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生犯罪率最高的學府:中共黨校

真相網2020.10.27】【文: 麓彬】網友三三:「遠看像座廟,近看是黨校。細一看,原來是一群腐敗分子在深造。這首打油詩是十幾年前上過這所學校的一個人親口告訴我的,說是校內流傳的。」
——題記

中國目前有3005所大學(截至2020年6月30日),其中有人們津津樂道的「雙一流」、985、211等,什麼一本、二本,部屬省屬等。但鮮為人知的是,全國還有6000多所各級中共黨校,這其中有一所特別「神秘」的學府,與眾不同,比如:它只招收碩、博生,不招收本科生;它封閉式管理,不對外開放;它強調「思想建設」,疏於專業建樹;它掛牌培養國家高級幹部,但真正產出的是維護專制統治的中共各方大員;它表面教育學生為人民服務,但實際輸出的是各省最高級別的貪官。

這所「神秘」學府有個自命不凡的名字——中共中央黨校,它自上世紀30年代建立以來,已經成為中共輪訓培訓其黨的高中級領導幹部和「馬克思主義理論」骨幹的最高學府。如今,它一如既往地號召進校「修行」中共邪教教義的教徒們「不忘紅色初心,牢記共產使命」,自中共一大以來,中央黨校因其絕對專業的培養貪官水準,使之獲得了一個當之無愧的響亮名份——世界上畢業生犯罪率最高的學府。

學生犯罪率最高的學府:中共黨校

世界上畢業生犯罪率最高的學校

按照中共的規定,現職的省部、廳局、縣處級幹部,每五年必須到黨校輪流培訓一次;縣級以上中青年黨政後備幹部,在晉陞之前必須先到黨校培訓,其中升任高幹的,一定要先到中共中央黨校培訓。

2018年3月中共機構改革後,國家行政學院已合併到中央黨校,「一套班子、兩塊牌子」辦學。兩院校合併後,公務員培訓納入同一體系培訓,中央黨校事實上得以「擴容」。中共本來就是黨國不分,這下可好,黨校姓黨,公務員也姓黨了,潛在犯罪人群顯增。大陸搜狐網曾報道中共中央委員的犯罪率是普通民眾的22倍。

據中共官媒《經濟日報》2019年9月7日文章報道,中共18大以來,省部級及以上落馬官員(不含企業任職)已達187人,這些落馬官員當中絕大部份是從中央黨校畢業,有些本身還身兼省級黨校校長職務。

舉幾個例子:原公安部黨委委員政治部主任夏崇源、原中共內蒙古常委王素毅、原安徽副省長倪發科均畢業於中共中央黨校法學理論專業;原四川副省長郭永祥、原中共貴州省常委廖少華畢業於中央黨校研究生班經濟管理專業;原中共甘肅省委書記王三運是中央黨校研究生學歷,他在四川和福建任職時都是省委副書記兼省委黨校校長。

中央黨校畢業生還有兩辦主任令計畫、軍委副主席徐才厚、郭伯雄、原南京市長季建業、原中共重慶市人大常委會副主任譚棲偉、原中共湖南政協副主席陽寶華、原中共雲南省委書記白恩培、原中共廣東省委常委萬慶良、原中共廣東省政協主席朱明國、原中共山西省委常委聶春玉、原中共湖南省政協副主席童名謙、原中共安徽省政協副主席韓先聰等等。

中共中央黨校還培養了許多十惡不赦人權惡棍,如薄熙來、周永康、孫政才、蘇榮等。路透社報道周永康實際貪腐900億,薄熙來更是人面獸心,高官中第一個涉嫌活摘倒賣法輪功學員器官。據海外媒體報道,中央黨校之所以能成為貪官訓練基地,和中共貪官總教練江澤民有很大關係,江澤民在位時為了迫害法輪功信仰群體,放縱各級官員貪腐,換取他們積极參与迫害的政治表忠,中共18大以後下馬的省部級官員幾乎手上都沾滿了法輪功修煉群體的鮮血,他們的倒台也是報應使然。

中央黨校成為貪官權錢交易的犯罪現場

中共中央黨校歷來不但是官員拉幫結派撈文憑好地方,甚至成為權錢交易的犯罪現場。

湖南湘潭原副市長朱少中,2006年9月在中央黨校縣委書記研討班學習期間,兩次收受人民幣9萬元;山東東營原副市長陳興鑾, 2003年和2007年兩次在中共中央黨校學習時收受賄賂;中共遼源原常務副市長王洪啟在中央黨校學習期間,於黨校茶館接受賄賂;中共安徽省滁州市委宣傳部長張傳權在中共中央黨校接受行賄30餘次;原中共肇東市市委書記趙勝利2015年3月末在中央黨校「學習」期間,於離黨校不遠的茶樓處,收受商人行賄的1萬歐元(根據2015年3月匯率摺合人民幣68000元)。

