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狼:揭秘中共的人體科學研究

真相網2021.3.15】1987年5月3日,中國國家科委批准成立中國人體科學學會,中國的人體科學研究正式開始,但是,中國人體科學研究的真正開始時間最晚也應該是1978年11月,因為就在1978年11月的一天,當時家住四川大足縣團結公社建立大隊的唐雨發現自己竟然能用耳朵認字,唐雨耳朵認字的「怪事」還被刊登在1979年3月11日的《四川日報》上,文章的題目為《大足縣發現一個能用耳朵辨認字的兒童——省有關科研部門已採取措施,對這一現象進行科學研究》,文中提到唐雨最初發現自己能用耳朵認字的具體情況是那天他和小朋友陳小明一起走在路上,他的耳朵無意間碰到小明的上衣口袋,小明口袋中裝的香煙的牌子「飛雁」二字就出現在唐雨的腦海中了。有人可能以為唐雨有特異功能,其實不然,那是有人在拿科學儀器(腦控武器)用唐雨做人體科學研究或者稱特異功能研究,再說確切一點就是腦控研究。

附:標誌著中國上世紀特異功能20年暨人體科學研究開端的文章《大足縣發現一個能用耳朵辨認字的兒童——省有關科研部門已採取措施,對這一現象進行科學研究》全文
雪狼:揭秘中共的人體科學研究

唐雨耳朵認字的情況與姜堪政的心理信息感應實驗類似,姜堪政的心理信息感應實驗也是參與實驗的一方的腦海中出現了另一方的視覺信息,這裡的視覺信息包括另一方看到的圖形或想像的圖形或場景。另外,目前的腦控武器也可以直接向被控者的大腦視覺皮層施加圖片等信息,從而使被腦控者的腦海中出現腦控者發送的圖片或視頻,說的準確一點應該是腦控者透過發射電磁波的方式使得圖片和視頻等信息出現在被控者的視網膜上。結合唐雨耳朵認字,那就可能是有人將某人看寫有「飛雁」二字的媒介時的腦電波接收後發射給了唐雨,也可以是有人將自己看寫有「飛雁」二字的媒介時的腦電波接收後發射給了唐雨,直接發射可以,將接收的腦電波調諧到唐雨的大腦視覺皮層的共振頻率後發射也可以,調諧到唐雨丘腦的共振頻率後發射也可以;或者是有人將自己或其他人想像「飛雁」二字時的腦電波接收後發射給了唐雨,也就是說,這裡的「飛雁」二字實際上是「想像圖」;或者是腦控者將寫有「飛雁」二字的圖片直接施加到唐雨的大腦視覺皮層,從而使唐雨「看到」腦海中的字。

了解了唐雨耳朵認字的本質和真相,下面再來看北京大學陳守良、賀慕嚴等人的相關實驗。在《關於人體一種特殊感應機能的調查報告(一)——特殊感應機能的真實性問題》(出自:自然雜誌|1979年11期|作者為北京大學陳守良、賀慕嚴)一文中所涉及的實驗証實了人體特殊感應機能的真實性,而《特殊感應機能的普遍性間題——關於人體一種特殊感應機能的調查報告(二)》(出自:自然雜誌|1980年05期|作者為北京大學陳守良、賀慕嚴、王楚、鄭樂民、邵紹源、張祖啟、劉兆乾、吳葆剛 )一文則證實了在少年兒童中,這種特殊感應機能帶有一定程度的普遍性。兩篇文章所提到的特殊感應機能都指的是用腋下、耳朵等辨認文字和圖形的機能。兩篇文章所涉及的實驗結果與唐雨的情況類似,肯定也都是用腦控武器人為造成的,北京大學這是演的哪一出?

