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狼:腦電、腦電波、腦電圖與腦指紋—— 腦控武器原理之腦指紋的採集與頻率問題探究

真相網2021.4.20】要更好地了解腦控原理,我覺得正確地了解腦電、腦電波與腦指紋的頻率是極其重要的,因為,人們通常所說的腦電波的頻率一般特別低,一般只有幾赫茲十幾赫茲或幾十赫茲,而實際上,腦電波的頻率是很高的,其頻率在微波波段。下面就先介紹通常情況下所說的腦電波和腦電圖,然後再對腦控原理中所說的腦電波以及腦指紋的頻率予以介紹。

要了解一般情況下所說的腦電波和腦電圖,我們可以在百度百科對於詞條「腦電波」的解釋中找到答案。百度百科對「腦電波」的解釋如下:

腦電波(Electroencephalogram,EEG)是一種使用電生理指標記錄大腦活動的方法,大腦在活動時,大量神經元同步發生的突觸後電位經總和後形成的。它記錄大腦活動時的電波變化,是腦神經細胞的電生理活動在大腦皮層或頭皮表面的總體反映。

另外,在對「腦電波」的解釋中還提到,為了檢測到腦電波,人們通常將電極放置在人的頭皮上來檢測腦電波信號,再應用相關的設備進行腦波的收集與處理。腦電波中單導聯腦電信號確定性較差、隨機性強,非線性研究受到一定的限制,識別結果較差;而多導聯腦電信號包含著更多的腦活動的信息,它更能反映腦活動的整體信息。測量腦部病變的常用方法是測量腦電波,常用的是腦電圖(英文簡稱為EEG)檢測,即透過按照一定規則放置在頭皮上的電極來觀察腦電波活動的過程。腦電圖是腦神經細胞群的電生理活動在大腦皮層或頭皮表面的總體反映。

而百度百科對「腦電圖」的解釋為:「腦電圖是透過精密的電子儀器,從頭皮上將腦部的自發性生物電位加以放大記錄而獲得的圖形,是透過電極記錄下來的腦細胞群的自發性、節律性電活動。

綜合上述百度百科中的內容可見,通常所說的腦電波並非是記錄大腦神經纖維中的電流,而是腦神經細胞的電生理活動在大腦皮層或頭皮表面的總體反映。簡單總結一下就是,通常所說的腦電波是腦神經細胞的電生理活動在大腦皮層或頭皮表面的總體反映,可以將電極放置在人的頭皮上來檢測腦電波信號,也就是檢測腦電信號,因為腦電信號在螢幕上會顯示出波浪一樣的圖形,這就是「腦電波」,腦電圖也是腦神經細胞群的電生理活動在大腦皮層或頭皮表面的總體反映,即通常所說的腦電波和腦電圖可以認為是一個東西。

一般情況下所說的腦電波的頻率是很低的,而實際上腦電波的頻率是很高的,其頻率在微波波段,那麼,腦電的頻率也同樣是在微波波段。在姜堪政和袁心洲合著的《場導發現——生物電磁波揭密》(第一版)和《生物電磁波揭密——場導發現》(第二版)兩本書中透過實驗和計算都證實生物電磁波在微波波段,當然包括腦電波了,也就是說,真正的腦電和腦電波的頻率是在微波波段的!

關於腦電波的頻率實際在微波波段這一點,在《生物微波通信》(《氣功與科學》|1991年第3期 p11-14 共4頁| 姜堪政 劉國政(譯))一文中有所涉及,因為文中的心理信息感應實驗中用到的微波稜鏡就只對微波聚焦。

另外在《揭開人類"返老還童"之迷-----姜堪政(當代布魯諾)》 一文中也有相關內容,內容如下:

生物體發射微波波段的電磁波一事,最早由姜堪政博士按理論推論出來的,現在已經用上海及西安研製的國產微波小功率計檢測出來了。不論是植物、動物或人體,凡是活著的生物體,每時每刻都在發射微波波段的電磁波,只不過功率太微小(微瓦水平),強度又與發射的距離的平方成反比。故在一般條件下,這種微波的強度在閾值以下,對其周圍的生物體並不發揮作用。

值得指出的是,人體不僅可以發射微波波段的電磁橫波,也可以發射電磁縱波,即標量波,並且,該電磁縱波是由雙螺旋結構的DNA發射出來的!

