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緣:我終於等到了大法

真相網】我是一九九九年一月二十八日開始修煉的大法弟子,今年七十三歲。在此我寫出自己經歷,感恩大法師父給了我第二次生命,使我的家人都受益。

娘不要的孩子

一九四九年,我出生在山東農村,我上邊有四個姐姐。奶奶一看,又生了一個女孩,就罵母親不爭氣。奶奶歲數大,父親有氣管炎,不能幹重活,就靠母親給別人干零活養家糊口,我二姐每天出門要飯。

在我兩歲時,有一天,哭得很厲害,姐姐說是餓的。母親抱起我,就扔到了院牆外邊。院牆是石頭砌的,一人來高,牆外是我家的祖墳,墳上長了一人多高的雜草。二姐比我大十歲。二姐要去抱我,母親吼住她。

後來我的哭聲越來越弱,母親說,可能死了吧。那時沒有表,太陽快落山了,二姐爬過牆,看我睡得很香,臉和脖子上有幾隻螞蟻在爬,太陽的餘暉照在小臉上,小臉紅撲撲的,很好看。二姐哭了,把我抱回家。

在我四歲那年,跟二姐上井挑水。二姐挑起水桶,一轉身,把我碰到井裡去了。井是石頭砌的,井水一人多深,很涼。我是站著掉下去的,嗆了幾口水。二姐喊人來了,下去用繩子套在我身上,把我撈起來了。因為井水太涼,凍得我嘴都張不開了。母親說:讓她死了吧,少一張嘴吃飯。但我抽了三天風,又活過來了。

在我六歲時,有一個要飯的女人披頭散髮,腿有點拐,來到我家要飯。母親說:你要小孩嗎?她說要。母親就把我送給了她,告訴我,你跟她走,不能再挨餓了。我就跟她走了。

大概能走出一里地吧,二姐回來了。一看我不在家,因為二姐喜歡我,問母親小妹哪去了?母親說叫一個要飯的領走了。二姐一聽,拔腿就跑,邊跑邊喊:小妹!小妹!我忽然聽到有人喊我,回頭一看,是二姐來了。二姐背起我,邊哭邊跑,我們回來了。母親把二姐罵一頓,說總比在家裡餓死好。

在我記事後,姐姐經常說起這些事,我不解地問:媽媽為什麼對我這麼狠?姐姐說,因為我們家太窮了。

十歲那年,跟隨父母闖東北,正趕上五九年邪黨搞「大躍進」,三年「大饑荒」,吃樹皮、吃樹葉子,差點餓死。小學沒念完,十五歲下生產隊幹活。沒有勞動力,生產隊不給口糧,四個姐姐都嫁人了,我是唯一的勞動力。吃不飽,年齡又小,一年干下來,還欠生產隊的錢。我經常累的哭著對母親說:還不如讓我小時候死了好,現在還得養活你們。母親說:你命大。

二十一歲那年,母親包辦,把我嫁給了一個姐弟九個的家庭。丈夫是老大,為了照顧我父母,來到了我家。婚後,我們生一男一女。由於長期勞累,我得了一身病,血壓高、心臟病、神經官能症、風濕病、偏頭痛、坐骨神經痛、胃寒。我天天吐酸水,生不如死,成天以淚洗面,鄰居叫我「林黛玉」。那時,丈夫在煤礦幹活,每月二百元的工資,我吃藥就花一百多。

二十八歲那年,我上過吊,又被人救了,沒死成,嚇得丈夫沒有心思上班,怕我尋死。孩子一放學,快往家跑,怕跑慢了見不到媽媽。我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親人都跟著我活的提心弔膽。

一九九五年四月十八日,有一位朋友看我活得太苦了,說領我去廟裡找凈土,在廟裡住了一宿。第二天早上,聽到外面有吵鬧聲,出來一看,原來是廟裡的老和尚和小和尚為分錢不均,吵起來了。朋友說,這裡也不是凈土。我說,哪裡是凈土?她說不知道,我們回家吧。

在火車站前的台階上,遇到一個雙目失明的算命先生。朋友說,叫算命先生給你算算吧,你的命怎麼這麼苦?我說,不算,沒有錢。老先生說:沒有錢不怕,我不要錢。這樣,他問了我年齡、生日、時辰。他聽了一會,說:姑娘,你上吊吊不死,井淹淹不死,你上半生吃盡了人間苦,你下半輩子能遇到貴人,你死不了,你的福份在後邊。

我半信半疑的回家了。從那以後,我天天盼著貴人來救我。

等到了大法

一九九九年一月二十八日,終生難忘的一天。女兒從外省回來了,一進門就喊:「媽媽,我給你帶來了一本書,你看看吧,這本書能改變你的命運。」我說:「真的嗎? 」她說:「你只要誠心學就行。」

我接過《轉法輪》,翻開一看目錄,就知道是一本修煉的寶書。因為我小時候聽母親講過修煉神仙等故事,我相信修煉。我用了兩天的時間讀完一遍《轉法輪》,我在心裡吶喊:我找到了,我找到真正的師父了!

