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輝:被中共迫害的「十大元帥」之結局

真相網2017.1.29】中共軍事史上僅有十人擁有元帥軍銜,他們是朱德、彭德懷、林彪、劉伯承、賀龍、陳毅、羅榮桓、徐向前、聶榮臻、葉劍英。中共建政後的1955年9月,中共當局授予為中共建政立下戰功的這十人以元帥軍銜。在隨後舉行的授勛儀式上,劉伯承、林彪沒有出席,公開原因是生病,但在記者在隨後去其家中所拍的照片看,兩人都很精神。

按照常理來說,毛與中共對於協助自己「打天下」、甚至是與毛並肩作戰的十大元帥應該是信任有加。然而,如同當年史達林清洗蘇軍高級將領一樣,十大元帥除羅榮桓早逝外,大多遭到迫害,有些甚至慘死。

「黑司令」朱德被批鬥

在中共早期軍隊中,土匪出身的朱德的威望要遠高於毛澤東,1927年的南昌暴動,朱德就是領導者之一,暴動失敗後,其率領殘部前往井岡山與毛會合。國共內戰時,朱德被毛任命為軍隊總司令。中共建政後,朱德先後任國家副主席、中共中央副主席、全國人大委員長等。

廬山會議時,朱德因肯定了彭德懷積 極的一面而被毛批評。1966年文革爆發後,看到不少高官被打倒,朱德常常一人獨坐,很少說話。很快,他也被打倒,稱其為「大軍閥、大野心家、黑司令」等 內容的大標語不僅貼滿了北京街頭,還貼到了中南海。其文件被停發,保健醫生被調走,行動也受到限制,朱德同時被勒令交代反毛罪行。

在中共八屆十二中全會上,吳法憲、張春橋等先後向朱德發難,說他「一貫反對毛主席」、「有野心,想黃袍加身。」謝富治也說,朱德從上井岡山的第一天起就反對毛。朱德岌岌可危。

其後,因毛澤東在一次會議上提到「朱毛」分不開,朱德才免遭紅衛兵的揪斗,但卻被列入有錯誤或歷史上需要考查的一類。

1969年在中共九大上,朱德多次被批鬥。10月,因軍隊緊急戰備,朱德被疏散下放到廣州從化,直到次年8月,才回到北京。內心的苦悶使其身體每況愈下。

1976年1月周恩來死後,朱德身體更加虛弱。7月1日,病情急劇惡化。高燒不退,除肺炎外,並發腸胃炎和腎病,還有心衰、糖尿病等多種病症,連說話都十分困難。6日,朱德離世。

有一件事需要提及的是,上個世紀五十年代初,小學課本中有一篇課文叫《朱德的扁擔》,文章大意是說:1928年,朱德與 毛澤東在(暴動失敗逃到)井岡山會師後,因東西不夠吃,只好派人去往返有五、六十里的茅坪去挑糧。當時走的都是山路,因此非常難走。可肚子要緊,所以,身 為軍長的朱德也跟戰士們一塊兒挑糧。大家看了心疼,就把他那根扁擔藏了起來。不料朱德又找來了一根扁擔,並寫上了「朱德的扁擔」五個大字,大家就不好意思 再藏起他的扁擔了。

然而,在朱德被打倒後,在1967年2月,同樣一篇課文悄然換成了《林彪的扁擔》。更改後的文章稱當年是林彪而非朱德在南昌暴動失敗後,帶著剩餘部隊上井岡山與毛會師的。1971年9月,林彪墜機而亡後,《林彪的扁擔》又被悄悄改回了《朱德的扁擔》。中共造假的本事令人瞠目結舌。

彭德懷死於癌症

1974年12月17日,一具遺體從301醫院被秘密送往火葬場火化。火化的申請單上寫的是:「申請人:王奎,住址:301,與死亡人關係:父子,死亡人姓名:王川,男,76歲,印號○○一二六九○。」事實上,這個名叫王川的人正是中共的前國防部長、元帥彭德懷。

