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轮功学员的孩子们饱经苦难的凄惨岁月

法轮功学员的孩子们饱经苦难的凄惨岁月真相网转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三月十一日,题目为真相网所加】孩子是一个民族的血脉承延和希望。全世界无论哪个国度,什么肤色的人们都期盼并努力营造一个有利于孩子身心健康发展的环境,使这些天真烂漫的孩子们能够无忧无虑、茁壮成长。然而在中共的暴政下,在历次运动中,很多孩子却成为中共当权者的牺牲品,被任意蹂躏,幼小的心灵承受着的巨大的伤害和摧残。

在中共对法轮功十一年惨无人道的迫害中,难以计数的孩子们,因做“真、善、忍”的好孩子,或因父母是法轮功修炼人,而遭到迫害,被歧视、恐吓、非法关押、毒打……十年来的残酷迫害未曾停歇。可是这些罪恶在中共的强权下被封口,在谎言欺骗下被掩盖。

法轮功教人修炼“真善忍”,上亿的海内外人士修炼后普遍感受到身心健康、道德回升的效果,在国际上获赞誉无数,受到各界褒奖1600余项。中国法轮功学员的 孩子们本来生活在幸福和睦的家庭中,身体健康,无忧无虑。然而从九九年七月中共下令迫害法轮功后,这些孩子的尊严和家庭温暖被中共残酷的剥夺和吞噬,数千 万个孩子的父母、亲属因修炼法轮功被强迫洗脑、抓捕监禁、酷刑折磨、甚至迫害致死。 在这场空前绝后的血雨腥风中,那些未成年的孩子们饱经苦难,他们失去了 一切——亲人、生活来源、家庭温暖、人身自由、生命的尊严、受教育的权利,孩子们被学校开除、在恐惧、流离失所中,在思念和逃亡中艰难的生存。

他们失去父母的关爱,凄苦度日

1)山东潍坊市坊子区张小龙,零六年时14岁,1999年7月20日以后,因母亲郭秀红、父亲张传政修炼法轮功,多次被非法关押、毒打、抄家。张小龙从小饱受惊吓及母子、父子分离之苦。很小就被迫离开爸妈,到郭家村和年迈的姥姥、姥爷一起生活。

法轮功学员的孩子们饱经苦难的凄惨岁月
张小龙
法轮功学员的孩子们饱经苦难的凄惨岁月
张小龙年迈的姥姥
法轮功学员的孩子们饱经苦难的凄惨岁月
小龙与爸爸、妈妈

在长期痛苦思念的生活中,年幼的孩子变得沉默寡言。他不明白爸妈为什么被抓,幸福的一家人为什么被活活拆散,但他坚信修炼“真、善、忍”的爸妈没有错。懂事 好强的孩子从不当着姥姥、姥爷的面流泪,从不说自己想爸妈,他的学习成绩在全班一直名列前茅,这多少给姥姥、姥爷一些安慰。

2002年10 月,已经被逼迫得流离失所的小龙爸爸、妈妈再一次被奎文公安610(中共迫害法轮功的组织,凌驾于法律之上)非法抓捕,以莫须有的罪名判10年重刑,夫妻 被送到济南监狱。小龙的姥爷郭唐田心理承受到了极限,于2006年阴历2月22日含冤离世。当时14岁的小龙无法接受这个无情的现实,难过得五顿饭没吃。 从不当人面哭的孩子大哭,哭得很伤心。可怜的孩子失去父母的疼爱,又突然失去挚爱的姥爷。本已凄惨的生活,更是雪上加霜。

法轮功学员的孩子们饱经苦难的凄惨岁月
远看还可住人的三间北屋及已倒塌的三间南屋

这就是山东潍坊市坊子区凤凰街办南沟西村小龙的家。

法轮功学员的孩子们饱经苦难的凄惨岁月 法轮功学员的孩子们饱经苦难的凄惨岁月 法轮功学员的孩子们饱经苦难的凄惨岁月

屋内墙上能伸进大拇指般宽的裂缝随处可见。

倒塌的南屋,那裂着大缝的房子,还有欲滴雨珠的房间和那已腐烂下垂的天花板,现在小龙只能跟没有经济来源的姥姥相依为命,一老一小艰难度日。

2) 吉林省吉林市徐帅6岁时跟随奶奶、父亲修炼法轮大法,他还经常到学法小组参加集体学法,交流,还到炼功点炼功。母亲因家境贫寒,改嫁给别人。所以他就与奶奶、父亲相依为命。虽然家里生活有些拮据,但家里充满了祥和、温暖,生活也很幸福。

