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域、新疆、东突厥斯坦 维吾尔人的真实历史

真相网2020.12.27】近日因“美国将“东伊运”从恐怖组织名单移除”,引起了中共跳脚,“东突厥斯坦”这一名称再次跃上国际版面。东突厥斯坦与新疆之争,是当今中共的一个痛点。维吾尔族,有自己独特的语言、文字、文化、信仰、历史,究竟维吾尔族人,认为自己是哪国人呢?本文概述其源远流长的历史沿革。

新疆名称的来源

现在新疆那片土地,自古就有人类活动的迹象,为中亚诸多民族活动的场所,早期的民族、文化、人种、国家都与现在的“新疆”没有关联。

更古代那片土地的民族和国家,发源都与“中原”无关。公元前1世纪之前,现在“新疆”那片土地属于“匈奴”管辖,后汉朝和匈奴不断争夺西域发生多次战争。

至汉宣帝神爵二年(前60年),汉朝争夺胜利后,在龟兹建立西域都护府,使得今日新疆的古代版图开始进入“中华”圈。

6世纪后,新疆人种和语言逐渐回鹘化。11世纪后,因为伊斯兰教的传播开始出现穆斯林民族;而11世纪后新疆开始伊斯兰化后,经历过一系列大大小小国家政权统治,18世纪中叶以后分别归属于清朝和中华民国。

清军入关以前,所统辖的疆域仅限于中国东北地区。入关后,迅速统一了中国大部。但在个别地区,它的统治也是经过了多年反复之后才最终确立的。清朝前期的几代皇帝,都视统一全中国为己任。经过几代人的努力,清政府在中国的控制区域不断扩大和巩固。

到了乾隆皇帝(公元1736~1796年)时,清政府的政令终于可以施行于全中国的每一个角落。乾隆皇帝将最后由自己所确立的清政府统治的地区都称为“新疆”。

清政府平定准噶尔部的叛乱之后,将古称西域的天山南北地区也称为“新疆”。

“新疆”意为“新的边疆”,对于当时将之命名为“新疆”的清朝来说就是新领土。后沿用这一称呼。

西域、新疆、东突厥斯坦    维吾尔人的真实历史

汉、匈奴、西域

公元前209年,匈奴冒顿单于即位,尔后统一漠北,歼灭河西的月氏,宾服西域三十六国,进军中原。

公元前138年,汉武帝决心联合西域各国,夹击匈奴,遂使张骞出使西域,前后两次,皆为匈奴所虏,竟得脱。

前115年,张骞第二次出使西域归来。

公元前1世纪之前,现在“新疆”那片土地属于“匈奴”管辖,后汉朝和匈奴不断争夺西域发生多次战争。

此后汉朝与西域之间连接起了丝绸之路。汉宣帝神爵二年(前60年),汉廷在龟兹建立西域都护府,使得今日新疆那片土地上的各国“首次”在名义上处于中原王朝的附属国的地位,但维持不久。

东汉曾设置西域都护府,监控西域诸国,直到公元75年,之后曾在91年到107年间短暂复置。

西域及西域众古国

要说“新疆”的历史,就要先了解“西域”。相信很多人在武侠小说、文学作品和历史书籍中都看到过“西域”这一现代消失的古代名称。

西域,其实是非常辽阔的一大片土地,在古代也是非常发达的社会,在这片土地上曾经有很多的民族,很多的国家、王朝出现。早期西域,并非现在的沙漠,是富庶的绿洲,社会文化都很发达的古代文明之地。

现在中国的“新疆”只是辽阔的西域的一部分,众多的民族曾经在这片土地上繁衍生息。在中共官方误导的历史中,故意把新疆与西域划等号。

其实,西域 ≠ 新疆。西域的前身并不是新疆,新疆也不是西域的后代,唯一的关联是那一片土地有部分是关联的。

西域,古代地理名称,汉朝时多指天山南麓玉门关、阳关以西的诸多国家和地区;隋唐时的西域扩大,西至拂菻,中至波斯,南至婆罗门;元朝时更将欧洲和非洲的一部分包括在内。包括了亚洲中部、西部、印度半岛、欧洲东部和非洲北部在内。

西域,众多的国家和民族,其发源和文化,都与“中原”无关。在汉朝武帝之前,那片土地,并不属于中华王朝。

《史记》中的“西域”实际是指汉朝统辖领域以外的“西北国”;而以后所说的“张骞通西域”,实指“张骞通西北国”;荀况的《前汉记》即已说明。

据《汉书·西域传》所载,西汉时有30余国分布在西域地区,故有“西域三十六国”之称,此后增加到50余国,“皆在匈奴之西,乌孙之南”,至东汉数量更多。依据两《汉书》之《西域传》所载计54国。