在中共內部,彭德懷個性直爽、衝動,算得上是一個敢於直言、較有正義感之人。1928年加入中共,發動平江暴動,失敗後,退守農村,成為中共紅三軍團的指揮員。中共北上逃亡期間,曾以三千殘兵救毛澤東擺脫張國燾的挾持,從而為毛所倚重。

抗戰時期,彭德懷主張中共積極抗戰,而不是躲在西北一隅養兵蓄銳。其主導的「百團大戰」就是其違背毛澤東的只打「麻雀戰」的指導思想而進行的,這場戰役不僅成為中共日後吹噓的屈指可數的抗戰功績,而且亦成為彭德懷被批判的罪狀之一。

五十年代初的朝鮮戰爭,彭德懷受命擔任中共志願軍司令員,攜數十萬軍隊入朝。毛的長子毛岸英以彭德懷機要秘書的身份隨同參戰。然而,到達朝鮮只一個 多月,由於毛岸英沒有遵守規定,在掩體內炒雞蛋暴露了目標,被美軍飛機炸死。毛十分難過,雖沒有直斥彭德懷未盡保護之責,但據說毛更對彭心生芥蒂。

朝鮮戰爭後,彭德懷被任命為國務院副總理兼國防部長,1955年被授予元帥軍銜,位列朱德之後,排在第二位。1958年,彭德懷同聶榮臻、黃克誠等人在軍委擴大會議上對粟裕進行了批判,粟裕被扣上了「資產階級個人主義」的帽子。

1959年在江西廬山召開的當年的中央政治局擴大會議期間,彭德懷寫信給毛澤東,指出了毛髮動的大躍進的問題,他直截了當地說:「浮誇風、小高爐等等,都不過是表面現象;缺乏民主、個人崇拜,才是這一切弊病的根源。」

這封信遭到了毛的強烈批評,毛以另立山頭相威脅,迫使黨內高層屈服,最後彭德懷與黃克誠、張聞天、周小舟等人被打成「彭黃張周反黨集團」,彭本人被誣陷為「裡通外國」,彭被定為「反黨集團」的首要份子,不僅被免去國防部長和軍委副主席職務,而且還遭到了批判。

彭德懷離職後,在頤和園附近的掛甲屯吳家花園屯田六年,自食其力。1961年10月30日到12月26日,他到湖南湘潭縣家鄉調查,並將所寫的5個 調查材料送中央參考。1962年春,彭德懷基於大躍進後引發全國大饑荒、餓死人口無數的這個事實,再次以八萬言上書毛,要求實事求是,改弦易轍,承認三面 紅旗失敗,救民於水火。

這封上書不僅再度引發毛的不滿,更引發了毛的擔憂,他擔憂以劉少奇為代表的黨內那股企圖為彭德懷翻案的勢力。毛深知,彭德懷一旦翻案成功,毛氏江山就有可能姓劉。

為了不讓依舊在軍中有著巨大的影響和號召力的彭德懷成為自己打倒劉少奇等人的絆腳石,善於權變的毛對彭德懷採取懷柔政策,將其派往四川擔任中共中央西南局「三線」建設委員會第三副主任一職。

在彭德懷被調離期間,毛髮動了以打倒劉少奇等人為目標的「文革」。1966年12月,彭德懷被揪回北京批鬥。1967年1月,彭寫信給毛,講述了自己的現狀,但毛並沒有給予答覆,他似乎默許了江青等人對彭的批鬥。

7月19日,彭德懷被紅衛兵揪斗。年近七旬的彭德懷被拳打腳踢,「打翻在地」七次,他被打得遍體鱗傷。

7月23日,在中央文革直接指揮下,並有江青、康生、陳伯達、戚本禹等人親自出席的情況下,又在北京航空學院南操場舉行了號稱十萬人的批鬥大會。彭 德懷重傷未愈,又添新傷,他的衣褲被撕打破了,兩腳上一隻腳穿著棉鞋,一隻腳穿著草鞋,胸前掛著大黑牌,被一次又一次的強行彎腰九十度。

據一位目擊者回憶,當日彭德懷被五花大綁的押在游斗的卡車上,經過天安門城樓前的長安大街時,一左一右兩個彪形大漢押住了他,強按下他的頭。其他的被游斗者都有頭髮,是被人揪著頭髮按下頭的,只有彭德懷剃著光頭,沒有頭髮可揪,而被一左一右的兩個彪形大漢摳住了眼睛!

