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狼:SARS與腦控武器功能之人造影像(更新版)——人造影像的實質是視網膜成像

真相網2020.5.19】眾所周知,2002年在中國廣東發生了非典事件,也可稱作SARS事件,百度百科將SARS事件定義為:「SARS事件是指嚴重急性呼吸綜合征(英語:SARS)於2002年在中國廣東發生,並擴散至東南亞乃至全球,直至2003年中期疫情才被逐漸消滅的一次全球性傳染病疫潮。」。

當全世界目前都在關注新冠肺炎的時候,我重提SARS是因為我看到河南平頂山的腦電波掃瞄器(即腦控武器)受害者楊曉慧在記述自己受害經歷的《腦控受害者手記(1)》中有如下記述:

大約是2002年年底,有一晚,我夜裡睡著後(註:當時住的單位辦公室,因為工作性質決定要經常上早班,由於家遠,為了保證上班不遲到,上早班前,我都提前住班上,即在辦公室打地鋪睡一宿,接著上第二天早班)。睡著後,又開始做夢,夢裡夢到一陌生男子跟我講,有一種可以全面破壞人體免疫系統的疾病要發生。我一聽,很緊張,問怎麼預防。那男子好象講戴口罩、不吐唾沫(或不打噴嚏)什麼的,當時我覺得很荒謬,醒來後,我好象得了仙人指點一樣,一直在揣測:那到底可能是一種什麼樣的疾病,能全面破壞人體免役系統?一度,我想起了艾滋,但艾滋好像跟口罩沒關係。想來想去也想不通,後來還把這個奇夢當成一件趣事講給了別人聽。 誰知過了幾個月,也就是2003年,尤其是進入4月份以後,平時既不讀報、也很少看電視(新聞)的我才開始聽周圍同事斷斷續續地談起了非典,漸漸地,我發現大街上戴口罩的人慢慢多了起來,慢慢地,我才開始意識到非典的可怖。 也就是2003年非典肆虐之際,我出了很多事。

可見,大約在2002年年底,利用腦控武器腦控楊曉慧的腦控犯罪分子就已經知道了「有一種可以全面破壞人體免疫系統的疾病要發生」,腦控者指的就是SARS,SARS也的確可以損害人體免疫系統,只不過當時該疾病還沒有被命名為SARS,並且腦控者應該也知道該病具有傳染性,因為在受害者的印象中,她夢到的陌生男子對她講的預防方式是「戴口罩、不吐唾沫(或不打噴嚏)」,非典時期也確實有人帶口罩,而廣東省政府按傳染病法召開新聞發布會公布疫情是在2003年2月11日,中國疾病預防控制中心負責人接受記者採訪並預測中國局部地區可能會出現小範圍呼吸道傳染病流行的時間是2003年2月12日!

但是有關疫情的情況是受害者「夢裡」夢到一陌生男子跟她講的,腦控武器還可以人為製造夢境?答案是肯定的,關鍵在於如何製造夢境,而要弄清楚如何製造夢境,必須先弄清楚夢境是如何產生的,關於夢境產生的原理這一點可以參考《神經的邏輯:謎樣的人類行為和解謎的人腦機制》一書(註:【美】埃利澤·斯滕伯格著、高天羽譯)中的如下兩段重要內容:

神經病學家發現,當我們做夢時,丘腦也開始有不同的表現:它不再對來自眼睛的信號做出反應(這時候的眼睛也沒有信號),而是接受了腦幹的控制。腦幹是腦和脊椎連接的部分,它的一個主要功能是維持快速眼動睡眠,而快速眼動睡眠正是大多數夢境出現的階段。許多神經病學家認為,正是因為丘腦和腦幹在快速眼動睡眠階段形成了這個聯繫,我們才在夢中見到了圖像。

