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澤民血債累累

真相網】【文: 林展翔】在一九九九年迫害初期,迫害法輪功的元兇江澤民下令「三個月消滅法輪功」,並且密令對法輪功實行「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截斷,肉體上消滅」的滅絕政策,密令對法輪功學員「打死白打,打死算自殺,不查身源,直接火化」。現在江澤民已經死了,法輪功不僅屹然不動,而且傳到世界上100多個國家和地區。

江澤民雖然死了,但是其犯下的滔天罪惡是消不掉的。中共江澤民集團調動國家一切力量開足馬力、不擇手段地全力迫害法輪功,其慘烈程度前所未有,其犯下的罪惡罄竹難書,給法輪功學員本人和家庭帶來了巨大的苦難,也給中國帶來了災難。

為了強製法輪功學員放棄信仰,中共使用酷刑折磨法輪功學員,許多學員因為不放棄修煉而被酷刑折磨致死、致殘、致瘋。他們中有被活活打死的,有被電棍電擊電死的,有被野蠻灌食插入肺部致死的,有被打毒針當場死亡的,有的被活活凍死的,有被注射不明藥物回家幾天後去世的……有的一家六口被迫害得只剩一人的,有的夫妻雙雙被迫害致死的,有的父子在相隔十天內被迫害致死的……更殘酷的,還有大量學員被活摘器官,焚屍滅跡而死。

中共迫害法輪功造成了二十一世紀最大的人權災難,江澤民雙手沾滿了無辜善良的法輪功學員的鮮血。

一、被各種酷刑折磨而死

中共肆意非法抓捕、關押法輪功學員,為了「轉化」法輪功學員,對他們實施酷刑折磨,甚至叫囂「不轉化就火化」。

江澤民血債累累
中共黑獄迫害法輪功學員所實施的種種酷刑(點圖看大圖)

中共的酷刑五花八門,大致可分類為:毒打、電刑、藥物與精神迫害、強制灌食、熬鷹(不讓睡覺)、吊刑、銬刑、抻刑、餓刑、禁止排泄、錐刑、約束衣、強制墮胎、綑綁刑、體罰、冰凍、摧殘傷口、利用動物摧殘、鞭刑、悶蒸、烘烤、火燒、烙燙、開水、熱油澆、拖拽、坐刑、水刑、綁刑、性虐待、關監、奴工等等。

每一類酷刑可能包含多種酷刑,例如,吊刑有單手銬吊、雙手銬吊、門框懸吊、鐵絲吊銬、吊鐵環、拉抻吊銬、倒著吊、上大掛等;銬刑有手腳連銬、掏腿銬、大背銬(背劍、大背劍、蘇秦背劍)、鎖地環、超時床上銬、穿心鐐、拇指銬、單人銬、雙人銬、多人銬、抻銬等。

中共迫害法輪功學員的酷刑超過100多種。每一種酷刑都可以讓人生不如死,許多法輪功學員被酷刑折磨而死。

明慧網通過民間突破中共的信息封鎖而收集的大量迫害案例,觸目驚心,但也只是迫害的冰山一角,更多的大量的迫害案例還沒有揭露出來。由於篇幅所限,我們只能列舉少數迫害致死案例,即使這樣,也可以看出迫害的慘烈程度。

被打毒針當場死亡

中共濫用藥物,給法輪功學員打毒針,造成嚴重後果,甚至死亡。

山東省平度市法輪功學員張付珍(女,38歲),原山東省平度市現河公園職工,於二零零零年十一月份進京為法輪功請願,被平度市610警察綁架。她被強行扒光衣服、剃光頭髮、成大字形綁在床上。爾後,強行給她打了一種毒針,打上後,張付珍痛苦得就象瘋了一樣,在床上掙扎著死去。整個過程610大小官員都在場觀看。

被灌開水燙死

洗腦班也叫黑監獄,為了掩蓋其犯罪的真面目,洗腦班通常掛「法制學校」或「關愛學校」的牌子。中共不通過任何法律手續,就直接把法輪功學員抓進洗腦班迫害。洗腦班遍及全國,是個無法無天的地方,充滿偽善和殘忍。

遼寧省撫順市清原縣法輪功學員蓋春林,男,一九五三年五月二十日生。二零零五年四月十七日,撫順市公安一處、清原縣公安局、南口前鎮派出所等多名警察強行闖入蓋春林家,把他綁架至南口前派出所,後又轉到撫順公安一處,五天後把他劫持往撫順羅台山莊洗腦班——所謂的「關愛教育學校」。五月六日他家人被通知蓋春林「心臟病死亡」。

當他家人趕到現場時,見到屍體時已穿好衣服,蓋春林的弟弟說:「俺哥沒有心臟病,怎麼會突然死於心臟病呢?」當時家屬看見蓋春林臉上有燙傷並扭曲變形,身上右側胸部有燙傷,在家屬的強烈要求下驗屍。