1972年9月17日,「中共中央彭德懷專案審查組」完成了「審查報告」,建議「永遠開除出黨,判處無期徒刑,終生剝奪公民權利」。

在不斷的毒打和折磨下,1973年春末,彭德懷開始大量便血,後被診斷為直腸癌。動了手術後,病情有所好轉,但其所住病房的所有窗戶都被報紙嚴嚴實實的糊死了。

1974年夏,彭德懷身體上的癌細胞擴散到肺部、腦部,並患上了偏癱,生命垂危,但因有指示,一切醫療手段必須為「專案服務」,沒有人給他打止痛 針。他死前,想最後看一眼窗外的陽光、藍天和白雲,監管他的專案人員以保密和安全為由,拒絕了這一最後的人生請求。11月29日,彭德懷離世,死時身邊沒 有一個親人,他的遺體化名王川火化,而火化費也是從他少得可憐的「工資」中扣除的。骨灰盒則被送到了成都。

林彪命喪空難

在元帥中,林彪應該算是最年輕的一個了,而其年紀輕輕就能位居朱德、彭德懷之後,也完全是因為他善於打仗,為中共從國民黨手中奪取江山立下了不小的功勞。

中共建政後,林彪地位逐漸上升。1959年廬山會議彭德懷被批後,林彪擔任國防部部長,並主持軍委日常工作。深諳「毛太陽」心理的林彪早 在文革前就率先在軍隊開展了將毛神化的運動,並在文革後推廣至全國。林彪對毛的吹捧到了極至,不僅提出了「四個偉大」,還宣稱「毛澤東同志天才的把馬克思 列寧主義提高到一個嶄新的階段」,告誡人們要「讀毛主席的書,聽毛主席的話,照毛主席的指示辦事,做毛主席的好戰士」等等。

文革爆發後,劉少奇等高官被打倒,作為毛的「親密戰友和接班人」的林彪成為黨內「二號人物」,炙手可熱。

林彪在成為毛的接班人後,開始與毛在對美關係上和如何重建中共的權力機構,如是否設立國家主席一職上產生了分歧。多疑的毛遂懷疑林彪要搞垮他,懷疑 林彪想要從自己手中奪權。特別在隨後由毛髮動的「批陳(伯達)整風」運動中,林彪並沒有完全順從毛,而是採取了拒不出席會議的消極抵抗態度,這讓毛更加懷 疑,並由此設下了陰謀倒林的圈套,周也再次選擇充當了毛的幫凶,直到讓林彪一家死得屍骨無存且不明不白。

1971年9月13日,林彪乘坐的飛機在蒙古墜毀。有消息稱,林彪的飛機是被導彈打下來的。不管是什麼原因,毛除去了林彪是不爭的事實。

其後,毛開始了新的一輪的清洗。支持林彪的20多個高級軍官在逃亡香港途中被逮捕,21名政治局委員中有11人被解除職務,而林彪則被扣上了一大堆如陰謀殺害毛,建立軍事獨裁「極左」等罪行。

文革結束後,中共高層將文革的罪責歸到了「林彪江青反革命集團」名下,而這是毫無道理的。一方面,文革是毛髮動的,江青所做的一切也都是秉承毛的指 示。另一方面,文革中,林彪和「四人幫」從來不曾有過真正意義上的合作關係。林彪相當排斥江青所在的中央文革領導小組,多次支持黃永勝挫敗江青想染指軍隊 的企圖,而江青對林彪也是恨之入骨的。二者之間充滿了衝突。