法轮功学员的孩子们饱经苦难的凄惨岁月
吉林省吉林市法轮功学员徐卫东的遗孤:徐帅

可是后来警察、街道人员经常上门骚扰、奶奶(夏桂芹)和爸爸(徐卫东)被抓捕、拘留、劳教,都给他幼小的心灵留下了难以平复的创伤。

爷爷徐子林,因长期为妻儿担心,忧郁气闷,于2000年10月含冤离世,奶奶和爸爸都于2004年被迫害含冤去世。

四口之家只剩下孤零零的徐帅,姑姑收养了他,姑姑和姑夫双双下岗。全家目前以卖雪糕和糖葫芦为生,处境很艰难。即使这样徐帅学习一直还很好,但精神上的痛苦却是我们任何人用语言都难以诉说,心灵的伤痕是没有一种药能够治愈和抚平的。

他们目睹警察向家人施暴

二零零八年五月,湖南郴州“六一零”的头目张和平,在迫害法轮功学员廖松林、廖志军父子时叫嚣:“我们就是要把你搞得倾家荡产。”在野蛮的暴力抄家中抢劫了 他们一家的每一分钱。年仅六岁的佳佳,目睹了整个过程,她吓得浑身发抖,使劲地抓住妈妈的衣服,往妈妈的怀里钻,连大气都不敢出一声。

更让人无法容忍的是,小佳佳也被绑架到“国家安全局”,目睹了警察对爷爷、奶奶、爸爸、妈妈的折磨过程,当时也有一名尚有人性的警察提出让小孩回避,但更多的恶警丧尽天良,给小佳佳的心灵造成无法愈合的伤痕。到半夜警察用警车送佳佳与奶奶回家时,小佳佳扯着奶奶的衣角,坚决不要坐在车上,要求奶奶走路回家,当被奶奶抱上车,佳佳在奶奶的怀中仍然发抖,要求奶奶下车走路。小佳佳一天居然没有哭出来,这是怎样的恐惧啊。

以后小佳佳在路上看见警察、警车,就吓得直躲,并告诉大人:坏人来了。

他们无家可归

1) 二零零九年四月,湖南郴州法轮功学员廖晓红、石教钰夫妇被绑架,警察抢劫了他家的所有财物。郴州“六一零”头目张和平假惺惺地说:“我们知道法轮功是好的,这是上面要我们搞的,我们也没办法。”

廖晓红、石教钰夫妇正在读小学的女儿小莲花,背着书包放学回家,进不了家门,只好在门口徘徊,当夜幕降临,在无助的恐惧中,小莲花嚎啕大哭。

小莲花实在是不明白,从她出生起,她的父母就轮番地被绑架、迫害,她的家就生活在恐惧中。

2) 河北沧州盐山法轮功学员李淑霞14岁的儿子小小年纪就饱受惊吓和酷刑。2002年10月,盐山公安翻墙而入,抓人,抄家。李淑霞14岁的儿子哭喊,嘴被他 们用擦车的脏布塞住后被铐在公安局的地下室里。恶警对孩子打骂、逼供,企图问出当地其他法轮功学员的情况。孩子绝食两天才被放了。他们威胁孩子的外公说: 过两天再把孩子送回公安局。孩子一听还要送回去,便离家出走,讨饭充饥。

她们被剥夺了上学的机会

1) 刘真,女,17岁,河北省吴桥县法轮功学员刘志刚与高丽华的女儿。2003年6月吴桥县恶警在景县恶警的配合下,为诱捕刘志刚夫妇,对初三毕业正准备高中 升学考试的刘真进行恐吓,在考试前非法勒令她停课长达十多天,使她的升学考试受到严重影响。吴桥县公安局还通知吴桥县高中不准录取刘真。2004年3月8 日刘真的母亲高丽华在长期迫害中含冤离世。

2) 法轮功学员郭洪山和孙玉凤的女儿。父母修炼了法轮功,疾病不治而愈,身体好了,精神也好了,一家人其乐融融。

九九年后,家里不断地被秦皇岛公安交通分局及父母单位骚扰。零一年三月,妈妈不堪压力精神失常;零一年五月爸爸被绑架,长期非法关押。爸爸不断的被恶人酷刑折磨。零一年底,妈妈被劫持到精神病院,一关就是十个月;零二年七月,爸爸被非法判刑7年。

在 父母都被非法关押的日子里,她只能一个人生活。当时正值上高中,承受的精神压力和心灵创伤是可想而知的,尤其是面临高考的日子里,她一个人去上晚自习,你 能想象出她的心情吗?但是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2003年,她还考上大学,因为家庭无任何经济来源,被迫放弃了这次机会。

