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光诚:一党专制不除,遭党灾、受党罪不止

真相网2018.8.3】中共政权是党国体制,完全不同于正常的政府。在被中共绑架的中国,有些本来正常不过的事情,只要不算太坏,就会被归功于是共产党领导的好。既然党无处不在,为什么最近长春长生毒疫苗大范围毒害华夏儿女,那些总是阿谀奉承中共的人却不说这是因为共产党领导的缘故了呢?

好的事,功劳都是你中共的;不好的事,就都成了“个别现象”、“个别人员所为”,甚或“都是临时工干的”。

按正常程序,人用疫苗、药品之类从研制开发到临床应用,中间都有严格漫长的程序步骤和时间要求,必须经过从不断的细胞实验、反复的动物实验,再到漫长的临床实验和高标准严格重复检验过程,确认达到安全标准后才能获准应用于临床,而且事先还必须经过三次抽检,都合格才被准予进入市场。

这繁琐的过程绝不只是牵扯到个别人或个别部门的事,其中任何一个环节正常发挥作用,都会发现问题,避免灾难。因此当前的毒疫苗事件,中共根本无法用“个别”二字就能蒙混过关。中共必须向人民交代:在所有这些过程中,“党的领导”发挥了多大的、什么样的作用?

其实,无数历史事实早已一再证明,中国各种灾难频发并重复出现,根本原因就在于“党领导一切”的权力垄断。

毒疫苗事件只是“一党独裁,遍地是灾”中的一灾而已。70年来,中共给中国人民带来多少灾难,各年龄段中国人都有切身体会,只要不健忘者都记忆犹新。然而如果一党专制依旧,中共究竟还会给中国人民带来多少灾难,恐怕无人能估量、能知晓。

回看七十年历史不难发现,不管多少灾难发生,无论表面看来有什么掩人耳目的借口,若无其事的搪塞,光鲜亮丽的说辞……只要没有严格完善的机制与环节就不能像正常国家那样避免灾难。从无数事实来看,在专制中国,各级各业究其实质只有一个环节,就是党的领导。任何事情,党说什么就是什么,只要通过了“党环节”,其它便形同虚设了。因此,民间一直流传着一副对联: “说你行你就行,不行也行;说你不行你就不行,行也不行。”横批是“不服不行”。

在中国,中共总是把自己宣传成“伟光正”,妄想把自己塑造成比神还“完美” 的形象。为此,不管它的领导给人民带来多少灾难,无论它的失误甚至是主观故意让你遭多大的罪,你都不能批评,更不能反对它——反党就会被犯罪。

在这样的现实下,生活在共产专制独裁中国,国人不犯反党“罪”就要不断遭党的罪,无论老幼妇孺都很难幸免。

众所周知,毒疫苗事件,这绝非是第一次了,致死、致伤,致残的孩子又何止是上千万人。可悲的是,每次灾难发生后中共都能蒙混过去。之所以如此,总体来说还不是受害儿童的父母们或受害处成年人—— 人民没有勇气要求中共下台,而是尚未弄清独裁专制体制是导致问题的总根源,或对中共能够变好还存有不切实际的幻想。目前仅就正在发生的毒疫苗事件来说,很多国民还在天真地以为中共正在“解决问题”,查处那些对毒疫苗事件负有责任的人员……殊不知中共真正正在做的是删帖、封号,费尽心机想着如何打压敢言者,尽快平息事件,再次蒙混过关。为此中共会和以前一样不择手段逃脱“查处”,因为负有直接责任者就是中共自己。

中共非法夺得政权近70年来,中国社会传统价值被严重破坏,人与人之间彼此相疑,尔虞我诈,社会道德沦丧,人心不古。公司、企业、权贵财团为了赚钱,什么坏事都敢干。各种集团各种势力只要依托中共政权,不管给国人造成多大灾难,肇事者至多也只是有惊无险。相反,人民若不和中共保持一致,若胆敢揭露事实真相,就会成为党国的敌人,遭到被“喝茶”、被传唤甚至被精神病关进精神病院,或被捏造罪名受“审判”,被关进监狱。

故此,只要这样一个颠倒黑白、惩善扬恶的政权还在中国存在,人民就会不断反复地遭党灾,受党罪,忍受独裁带来的各种苦难。所以,根绝灾难必须结束一党专制,这道理就显而易见了。

转载自自由亚洲电台

◇ 一键分享: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中文分享: . . .. . . . . . . . .. . . . . .