與北京大學類似的還有嚴新在清華大學進行的氣功外氣實驗,嚴新和清華大學的氣功外氣實驗包括氣功外氣2000公里對魚精DNA的作用影響、氣功外氣2000公里對AgBr材料的作用影響、氣功外氣2000公里對熒光素染料作用影響等,詳見《氣功外氣2000公里超距對物質分子作用影響的實驗研究》(出自:自然雜誌|1988年10期|作者為清華大學李昇平、孟桂榮、孫孟寅、崔元浩、晏思賢,重慶中醫研究所嚴新)一文。其實,只要稍加思索,李昇平和嚴新等的實驗結果只要結合定位技術向實驗樣品發射電磁波即可取得,與氣功外氣其實沒有半點關係。就跟《「炁」能使動物起死回生嗎》一文(註:出自《嚴新氣功科學實驗紀實》一書)中提到的吉林大學苗鐵軍、陳霞等學者與長春市旋璣科學研究所肖虹工程師等合作研究動物起死回生的情況一樣,文中稱是特異功能人在距離動物離體心臟一米外向瀕臨死亡的心臟發功,從而使瀕臨死亡的心臟搏動漸漸有力,特異功能人甚至能使死亡的離體心臟、已經無搏動的心臟再度搏動,其實實驗的結果完全是由其他人透過儀器向離體心臟發射微波導致的,因為早在上世紀60年代,弗雷就報告了微波能使離體的青蛙心臟的跳動加快、減慢或停止,具體情況見The Body Electric:Electromagnetism And The Foundation Of Life一書中(註:作者是Robert O.Becker, MD.,and Gary Selden)的如下內容:

In the 1960s Frey also reported that he could speed up,slow down,or stop isolated frog hearts by synchronizing the pulse rate of a microwave beam with the beat of the heart itself.Similar results have been obtained using live frogs,indicating that it』s technically feasible to produce heart attacks with a ray designed to penetrate the human chest.

所以,李昇平和嚴新包括陸祖蔭以清華大學名義發表文章並未得到清歡大學的認可,甚至遭到清華大學的否認就一點也不奇怪了,清華大學是不是也知道實驗弄虛作假,將來水落石出之時,清華大學也不好收場?!

在《中國偽科學史》一書中有如下內:

張洪林在寫理論文章批駁「外氣」論的同時,還對嚴新在清華大學進行氣功外氣實驗一事進行了調查,1988年12月3日,張洪林約同《健康報》陳浩、王國辰二記者去清華大學採訪,清華大學科研處等部門聲稱陸祖蔭、李昇平和嚴新所做的實驗未經清華大學科研處審查批准,他們以清華大學名義發表文章的作法 是錯誤的,他們的行為不代表清華大學。1989年1月28日,《健康報》刊登上有上述採訪內容的報道……對此,張洪林繼續深入採訪了清華大學,3月11日,《健康報》發出張洪林寫的揭露嚴新的所謂外氣實驗內幕的文章,4月13日,《健康報》發出消息稱:「清華大學科研處最近鄭重聲明,這些研究與清華大學無關,也根本談不上是一項成果。」「我校並未成立所謂7個系和部門組成的氣功科研協作組,也從未批准成立過『氣功研究所』,而我校工會組織的氣功協會只負責開展群眾性氣功健身活動,不是科研組織。」

《健康報》的報道雖然傳達了對嚴新實驗的否定性觀點,但是由於清華大學並未對嚴新實驗進行嚴格的科研審查和鑒定,這就使嚴新、李昇平和陸祖蔭等人有辦法為自己的行為作辯護。他們組織了一個《清華大學氣功科研組(分部)與嚴新醫生協作進行氣功科研是屬實的》的材料,並稱:「自1985年起,經上級有關領導批准,我校氣功科研正式列為學校科研項目,並撥款進行實驗,其中,在校科研處立項編號為I0458403及0448714,共撥款肆萬元;另獲校物理學院科研經費及國家自然科學基金及國家個體科學基金計貳萬伍仟元。為綜合研究氣功,氣功科研課題組曾有生物系、物理系、化學系、無線電系、熱能系、哲學教研組、校醫院等多個部門的有關科研人員。……」