了解了腦電波的頻率在微波波段,下面介紹一下腦控武器原理中極其重要的一項——腦指紋的採集和頻率問題,腦指紋其實是腦電波共振頻率,也可以指大腦各區域的生物電共振頻率或固有頻率,也可以指DNA的固有頻率或人體DNA發出的標量波的共振頻率,並且,特定大腦區域的固有/共振頻率和該大腦區域的生物電共振頻率以及該大腦區域對應的腦電波的共振頻率是相同的。有文章披露說,腦指紋是用雷達遠距離無接觸採集的,比採集手指指紋還要容易,不過這種情況可能僅限於採集腦電波共振頻率,不知道包括不包括DNA的固有頻率或人體DNA發出的標量波的共振頻率。

下面表格中列舉的是幾個大腦區域的生物電共振頻率,資料來源於網路,可供參考。從表格數據可知,幾個大腦區域的生物電共振頻率均在極低頻(3-30hz)電磁波波段。

雪狼:腦電、腦電波、腦電圖與腦指紋<span>—— 腦控武器原理之腦指紋的採集與頻率問題探究</span>

下面著重介紹一下腦指紋中的人體DNA固有頻率或DNA發出的標量波的共振頻率。在《DNA揭秘》一文中介紹了一個題為「情緒對遠距離DNA的影響實驗」的實驗,現將實驗內容摘錄如下:

1993年,巴克斯特博士(Dr. Cleve Backster),在基於他先前植物感知(又名巴克斯特效應)的研究基礎上,為美國陸軍設計了一個實驗,看看DNA從人體取出後,人的情緒是否還會對其有影響。研究人員首先在受試者的口中採取DNA和組織樣本,經分離後被送到同一棟樓的另一個房間,並放在特殊裝置中,透過測量其電流來檢測它是否對受試者的情緒有反應,而受試者就在100米外的另一個房間。受試者在房間里觀看一系列影片,內容包括戰爭影像、色情片、喜劇等,藉此引發他體內的本能情緒狀態。也就是說,實驗目的是讓受試者在短時間內經歷各種真正的情緒。受試者看影片時,研究人員則在另一個房間內測量DNA的反應。當受試者經歷情緒"高潮"及"低潮",他的DNA也在同一瞬間呈現出強烈的電流反應。儘管受試者與其提供的樣本相距100米遠,DNA卻表現出彷彿仍處在與身體實質連接的狀態中。

在此初步實驗之後,軍隊停止了撥款,巴克斯特博士則繼續探討更遠距的效果。某一回,受試者和細胞甚至相隔480公里遠。受試者和細胞反應之間的時間差,由科羅拉多州一座原子鐘負責測量。每一次實驗,情緒變化與DNA反應的時間差都是零,此效應是同步發生的,即,當DNA主人經歷情緒經驗時,DNA的表現彷彿仍以某種方式與人體相連。問題是,為什麼會這樣?

不論細胞是在同一房間或相隔幾百里遠,人的情緒都可以對自身DNA產生影響,而且這種效應是同步發生,這太令人驚訝了,意義非同凡響。比如器官移植,這是否表示器官若成功移植到另一人身上時,兩個個體將會彼此維持某種相連狀態?

其實,上面所摘錄的實驗的結果是由於DNA共振引起的,因為離體的DNA與在體的DNA的固有/共振頻率是相同的,所以受試者在看影片時DNA中產生的電流會透過電磁縱波(標量波)的形式傳輸到離體的DNA當中,即DNA是透過共振相互「交流」的,腦控武器的原理之一就是DNA共振,但DNA的共振頻率目前還未見有人披露。關於如何確定DNA的共振頻率,網路上的一段話可以作為參考,內容如下:

隨著科技發展,目前屬於軍工複合體的秘密公司已經研製出針對改變人類DNA的V2K(筆者註:V2K指的是Voice-to-Skull)技術,該技術被定義為利用射頻(射頻)信號在目標顱腔內引起聲音的EM頻率技術。該技術用於確定DNA本身的共振頻率,然後使用諧振頻率來微調技術,將其完美調諧到目標個體DNA的共振頻率。V2K可以在你不知道的情況下,直接將想法直接植入人們的頭腦中。

個人覺得該段內容的可信度較高,因為「我們自己的DNA僅透過人類講話( human speech)就能被重新編寫,如果被調製的詞語有合適的載波頻率的話。」。(見《DNA揭秘》一文的實驗6 ——DNA語言波調製實驗)。另外,在《【外來頻率可以改寫DNA】集體意識可以控制地球能量》一文中也有兩處相關內容,內容為:「DNA能夠被辭彙和頻率(鐳射或者電波)所影響並進行重新編碼」和「活性DNA物質(即組織活體內的,而非體外培養的)會對按照語言規則調頻的鐳射光束甚至無線電波產生反應,只要使用適當的頻率。」。可見,V2K技術應該可以用於確定DNA本身的共振頻率!