神經病學家觀察人在睡眠時的腦電波,並從中找出了獨特的幾種,稱它們為「PGO波」(PGO表示「腦橋-膝狀體-枕葉」),具有顯著的波形和波幅。當我們做夢時,這些腦波會在腦中的三個地方出現:腦橋(位於腦幹內)、外側膝狀體(丘腦中的視覺部分)和枕葉(視皮層所在的區域)。由此可以推測,這三個區域正在協同工作。也許在眼睛休息的時候,腦幹、丘腦和視皮層形成了一條新的視覺通路。這條夢的通路和視覺的通路有諸多重疊,唯一的區別在於腦幹取代眼球,成為素材的源頭。在這裡,圖像是從內部產生的。

可見,與夢境產生相關的有腦幹、丘腦和視皮層,但是書中說夢的素材的源頭是腦幹,而夢的素材的源頭更可能是海馬體,因為海馬體與記憶相關,腦幹對睡眠只是起到調節和控制的作用,並且,夢也可能與杏仁體有關,因為杏仁體控制情緒!另外,書中提到「這條夢的通路和視覺的通路有諸多重疊」,那麼視覺通路又是什麼呢?簡單總結如下:
光線→角膜→瞳孔→晶狀體(折射光線)→玻璃體(支撐、固定眼球)→視網膜(形成物像)→視神經(傳導視覺信息)→丘腦中的視覺部分(外側膝狀體)→大腦視覺中樞/視覺皮層/枕葉(形成視覺)

從以上內容可以看出,夢與視覺的產生都有視覺皮層的參與,即都有視覺中樞的參與,了解了這一點,就不難理解如下一段披露腦控武器原理和功能的內容中與夢境相關的內容了:

通常非法腦控會刺激被害者相應記憶功能區,形成記憶回放,加上欺騙信息傳遞,造成自己無所不知的假象,神話自己。還有非法腦控用射線刺激大腦的懷疑功能區、感受他人的功能區等,形成自身認知錯誤,把自我思考感受成他人控制,形成自我他人混淆的自我認知混沌狀態。當然也有被害者一直被非法腦控控制並記錄言行和環境信息,同時用全息技術處理後形成人工合成的「帶受害者視角的大腦記憶4D數模動畫片段」,再透過大腦可識別信號發射至頭部功能區形成記憶回放,這是被害者和腦控者對大腦功能區的協調共管。當然做得仔細是協調共管,做得粗枝爛葉就形同干擾。夢境製造就是如此產生的,當然也可以用於輔助形象思考以及教學,培養思考能力和學習能力。只是這種信息傳遞到受害者大腦中通常只有黑白映像而沒有色彩,和通常人的夢境是差不多的。但不是說不能傳遞帶有色彩的信息,關鍵看偵測到的基礎數據是否有明顯的色彩信息,還有看全息加工過程中對色彩修補處理沒有。

該段內容中提到將用全息技術處理後形成的人工合成的「帶受害者視角的大腦記憶4D數模動畫片段」透過大腦可識別信號發射至頭部功能區可以形成記憶回放,其中的「頭部功能區」應該指的就是視覺皮層或稱視皮層,其中的「動畫片段」其實就是記憶片段,並且從上述一段內容還可以得出夢境製造的方式與人為製造記憶回放的方式類似,夢境是大腦中出現運動影像,那麼記憶回放也是大腦中出現運動影像。值得一提的是,上述一段內容中提到的「記錄言行和環境信息」其實記錄的是受害者的腦電波,即接收受害者的腦電波並進行存儲!

另外,在《腦控的基本程式》一文中對「造夢」有如下記述:

現在,夢境也是可以製造的,就像電影《盜夢空間(Inception)》一樣。不同之處是,電磁波造夢不需要與人直接接觸。筆者所知,目前僅能製造二層夢境,即夢中夢。控制者在受控者睡著的時候,或者主動將受控者置於一種半睡眠狀態。然後向其大腦輸入圖片和運動影像,並用語言進行誘導。此時的受控者就會感覺身處夢境一般。夢境的內容是受控制者操控的。

如果一個受控者相信夢具有預示能力,那麼造夢者就可以對他進行心理暗示,並影響他現實生活中的行為和決定。如果一個受控者具有較強的心理防禦能力,那麼,在夢裡可以揭露他心中的秘密。因為在夢中他的大腦並不清醒,不能建立有效的心理防禦。