中共將林彪和四人幫混在一起加以鞭撻,其目地只有一個,就是要歪曲歷史,要推卸毛的罪責,掩蓋中共的罪惡。

劉伯承雙目失明

被中共視為「著名軍事家」的劉伯承,其軍事生涯從1915年護國討袁戰爭一直到62年的對印戰爭,長達50餘年。因為戰爭,他失去了右眼。他是十大元帥中最先被打倒的。

中共建政後,劉伯承受命在南京創辦中共第一所軍事院校。在其埋頭打造軍事院校時,卻捲入了中共掀起的「反對教條主義」的鬥爭中。

1958年,毛和時任國防部長的彭德懷在軍隊掀起了對「軍事教條主義」的批判,矛頭直指劉伯承。當年5月,時任南京軍事學院院長的劉伯承被叫到北 京。連續兩天未睡的劉伯承,在眼壓很高的情況下,劉伯承忍著劇烈頭痛,被別人攙扶上台,在軍委擴大會議上作了檢查。因「檢討深刻」,以及鄧小平和周恩來的 力保,才沒有被打成「反黨分子」,但被迫辭去軍事學院院長之職。

有分析指,劉伯承之所以最先被打倒,與其和毛較差的關係有關。如他曾公開批評毛引以為傲的「游擊主義」,他曾留學蘇聯,而毛對留蘇派極為痛恨和反感。毛在1949年前對劉伯承的冷淡,明眼人都看得出來。

熟知中國歷史,深知飛鳥盡良弓藏的道理的劉伯承,在中共取得政權後,即馬上交出兵權,去南京籌辦軍校,毛澤東欣然默許。可嘆的是,以為這樣就能脫離 政治上的旋渦的劉伯承,因為在在課堂上常常給學員講蘇軍的條令和戰術,只講二戰中蘇軍的十大打擊,不講毛的游擊戰,而被一些人在毛的耳邊吹風 「蔣介石也是靠辦軍校起家的哦,不可不防……」

正好國防部長彭德懷與劉伯承素有不合,毛就借彭德懷之手整治劉。而據說劉伯承當年沒有參加授勛儀式,也是因為深知毛對其不滿,只是礙於劉的戰功和威望,迫不得已授予其元帥。劉伯承推病不去,是為了避免尷尬。

被批判後,劉伯承唯一的左眼得了青光眼,視力逐漸減退。1959年9月,劉伯承被任命為中央軍委戰略小組組長。他的健康狀況越來越差,經常頭痛,眼 壓增高。1964年7月,劉伯承在東北視察部隊時眼疾發作,診斷為急性青光眼,不得不乘專車返回北京,住進北京醫院,從此左眼只能分辨出衣服的顏色。

文革爆發後,中央軍委戰略小組被撤銷,劉伯承沒有了工作。1972年劉伯承徹底失明,只能長期住在醫院中。1973年因誤用藥物,病情加劇,喪失思維能力,1975年喪失生活自理能力,1986年離世。

有意思的是劉一生政治上不得志,被稱作「老教條」,文革後期時已年過八旬,說話和走路都很困難了,中共的十大上反而還被破天荒的選為政治局委員壯場子,真是莫大的諷刺。

「兩把菜刀起家」的賀龍慘死

自稱「兩把菜刀起家」的賀龍,1927年參與指揮了南昌暴動,並加入中共,此後為中共奪取政權立下了不小的功勞。1949年後曾擔任國家體委主任、軍委副主席、國務院副總理等職。

可以說,賀龍對毛澤東是忠心耿耿。如當年毛在延安與江青的婚姻,除康生支持外,就只有賀龍支持。賀龍當時說:「堂堂一個大主席,討個女人有什麼了不起,誰再議論我槍斃了他!」然而,就是這樣一個中共眼中的功臣,毛眼中最忠實的屬下,卻在毛髮動的文革中被打倒,並最終慘死。

原來文革前,賀龍與劉少奇、鄧小平、彭真、羅瑞卿等關係過於親密,引起了毛的猜忌。此外,毛在八屆十一中全會上,要賀龍批判劉少奇、鄧小平,也遭到了他的拒絕。毛髮動文革的目地就是打倒劉少奇等「黨內當權派」,與他們親近的賀龍自然也脫不了干係。

