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小石:请用事实和你的良心说话

真相网2013.8.2】2013年8月1日,王小石在新华网发文《中国若动荡,只会比苏联更惨》。如果仅凭看完标题的第一反应,王先生的观点是绝对的正确,因为中国是个资源远比苏联贫乏、人口远比苏联多的国家,如果中国发生动荡,其后果肯定会比苏联更惨。但如果细想,王的观点却很荒谬,因为任何一个国家如果发生动荡都是一件灾难性的事件,仅仅因为中国资源贫乏、人口众多就一定比苏联更惨,这在逻辑上是通不过的,如果从资源的贫乏及人口的密度上说,如果日本发生动荡那其结果绝对比苏联、中国更惨。

苏联为什么会解体,王小石在他的文章中说是因为苏联人民对自由、民主的追求行为造成的,那么我要问王小石,中国的文化大革命是不是政治动荡,大跃进是不是经济动荡,大跃进俄死了3000万人,叶剑英说文化大革命有1亿人被整,其中有2000万人整死,这种动荡的后果远比苏联的动荡更惨吧,王先生不会说大跃进与文化大革命也是中国人民追求自由、民主引起的吧。

王小石在他的文章中还表达了一个观点,即苏联的解体是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和平演变的结果,那么,我请王先生了解一下下面这段历史:

“1991年,苏联出现解体征兆,已是美国总统的老布什赶去苏联帮戈尔巴乔夫撑场子。他在莫斯科与戈尔巴乔夫会谈后,又飞到乌克兰首府基辅。当年8月1日,在乌克兰最高苏维埃(相当于全国人大)作演讲时,老布什说了这样一段话:美国支持自由,但是自由不等于独立。美国人民不会支持那些将远方的暴政换为当地专制的人,美国人民也不会帮助那些鼓吹基于民族仇恨的自杀性民族主义的人”。

老布什的车队从机场进入基辅市区时,乌克兰人自发地聚在街道两旁热烈欢迎,却不料听到的竟是警告:美国政府不支持他们退出苏联的要求,甚至怀疑他们追求的是不是民主和自由。老布什的话,在美苏两国都引起轰动。共和党内的保守派甚至送了他一个绰号“基辅孱鸡”(Chicken Kiev)。

苏联确实和美国长期对立,但是,在苏联即将解体之时,至少,以老布什总统为首的美国政府,并不希望苏联分裂,他们宁愿与一个完整的苏联共商国际大事——大国交易也确实有其方便之处。但老布什影响不了苏共的党内保守派。基辅演讲半月之后,8月19日,苏共保守派在莫斯科发动政变。没有人民的支持,政变三天后失败。这一震动导致各加盟共和国纷纷退出苏联。至此,解体已不可避免。”

退一万步说,就算苏联的解体是美国和平演变的结果,可根据马克思主义的哲学原理,外因只能通过内因起作用呀,如果苏联的制度没有致命缺陷,美国的和平演变能起作用吗。苏联从成立的那一天起不就在全世界输出革命吗,苏联对美国的革命演变也没有停止过呀,可为什么苏联的革命演变在美国就不能成功呢。

王小石在他的文章中说:“苏联解体十年后的2001年,俄罗斯国内生产总值大约为 3000亿美元,是1991年苏联的十分之一。”王小石的数据没有错,但他隐瞒了一个事实,即苏联时期的经济比例严重失调,苏联为了与美国进行军事对抗的需要而将大量的投资用于重工业,最高时其重工业投资占全部社会投资的85%,而这些重工业中又有80%是用于用来生产军工产品的。由于这些军工生产并不能反映真实的市场需要或市场购买力或社会经济能力,因此,当冷战结束,这些军工生产就没有必要了,停产的军工生产就必然造成苏联GDP的大幅下降,就如中国今天的GDP,房子拆了建,建了拆、道路修了挖,挖了又修,GDP自然就上去了,当有一天房子太多没有人买了,道路、铁路太多了浪费了,房子就必然要停建,道路也要停建,那时,用钢筋、水泥生产支撑的中国GDP就会和苏联一样大幅下降,这种下降与社会动荡其实并没有直接的关系,是一种市场经济现象,是迟早要发生的事。

在前苏联,其农业、轻工业一直就不发达,由于实行计划经济,其服务业则基本为零,饥俄在前苏联是经常发生的事,发生于1932、1933年的乌克兰大饥荒远比中国1960年代的大饥荒更严重、更可怕,当时乌克兰俄死400万到700万人,而当时的乌克兰总人口估计也就3000万左右,当时整个苏联俄死的人约为2000万。在和平时期且没有发生重大自然灾害的情况下,也只有苏联、中国这样的国家发生过如此可怕的大饥荒事件。