他们被追杀、关禁、逃亡

1) 2003年3月河北省定州市年仅15岁的铁龙,有学不能上,有家不能回,一个未成年的孩子,背井离乡,四处漂泊。只因他曾拿着光盘、去跟教师讲法轮功真 相,教师不相信,反而将其构陷,留春乡派出所把正在上初二的小铁龙抓去乡政府,用手铐锁在树上,拳打脚踢,打累了他们去休息。后来小铁龙逃离了魔掌。

流离在外。就这样还不算完,追随江氏集团迫害法轮功的当地恶人们,魔性大发,把小铁龙的哥哥、叔叔、姑姑统统抓起来,毒打逼问小铁龙的下落;叔叔被毒打的卧床不起,不能自理。

小铁龙孤独一人流浪到四川姥姥家,也没敢多住,便又匆匆离去,怕给姥姥添麻烦,结果还是没有幸免。恶警跟随而至,把小舅舅、老姨一顿毒打,店铺被砸得一塌糊 涂,追问小铁龙的去向。老姨说:“不知道”。恶警就把老姨劫持到看守所。不久,他们把小铁龙抓住,非法关押在定州看守所。父亲也被非法关押。为了骗钱,恶 警把铁龙的父亲放出,要他回家拿一万元钱,赎回小铁龙。父亲上哪里去拿一万元呢?自99年7.20以来,他们家几经洗劫,早已财物两空。交不出钱来,他们 就不放人。原本幸福美满的四口之家,现在三人深受铁窗之苦。年过七旬的奶奶经常以泪洗面,看着被打得奄奄一息的儿子,苦不堪言。思念儿女、孙子,盼眼欲穿,做好人怎么就这么难?

2) 19岁的刘晓天,家住湖南省永州市。父亲刘庆和母亲杨玉燕都炼法轮功。2001年之前,刘晓天有一个幸福和睦温馨的家庭,他在当地的中学读书,过着无忧无虑的生活。

法轮功学员的孩子们饱经苦难的凄惨岁月
迫害见证人,法轮功学员遗孤刘晓天

2001 年11月23日,警察找到他的班主任,告诉说他的父母被抓了,要找他。晓天吓得浑身发抖,什么也没带,逃出了学校,躲进邻居家的杂物房过了一夜。好心的邻 居收留了他。但是2、3天后,7、8个警察又找到邻居家,威胁说如果看到晓天不举报的话,就要受惩罚。邻居大伯只好给他一些钱,让他去投靠唯一的亲人── 在福建省做农民的叔叔。 2002年5月的一天,警察来到了晓天叔叔家。当天晚上,叔叔托朋友帮忙,把他送到了广东省的深圳。他躲在一个堆麻袋的大仓库里,不敢和人接触,在恐惧、 焦虑、悲伤中整整过了一年多躲避的生活。由于精神上刺激太大了,又与人隔绝,他的心理和智力都受到了极大的损伤。之后,叔叔借了无力还清的“天债”付给蛇头,求他把晓天带到国外。

2003年7月1日,晓天来到丹麦,当他看到警察时,吓得浑身发抖。在难民营,在恐惧中语无伦次的他,无法准确填 写表格。此刻,他唯一的愿望就是:不要再被送回中国,不要落到中国恶警的手中。晓天找到了丹麦法轮功学员,他哭着,第一句话就是,要求帮他找到爸爸妈妈, 他想爸爸,想妈妈。因为他的心灵受到的伤害太大,使他不能正常的读书,他经常泪流满面,天天从噩梦中惊醒。

后来,叔叔告诉身居异国他乡的晓天,他的父母早在2002年4月──也就是他们被抓后的5个月被迫害致死了。具体发生了什么,在哪个监狱死亡,警察不告诉任何详细情况。晓天来到海外自由社会,只是讲了他真实的遭遇,却受到中共犯罪集团的那伙恶人电话骚扰和威胁。恶人拿他唯一的亲人,当农民的叔叔来要挟他,要他闭嘴。

是谁会害怕讲了被迫害的事实呢?谁会对真相害怕呢?是谁不愿让人们知道,发生在中国的这一惨绝人寰的群体灭绝罪行呢?