此外毛還得知賀龍隨身帶有佩槍,故心生疑慮。有人曾向毛密報,賀龍有一支精緻進口的小手槍,夜間睡覺時常壓在自己的枕頭底下,外出也帶在身邊。毛是以在與賀龍見面時心有忌憚,但據中共元老董必武之女董良暉的回憶錄記載,這把小手槍早已被銹蝕,無法使用了。

1966年夏,文革爆發後不久,康生在北京師範大學召開的群眾大會上和中央文革小組的會議上,誣陷賀龍和彭真私自調動軍隊搞「二月兵變」。這讓毛對賀龍疑慮加深。

同年12月,紅衛兵殺進賀龍家中,揪他的領章帽徽,抄他的文件書籍,揚言要把他押往天安門廣場,舉行十萬人批鬥大會。

賀龍情急之下,躲進了中南海周恩來家避難,而這又犯了毛的大忌。一個是握有實權的總理,一個是握有兵權的元帥,兩人若勾結在一起發動兵變,豈有毛的活路?毛遂勒令周恩來勸賀龍離開中南海,周恩來為自保,委婉勸說賀龍前往西山兵營暫避。

1967年1月,曾在賀龍為指揮的紅二軍團當過師長的許光達被誣陷為賀龍「二月兵變」的總參謀長,後含冤而死。9月,在毛的同意下,「賀龍專案組」正式成立,康生任組長,楊成武、葉群為副組長。辦公室設在軍委,抽調了10名軍隊幹部參與調查。

11月8日,康生和葉群主持討論並批准了「關於賀龍專案工作的設想」,指出要把三十年代賀龍「投敵叛變」問題作為全案的「要害」和突破口,並專門布 置動員原紅二方面軍的幹部揭發賀龍問題。專案人員對被調查對像大搞逼供、誘供,甚至大打出手。然而,結果依然是沒有查到賀龍「叛變投敵」的任何證據。

1967年11月22日,中共中央、中央文革發出的《中央關於對徵詢召開九大代表的意見》的文件中指出:「劉(少奇)、鄧(小平)、陶(鑄)、彭 (德懷)、賀(龍)、彭(真)、羅(瑞卿)、陸(定一)、楊(尚昆)、王明等絕對不能留在中央委員會,不能當九大代表。此文件發到全軍連隊黨支部。」

1968年2月5日,在中共中央、國務院、中央軍委、中央文革轉發黑龍江省革命委員會《關於深挖叛徒工作情況的報告》的批示中指出:「劉、鄧、陶、 及其同夥彭、賀、彭、羅、陸、楊、安(子文)、肖(華)等叛徒和反革命修正主義分子,長期隱藏在黨內,竊取了黨政軍領導機關的重要職位,結成了叛徒集團, 推行招降納叛的組織路線……」這是第一次對賀龍點名定性的中央文件,經毛圈閱後發到全國。

從此以後,賀龍被當作「黨內一小撮最大的走資本主義道路的當權派」和「反革命修正主義分子」,在中共中央、國務院、中央軍委、中央文革和省市的文件中,頻頻被點名批判。他被排在劉少奇、鄧小平、陶鑄、彭德懷之後,要被打倒的第五個人物。

根據大陸出版的顧永忠著的《共和國元帥:賀龍的非常之路》一書,在審查期間,賀龍夫婦受到了非人的待遇。他們的被褥、枕頭被收走,使他們在一段時間 內只能睡在光光的床板上;伙食也越來越差,飯里的沙子是越來越多;大夏天供應的水也是有限的,甚至有40多天停止供水。患有糖尿病的賀龍只能節省用水,並 接雨水解渴。

後來,賀龍夫婦又被調換了駐地,處於嚴密的監視之下。而且,提供的飯菜也是見不到一點油花的清水煮白菜、糠蘿蔔等。對賀龍的糖尿病,也在醫療上進行限制和拖延。賀龍的身體愈來愈虛弱,最後連上廁所也走不動了。