网 友 留 言

3条评论 in “陈光诚:一党专制不除,遭党灾、受党罪不止”
  1. 雪狼

    中国政府的脑控罪行:电子监控和控制人在中国存在了至今至少近五十年时间,定向发射电磁波穿透大脑和身体,让大脑被动反映电子讯息,包括有大脑成像及脑思维成像(即将思维转换为图像甚至视频,连梦境也能转换为视频),这不是控制吗?他们了解人脑和各器官功能中枢,及其各神经指挥传导系统途径直至每个点,能控制器官机能活动,包括脑机能。生命和健康,以及人们的精神在于其任意支配。这就是生物控制武器-定向能武器。定向发射电磁波,这种电磁波成直径为30-50厘米的束状射向人体。接收人体生物电的同时,也向人体射出电磁波讯息,控制支配人体,包括脑思维活动。不但监控肉体机能活动,还打击肉体机能活动和精神。此技术在世界范围内属于保秘,因此鲜为人知。我是西安理工大学的往届学生,在校就读时开始受害,中国陕西省西安理工大学在中国脑计划的范围内,用我做法西斯实验长达14年之久,对我施行极其变态的性虐待,比如控制我手淫,晚上在我熟睡时控制我无性欲射精(射精时伴随睾丸疼痛从而被弄醒),白天使我无性欲遗精,还能操纵生殖器及其性欲,比如既能使阴茎坚硬竖起,也可使生殖器由硬变软,甚至使阴茎缩入体内,还能使阴囊有痒感和动感(阴囊微微在动),有时阴茎也有痒感;还有就是使睾丸疼痛。以上功能该大学都不定时的使用,每个功能都使用了很多次。对此恶劣行径中国政府明明知晓却不予以制止,反而与其狼狈为奸,同流合污,沆瀣一气。最无耻的是该大学把我控制着趴在学校厕所看其他正在大便的同学的生殖器,并且将此事利用脑控武器广播给其他人。关于此事,中华人民共和国陕西省咸阳市永寿县马坊镇延府村的李抗震和马坊镇养马庄村的张春兰和吴尿壶是知情者!我别无他法,于是就想着借杀死李抗震家的一个人来引起社会关注,并且将脑控我的人送上法庭,中国政府和该大学也知道我的想法,他们也在等着我杀人,杀人后把我送进精神病院或者枪毙,轰动全国的何胜凯杀人案就是以何胜凯被枪毙而告终,而很少有人知道何胜凯是脑控受害者!李抗震一家也知道我要杀人,但是认为我杀不死,也等着我去他家杀人,然后在我被送进精神病院后得到中国政府或西安理工大学给予的一大笔钱财。该大学还在拿学校一个女学生做实验,测试其“耐压水平”时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将其杀死了,该大学到现在都不承认,中国政府也在帮其隐瞒真相!因脑控导致的杀人案件及自杀事件频发,中国政府却置若罔闻,熟视无睹!如果不引起社会广泛关注,我和国内很多受害者都无法摆脱中国特权部门的控制和迫害,真切希望社会各界有识之士能尽早尽快介入,解救中国大批脑控受害者!!!

  2. 雪狼

    电子监控和控制人在中国存在了至今至少近五十年时间,定向发射电磁波穿透大脑和身体,让大脑被动反映电子讯息,包括有大脑成像及脑思维成像(即将思维转换为图像甚至视频,连梦境也能转换为视频),这不是控制吗?他们了解人脑和各器官功能中枢,及其各神经指挥传导系统途径直至每个点,能控制器官机能活动,包括脑机能。生命和健康,以及人们的精神在于其任意支配。这就是生物控制武器-定向能武器。定向发射电磁波,这种电磁波成直径为30-50厘米的束状射向人体。接收人体生物电的同时,也向人体射出电磁波讯息,控制支配人体,包括脑思维活动。不但监控肉体机能活动,还打击肉体机能活动和精神。此技术在世界范围内属于保秘,因此鲜为人知。我是西安理工大学的往届学生,在校就读时开始受害,中国陕西省西安理工大学在中国脑计划的范围内,用我做法西斯实验长达14年之久,对我施行极其变态的性虐待,比如控制我手淫,晚上在我熟睡时控制我无性欲射精(射精时伴随睾丸疼痛从而被弄醒),白天使我无性欲遗精,还能操纵生殖器及其性欲,比如既能使阴茎坚硬竖起,也可使生殖器由硬变软,甚至使阴茎缩入体内,还能使阴囊有痒感和动感(阴囊微微在动),有时阴茎也有痒感;还有就是使睾丸疼痛。以上功能该大学都不定时的使用,每个功能都使用了很多次。对此恶劣行径中国政府明明知晓却不予以制止,反而与其狼狈为奸,同流合污,沆瀣一气。最无耻的是该大学把我控制着趴在学校厕所看其他正在大便的同学的生殖器,并且将此事利用脑控武器广播给其他人。关于此事,中华人民共和国陕西省咸阳市永寿县马坊镇延府村的李抗震和马坊镇养马庄村的张春兰和吴尿壶是知情者!我别无他法,于是就想着借杀死李抗震家的一个人来引起社会关注,并且将脑控我的人送上法庭,中国政府和该大学也知道我的想法,他们也在等着我杀人,杀人后把我送进精神病院或者枪毙,轰动全国的何胜凯杀人案就是以何胜凯被枪毙而告终,而很少有人知道何胜凯是脑控受害者!李抗震一家也知道我要杀人,但是认为我杀不死,也等着我去他家杀人,然后在我被送进精神病院后得到中国政府或西安理工大学给予的一大笔钱财。该大学还在拿学校一个女学生做实验,测试其“耐压水平”时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将其杀死了,该大学到现在都不承认,中国政府也在帮其隐瞒真相!因脑控导致的杀人案件及自杀事件频发,中国政府却置若罔闻,熟视无睹!如果不引起社会广泛关注,我和国内很多受害者都无法摆脱中国特权部门的控制和迫害,真切希望社会各界有识之士能尽早尽快介入,解救中国大批脑控受害者!!!

这里是你留言评论的地方

8 + 9 =

【您可以使用 Ctrl+Enter 快速发送】

Copyright © 2007 - 2019 , Design by 真相网. 本站资料可以免费自由转载. 若有版权问题请留言通知本站管理员.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