由于族源、地缘、风俗和文化等诸多因素的影响,匈奴在西域地区的存在较汉朝更为久远。秦末至西汉前期,匈奴独霸西域。汉武帝时,汉匈西域角力,汉朝渐居上风。

自汉朝武帝时,开始将势力渗入西域。神爵二年(前60年),匈奴日逐王降汉,丧失对西域的全部影响,汉始置西域都护府,任命郑吉为都护。管辖的地区即所谓的“西域三十六国”(最早为五十国,后各国之间吞并为三十六国),其具体位置,《汉书.西域传》说:“在匈奴之西、乌孙之南、南北有大山、中央有河......东侧接汉隔以阳关、玉门,西侧限于葱岭”,即现在的新疆南疆地区。这是汉代所说的“西域”(当时乌孙不属于西域范围内)。

考古发现,西域的上古文明可能由塞种人创造,即西域印欧人。如《史记 大宛列传》和《汉书 西域传》中记载的楼兰古国,早在公元前2世纪以前,楼兰就是西域一个著名的“城廓之国”。它东通敦煌,西北到焉耆、尉犁,西南到若羌、且末。古代“丝绸之路”的南、北两道从楼兰分道。《汉书·张骞传》:“月氏已为匈奴所破,西击塞王。塞王南走远徙,月氏居其地。”斯基泰即古伊朗碑铭及希腊古文献中所载Sacae(Sakas)。公元1世纪, 月氏迫使斯基泰向西南迁徙,跨过锡尔河,到达河中地区的粟特地方。

概括而言,“西域”早期的人种、文化、民族、国家起源都不属于“中华”。汉武帝及以后,西域才与“中原大地”有关联。

西域古国

1、龟兹

龟兹(前272年~14世纪),持续1600余年,是古代西域绿洲国家,龟兹国以库车绿洲为中心,最盛时北枕天山,南临大漠,西与疏勒接,东与焉耆为邻,相当于今新疆阿克苏地区和巴音郭楞蒙古自治州部分地区,相当于横贯现在新疆的西部、中部、中南部地区。

在极长的历史时期内,是丝绸之路新疆段塔克拉玛干沙漠北道的重镇,宗教、文化、经济等极为发达,此外尚有冶铁业,名闻遐迩,西域许多国家的铁器多仰给于龟兹。

公元前272年,龟兹由印度阿育王管辖,阿育王赐龟兹为太子法益封地。这是新疆这片土地目前可查的最早历史,即早期属于古印度。

龟兹语,属于印欧语系中颚音类语言的吐火罗语方言,用印度的婆罗米文书写。

公元初年前后,印度佛教传入龟兹。龟兹佛教以小乘为主,兼及大乘。公元3世纪中叶,龟兹佛教进入全盛时期,《晋书·四夷传》载:“龟兹国西去洛阳八千二百八十里,俗有城郭,其城三重,中有佛塔庙千所。”西晋以后,龟兹的佛教已经相当普及。唐贞观元年(627年)著名高僧玄奘到印度取经,在《大唐西域记》纪述屈支国(即龟兹)的佛教:“伽蓝百余所。僧徒五千余人习学小乘教说一切有部。经教律仪取则印度。”

佛教很可能是最初由龟兹传入中国的。法国汉学家列维在《所谓吐火罗语B即龟兹语考》一文中指出据中国最早的2世纪佛经译本中的佛教用语如“沙门”、“沙弥”不能对比梵文的sramana、sramenera,但与龟兹语的samane、sanmir很近,由此断定中国2世纪佛经必定是从原始的龟兹语翻译而来,龟兹语作为佛经传入中国的谋介,大约在公元一世纪。著名的佛经翻译家如龟兹国师鸠摩罗什于401年到长安,组织译场翻译佛经。来自龟兹的高僧还有龟兹王世子帛延、帛尸梨蜜、帛法炬、佛图澄、莲华精进等。

龟兹艺术中的龟兹琵琶七调,起源于印度北宗音乐。龟兹乐娑陀力(宫声)来自印度北宗音乐的Shadja,般赡调(羽声)来自印度北宗音乐的Panchama调。

龟兹音乐传入中土后,在唐代演变成为唐代佛曲。

也就是说,现在新疆的主体的原古龟兹国部分,其语言、艺术、宗教信仰等,都属于古印度,并非中国哪个王朝。

龟兹最早归属中华王朝的记载大约是在西汉。

西汉汉宣帝元康元年(前65年)龟兹王及夫人来朝,王及夫人皆赐印绶。夫人号称公主,赐车骑旗鼓,歌吹数十人,绮绣杂缯琦珍凡数千万。后数来朝贺,学习汉朝衣服制度,归国后,按汉朝制度治理宫室。汉成帝、汉哀帝时龟兹和汉朝关系亲密。(《前汉书·西域传》)