3月下旬賀龍終於病倒了,患了腦缺血失語症,被送進了北京衛戍區某醫院。由於醫護人員的種種刁難,賀龍病還沒有好,就出院了。

10月13日至31日,在毛主持下,中共中央召開了八屆十二中全會。毛在會上再次宣布,他對賀龍不保了。賀龍的命運由此被註定,其處境每況愈下。

12月底,賀龍的主治醫生被換成了一個神經科的男護士,他根本不懂得賀龍所患的糖尿病和高血壓該如何調養。他只是按照專案組的命令,減少、調換和中斷使用一些重要藥品,使賀龍連每天3片必需的最普通的降糖葯也無法保證,且每次服藥都要在他的監視下服用。

1969年1月15日,「賀龍專案組」竟然向「醫生」下達了這樣的指示:「盡量用現有的藥物,維持現在的水平就行,也不要像『對待好人那樣』對待賀龍。」

6月8日早晨,賀龍發病,連續嘔吐了3次,呼吸急促,渾身無力,但拖了13個小時後才被實施搶救,而且不僅沒有輸治糖尿病的特效藥胰島素,反而輸了 葡萄糖。9日,賀龍去世。當晚,賀龍的遺體就被悄悄地送往八寶山以「王玉」的化名火化了,火化時不讓親屬到場,火化後,「賀龍專案組」把骨灰盒,秘密放在 一個小殯儀館裡,並下令:「不準傳出去,要絕對保密。」

林彪出事後,毛深受打擊,決定挽回軍中老人的心。1973年底,毛在軍委會上承認在對待賀龍的問題上「搞錯了」,並說「我聽了林彪一面之辭,所以我犯了錯誤」。1974年中央為賀龍「平反」。慘死的賀龍若地下有知,該作何感想呢?

陳毅死於癌症

1901年出生的陳毅,曾在法國留學,因受共產國際蠱惑,參與圍攻使館、進軍里昂等活動,引起法國市民反感,最終被法國政府將其同另外一百多名留學生遣送回國。

陳毅回國後,透過蔡和森,加入社會主義青年團。1923年,加入中共。1927年參加中共的南昌暴動,其後在中共軍隊中任師長、政治委員、總指揮等 職。抗戰期間,任新四軍副軍長等職,參與了牽制國民黨抗日軍隊的戰役。國共內戰期間,任中共華東軍區司令員、華東野戰軍司令員兼政治委員等職。

中共建政後,任上海市市長。中共為了奪取工商業者的資產,掀起了「五反」運動,殘酷的運動導致不少商人自殺,尤其在商業發達的上海更是如此。而據 說,身為市長的陳毅,每天晚上都坐在沙發上端一杯清茶聽彙報。通常使用的問句是:「今天又有多少空降兵?」實際上就是問,今天又有多少商人、資本家跳樓自 殺。

1954年,陳毅出任國務院副總理、革命軍事委員會副主席和國防委員會副主席。1958年2月起兼任外交部部長,1966年1月任中共中央軍委副主席。

文革爆發後,包括劉少奇、鄧小平在內的不少中共高幹被打倒。1967年2月,在中南海懷仁堂召開的中央碰頭會上,陳毅、葉劍英、譚震林等為一方,與「中央文革小組」發生了尖銳衝突,他們指責江青等人是亂黨亂政亂國。譚震林還給中央寫了一封信,說他當年不該加入革命的行列,不該加入紅軍,不該在1930年初和毛一起上井岡山。

毛得知此事以及讀過譚震林的信後,十分震怒,遂召集了部分政治局委員開會,嚴厲批評了在懷仁堂會議上提意見的這些人,指責他們搞復辟、搞翻案。由此 在全國開展「反擊自上而下的復辟逆流」,大規模的批整各級領導幹部。此後中央政治局停止了活動,由中央文革小組並頭會取代。這一事件被文革小組稱為「二月 逆流」。

據說此事發生後,陳毅還給毛寫了封信,要求見面談談,希望能面對面澄清事實。幾天後,他等來了回信,開頭寫了一段「歷來犯錯誤的改也難」的話,結尾寫了八個字:「見面有期,稍安毋躁。」

1969年10月,陳毅被以「戰備」為名,下放到石家莊勞動。同年在廬山舉行的中共九屆二中全會上,他又捲入了所謂「二陳(陳毅、陳伯達)合流」事件。1970年,陳毅因病回到北京,次年,林彪死,陳毅被發現罹患直腸癌。1972年1月6日,在北京去世。

