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名「Meta」 ,救得了Facebook(臉書)嗎?

真相網】Facebook(臉書)因為言論審查不公和吹哨人指控其眾多荒唐危害之舉,名聲每況愈下,而且暴露出使用人群年輕人越來越少,在此重重問題之下,Facebook 創辦人祖克柏不思改變過去的眾多過錯和違失,一概只是否認指控,玩起了更大的遊戲。29日正式宣布更改公司名字,將原有「Facebook」改稱為「Meta」,宣誓要全力進軍「元宇宙」。但由於臉書負面指控纏身,《CNN》報導指出,臉書正面臨創立17年以來最大危機!

Facebook 創辦人祖克柏(Mark Zuckerberg)29日聲明指出,Facebook母公司將改名為Meta,並將Facebook名稱降為旗下產品品牌之一,與Instagram及WhatsApp並列。臉書原有的官方頁面,在祖克柏宣布改名之後,也立刻換上新的企業識別標誌。

改名「Meta」 ,救得了Facebook(臉書)嗎?
圖摘取自維基百科(點圖看大圖)

臉書面臨的4大危機

據美國全國公共電台(NPR)報道,Facebook(臉書)已經存在四大危機

1、員工與領導階層意見紛歧
在1月6日美國國會發動暴力示威後,臉書員工警告領導階層,該公司對美國社會與政治的影響力;臉書高層則反駁,國會暴力事件責任不在臉書,而是那些攻擊國會和鼓動者。

2、內容管理標準不一
臉書私下建立一套名為XCheck的系統,讓高知名度用戶免於遵守其部分或全部規則,引發臉書的監督委員會批評,該公司對內容管理標準不一不夠坦誠。

3、無力控制遍布全球的用戶
臉書在全球擁有超過28億用戶,涉及的社會和語言複雜性超越其掌控能力,在動蕩不安或人權遭侵犯的國家特別危險。

4、對青少年缺乏吸引力
在美國,臉書的年長用戶在過去10年快速成長,與臉書創辦之初吸引大學生的情況大不相同。大多數年輕人認為,臉書屬於40至50歲族群,批評臉書的內容無聊、誤導且負面。

臉書、谷歌玩改名、推新招 專家:都是為了賺你的錢

據紐約時報報導,科技巨大公司推出各種新話題或產品,其目的不外乎是「賣廣告」賺進更多錢。谷歌和臉書是全球最大的兩家廣告商。

紐時報導,谷歌母公司Alphabet(字母公司)今年的營收中,約8成來自廣告,包括谷歌、YouTube及其他產品。臉書的營收中更是高達98%來自廣告收入。

谷歌和臉書如何賺錢?

根據德國資料統計公司Statista,去年美國市場的網路廣告營收,谷歌佔28.9%,臉書25.2%,亞馬遜10.3%,是美國市場前三強。

谷歌和臉書賺錢靠的是網路廣告,其模式相仿;累積用戶並彙集其數據,再利用這些數據吸引廣告主。加上網路廣告費用遠低於紙本和電子等傳統媒體,更容易吸引客戶。網路廣告的投放已經高度自動化,它們需要收集大量的用戶數據,透過分析用戶資料,包括性別、年齡、瀏覽的網站等,可以更精準的投放廣告。

專家:「品牌名聲已受損,聰明人不會被這次重塑給欺騙」

雖然Facebook(臉書)要更名「Meta」,試圖重塑品牌形象,但有專家認為,此舉將使員工留不住,對招聘新血也沒有幫助。

《CNBC》報導,喬治城大學(Georgetown University)商學教授霍爾頓(Brooks Holtom)專門研究組織如何獲取、發展、保留人力及社會資本,他向《CNBC》表示:「臉書面臨這麼多的過失及公眾批判,品牌名聲已受損,聰明人不會被這次重塑給欺騙。」

在臉書前員工豪根(Frances Haugen)揭露一系列內部文件後,最近幾周關於祖克柏及臉書的審查越多越多,該平台被認為傳遞錯誤資訊、散布仇恨言論,甚至危害青少年及兒童的心靈。

霍爾頓稱:「臉書擁有人才,而市場上的競爭對手也在尋找這樣的人才,競爭將非常激烈,你可以肯定的是,對於那些思考離職的人,其他公司正準備伸手招攬。從人才的角度來看,這對臉書而言是一個不穩定時期。」

「換湯不換藥的改名」 只是想「閃避公關風暴」

在祖克伯慷慨激昂的宣誓之時,同時有分析警告:「雖然Meta的概念很吸引人,但整體技術要成熟上線可能還要『數年以上』的時間才會清晰,這段時間的投資Meta仍將會被Facebook可能持續走低且政策風波不斷的營利表現所影響,因此投資決定仍必需謹慎決定。」

除此之外,美國各大媒體與網路輿論大多認為,Facebook的改名策略只是為了「閃避公關風暴」,因為美國國會的隱私與社群傷害兒少健康問題聽證會,近日才正鎖定祖克伯集團如火如荼地展開。之中,尤以FB集團前員工吹哨者豪根(Frances Haugen)的控訴資料,更可能對Facebook集團帶來極大的政治與法律壓力。