對於《中國偽科學史》中提到的李昇平、嚴新等的氣功科研在清華大學校科研處立項編號為I0458403及0448714,共撥款肆萬元這些內容在《參與者談:嚴新在清華大學的氣功實驗》(出自:中國氣功科學雜誌|1996年第8期 總第33期|李昇平(清華大學))一文中有所涉及,基本上證實了李昇平等人的說法屬實,相應的清華大學校方的說法並不屬實。現將文中相關內容摘錄如下:

早在1985年,清華大學當時主管科研的副校長滕藤教授就親自批准將「氣功科研」列為清華大學的基礎科研項目,我們經向校有關部門申請,又經主管部門的列項、審批等手續,在清華大學科研處正式編號上冊,我們的「氣功科研」課題編號為I0458403,清華大學撥給科研經費人民幣二萬元整。科研組的每位教師規定的從事氣功科研的時間為總工作量的1/6,即每周有一天從事氣功科研活動。1985年至1986年氣功科研組掛靠在清華大學生物系。

氣功科研組1987年以後掛靠在清華大學化學系,該項目也在1987年以後繼續獲得了清華大學校方的支持,1987年至1989年的科研經費仍然為二萬元人民幣,該項目1987年以後在清華大學科研處的編號為0448714。每年氣功科研小組都向有關上級主管部門彙報一年的工作進展。

可見,李昇平、嚴新等人的實驗的確是經過了清華大學校方批准,並且,清華大學科研處也是知情的,清華大學為什麼又不承認呢?清華大學這又是唱的哪一出?!

如果說嚴新和李昇平等人的氣功外氣2000公里超距對物質分子作用影響的實驗是純屬胡扯,那麼,中科院高能物理所的陸祖蔭和嚴新所做的外氣超遠程實驗就更加荒唐了,這次是嚴新從美國向中國北京的實驗室發功,而且1991年6月6日和6月7日兩天的實驗居然「成功」了,實驗時間均是北京時間8時至11時,兩次實驗的樣品均採用鎇——241放射源,並且,兩次實驗結果均證明了嚴新的外氣顯著改變了放射源半衰期。實驗的詳細內容收錄在《嚴新氣功科學實驗紀實》一書中,文章的題目為《外氣與洲際導彈比翼而飛》,有興趣的朋友可以看一下。其實,這種超遠程實驗的結果與上文提到的氣功外氣2000公里超距對物質分子作用影響的實驗一樣,肯定都是透過結合定位技術人為使用一定的物理手段實現的,儘管我不知道具體的手段,個人認為應該也是透過發射一定頻率或一定波長的電磁波或粒子實現的,並且,電磁波的可能性大。氣功就是氣功,除了強身健體之外,根本不能遠距離對物質分子產生作用,也不能改變放射源的半衰期!

中共統治下的中國就是這樣神奇,就連北大、清華這樣的中國最頂尖學府以及中科院做實驗都弄虛作假,北大還是直接拿腦控武器用兒童做實驗,做完實驗還能寫出論文來欺騙世人,簡直是荒謬至極!從1979年到1999年是中國研究特異功能的20年,也可以認為是研究人體科學的20年,這20年中,不知道有多少人成了中共實驗的馬路大和小白鼠自己還不知曉,不知道有多少人被中共用「科學儀器」或「腦控武器」整的出現了精神病態,也不知道有多少人被用作「小白鼠」並且還被奪去了生命,中共的這些賬早晚要中共來償還,中共想將這些罪惡一直隱瞞下去,那是白日做夢。中共的最終結局用一句話總結就是:機關算盡太聰明,聰明反被聰明誤!

真相網原創首發,開放著作權,傳播真相,自由轉載!
本文鏈接:https://dafahao.com/zh-tw/unraveling-secrets-ccp-human-science-research.html
本文標題:雪狼:揭秘中共的人體科學研究 - 真相網
本文 TinyURL 短網址: https://tinyurl.com/yj9nsf2k
本文 is.gd 短網址: https://is.gd/fyic2R

這裡是你留言評論的地方


請留言


3 + 6 =
【您可以使用 Ctrl+Enter 快速發送】
Copyright © 2007 - 2021 , Design by 真相網. 本站原創首發均可免費自由轉載. 轉載資料若有著作權問題請留言通知管理員及時處理.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