可以說,林彪的「背叛」,給了毛沉重的打擊,他有意將迫害軍方將領的帳算在林彪身上,藉此化解怨氣。在陳毅去世的同一天,毛對周恩來和葉劍英說:「 『二月逆流』經過時間的考驗,根本沒有這個事,今後不要再講『二月逆流』了。請你們去向陳毅同志轉達一下。」葉劍英當即趕往醫院,趕在陳毅閉眼前告知了毛 新的「指示」。

然而,毛在「二月逆流」上的鬆動,並不代表著真正的「平反」。陳毅死時依然帶著「搞復辟」的帽子,因此其追悼會規格到底如何其妻子張茜也不知曉。民 間流傳,張茜曾為此詢問過周恩來,對陳毅心懷愧疚(曾參與批判陳毅)的周恩來於是給正在住院的毛打電話,詢問如何定性。當時毛說了一句「陳毅是個好同 志」。憑藉著這句話,周恩來通知了在京軍隊高層準備參加追悼會。據說,當時301醫院門口聚集了不少來自四面八方的軍隊高層。

追悼會定在1月10日在八寶山殯儀館舉行。追悼會原定由周恩來主祭,葉劍英致悼詞。悼詞由毛審閱。毛看過後,勾掉了悼詞中的「……有功有過……」四個字。

正在養病的毛原本不打算參加追悼會,但1月10日當天卻臨時決定參加,而且直接穿著白色的睡衣,外披著大衣前往。這也就難怪民間戲稱毛是給陳毅「戴孝」。毛見到張茜後,擠著眼睛,說道:「陳毅是一個好同志啊。」不過,沒有人看到毛流出一滴眼淚。

顯而易見,毛參加陳毅的追悼會並非是真心悼念自己的戰友,而是再次在政治上收買人心,安撫在文革中吃了不少苦頭的老幹部。不知這些作古的老幹部們內心是否曾明白,誰才是禍害他們的元兇?!

徐向前三次被抄家

幫助中共奪取政權的徐向前,在1949年後,擔任中央軍委副主席等職。文革爆發後,徐向前受命擔任軍隊文革小組組長。

面對著文革帶來的亂局,1967年2月,在中南海懷仁堂召開的中央碰頭會上,陳毅、葉劍英、譚震林、徐向前、聶榮臻等為一方,與「中央文革小組」發生了尖銳衝突,他們指責江青等人是亂黨亂政亂國。譚震林還給中央寫了一封信,說他當年不該加入革命的行列,不該加入紅軍,不該在1930年初和毛一起上井岡山。

毛得知此事以及讀過譚震林的信後,十分震怒,遂召集了部分政治局委員開會,嚴厲批評了在懷仁堂會議上提意見的這些人,指責他們搞復辟、搞翻案。由此 在全國開展「反擊自上而下的復辟逆流」,大規模的批整各級領導幹部。此後中央政治局停止了活動,由中央文革小組並頭會取代。這一事件被文革小組稱為「二月 逆流」。

1967年3月29日晚,在中央文革的一次會議上,宣布徐向前不再管全軍文革的事,改由蕭華主持。4月7日下午,徐向前突然接到通知,勒令他在4月 8日下午的大會上作檢查。康生一夥親自到會議各小組點火,批判徐向前。徐向前因要作些準備,檢查推遲到11日。他下午作了檢查。到晚上,批判他的廣播車、 小報、漫畫就擁上街頭。

4月16日、17日,測繪學院的「造反派」兩次抄了徐向前的家。他們翻牆破門而入,樓上樓下蒐了又蒐。徐向前自己平常看的書、文件和私人保存的幾十 年的資料、信件、作戰日記都被劫去。因為葉劍英事前得悉有人要抄徐向前家的消息,在前一小時打電話,以開一個小會的名義,請徐向前上了西山,他才沒有被揪 斗。

