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粉紅、五毛,看看文革「三種人」的結局

真相網焦點評論2021.3.30】近日全球最瘋狂的事情,毫無疑問就是:象中共一如既往無數次操弄脆弱民族情感抵制日貨、反美一樣,這次中共再次轉移全球譴責新疆集中營和「血棉花」焦點,挑起群情激憤的抵制不用血棉花的良心H&M、Nike、adidas、Converse等品牌。小粉紅、五毛跳梁在前,藝人群情演戲不甘落後,共產痞子在幕後操縱,中共坐鎮指揮策動,一齣文革式鬧劇,再次讓世界看到了什麼是瘋狂,這正是中共需要的,中共從來不在乎中國和中國人的形象,越丑、越難看、越瘋狂,中共它就更容易操控中國人。

小粉紅、五毛,看看文革「三種人」的結局
示意圖(點圖看大圖)

中共為什麼頻頻搞事?

中共100年快到了,中共不能讓中國人思想停止被操控。

因為,中共明白,也很怕,只要中國人有時間靜下心來,五千年文明沉澱的根基就會讓很多中國人去思考生命、人性本質,這是那片可貴的土地上的每一粒沙子、每一棵大樹、每一個頑石、每一片青山綠水都具有的骨子裡的根.

但是,中共深知這一點的厲害,人,天生的秉性、善良本性、敬天信神,都是與中共黨性、無神論、馬列邪教毀滅全人類的宗旨,全都是格格不入的。

所以,中共就會不斷的搞事,不斷的製造問題,不斷的折騰中國人!

預計在接下來的幾個月里,中共將不會停息的不斷肇事,不斷搞出一個一個的群情激憤,從而將中國人操弄於鼓掌之中,而不會有思想的獨立思考時間。

所以,中共搞事的目的就是要轉移焦點、要操弄中國人、毀滅中國人,這並非危言聳聽,有眾多的事實佐證。。

請小粉紅、五毛看清楚:文革後二類「三種人」的不同結局

今天很多的小粉紅,跟中共體制內的共產痞子並不相同,但很多卻是為了種種私利,或跳上前台為中共唱讚歌、或附和助共為虐、或成為中共打手,其實,當你們在瘋狂表現「愛黨」、為黨唱讚歌掙表現時,你們要翻開歷史想想:文革結束後,中共是如何清理「三種人」的,那可是前車之鑒,離你並不遙遠。

平民百姓的紅衛兵成為文革替死鬼

中共在罪惡昭彰的文革結束後,接著開始了又一場血腥的清理「三種人」政治鬥爭,為中共文革罪孽找替死鬼。

美其名曰,「三種人」包括:造反起家的人,幫派思想嚴重的人,打砸搶分子。塑造一個貌似「正義」的名份,每次中共要整人、害人、殺人都是找一個冠冕堂皇的借口,屢屢如此。

當年被中共高點渲染的「文革紅衛兵五大學生領袖」,包括:聶元梓、譚厚蘭、王大兵、韓愛金、蒯大富,都紛紛入獄,那當然是罪有應得,善惡得報。

但是,有一點也是明確無誤的,這些被中共認定的「文革五大學生領袖」全是十分普通的百姓家庭出身,他們有他們所犯下的罪惡,但同時,當然也是那些中共流氓操弄的受害者!

聶元梓:女,出生在河南省北部滑縣一個農村家庭。1971年初被隔離審查,限制行動自由,1978年4月19日鋃鐺入獄,1983年3月被以反革命宣傳煽動罪、誣告陷害罪判處17年徒刑。

譚厚蘭:女,出生在湖南省望城縣的一個貧農家庭。1970年6月,清查「516分子」時被押回北京隔離審查,交代問題,她從此失去了自由。1978年4月,以反革命罪被逮捕,1981年檢查患有宮頸癌,1982年6月免於起訴,1982年11月在痛悔中走完了人生的最後路程。時年,她才45歲,沒有結婚。

王大賓:出生在四川省涼山地區的一個貧苦的漢彝族通婚的農民家庭。1971年,因清查「516分子」被押回北京隔離審查,並被開除黨籍。1978年,又以反革命罪被捕,一直關押在武漢第一看守所。1983年,王大賓獲釋出獄返回成都。

韓愛晶:出生在江蘇漣水縣一個普通家庭。1979年被逮捕,1983年6月,被判刑15年。

蒯大富:出生在江蘇省濱海縣一個農民家庭。1970年,清查「516分子」是重點清查對象,1978年4月19日被逮捕,1983年3月,被判刑17年。

當年文革前、文革中,那些被稱為「三種人」的主要人群就是那些「忠於毛主席」、「忠於黨」、「愛黨愛國」、「執行最高統帥的最高指示」的「紅衛兵」,這些人,年少無知,被中共利用,也實實在在在維護中共,更有眾多高幹子弟維護其既得利益,干盡壞事,那段文革災難歷史,這裡就不多說了。本文只簡單說明「三種人」的結局。

文革後,中共開始了清理所謂的「三種人」政治運動,那麼,中共打擊的是哪些「三種人」呢?

你們去翻一翻歷史,「文革」初期的所謂「老紅衛兵」,並沒有包括到「三種人」之中被打擊,反而受到後來的重用,這些「老紅衛兵」是些什麼人,主要就是中共高幹貴族子弟,也就是說,最後背文革黑鍋、被當作替死鬼落獄受罪的「三種人」,說白了,還是平民百姓的子弟。

那些平民「三種人」,或撤職終身不受重用、或下放、或入獄、或老死獄中。其子女也受到株連。

也就是說,這些眾多的平民「三種人」,落得過卸磨殺驢、兔死狗烹、替死鬼的結局!