可以说,前苏联的GDP都是由军工业以及与军工业有关的重工业在支撑着,除了会生产飞机、大炮、军舰,苏联经济的其它生产能力都很弱,王小石用苏联的GDP变化说事,要么是对经济的无知,要么是别有用心。今天的中国如果要让所有的生产能力开足马力生产,GDP在2年内占就可以超过美国,可这种没有市场支撑的GDP再多对于增强国家实力、提高老百姓的生活也没有任何意义。房子建在那里,汽车下线后放在那里,人们买不起呀。

王小石在文章中借用索尔尼仁琴的文章称,今天的俄罗斯只是让150到200个寡头获了利,那这里我告诉王小石,2012年俄罗斯的人均GDP是17700美元,当今世界基尼系数最低的10个国家都是资本主义国家,其中日本为0.24,俄罗斯为0.39,美国为0.4。中国2012年的基尼系数国家统计局公布的数据为0.47,但民间的数据是早已超过了0.5,谁是谁非,相信王先生心里比我们清楚。

王小石在文章中说,民国时代宪政试验的失败说明宪政民主并不适合于中国,王先生故意回避了一个问题,即民国时代的宪政试验为什么会失败,只要我们客观的分析民国史就不难发现,民国时期宪政的失败原因是:一、袁世凯违背诺言、违背约法试图搞个人独裁与家族世袭;二、斯大林挑起中国内战,推翻了中国中央政府;三、日本人的入侵打乱了中国的南京政府的宪政进程;四、反右、文化大革命破坏了新中国的民主与法治。

上述四种原因说到底都是国内外非宪政力量在中国的政治表演,也就是说,民国时期及新中国宪政的失败不是宪政本身的过错,而是国内外非宪政力量在中国作恶的结果。

苏联为什么解体,现任俄罗斯共产党总书记早就作了精辟的总结,他说: “苏联共产党垮台的真正原因是它的三个垄断制度,即对真理的垄断、对权力的垄断、对利益的垄断”。

中国的文化大革命说到底是高层内部权力斗争的表现,红卫兵及其它基层造反派组织都只是高层政治人物政治斗争的工具。中国为什么会出现文化大革命这样的惨烈的政治斗争,根本的原因是我们拒绝了宪政民主原则。世界各国的历史告诉我们,宪政民主是迄今为止人类找到的最好的权力更迭的方法,中国的历史尤其是中国的近现代史告诉我们,权力更迭的无序远比农民起义给中国带来了更多的动荡与苦难。

当今中国表面上看上去风平浪静,但平静下隐藏的危机比我们每一个人想象的都更严重,政治权力的垄断与世袭,经济资源的垄断与世袭已经使诸如贫富差距、环境污染、个人发展机会不平等、公民的基本人身权利与财产权利被漠视这样的问题久拖不决,腐败已经公开化、普遍化,现行体制要解决上述问题已经不可能。自邓逝世、朱去职后,中国的改革事实上已经停止,邓曾反复告诫我们,中国不改革就是死路一条。

1990年代的东欧国家、当今的中东国家为什么会陷入动荡,就是因为这些国家长期处于个人、家族或集团的专权压制之下,人民既贫穷又没有任何自由、权利与尊严,为了生存,为了尊严,为了夺回自由、民主的权利,人民不得不起来抗争,世界各国的历史告诉我们,只有那些实行宪政的国家才能保持国家的长治久安,王小石先生将中国近现代、东欧1990年代及现在中东国家的转型期的动荡归咎于这些国家的人民对自由、民主宪政的追求,这种颠倒黑白的观点真的会让世人笑话,更会让后人笑话。

相信王小石先生一定非常清楚,自由与民主不仅仅是一种治国的工具,更是一种人与生俱来的受中国宪法保护的权利,也是中国共产党的创始人们的奋斗目标。

不错,中国的一些人利用中国转型期的制度漏洞攫取了巨大的利益,他们之中少数人甚至罪恶累累,面对中国新一代领导人的反腐决心与改革意志,他们惶惶不可终日,他们害怕自己未日的到来,害怕失去已有的金钱与权力,害怕清算他们的罪恶,他们以前所未有的团结与决心试图与反腐和改革对抗。王小石先生的文章即使不是故意,也在无意中成为了这些人对抗中国新一代领导人反腐与改革的武器,希望王小石以后能用事实和良心说话,不要在无意成为少数权贵们的帮凶。

(转载自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 一键分享: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中文分享: . . .. . . . . . . . .. . . . . .

这里是你留言评论的地方

5 + 7 =
Copyright © 2007 - 2018 , Design by 真相网. 本站资料可以免费自由转载. 若有版权问题请留言通知本站管理员.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