他们被害死、逼上绝路

1) 刘倩在河北省雄县葛各庄村小学念三年级。她从2003年11月15日起得了急性白血病,随时都有生命危险。母亲想起曾看过法轮功真相传单上讲的神奇故事, 便带着孩子回家一起读大法书。孩子在七天之后完全康复,行动自如。小倩倩如同一只快乐的小燕子,在人群中飞来飞去。所有亲属无不称法轮功神奇。然而两个多 月开学后,学校校长得知此事,强行让孩子写保证不炼,并扬言除非断绝修炼,否则不让孩子上学。孩子说“我不炼功早就死了。”不写保证。校长强行把孩子送回家中。突然失去上学的权利,犹如当头一棒打破了小倩倩美好的憧憬。 在此沉重的打击下,小倩倩的精神、身体状况越来越差。在第五天,十二岁的刘倩抑郁而死。

2) 十六岁的曲建国是河北省涞水县私立学校的一名中学生。去年六月,曲建国因患骨癌,用尽家中借来的钱和学校的捐款在最好的医院治疗而毫无起色,在绝望中等死 的时候,他听了法轮功学员讲的真相,开始修炼法轮功,不久,奇迹般痊愈。怀着感恩的心情,他写下了自己的故事《中学生走入法轮功 跨越死亡线》,并在法轮大法明慧网登出。然而,这之后曲建国一家竟遭到中共各级人员的威胁、恐吓、与施压,逼他在拟定好的一份文件上签字声明,说他的病不是因修法轮大法好的,要再将他逼上绝路。

法轮功让两个在生死线上徘徊的孩子获得健康的身体,而中共对真善忍的打压,却将他们一个公然害死,另一个推到险恶的境地。

他们渴望、期盼的心声

1) 齐齐哈尔大法小弟子雪莲在“辛酸童年”一文中写道:我一遍一遍地问自己,法轮功这么好,为什么中共说不好呢?自打中共镇压法轮功后,我的命运发生了根本的 改变:相依为命的爸爸被带走了,我孤苦无依、备受白眼与歧视。回到学校,我在班级门口站着,校长、教导主任等领导都来了,问我:“能不能不炼?”我说: “别的什么都能答应你,让我不炼不能答应。”每天上学就象过鬼门关,校长、主任、记者、派出所警察三天两头的把我叫到办公室,开大会…… 我被压得喘不过气来,就象那风中的残烛,凄楚无助,从精神到肉体都处于崩溃的边缘。到哪里,我似乎都是负担、累赘、被视为怪物和异类,一个人孤独地躺在家 里落泪,有时一饿就是几天。如今,爸爸与众多的叔叔阿姨还在监狱里承受折磨。我渴望爸爸回家,渴望像我一样孤苦的孩子都能与他们的爸爸妈妈团聚,更渴望能像儿时一样,与爸爸与众多修炼真、善、忍的叔叔阿姨在自由的阳光下安静、祥和的炼功。

2) 聪聪今年八岁,上小学二年级,活泼可爱。爸爸妈妈都是法轮功学员,为了向世人讲清大法无辜被迫害的真相,向人们讲述大法带给人们的美好,聪聪的爸爸妈妈遭 到恶警的骚扰,先后几次被迫离家出走。最近,恶警又欲迫害聪聪的爸爸和妈妈。聪聪一家只好再一次流离失所。一天晚上放学回家,聪聪原本稚嫩天真的脸上却添 了一丝忧伤。细心的二姨问他有什么事?小聪聪说:老师今天留的作业是让同学们写三句心里话。二姨笑着问聪聪:那你想写什么呀。聪聪思考了片刻,说:一:我想有一个安稳的家,二:我希望爸爸妈妈不被狗子(恶警)带走,我不再为他们担心,三:我想象别的小朋友一样快乐。听到这里,二姨的笑容凝固了,泪水止不住流下来。

本应该象其他小孩子一样天真烂漫,却为什么过早的承担了与他年龄不相符的压力呢?这些无辜孩子所受的种种身心折磨,我们可能永远无法想象或感受。这些例子只是中国正在发生的无数案例中的小小一部份。

这 些孩子都是纯真善良的,他们何错之有,他们和父母、亲人坚信“真、善、忍”不好吗?难道有谁不希望社会上的好人越多越好呢?为何对这样的好人、这样的好孩 子下如此毒手呢?这是一个怎样的政党?我们生活这一个什么样的社会,我们的孩子在什么样的环境中成长?让你我都伸出援手,坚持正义,保护善良,让那些受难 孩子们拥有幸福家园。

◇ 一键分享: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中文分享: . . .. . . . . . . . .. . . . . .

网 友 留 言

1条评论 in “法轮功学员的孩子们饱经苦难的凄惨岁月”
  1. Ai says:

    唉,可怜的孩子们,令人肝肠寸断,共产党太坏了,期盼老天快收了它。

这里是你留言评论的地方

5 + 5 =
Copyright © 2007 - 2018 , Design by 真相网. 本站资料可以免费自由转载. 若有版权问题请留言通知本站管理员.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