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律学者守鱼:讨论邪教问题要避免循环论证

真相网2014.6.8】 山东招远事件以后,仔细浏览了几天这样的评论文章,还是发现有这样一种对待政府所谓邪教的思路,那就是虽然也不太同意政府镇压邪教的方式和策略,但是还是认为邪教是需要被管理的一种不正常的社会现象。而这个结论是循环论证出来的。

比如张鸣教授的文章就说:正统的大教,一般来说,都是社会的健康力量,它们的存在,不仅可以满足信教的人们宗教的需求,而且可以满足人们某些互助、救济、心理安慰的需要。

张教授的话语看起来并没有太大的问题,当然,如果排除对宗教的一些歧视性态度的话,问题会更小一些。而这句话背后隐藏的话语,则是非正统、非大教,那么就可能是社会的不健康力量。

这句看起来没问题的话,其实问题非常的大。对宗教而言,什么叫做正统,什么又叫大呢。对正统的认可,最终都是由国家​​机器来完成的。而至于大和 小,更是没法说。比如1999年被突然镇压的宗教,人数上可是相当的庞大。如果单单从人数来看,是可以算作一个大教。当然,作为正统而言,它因为被政府打 上了标签,从而在政府也默许认可的时候就是正统的,而当政府不喜欢要镇压的时候,就变成非正统了。

故此,所谓正统的大教,从来都是一个不存在的概念,完全无法有客观的标准来衡量什么叫做正统的大教。而为此又推导出这属于社会的健康力量,更是过 于跳跃而没有严格论证就拿出了这样一个结论。张教授后面的话,部分的补充了对于社会健康力量的定义。然而,那些被主流定义为邪教的团体,同样拥有满足人们 「互助、救济、心理安慰的需要」的作用。可是,为何他们又不是社会的健康力量了呢?

张教授的这段话,只有放在循环论证的语境下才是成立的。那就是先预设官方认可的宗教是正统的大教,同时也只有这些正统的大教是社会健康的力量,从而作为社会健康力量也应该需要得到更多的社会认可。而且,这段话的意思,大体是管理邪教是正确的,只是方法​​错误了。

但这样讨论问题的逻辑,实际上和当前大陆政府管控宗教问题的逻辑是一致的,简而言之就是顺我者昌逆我者亡。只是,从如何管控邪教异端的角度而言,政府目前采用的是粗暴地专政手段,而张教授建议的是放开正教的手脚,从而就可以避免过多的人堕入邪教。

这样的建议,其积极意义是期望政府部门不要简单粗暴的处理社会问题,从而侵犯人权和个人的自由。但是,这个建议,因为建立在了循环论证的基础上, 从而在避免侵犯人权的目的出发,但是又堕入了另外一个侵犯人权的陷阱,那就是对于信仰自由的粗暴侵犯。凭什么就能确定一个宗教属于异端邪教,凭什么就认为 一个宗教不是社会的健康力量?所谓的邪教信徒作奸犯科,但正教弟子就没有触犯过刑事法律?如果不是带着偏见,而是严谨的探讨,一个可以达成共识的部分,就 是如果认可宗教自由,就不应该随意扣上邪教的帽子,同时对于宗教与违反社会秩序的部分,在不能建立直接联系的情况下,不要草率的为了证明而证明,从而依靠 循环论证得出一些似是而非的结论。

如果我们要用循环论证来讨论邪教,那并没有和政府的所作所为有本质的区别,因为政府就是先下了结论再来论证的。而如果是从权利出发,从逻辑出发,许许多多无效的讨论就都可以避免了。

来源:东网

◇ 一键分享: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中文分享: . . .. . . . . . . . .. . . . . .

这里是你留言评论的地方

9 + 6 =
Copyright © 2007 - 2018 , Design by 真相网. 本站资料可以免费自由转载. 若有版权问题请留言通知本站管理员.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