如果一個人頻繁做夢,那麼他應該擔心身體健康,其次不要輕易相信夢境的內容。一般情況下,自然的夢是支離破碎,雜亂無章的;人工的夢有明確的心理暗示作用。
以上內容中提到了「半睡眠狀態」,而楊曉慧在《腦控受害者手記(1)》中也有「半夢半醒」、「似夢又非夢」、「亦真亦幻的連環噩夢」等類似說法。

有了以上的分析作支撐,就可以對楊曉慧所做的與SARS相關的夢作以解釋和說明,楊曉慧夢中的那個陌生男子有可能是真的出現在了受害者的夢中並且受害者見到了他的面貌,也有可能陌生男子並沒有出現在受害者的夢中(即受害者並沒有看到他的面貌),受害者只是在半睡半醒的狀態下聽到了陌生男子的講話並且將這種情況也稱作「做夢」,因為楊曉慧在《腦控受害者手記(1)》一文中還有如下一段記述:

我去汽車站上班後,沒多久,有一段,我睡後,躺床上,半夢半醒間,總是在一片漆黑中聽到很多陌生異性的聲音在問我話,那些聲音問得大多都是我感情、家庭方面的事情,問題一個接一個,很多事情我聽到沒聽說,想更沒想過,稀奇古怪的,僅憑下意識(或潛意識)就順口答言;有時問題都沒聽白,就開始一個人在那裡信口開河。 那情形似夢又非夢。說是夢吧,沒人物、沒夢境、沒情節,就是在一片漆黑中聽到很多異性的一句接一句的問話聲,那感覺就像一個人躺在床上半夢半醒間迷迷糊糊地接受秘密審訊一樣;說不是夢吧,能那麼近地聽到許多聲音,除非是屋裡進了人,可我一個人關著門睡覺,又覺得不太可能。

所以,楊曉慧聽到的陌生男子的講話最有可能就是在半夢半醒的狀態下腦控者利用腦控武器的傳音入密功能將自己的講話發送給了受害者,可能是腦控者透過電磁波將聲音直接傳輸到受害者的大腦中從而使受害者感知到了他們發送的聲音!目前的腦控武器的確可以透過將視頻或圖片直接輸入到目標大腦的視覺皮層來製造夢境,也就是上面所說的「向其大腦輸入圖片和運動影像」,具體地可以將要發送的視頻或圖片信號的頻率調諧到目標大腦視覺皮層的共振頻率並放大後發射,視頻或圖片就會出現在目標的大腦內。另外,上面還提到受控者在睡著或被腦控者置於半睡眠狀態的時候,腦控者不僅可以向其大腦輸入圖片和運動影像,還可以用語言進行誘導,「語言誘導」應該指的還是腦控者利用腦控武器將自己的語音發送給受控者從而使半睡眠狀態的受控者「聽」到聲音的情況!

楊曉慧更明顯地腦控受害情況是腦中曾出現過「白色骷髏」,她在《腦控受害者手記(1)》中的「腦中成像」標題下有如下描述:

1994年或1995年

那時,我正上高三,想不起是高三上學期(1994年),還是下學期(1995年),只記得:有一段,連著6、7個晚上,我上床休息時,清醒狀態下,一閉眼,經常在一片漆黑中的腦海里看到了一個白色骷髏(即;人頭骨)圖像,圖像呈像位置在眼後部(即腦後部),在這之前,我睡覺前,閉上眼都是一片漆黑,什麼都看不到。第一次閉上眼睛,清醒狀態下,在腦中看到骷髏圖像,著實把我嚇住了。一看到那圖像,就趕緊睜眼,可過一會,再閉上眼還能在腦中看到那圖像。當時一連幾天,嚇得我晚上睡覺都不敢閉眼。好在這種情形只連續出現了一周左右,就自形消失了。之後一直也沒再出現過。

