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网络审查员讲述在字节跳动做过滤敏感内容工作的心路历程

真相网】近日一名网络审查员披露了如何在“字节跳动”做中共隐秘的过滤敏感内容工作,他就是已离开中国目前留学美国加州的29岁的曾家骏(音译)。他站出来接受采访讲述其从留学到回国为中共做网络审查再离开中国的心路历程。

“就像一个全新的世界,等待我去探索”

据法新社10月9日报导,29岁的曾家骏(音译),1993年出生在广东南部的农村,在他读小学的时候,他的父亲买了一台电脑回家,让他有机会接触计算机并进入互联网的世界。那时候互联网刚刚在中国开始普及,中共政府对网络的审查还不太严密,通过VPN可以访问很多在中国国内不能公开讨论的信息。少年时期的曾家骏学会了“翻墙”,然后在互联网上看到了令他大为震惊的内容。

他说,当他第一次看到1989年“六四”天安门民主运动的3小时纪录片“天安门”时,十分震惊,他看到军队暴力镇压手无寸铁的学生,导致数百或数千人丧生。从来没有人告诉他天安门事件的真相。

他感到“存在着一个巨大的谎言,很多历史都被掩盖了”。

后来,曾家骏成为了一名留学生,他在爱沙尼亚度过了大学时光,获得了工商管理学位后回到中国。然后凭着自己掌握的互联网技术,他成功就职于著名的影音平台抖音和其海外版TikTok的母公司“字节跳动”,这是一份令很多人羡慕的工作,成为了一个开发自动系统团队的一员,月薪高达4000美元,远高于北京其他同龄人的平均工资水平。他知道,这家公司开发的TikTok占领了美国和欧洲的互联网,这让当时的他为自己能够入职这家公司而感到兴奋和自豪。

“就像一个全新的世界,等待我去探索。”

审查工作与道德标准不一致

他的工作是做自动系统,任务是按照中共的规定过滤不希望在其平台上出现的内容,也就是人们常说的“网络审查”。

他说,这个系统结合了人工智能来审查图片,以及伴随图片的声音监控,转录评论和搜索禁忌语言。如果系统显示有问题,相关内容将被传递给数以千计的人工审查员,他们可以删除影片或停止直播。

这些被审查过滤到不当内容主要包括自残、色情、未经授权的广告,也包括政治上的敏感内容。

曾家骏说,一些图像总是被禁止,例如坦克、蜡烛或象征香港抗议活动的黄雨伞图片,此外还有任何针对中共总书记习近平以及其他中共领导人的批评的内容。

他说,对于网络审查员的工作,他表示起初并没有想很多,认为工作就是工作,“但在我内心深处,我知道这与我的道德标准不一致。而一旦你在这个领域工作时间过长…这种矛盾会变得越来越强烈”。

审查界限模糊 从严过滤

中共“网信办”向字节跳动提供了审查指导方针,公司自己也会进行补充。

曾家骏说,“在中国,(审查)界限是模糊的。你不知道什么会得罪政府,所以有时你会越界,进行更严厉的审查”。他形容公司在互联网审查方面的立场如同在“走钢丝”。

李文亮的故事使人惊醒 为反对审查制度发声

在2020年初,新增的审查内容包括武汉的眼科医生李文亮,他是最早对后来被称为COVID-19(2019冠状病毒疾病)的新传染病发出警报的医生之一,在中共压制下不得不签写训诫书并沉默不再发声,最后他死于这个传染病。

曾家骏说,当李文亮发布警告消息时,这些资讯被审查了,宣传人员指他在传播错误资讯。当李文亮自己感染了COVID-19的时候,中国网民被激怒了,但许多内容被删除。

曾家骏自己也发了“我们要新闻自由,不再有审查制度”,然后他的微博帐号也被审查了,“在那一刻,我觉得…我是这个生态系统的一部分”。

在李文亮去世的那个晚上,曾家骏觉得自己不能再这样做下去了。于是辞职回到了自己的家乡,在那里钻研计算机编程的技术,之后申请成为美国东北大学硅谷校区的一名研究生。

他把反对审查制度的斗争称为“人民的斗争”,他不相信中共政府会在美国本土试图让他闭嘴,他的父母希望他在海外也能说话谨慎,但他说“在这个问题上我不听他们的”,并估计在美国讲的这些话可能让自己“至少在10年内不能回到中国” ,不过为了反对审查制度,这种付出是值得的。

真相网原创首发,开放版权,传播真相,自由转载!
本文链接:https://dafahao.com/network-censors-sensitive-content.html
本文标题:前网络审查员讲述在字节跳动做过滤敏感内容工作的心路历程 - 真相网

这里是你留言评论的地方


请留言


4 + 1 =
【您可以使用 Ctrl+Enter 快速发送】
Copyright © 2007 - 2022 , Design by 真相网. 本站原创首发均可免费自由转载. 转载资料若有版权问题请留言通知管理员及时处理.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