我一下子明白了,我前半生的苦難、遭遇,就是為了等這個大法,師父在我出生的時候,就保護我了。我失聲大哭,我是高興的哭,我明白了人活著的真正意義——返本歸真。

那時,我們縣城已有很多人學大法了,看完書的第二天,我就出門打聽學大法的人,找到了三個同修。她們來到我家,教我學會了五套功法。不到兩個月,我的病全好了,我再也不是以前那個整天以淚洗面的病秧子了。

從此,我走上了一條修煉的路,天天開心。後來同修送來了師父講法錄音帶和教功帶,我組織村裡人來我家學法教功,把大法的美好告訴所有人,不長時間,就有十幾人學法煉功

可是,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澤民集團開始迫害法輪功,警察到我家逼迫我放棄修煉,他們白天來,我就晚上學法煉功,我堅信師父 堅信大法,決不放棄。

那時還沒有大法資料,我就自己寫法輪大法好,晚上和老伴出去貼、出去發。老伴不修煉,但他支持我修大法。這些年,我共被綁架四次、非法勞教兩次、洗腦班關押兩次、騷擾數次,也摔過跟頭,但我對師父的堅信從不動搖。

念大法好 外孫康復了

二零零六年的夏天,我在勞教所被迫害期間,家裡的小外孫十一歲,上四年級。他從小是我帶大的,女兒在外地,我不在家,老伴照顧他。

有一天剛下課,小外孫跑到學校院子里玩,突然一下子倒下了。同學發現後,叫來老師,通知老伴和親屬,送市醫院搶救。醫生檢查是胃穿孔,有一個洞,叫老伴簽字手術,其中一個醫生說:這孩子太小了,先打吊瓶,明天看看吧,不行,再手術。

這時,老伴告訴了女兒,叫她快回來。女兒也修大法,給郵了幾千元錢,告訴她爸爸不要怕,你快和孩子誠心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九字真言,你和孩子也明白大法真相,孩子有師父管,一定沒事的。

第二天早上,醫生給孩子做檢查,驚奇地發現孩子的胃洞長了一層膜,沒事了,不用手術了,三天出院了。

親人們都見證了大法的神奇和超常。十幾年過去了,孩子一直健康成長,每次外孫從外地回來,都買好水果,進門先給師父敬香磕頭,感恩師父的救度之恩!

二姐的兒子明白了大法好

二零零七年,從勞教所回來的第二天,從小救過我幾次命的二姐的大兒子到我家。一進門,他就跪在地上說:小姨,我求求你別煉了,我們害怕你再被抓。你被抓走後,我媽媽嚇的得了一場大病,我小姨夫每天象掉了魂似的。

我說,外甥,你快起來,誰也擋不住我修大法,因為我的命是師父給的,不修大法我早就沒命了,你也知道我以前是個病秧子。你快起來,你永遠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你會有福報的。

外甥一直到現在,天天念九字真言,他也得了福報。

在鄰里中做好人

我家門前有一條大道,共有六戶人家,從修大法一直到現在,每年冬天下大雪,我和老伴都在早上4點多鐘就起來掃雪,大雪用推板推,小雪用掃把掃,等天亮鄰居起來時,我們已掃完了。

二零一五年,老伴去世,我還是自己照常掃,有人說我傻,我呵呵一樂。村裡人說:就你們這條道乾淨,一點積雪也沒有。鄰居們說:你修大法太好了,我們都跟著沾光。現在已有鄰居起來和我一起掃雪了。

鄰居都說:你七十多歲的人,二十多年不吃藥,不打針,走路一身輕,法輪大法太好了,我們從你身上看到了法輪大法的美好,我們天天都念九字真言。現在我周圍已有四個人走入大法修煉,她們每天學法煉功,沐浴在大法的佛光中。

我和兒子、兒媳、小孫女一家四口人生活在一起,在家庭環境中,按照大法的要求去做,時刻向內找自己,和兒媳十年沒發生一次矛盾,每逢過年過節、世界法輪大法日,我們全家都給師父敬香磕頭,都感恩師父!

(來源:明慧網)

真相網原創首發,開放著作權,傳播真相,自由轉載!
本文鏈接:https://dafahao.com/zh-tw/finally-waited-for-falundafa.html
本文標題:法緣:我終於等到了大法 - 真相網

這裡是你留言評論的地方


請留言


8 + 3 =
【您可以使用 Ctrl+Enter 快速發送】
Copyright © 2007 - 2022 , Design by 真相網. 本站原創首發均可免費自由轉載. 轉載資料若有著作權問題請留言通知管理員及時處理.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