──東突厥斯坦繼續生活,也因此,本書只能以化名出版。

本書內容簡介:

 「維吾爾族」是東突厥斯坦的主體民族,世世代代居住在天山南北麓地區。

他們的祖先曾經馳騁在廣漠的中亞草原與荒漠,在涵蓋了東突厥斯坦這塊土地在內的蒙古大草原和中亞地區,建立了匈奴帝國、突厥帝國、回鶻帝國、喀喇汗王國、高昌回鶻王國、察合台汗國、葉爾羌汗國等龐大帝國,也締造了輝煌的佛教與伊斯蘭文明,在天文歷算、醫學、數學、幾何學、地理學、化學等知識與科學技術的發展方面也十分昌盛。

在漫漫的歷史洪流中,東突厥斯坦雖曾兩度遭到漢帝國與唐帝國的短暫征服,但更多的時候卻是擁有獨立地位的主權國家。直到十九世紀,滿清帝國派出左宗棠屠殺了東突厥斯坦多達一百萬人而將其徹底征服,並以「新的疆域」將東突厥斯坦改名為「新疆」之後,東突厥斯坦正式被列入中國版圖,淪為中國的行政省分之一。

在往後的一百多年裡,以維吾爾人為主的東突厥斯坦人民進行了無數次的獨立運動。儘管一九三三年及一九四四年曾經先後兩次宣布獨立,建立了東突厥斯坦共和國,但最終仍以失敗收場。一九四九年以後,中國進入共產黨統治時期,東突厥斯坦人民不但慘遭中共的蹂躪與迫害,中共政府更不斷指控東突厥斯坦獨立組織與恐怖主義掛勾,使得以和平手段追求獨立的東突厥斯坦組織蒙受不白之冤,在抗爭與建國之路屢屢遭遇挫折。

本書為華文世界第一部擺脫大中華一統思想,以維吾爾人的角度真實闡述東突厥斯坦歷史、文化與政治的重要著作,藉由作者對東突厥斯坦各項歷史資料與當代問題的細膩爬梳與論述,使全球華文讀者能夠重新認識東突厥斯坦所遭逢的生存處境與問題淵源,並以更具同理的智慧,思考東突厥斯坦人民的困頓與掙扎,以及他們鍥而不捨追求建立自己的國家的想望。

參考:
美國將「東伊運」從恐怖組織名單移除 - 真相網

真相網原創首發,開放著作權,傳播真相,自由轉載!
本文鏈接:https://dafahao.com/zh-tw/turkystan-shinjang.html
本文標題:西域、新疆、東突厥斯坦 維吾爾人的真實歷史 - 真相網

這裡是你留言評論的地方


請留言


0 + 2 =
【您可以使用 Ctrl+Enter 快速發送】
Copyright © 2007 - 2022 , Design by 真相網. 本站原創首發均可免費自由轉載. 轉載資料若有著作權問題請留言通知管理員及時處理.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