有一些清醒狀態下利用腦控武器向目標大腦輸入圖片的事例,典型的如四川大足縣的唐雨用耳朵認字辨色,唐雨最開始發現自己能用耳朵認字的時間是1978年11月,當時其家住大足縣團結公社建立大隊。1979年3月11日,《四川日報》報導了一篇題為《大足縣發現一個能用耳朵辨認字的兒童——省有關科研部門已採取措施,對這一現象進行科學研究》的文章,報道的能用耳朵辨認字的兒童正是唐雨。文章開頭就寫到:「大足縣最近發現一個能用耳朵辨認字、鑒別顏色的兒童。經反覆考察,確有其事。」,根據報導內容,唐雨不僅能用耳朵辨認字,還能鑒別字的顏色是紅色、藍色還是黑色,是用毛筆寫的還是用鋼筆寫的,該文也被全文引用在《偽與罪:中國偽科學「大師」的出山與破敗》 一書的《「耳朵認字」,一個「科學新發現」》 一文中。報導中還有唐雨自己介紹耳朵認字時的感覺的內容,內容為:「他的手像有電一樣,拿到寫有字的紙團,腦子裡隨開始有字跡的反應;當字團放進耳門,腦海就像銀幕一樣把字的筆劃逐一顯現出來;如果心情愉快,沒有噪音等干擾,腦里顯出來的字就十分清楚。」。字是在唐雨腦海中的「銀幕」上顯現出來的,這一現象在復旦大學的「思維感測」實驗中稱為「螢幕現象」,在復旦大學的實驗中,信息接收者在額前閃出的「螢幕」上就可以顯現數字、文字,圖像以及色彩等(註:復旦大學的實驗詳情見《人體特異功能的實驗研究與誘發訓練》一書的《思維感測的實驗研究》一文)。另外,姜堪政的兩人腦之間心理信息傳遞實驗中出現的現象應該也是「螢幕現象」,實驗中,當姜堪政見到或想像一個特定的圖形〇或∆時,同學的腦海里出現了相應的圖形,當姜堪政想像了一個爬山的情景時,同學的腦海里也出現了爬山的畫面,和同學互換位置,同學腦海中的形象也出現在他的腦海中,之後透過使用電磁波透鏡或稱生物電磁波「聚焦器」,實驗成功率甚至達到了95%,姜堪政的這個實驗早在1960年就已經獲得成功!對於復旦大學實驗中信息接收者額前閃出含有內容的「螢幕」的感覺,我覺得應該與視覺暫留的感覺相同,而視覺暫留時影像是停留在視網膜上,唐雨腦海中出現「銀幕」以及姜堪政實驗中姜堪政和同學腦海中出現畫面時的感覺亦然,大多數人在想像時腦海中都會出現圖像(運動的或不運動的),在復旦大學的思維感測實驗中,信息發送者和接收者就都須要在額前閃出「螢幕」,那麼額前閃出「螢幕」也與視網膜有關,即信息是在視網膜成像後發送者或接收者感覺額前閃出了「螢幕」,其實腦海中出現「銀幕」與額前閃出「螢幕」是一回事!