在曾慶紅和蘇榮分別人中共中央黨校一二把手之際,二人在中央黨校大搞權錢交易。那時,中共黨校開設民企老闆培訓班,2006年達到高峰,近萬名老闆進黨校鍍金。一人一期培訓費約5,000元。這種情況持續多年,據2015年行情,為期7天的培訓費是7,000元。蘇榮1999年至2001年任吉林省委副書記期間,積極執行江澤民對法輪功的迫害政策,2004年蘇榮成為第一個在海外被法輪功學員告上法庭,且接到傳票的中共迫害官員。自此,蘇榮成為國際逃犯。

中共官員們在黨校交流犯罪經驗

2012年12月的日本《產經新聞》曾報道中共黨校是貪腐的根源所在。報導稱大批黨員在有如五星級飯店的設施里進修,交換貪污訣竅。

報道說,江西井岡山幹部學院被當地百姓稱作是一座擁有五星級的豪華設施「貪官公邸」,該黨校24小時武警戒備,遊客稍微靠近馬上就會被驅趕。附近居民說,每天只看到高官模樣的人進進出出,誰也不知道他們在裡面幹什麼。

經常出入的官員約40、50歲,都是有希望在各省或中央高升的局級官員和菁英。研習時間從數日到數個月不等,學員在此研習共黨理論還得穿上紅軍制服,以感受把打砸搶當作革命事業的感覺。黨校幹部曾自豪地介紹,創校7年來已有3萬多名畢業生,其中還出了國家領導人。

但這間黨校卻遭到井岡山當地百姓的不斷惡評,各地官僚打著研修之名,在豪宅內邊喝酒邊交流犯罪經驗,官員們大言不慚地說:「借用過世親戚戶頭,連中紀委也查不到。」一位中共黨內人士清醒地認識到:「沒有媒體和在野黨的監督,當權者當然會墮落。」

中共官員「前腐後繼」

2020年8月份,中共公布華融公司原黨委書記、董事長賴小民一案,貪腐金額為17.88億元;賴小民之前,原中共陝西省委書記趙正永被控受賄7.17億餘元人民幣。民間統計,賴小民是習近平反腐打虎以來抓捕的第75個「億元貪官」。

2020年9月17日,中共黨校原副校長李君如對媒體說,近年落馬的省部級大員貪污金額觸目驚心。曾六進中央黨校培訓原中共湖北省副省長郭有明貪污近14億。其實何止是省部級,近期,北京豐台區長辛店辛庄村村官石鳳剛家中單金條就搜出31公斤,現金720萬,茅台酒成櫃,豪車20多輛。中共不解體,腐敗案件是越反越多,數目越來越大,官員們也是「前腐後繼」。

早在2016年,《山東警察學院學報》曾刊文,官員「前腐後繼」犯罪現象呈現以下特點:幾乎都是「一把手」涉嫌犯罪,如1999年到2009年江蘇贛榆縣連續3任縣委書記被省紀委「雙規」,1997年至2012年湖北監利縣4任「一把手」相繼落馬等;後繼者往往比前任貪污賄賂更嚴重。如河南省交通廳廳長曾錦城收受賄賂不足40萬,繼任者張昆桐受賄100餘萬元,第三任石發亮受賄近2000萬,而第四任董永安則受賄達2500萬元;涉案者大都任職於「權高位重」的要害部門,「越反越腐」。

文中同時指出,官員貪污賄賂犯罪黑數高。所謂犯罪黑數,又稱犯罪暗數、刑事隱案,是指一些隱案或潛伏犯罪雖然已經發生,卻因各種原因沒有被計算在官方正式的犯罪統計之中,對這部份的犯罪估計值。

該文分析,中共體制內貪污賄賂犯罪黑數要比其他犯罪大得多。在已經實施的腐敗犯罪中大約有一半未被發現;在因檢舉揭發或偶然事件而被發現的腐敗犯罪中大約有一半未能查證;在已經獲得相關證據的腐敗犯罪中大約有一半未能處罰。這3個50%相乘的結果就是:受到處罰的貪官大概只佔實在貪官的12.5%。換言之,腐敗犯罪的黑數可能高達87.5%。