在此一風向之下,原本就因年輕使用者大量退場,仇恨與詐騙言論散布平台而無法控制而導致營利下滑的Facebook,才會需要提出大破大立的「前瞻願景」。

「換湯不換藥的改名,只是沒用的化粧逃避而已。」目前正主導豪根吹哨FB聽證會的民主党參議員布魯蒙索(Richard Blumenthal),再接獲祖克伯改名的消息後,也如此不滿地表示:「比起改名,Facebook更要做的是商德檢討與自清陋習門戶,使用者們追求的是真相揭露、誠實可信、保護兒少與用戶隱私的真正進步——這還只是最基本的低標門檻而已,如果Meta連這些都辦不到,所有美好願景都毫無意義。」

「臉書報告」(The Facebook Papers)的調查揭示真相

《CNN》與其他16家新聞機構共組聯盟,發布一系列稱做「臉書報告」(The Facebook Papers)的調查報導,這些文件,包括了吹哨者豪根(Frances Haugen)的法律顧問提供給國會和美國證券管理委員會(SEC)經編輯過的內容。

被爆出一連串的嚴重問題中,包含「臉書知道Instagram對年輕女性有害,令其產生自殘念頭」、「對高知名用戶採取差別待遇」、「罔顧民主,只顧賺錢」...等,這次再曝光的還有「無法控管、適當翻譯國際用戶的仇恨言論」、「煽動暴力助長印度宗教衝突」,Instagram甚至「淪為中東侍女交易平台」等。

除此之外,報告還揭露臉書未來一大生存危機,即「年輕用戶數量正大幅下降」。雖然這一直都是它的挑戰,但報告指出,公司並未向投資者和廣告客戶提供透明化資訊,只顯示整體成長,卻排除了關鍵人口統計放緩的細節,扭曲了核心指標,誤導股東。

科技媒體《The Verge》指出,自2019年以來,美國使用臉書的年輕用戶(18到29歲)和青少年數量分別下滑了2%和13%,預計2年後(2023)下降幅度將增至4%和45%。並且,用戶越年輕,使用的頻率就越低。發文數、傳送訊息數和使用時間都在減少。

令人更驚訝的是,臉書每月活躍用戶人數第3季雖年增6%,但《華爾街日報》質疑,它真的知道用戶有多少嗎?又是否誇大了廣告觸及人數?這是因為,「單一用戶多帳號」(SUMA)其實是內部視而不見、非常普遍的問題。目前估計全球每月活躍用戶有11%是重複帳戶,但臉書今年春季檢查約5000個新註冊帳戶後,發現其中高達32%至56%是由現有用戶開設。實際的比例,恐怕被低估了。

臉書配合越南共產黨封鎖異議人士

豪根說,臉書所有權結構使得創辦人祖克柏擁有特殊類別的股份,意味他對臉書及旗下Instagram和WhatsApp等社群平台擁有控制權,片面控制了全球逾三十億用戶,他的公開聲明往往與公司內部研究調查結果相悖,必須為臉書無止盡追求成長所造成的一連串社會危害,承擔最終責任。

據報導,越南共產黨政府要求臉書封鎖異議人士,祖克柏親自拍板配合;二○二○年美國總統大選後,臉書解除可壓制仇恨與欺騙性內容的措施,故意讓前總統川普的支持者對大選合法性的質疑內容暴增。

現年37歲的豪根是數據分析師,曾任職Google、Pinterest等科技巨擘,2019年加入臉書的公民不實資訊團隊,負責選舉風險管理,今年5月離職,並在9月匿名向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SEC)提交至少8項投訴,也與華爾街日報分享臉書內部的研究文件,因此被喻為「吹哨人」,她指控臉書早已清楚自家平台的風險,包括演算法助長政治仇恨,以及旗下的IG對青少年造成心理傷害,尤其是對女孩,卻對外隱瞞。

臉書醜聞頻傳 老股東:人們已失去信心

臉書(Facebook)最早投資者之一的霍夫曼(Reid Hoffman)本月13日接受外媒採訪指出,臉書現在已失去人們的信任,且並未對近期醜聞做出妥善回應。

《彭博》報導,霍夫曼為風投公司Greylock Partners的合伙人,也是領英(LinkedIn)平台聯合創始人,他認為臉書應該更積極應付自家研究中的不安跡象,但實際結果卻令他失望。

據報導,在前員工豪根(Frances Haugen)分享數千頁的內部研究及文件後,揭露臉書在內容審查方面標準不一,給予著名帳戶特別待遇,同時提到Instagram對青少女造成的心理危害,大打臉書形象。

真相網原創首發,開放著作權,傳播真相,自由轉載!
本文鏈接:https://dafahao.com/zh-tw/facebook-confuse-meta.html
本文標題:改名「Meta」 ,救得了Facebook(臉書)嗎? - 真相網

這裡是你留言評論的地方


請留言


1 + 8 =
【您可以使用 Ctrl+Enter 快速發送】
Copyright © 2007 - 2022 , Design by 真相網. 本站原創首發均可免費自由轉載. 轉載資料若有著作權問題請留言通知管理員及時處理.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