現在再回過頭來看唐雨自己的介紹內容,他說字的筆劃是在腦海中的「銀幕」上逐一顯現出來的,但根據我目前所了解的,字的筆劃應該不是像寫字時的情況一樣一筆一划逐一顯現的,同樣,楊曉慧腦海中出現的「白色骷髏」也不可能與畫畫時的情況相同一筆一筆地顯現出來,因為腦控武器向大腦輸入圖片從而使圖片在腦海中顯現出來理論上至少有三種情況:1、將圖片以電磁波的形式直接輸入到目標大腦的視覺皮層,目前主要是透過大腦共振實現,並且這種方式與腦電波沒有直接關係;2、一個人觀看一張圖片,然後用該人看圖片時的腦電波直接照射目標(一般需要聚焦【如姜堪政實驗】或放大,下同)或透過大腦共振將從該人看圖片時的複合腦電波中分離出的視覺信號輸入目標大腦的視覺皮層;3、一個人想像一張看過的圖片,然後用該人想像圖片時的腦電波直接照射目標【參照姜堪政實驗】或透過大腦共振將從該人想像圖片時的複合腦電波中分離出的視覺信號輸入目標大腦的視覺皮層。第二種情況所涉及的看圖片時的腦電波可以延伸到眼睛看任何東西時的腦電波,第三種情況所涉及的想像圖片時的腦電波可以延伸到腦中想像任何圖片或運動影像時的腦電波!《思維感測的實驗研究》一文中就提到信息發送者所傳輸的信息一般寫在紙上,然後透過信息發送者和接收者都在額前閃出「螢幕」傳輸信息,文中提到的含有信息的紙就相當於一個「圖片」,而在《人體特異功能的實驗研究與誘發訓練》一書的《思維感測中「螢幕效應」現象的分析》一文介紹的實驗中也有信息發送者先觀看一張彩色圖片(內容分別為彩色蝴蝶、彩色老虎、彩色的鷹),然後透過螢幕效應(即想像圖片時腦中出現影像)傳輸信息,信息接收者也是透過螢幕效應接收圖片信息的實驗。

根據《思維感測中「螢幕效應」現象的分析》一文的介紹,透過螢幕效應傳輸較長的語句時,螢幕上是相繼出現一個一個字,而且出現下一個字之前,前面的字並不消失,字也是從一邊移到另一邊,類似電視螢幕下面出現的「說明」或「通知」字幕,並且還有一個片語同時出現的情況!

可見,向大腦中直接輸入圖片一般是將圖片作為一個整體一次性傳輸的,只是由於各種因素的影響,腦海中的圖片可能會有一個由模糊到清晰的過程,而輸入的漢字既可以一次顯示,也可以相繼顯示,所以,唐雨所說的「逐一顯現」應該也指的是腦海中銀幕上的漢字是由模糊到清晰地一次性顯示或者漢字是在腦中的銀幕上相繼顯示。唐雨每次所辨識的字的字數一般為1~4個,所以與透過螢幕效應傳輸較長的語句的情況不盡相同。唐雨自己介紹的當心情愉快並且沒有噪音等干擾時腦里顯出來的字十分清楚,個人認為,與心情愉快與否沒有關係,主要是不能有噪音等干擾,只要沒有其他干擾,唐雨就可以集中注意力,此時就可以很好地「接收」腦控者發送的圖片信號!

另外, 《自然雜誌》刊登過一篇題為《關於唐雨耳朵辨色認字的考察報告》的文章(註:1979年12期|何大華、丁先發、申政倫、錢幫倫、朱永弟、胡正書【四川省大足縣聯合考察組】),報告結論中也明確指出,唐雨耳朵能辨色認字是客觀存在、千真萬確的事實,任何人也否定不了。但是,報告中說唐雨患急性腸炎後字的筆劃、顏色在頭腦里模糊不清,無法辨認,病好後,耳朵異常功能雖有好轉但有反覆。其實字的筆劃和顏色清晰與否與唐雨所患的急性腸炎沒有一點關係,因為腸炎不會影響到唐雨的腦,也不會影響到他的大腦視覺皮層!與這篇報告類似的還有《自然雜誌》刊登的題為《關於人耳認字辨色功能的考察報告》的文章(註:1979年11期|【安徽師範大學耳朵認字辨色功能考察小組】徐梓芳、夏繼荃、花兆合、胡增高、(執筆)張立鴻),受試者也是腦中出現字形或圖象,可以肯定這種現象就是腦控武器所致,至於文中的關、開燈實驗和遮斷光源實驗中出現的情況以及受試者白天(不論雨、陰、晴)可以正常認讀,在微弱光線下(此時眼睛看不清字跡)也能認讀,但時間較長,在完全無光時或暗室內不能認讀等情況都是腦控者造成的,這幾種實驗的結果與文中所說的「光源」沒有任何關係,不過該考察報告中的實驗也證實了人耳認字辨色功能是客觀存在的事實!