7月20日,武漢發生「七二○」事件。一些「造反派」聲稱徐向前是武漢事件的「黑後台」。於是北京城裡和全國各地,到處是「打倒徐向前」的喇叭聲和大幅標語。

7月29日夜,清華大學蒯大富一派數十人,第三次抄了徐向前的家。他們翻牆進入院內,竄入卧室和辦公室,把整個樓內翻騰得亂七八糟,又強行拿走了徐 向前親自保存文件的五屜鐵皮櫃。書信、照片等物也被抄走。他們還在住處的牆壁上、走道的地板上、台歷上、茶几上,到處寫上「打倒徐向前」的口號和標語。

1968年10月,中共八屆十二中全會召開,朱德、陳雲、葉劍英、徐向前、陳毅等人被分為不同小組,進行批判。在1969年4月中共第九次代表大會上,朱德、陳毅、徐向前、聶榮臻等元帥繼續被分組批判。

文革結束後,徐向前於1990年9月因多臟器衰竭離世。

聶榮臻被批判

早年在法國留學時加入中共的聶榮臻,同樣為中共奪取政權立下了不小的功勞。中共建政後,他先後出任軍委總參謀長、軍委副主席等職。

文革爆發後,因為「二月逆流」事件,聶榮臻也遭到了批判,被批是「華北山頭主義」。不過,因毛有意對其實施保護,聶榮臻沒有遭到如其他元帥那樣的迫害。

文革結束後,聶榮臻於1992年因心衰離世。

葉劍英曾備受冷遇

對於葉劍英這個名字,很多中國人並不陌生。正是他在毛澤東死後,主導抓捕「四人幫」,并力薦鄧小平復出。而他 在文革爆發後不久,中共軍隊高官因批評「中央文革小組」,指責江青等人是亂黨亂政亂國的被定性為「二月逆流」事件後,沒有像其他人那樣遭到批判,是因為他 在中共黨史上數次挽救過毛。

不過,雖然沒有遭到批判,葉劍英還是遭到了冷遇。據2011年第11期《世紀風采》題為《葉劍英「戰備流放」湖南的前前後後》一文披露,「文革」 中,葉劍英被「戰備疏散」下放到湖南,備受冷遇與屈辱。期間,其次子葉選寧在下放改造時,右臂被卷進機器,受了重傷,並一直沒有脫離危險。

葉劍英想了解兒子的病情,但其住處只有一部老掉牙的手搖電話機,好不容易接通了電話,卻又因線路不好,雜音干擾很大,根本聽不清聲音。葉劍英在電話 里請求湘潭軍分區總機的接線員幫忙想想辦法,減輕些干擾,但卻遭到接線員的粗暴呵斥,直到最後,他始終沒能與家人說上一句話。當時葉劍英的手在抖,眼裡含 著淚。

1980年,葉劍英被診斷為帕金森氏病,1986年離世。

結語

為中共奪取天下的十大元帥中 的九人的遭遇,在告訴我們,在中共統治下,無論身處怎樣的高位,都無法保全自身的安全,更遑論普通百姓,而這顯然並非偶然,因為中共卸磨殺驢、兔死狗烹的 做法,在中共建政後的包括「三反」、「五反」、「反右」、「文革」等歷次運動中皆可見到,那些「聽黨的話」為其衝鋒陷陣的人們,都沒有好下場。這不僅僅是 毛為了鞏固自身權威而為,更是中共邪惡本質使然。簡言之,這樣迫害所有中國人的流氓政權存在一天,就是身為中國人的恥辱。

真相網原創首發,開放著作權,傳播真相,自由轉載!
本文鏈接:https://dafahao.com/zh-tw/ten-marshal-persecuted.html
本文標題:林輝:被中共迫害的「十大元帥」之結局 - 真相網
本文 TinyURL 短網址: https://tinyurl.com/y9e7vhkv
本文 is.gd 短網址: https://is.gd/CXQqj9

這裡是你留言評論的地方


請留言


0 + 3 =
【您可以使用 Ctrl+Enter 快速發送】
Copyright © 2007 - 2021 , Design by 真相網. 本站原創首發均可免費自由轉載. 轉載資料若有著作權問題請留言通知管理員及時處理.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