另外,丘腦共振是腦電波共振的本質之一(註:腦電波共振的另一個本質是大腦共振),腦指紋也可以指丘腦的共振頻率,丘腦共振也屬於腦電波共振,所以利用雷達也可以採集到丘腦的共振頻率這個腦指紋。丘腦具體的共振頻率目前也還沒有相關披露的信息,不過可以推測,丘腦的共振頻率應該是在0赫茲到30赫茲之間。

中共的腦控武器實際上是透過對目標神經電流的控制和解讀實現腦控的,這裡的控制指的是用腦控武器將含有控制作用的電流透過電磁波照射或共振(電諧振)的方式傳輸到目標的神經纖維或DNA中,這裡的神經纖維又包括大腦神經纖維和人體其他部位的神經纖維(含丘腦神經纖維),目標大腦神經纖維中產生的感應電流會在目標大腦的控制下發揮作用;人體其他部位的神經纖維中產生的感應電流是傳到大腦神經纖維後在目標大腦控制下發揮作用的;目標DNA中產生的感應電流又是透過電磁感應原理傳輸到目標大腦神經纖維後在目標大腦的控制下發揮作用的,其具體原理應該是既然DNA中已經產生了感應電流,又由於DNA的特殊結構,所以會產生標量波,標量波也是電磁波,不過是電磁縱波,DNA產生的標量波又使得大腦神經纖維產生了感應電流(神經電脈衝),於是完成了電流從DNA到大腦神經的傳輸。無論是電磁波照射還是共振(電諧振),其本質都是電磁感應,即磁生電,目標的神經纖維產生的感應電流就相當於神經電脈衝。因此,中共可以透過控制人體神經電流控制人的動作以及給目標大腦施加視覺、聽覺、感覺和思維等信息,甚至可以透過給大腦施加思維信息間接控制人的行為。歸根結底,透過電磁波照射或共振(電諧振)能夠實施腦控的原因是電磁輻射束和透過電線對大腦進行電刺激的作用很像,即透過電線對大腦進行電刺激和電磁輻射束會對心理產生同樣的效果,這一點在The Body Electric:Electromagnetism And The Foundation Of Life一書中( 註:作者是Robert O.Becker,MD.,and Gary Selden)有所涉及,透過電線對大腦進行電刺激也會使大腦神經(纖維)產生電流(或稱神經電脈衝),現將該書中的相關內容摘錄如下(註:P319-P320):

Some radar can find a fly a kilometer away or track a human at twenty-five miles,and several researchers have suggested that focused EMR(筆者註:electromagnetic radiation)beams of such accuracy could bend the mind much like electrical stimulation of the brain(ESB)through wires.We know of ESB's potential for mind control largely through the work of Jose Delgado.One signal provoked a cat to lick its fur,then continue compulsively licking the floor and bars of its cage.A signal designed to stimulate a portion of a monkey's thalamus,a major midbrain center for integrating muscle movements,triggered a complex action:The monkey walked to one side of the cage,then the other,then climbed to the rear ceiling,then back down.The animal performed this same activity as many times as it was stimulated with the signal,up to sixty times an hour,but not blindly—the creature still was able to avoid obstacles and threats from the dominant male while carrying out the electrical imperative.Another type of signal has made monkeys turn their heads,or smile,no matter what else they were doing,up to twenty thousand times in two weeks.As Delgado concluded,"The animals looked like electronic toys."

以上就是對於腦電、腦電波、腦電圖以及腦控原理之腦指紋的詳細介紹,介紹腦電、腦電波的目的也都是想更好地揭露中共的腦控武器,文中介紹的幾個腦指紋的頻率以及採集腦指紋的方法可以加深讀者對於中共腦控武器的了解,相信早晚有一天,中共腦控武器的原理和惡毒功能會盡人皆知,到時候,中共就像過街的老鼠,只有人人喊打的份了!

真相網原創首發,開放著作權,傳播真相,自由轉載!
本文鏈接:https://dafahao.com/zh-tw/eeg-brain-wave-electrocardiogram.html
本文標題:雪狼:腦電、腦電波、腦電圖與腦指紋—— 腦控武器原理之腦指紋的採集與頻率問題探究 - 真相網
本文 TinyURL 短網址: https://tinyurl.com/yzrqz5dy
本文 is.gd 短網址: https://is.gd/tI6Zql

這裡是你留言評論的地方


請留言


4 + 8 =
【您可以使用 Ctrl+Enter 快速發送】
Copyright © 2007 - 2021 , Design by 真相網. 本站原創首發均可免費自由轉載. 轉載資料若有著作權問題請留言通知管理員及時處理.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