時至今日,中共官員不只是「前腐後繼」,而且是大有「紅潮後浪壓前浪,且過今朝無來日」之勢。

落馬高官日記揭中共假惡斗大全

2015年10月16日,周永康舊部,河北省省委書記周本順落馬,當局從其辦公室搜到一個日記本。記載了周為官四十年的「感悟」,揭示的中共官場的真實內幕與黑厚經令人瞠目結舌。

周本順在日記中揭示了中共官場以權力為核心的叢林法則:「領導的看法就是你的做法。」並將部屬分為三類,好用的、有用的和沒用的,分別對應聽話、不聽話以及唯領導馬首是瞻,三種人分別被領導用來辦正事、私事和壞事。周本順特別叮囑:寧可用庸才,不可用人才。其結果,中共官場小人如魚得水,正直的人處境艱難。

周本順認為,做官類似於妓女,必須學會說謊。「妓女和做官是最相似的職業,只不過做官出賣的是嘴。記住,做官以後你的嘴不僅僅屬於你自己的,說什麼要根據需要。」

周本順在「官場八條潛規則」中還厚顏無恥地說:「不能去追求真理,也不能去探詢事物的本來面目。」「要有文憑,但不能真有知識,真有知識會害了你。」 「有了知識你就會獨立思考,而獨立思考正是從政的大忌。」

周本順正是憑著這份獨到的精明與無恥,與民爭利、迫害百姓,爬上了高位,周本順在位期間跟隨周永康,對法輪功信仰者大打出手,最終遭到了報應,領刑15年。

中共人心盡失,中共中央黨校教師集體退黨

中共為推卸自己的責任,往往把其組織成員的犯罪動因歸咎於封建王朝專權的遺毒。殊不知,傳統社會信奉的是神傳文化,從皇帝到平民向來都是敬仰神明天地的,帝王思想多以敬天保民為重。

今河南盧氏縣政府院內有一座宋代出土的立碑,正面上方書「聖諭」二字,下方碑文為「爾俸爾祿,民膏民脂,下民易虐,上天難欺」。清代縣誌記載,當時的聖諭碑還有「聖諭亭」保護。這十六字碑文就是宋太祖頒行於天下的《戒石銘》。五代時後蜀之主孟昶曾作《令箴》頒行於境內,以警戒其統治下的各級官吏。宋太祖趙匡胤滅蜀後,摘取其中的四句十六個字「爾俸爾祿,民膏民脂。下民易虐,上天難欺」,更名為《戒石銘》告誡官員不可貪污腐敗、虐政害民,否則上天有眼,報應不爽。

中共幽靈東來,灌輸無神論,立暴政殘民以逞,歷時71年,殺害同胞8000萬,迫害「真善忍」宇宙大法,惡貫滿盈,十惡不赦。

中共人心盡失,體制內人士亦紛紛跳船。早在2005年5月,中共中央黨校部份官員向海外大紀元投書一份集體聲明退黨書,其中寫道:「我們是來自中共中央黨校各個不同部門的官員,我們中間有『老革命』、『老幹部』、『老黨員』,還有中青年在職官員,有正副部級、局級、處級官員,有一般科員和普通官員,也有博士生、研究生等。我們大家都同意借你們的《大紀元時報》退黨專欄,刊登我們眾多官員的退出共產邪靈的聲明。其實據我們知道,中央黨校兩千多職工中,90%黨員如果條件允許都會退黨。」

「為什麼要退黨,《九評》講的很清楚,中共從起家就是以欺騙,謊言,暴力殺人為基礎,從解放到今天,中共各種運動殺人致殘少說也有1-2億中國人,中共確實是邪黨、邪教、流氓的黨。它就像充滿細菌、毒素、惡臭的大染缸。腐蝕著、殘害著我們的肉體和靈魂。」

如今,在海外大紀元退黨網站上,三退人數已達3.65億。近期,原中共中央黨校教授、紅二代蔡霞也因不滿中共體制而跳船逃亡美國,稱中共體制已成政治殭屍,影響巨大。這一切說明中共體制真的已經全面破產,面臨最後的解體。

轉載自明慧網

真相網原創首發,開放著作權,傳播真相,自由轉載!
本文鏈接:https://dafahao.com/zh-tw/highest-crime-rate-ccp-central-party-school.html
本文標題:學生犯罪率最高的學府:中共黨校 - 真相網

這裡是你留言評論的地方


請留言


6 + 1 =
【您可以使用 Ctrl+Enter 快速發送】
Copyright © 2007 - 2021 , Design by 真相網. 本站原創首發均可免費自由轉載. 轉載資料若有著作權問題請留言通知管理員及時處理.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