驗屍結果:食道往下都燙熟了,用手一擼都掉皮,心尖變白色——插管灌開水燙的。

驗屍結果表明,蓋春林是被洗腦班灌開水活活燙死的。

被電棍當場電死

用電棍電擊法輪功學員是最常見的酷刑之一。二零零二年三月五日,法輪功學員在吉林省長春市有線電視八個頻道插播法輪功真相達四十多分鐘,震動海內外。江澤民為此惱羞成怒,下達「殺無赦」命令,致使五千多名法輪功學員被綁架。在長春凈月潭的一個山裡,設有專為迫害法輪功學員用大刑的地方。電視插播者劉海波就在這裡被扒光衣服跪著,警察用最長的電棍從肛門一直插進去電到他的五臟,劉海波被當場電死。

被酷刑約束衣活活弔死

河南省項城市法輪功學員孫士梅(女,40多歲),二零零三年五月二十二日當天,被河南省十八里河女子勞教所用約束衣吊了一天一夜,五月二十三日被解下時已經死去,全身冰涼。勞教所為掩人耳目,叫吸毒犯馮燕萍、付金玉將孫士梅屍體背至附近醫院打了一針,然後以急病突發而亡掩蓋,草草火化。

江澤民血債累累
中共酷刑演示圖:約束衣(點圖看大圖)

被活活打死

毒打是最常見的酷刑之一,很多法輪功學員被打死、打殘。湖南省衡陽市法輪功學員陳湘睿(男,29歲),因拒絕轉化,二零零三年三月十一日晚上九點,時任衡陽市公安局國安支隊長雷振中帶領警察將陳湘睿綁架到市公安局大打出手:電棒、鐵鎚加書本、橡膠棍……活活把陳湘睿打死:頭顱骨骨折,顱內出血,五臟六腑全部打壞,肋骨、鎖骨、腳背骨被打斷,腹腔內抽出2500升血,腦中樞神經致命損壞,他於次日(十二日)早上在衡陽市中心醫院去世。十二日警察立即將陳湘睿的父母、姐姐、姐夫等親戚多人挾持到市靜園賓館,逼迫他父母簽字,並派兩卡車荷槍實彈的防暴警察將陳湘睿屍體押到火葬場強行火化。因他父母不肯簽字,警察強行將他全家關押至十四日才放人。

被打不明藥物回家後幾天去世

四川省成都市新津洗腦班因使用不明藥物迫害法輪功學員而臭名昭著,很多法輪功學員在這個洗腦班遭受藥物迫害,身體受到很大傷害,甚至死亡。

法輪功學員謝德清(男,69歲),四川省成都勘測設計研究院退休職工,於二零零九年四月二十九日被中共警察綁架到成都市新津洗腦班迫害。不到一個月,由於謝德清拒絕「轉化」而被洗腦班下毒,被迫害得骨瘦如柴、小便失禁、滴水難咽,並伴有嚴重的心絞痛,然後將他扔回家。回家僅四天(五月二十七日),謝德清便含冤去世。

謝德清臨去世前曾艱難地說,新津洗腦班曾強制送他到醫院進行所謂身體檢查並給他注射、輸入了不明藥物,十多天內水食難進。謝德清離世時,雙手變黑,遺體也逐漸變黑,是中毒的明顯癥狀。

被野蠻灌食致死

法輪功學員被非法抓捕、關押,一些學員絕食抗議迫害。中共對這些學員野蠻灌食,利用灌食進一步迫害他們,有些學員被野蠻灌食致死。

黑龍江省伊春市金山屯區法輪功學員秦月明(男,47歲),被中共非法判重刑十年。二零一一年二月二十五日,秦月明在佳木斯監獄被四人分別按住四肢,另有一人按住頭部,用止血鉗子夾住他的舌頭拉出來,強制插管灌蒙牛純奶加鹽。當時集訓隊大隊長於義楓和集訓隊所有警察都在場,獄醫趙偉也在場,是兩個犯人護士插管,其中一人為殷洪亮,兩人當時把插管插到秦月明的肺里,秦月明發出凄慘的叫聲,第二天(二月二十六日)早上死亡。

在監獄被抻刑致死

監獄是中共殘酷迫害法輪功學員的場所之一。東北三省的主要監獄是迫害法輪功學員最嚴重、最殘酷的場所,「抻刑」是這些監獄常用的酷刑之一。

法輪功學員趙艷霞,55歲,吉林省梨樹縣環保局退休職工,因修煉法輪功,遭受過非法勞教二次,分別是一年、三年。趙艷霞於二零一一年五月三十一日被綁架,後被梨樹縣法院非法判刑三年半,於二零一一年九月被劫持到吉林省女子監獄,非法關押在教育大隊三小隊迫害。

因為趙艷霞不放棄大法修煉,所以她剛一入獄,獄警就對她進行毒打、上繩、吊抻、不讓上廁所、不讓喝水、體罰等酷刑折磨。即使這樣,趙艷霞堅決不放棄法輪功。最後,大隊長張淑珍、副隊長孫某指使包夾人員把趙艷霞五馬分屍一樣吊在床上抻,一抻就是一個小時,直到趙艷霞被抻得大小便失禁。即使這樣,獄警還是不肯罷休,時隔幾天又第二次給趙艷霞上抻刑。