中共高幹的帶頭紅衛兵被中共保護下來成為當今中國社會罪惡的亂源

那些最靠近最高司令部接受毛主席黨中央最高指示的帶頭紅衛兵們,又是什麼樣的結局呢?

知道那段文革魔鬼歷史的中國人應該清楚,當時的北京四中、六中、八中與北大、清華就是紅衛兵運動的策源地,也是最臭名昭著的「首都紅衛兵西城糾察隊」(西糾)的發起學校。可以換句話說,文革的一切罪孽就從那裡開始蔓延,這些中學的紅衛兵都是「西城糾察隊」骨幹力量。在那個罪惡的年代,「西糾」等可謂無惡不作,血債累累。

而這些中學就是當時的中共高幹貴族子弟學校,北京四中、六中、八中的紅衛兵頭頭的父母多是中央級、省部級中共幹部。

文革結束後,清理「三種人」時,北京的「西糾」、「東糾」、「一司」等所謂的「文革」初期的「老紅衛兵」,即:「紅衛兵」的開創先鋒頭頭及骨幹,那些中共高幹子弟們,並不作為「三種人」被清理。

為什麼?在清查「三種人」運動中,曾有北京不少市民上訴中共中央,要求清查已經入黨並任要職的孔丹等這些急先鋒。

孔丹,其父親孔原(歷任對外貿易部副部長、國務院外事辦主任,總參二部政委、調查部部長等職),孔丹在北京四中上高三時趕上文革,是紅衛兵西城區糾察隊負責人之一。文革結束後直接上了研究生,1981年任張勁夫(曾任中共中央顧問委員會常務委員、國務委員、財政部部長、中國科學院黨組書記兼副院長)的秘書,以後任光大集團總經理、中信集團總經理、董事長等職。

孔丹,在清理三種人時,最引人注目的就是給陳雲的信,在信中他也承認,儘管是輕描淡寫,也還是承認他們那些紅衛兵的罪惡,孔丹原文:「老紅衛兵」有沒有缺點錯誤?有。首先,他們一般是學校中最早起來批判校領導的所謂「修正主義教育路線」的,這個大方向就錯了。其次,他們中間的一部分人(主要是一些未成年的中學生)在「破四舊」運動中有過過火行為,有的動手打了老師,有的抄了「地富反壞右」的家,極個別的甚至打死了人。但是,「老紅衛兵」的這些錯誤與那些造各級黨委反、造老一輩無產階級革命家反的造反派組織的錯誤,具有本質的區別,與「三種人」更是水火不容的兩碼事。

當時主管清理三種人的中共頭子陳雲,完全不顧市民的上書,卻立刻在上訴書上批示:「孔丹等人是我們自己的子弟,是我們將來可靠的接班人,他們不應當是清查對象。」由此,這批高幹子弟被包庇了下來。鄧小平也說:「老幹部在『文化大革命』中說了違心的話,做了違心的事,不能叫『三種人』。」(參見《鄧小平同志關於如何劃分和清理「三種人」的談話》)

也就是說,中共文革後,中共給人民、給中國造成了巨大的災難,卻搖身一變來打擊了一批人,打擊了一批平民百姓的「三種人」作為替死鬼,一來繼續維護其「偉光正」,二來卻毫不意外的保護了「根邪苗紅」的中共紅二代「老紅衛兵」「三種人」作為其後繼者。

也就是說,整體而言(不包括個別例外的)中共及其紅二代,僅僅一句「缺點錯誤」、「說了違心的話,做了違心的事」,就把當年的殺人罪惡都撇的一乾二淨,依然成為陳雲口中的「可靠的接班人」。

這就是當年那段歷史的關鍵,就是中共始終是與中國人民為敵的證據,干同樣的壞事,殺同樣的人,平民百姓就成了替死鬼,而中共高幹及子女卻繼續作威作福,這就是中共一貫的本性、惡性的事實展現!

時至今日,當年那些瘋狂一時的中共高幹子女紅衛兵頭頭,大都成了中國社會各個領域呼風喚雨的人物,或進入各級黨政部門,或富可敵國,再度權傾一時、不可一世。

這也成為當今中國一切罪惡的真正亂源。

前車之鑒,後事之師

今天小粉紅、五毛們文革式的瘋狂,你們冷靜下來要思考:你們的所作所為,不僅僅面臨中共隨時的拋棄、屠刀懸頸,也面臨著正義力量日後清理中共罪惡時的償還,甚至還有天理的報應。

小粉紅們,五毛們,該醒醒了!

你們要把命運賭在中共邪靈手上,被中共邪靈吞噬也是遲早的自食惡果。


真相網原創首發,開放著作權,傳播真相,自由轉載!
原文鏈接:https://dafahao.com/zh-tw/ccp-little-pink-cultural-revolution-lessons.html
原文標題:小粉紅、五毛,看看文革「三種人」的結局 - 真相網
本文 TinyURL 短網址: https://tinyurl.com/ygmcheob
本文 is.gd 短網址: https://is.gd/6VO072

這裡是你留言評論的地方


請留言


5 + 1 =
【您可以使用 Ctrl+Enter 快速發送】
Copyright © 2007 - 2021 , Design by 真相網. 本站原創首發均可免費自由轉載. 轉載資料若有著作權問題請留言通知管理員及時處理.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