可見,腦控武器的確可以向目標的大腦輸入圖片或運動影像,輸入的圖片或運動影像也可以帶有顏色,夢境製造和向大腦輸入圖片或運動影像的原理相同,並且,透過共振輸入的最初位置是視覺皮層(註:理論上輸入的最初位置也可以是丘腦),而無論是向大腦輸入圖片或運動影像,還是人為製造夢境,圖片、運動影像和夢境都是顯示在視網膜這個「螢幕」或「銀幕」上,即都是在視網膜成像,感覺就像螢幕在腦海中或額前一樣,在不受腦控武器的影響時腦中的想像畫面和自然夢境亦然。並且,透過腦控武器在視網膜這個「螢幕」或「銀幕」上顯示圖像的原因是透過大腦共振使得視覺皮層產生了感應電流(磁生電),該感應電流在神經元之間傳遞,最終這個神經元中的感應電流在視覺神經中樞的控制下在大腦中建立圖像,即使得視網膜上顯示出了圖像,這裡所說的大腦共振是將要輸入到大腦的圖像的頻率調諧到目標視覺皮層的共振頻率並放大後發射引起的,相關專利有CN103479449B,專利名稱為《後天性盲人腦海成像感知外界的系統及方法》!

專利有CN103479449B:CN103479449B

中科院院士陳宜張在《一則新聞背後的世紀大陰謀》一文中提到的武先生就是腦控受害者,陳宜張院士所說的具有「能強行給你造夢,並控制夢境」特點的技術就是腦控技術,即控制人大腦的技術,包括人體控制和思想/精神控制!關於夢境製造,還可以參考名稱為「智能夢境製造儀」、申請號為201710746599.7的中國專利!

楊曉慧的受害經歷涉及到的腦控武器的功能除了以上提到的向大腦輸入圖片和製造夢境以外,還有解讀思維、腦中對話(即向目標大腦輸入語音,語音當然也是出現在大腦內部)以及傳音入密等!楊曉慧的更多受害經歷見她所寫的《大事記——一個腦電波掃瞄器受害者的受害經歷》。與楊曉慧的受害經歷有類似情況的是搜狐新聞頻道2003年10月27日刊登的一篇題為《尖刀刺向8名同窗 來自漣源的女大學生精神失常》的文章中提到的梅子,廣西師範學院的梅子是「夢裡面常殺人」,而且出事前的晚上「突然腦子裡蹦出一個人頭像,是頭髮長長的女的」,另外梅子也有思維被解讀和傳音入密的情況!

SARS與腦控以腦控受害者楊曉慧的夢聯繫在了一起,並且夢境是腦控者人為製造的,從楊曉慧夢到的那個陌生男子跟她所講的話可以看出,腦控楊曉慧的腦控犯罪分子對SARS的情況在非典初期比大多數人都知道得早、知道得多!非典已經過去了,中共的腦控還在繼續,並且在我看來,只要中共的「生命不息」,腦控就會在中國一直存在下去,中共是真的能夠做到生命不息殃民不止!

參考文獻:
[1]關於人耳認字辨色功能的考察報告--《自然雜誌》1979年11期
http://www.cnki.com.cn/Article/CJFDTotal-ZRZZ197911020.htm
[2]關於唐雨耳朵辨色認字的考察報告--《自然雜誌》1979年12期
http://www.cnki.com.cn/Article/CJFDTotal-ZRZZ197912026.htm

真相網原創首發,開放著作權,傳播真相,自由轉載!
本文鏈接:https://dafahao.com/zh-tw/sars-brain-control-weapon-artificial-image.html
本文標題:雪狼:SARS與腦控武器功能之人造影像(更新版)——人造影像的實質是視網膜成像 - 真相網
本文 TinyURL 短網址: https://tinyurl.com/y8h6ndsy
本文 is.gd 短網址: https://is.gd/4jbn9S

這裡是你留言評論的地方


請留言


9 + 3 =
【您可以使用 Ctrl+Enter 快速發送】
Copyright © 2007 - 2021 , Design by 真相網. 本站原創首發均可免費自由轉載. 轉載資料若有著作權問題請留言通知管理員及時處理.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