江澤民血債累累
中共監獄酷刑:抻床(「五馬分屍」)(點圖看大圖)

二零一一年十月五日晚七點到八點左右,獄警指使包夾犯人對趙艷霞上抻刑,趙艷霞當場被活活抻死。為掩蓋真相,大隊長張淑珍讓包夾楊惠從犯人那裡借了一套新的內衣內褲給趙艷霞換上,然後送到監獄內部醫院,給已經死亡的趙艷霞紮上吊針,對外宣稱趙艷霞因心臟病發作搶救無效死亡。

二、中共的活摘器官產業鏈

二零零六年三月中共大規模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罪行在國際上曝光,從而中共活摘器官牟利的黑幕被撕開了一角。現在通過各界人士的長期共同努力,人們發現中共活摘器官數量很大,而且一直在持續進行著。

二零零六年九月十三日,時任中共商務部長的薄熙來,隨總理溫家寶訪問德國漢堡時,親口承認是「江主席」下達了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命令。二零一四年九月,中共軍隊總後勤部衛生部長白書忠親口稱,是江澤民親自下令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

作為迫害法輪功的元兇江澤民,也是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元兇。

中共按需殺人,已經形成了一場由政府、軍警、醫院操控的,系統的器官活摘罪惡產業鏈。中共活摘器官被稱為地球上「從未有過的邪惡」。大量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案例,因為中共焚屍滅跡和封鎖信息,還沒有被揭露出來。

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沒有倖存者。從明慧網報道的零星案例,可見中共活摘器官的血腥、殘忍和邪惡。

例一:廣東省廣州市白雲區法輪功學員郝潤娟(女),因四次到北京為法輪功請願被抓,二零零二年遭22天酷刑摧殘後死在廣州白雲看守所。當家屬被通知去認屍時,遺體已面目皆非:內臟全掏空,皮膚被剝光,眼睛被挖掉,只剩下一堆屍骨、肉,還帶有鮮紅的血跡。家屬看過遺體兩次後,都認為那不是郝潤娟,只好把她兩歲的兒子帶來驗血,最後證實那面目皆非的遺體就是郝潤娟。

例二:二零零九年十二月,一位當年曾在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現場擔任警衛的遼寧公安,親自打電話到海外揭露了多年前發生的一例活摘器官的案例。

他揭露說:二零零二年四月九日下午五點,遼寧省公安廳某辦公室派來兩名軍醫,將一位30多歲的女性法輪功學員,轉移到瀋陽軍區總醫院十五樓的一間手術室內進行活摘器官。在這名女學員完全清醒的情況下,沒有使用任何麻藥,摘取了她的心臟、腎臟等器官。

這位公安揭露道:「手術刀在胸脯,一刀下去,血是噴濺出來的……得有一個星期對她的審問,嚴刑拷打,身上已經有無數次傷疤,並且電棍電,她已經神智不清……不打任何麻藥,刀在胸脯上,他們這個手啊一點都不抖,要是我下手我一定抖了。……先摘的是心臟,還是再摘的腎。當心臟的血管剪動一下,她就進行抽搐,非常可怕的,我給你學下聲音,反正我也學不好,撕裂的那樣式的,然後就啊……啊……就一直張著大嘴,睜著兩個眼睛,張著大嘴。哎呀……我不想再講下去了。」

這位公安還揭露,在摘取她器官之前,惡徒們還對她進行了強暴:「對她進行屬於是猥褻,她長的有點姿色,比較漂亮,對她進行強暴……」

三、江澤民血債也是共產黨的血債

江澤民叫囂「不信共產黨戰勝不了法輪功」,江澤民是以共產黨的名義下令迫害法輪功,也是以共產黨控制的國家政權和資源來迫害法輪功的。江澤民死了,中共迫害法輪功還在繼續,活摘器官還在繼續。

中共到底迫害死了多少法輪功學員?中共極力掩蓋其罪行。據明慧網的不完全統計,這場迫害造成至少4876位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難以計數的人被非法勞教、判刑,或者被綁架到洗腦班折磨。真實被迫害致死的人數遠不止這些,只有在迫害結束之後才會有真實的數字。

江澤民作為迫害法輪功的元兇,雙手沾滿了無辜善良人們的鮮血,血債累累。江澤民欠的血債也是共產黨欠的血債。

(來源:明慧網)

English Version: https://en.minghui.org/html/articles/2022/12/8/205089.html
本文鏈接:https://dafahao.com/zh-tw/jiang-zemin-blood-debt.html
本文標題:江澤民血債累累 - 真相網

這裡是你留言評論的地方


請留言


1 + 6 =
【您可以使用 Ctrl+Enter 快速發送】
Copyright © 2007 - 2024 , Design by 真相網. 本站原創首發均可免費自由轉載. 轉載資料若有著作權問題請留言通知管理員及時處理.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