648年唐设安西大都护府于龟兹,安西四镇之一。

2、楼兰

楼兰古国,是西域古国,属西域三十六国之小国、强国,楼兰是丝绸之路上的当道要冲,不论中原或是匈奴人,出使外国、跨国经商,都从这过。遗址在今新疆罗布泊西北岸。楼兰古国于公元630年突然消失,至今仍然是迷。

据对楼兰出土的木乃伊研究,属于高加索人种,可能是吐火罗人。

大约在公元前3世纪时,楼兰人建立了国家,当时楼兰受大月氏统治。公元前177年至公元前176年,匈奴打败了大月氏,楼兰为匈奴所管辖。

公元前77年,汉朝使者傅介子刺杀楼兰王常归,改立其亲汉弟弟“尉屠耆”为王,改为鄯善国,并迁都伊循城,向汉朝称臣,原都城楼兰古城则由汉朝派兵屯田。至此,这片土地才开始归属汉地。

3、于阗

于阗,古代西域王国,于阗王国是一个古老的伊朗塞迦人创立的佛教王国,位在塔里木盆地的塔克拉玛干沙漠的南端,有一条丝绸之路的分支在此沿着向西行。它古代都城约坎(Yōtkan)位于现代的和田市(Hotan)的西边。[

于阗使用两种语言,伊朗东部语言的塞语(Saka Language,在于阗称为 Khotanese)和健驮逻语(Gandhari Prakrit,一种与梵语有关的[[印度-雅利安语支|印度-雅利安语}})。

于阗人中,来自南亚,讲健驮逻语(Gandhari Prakrit)的,相对于来自欧亚大草原的伊朗裔印度-欧洲人,讲塞语的塞迦(Saka)人,在种族和人类学上各占的比率,现今仍存在争议。从公元3世纪开始,在于阗皇家宫廷中说的健驮逻语受到明显的语言上的影响。到了公元10世纪,于阗塞语也被证实在于阗宫廷中使,而且于阗的统治者也在行政文件上使用塞语。

于阗的创立传说有四个版本,所有这四个版本都表明这座城市是公元前3世纪左右在印度阿育王(Ashoka)统治时期,由来自印度的部族所建立的。

于阗地处塔里木盆地南沿,东通且末、鄯善,西通莎车、疏勒,盛时领地包括今和田、皮山、墨玉、洛浦、策勒、于田、民丰等县市,都西城(今和田约特干遗址)。

4、车师(高昌)

车师,古代中亚东部西域城郭诸国之一,位于今新疆吐鲁番地区,车师国都城交河,是丝绸之路上的重要商站。从考古发掘上来看,国人讲突厥语系Oguz(乌古斯)语支。古代车师人的种族还未完全研究清楚,头骨上显示高加索人种与蒙古人种的特征。有人说他们也是铁勒。

自汉朝武帝时,开始将势力渗入西域,车师因为位于西域东侧,受到汉朝极大压力,因此与匈奴联合,为其充当耳目,并攻劫汉朝使节。

征和四年(前89年),汉朝同楼兰等国联兵围攻交河,车师投降汉朝。汉宣帝时,遣侍郎郑吉在车师境内渠犁屯田,立军宿为车师王,迁都于渠犁。
元康四年(前62年),匈奴另立兜莫为王,率一部分车师国众退往博格达山北麓(今吉木萨尔一带)。自此车师分为前、后两国。

神爵二年(前60年),匈奴日逐王降汉,丧失对西域的全部影响,汉始置西域都护府,任命郑吉为都护。

5、焉耆

焉耆又称乌夷、阿耆尼,新疆塔里木盆地东北部古国,在今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焉耆回族自治县附近。

西汉初时,焉耆国是匈奴的附属国。

公元前60年(西汉神爵二年),汉朝设置西域都护,在焉耆西南的乌垒城驻扎军队,监视、保护丝绸之路北道的各国。东汉初年,焉耆被莎车国征服,沦为莎车国的附属国。公元75年(东汉明帝永平十八年),焉耆国又被匈奴的残余势力征服。直到公元91年(东汉和帝永元三年),班超到达西域,降服龟兹,重设都护府,焉耆等国受匈奴挟持,不肯降服。

公元127年(东汉顺帝永建二年),汉军攻入焉耆,焉耆王元孟遣子入东汉为质,表示归顺。三国时期,焉耆国渐渐强大,成为丝路北道的大国。公元448年(北魏太平真君九年),焉耆被北魏军打败,北魏在此设镇管辖。经此一败,焉耆国势大衰,不久就又被柔然、高车控制,又被嚈哒(yan dā)破灭。后来,焉耆龙姓王族重新执政,焉耆国才重新振兴。

疏勒

疏勒,古代西域绿洲国家-疏勒王国之地。疏勒为古代西域大国,是著名的西域三十六国之一。面积相当于今新疆的喀什噶尔。位居古丝绸之路南、北两道的交会点,古来即为东西交通的主要进出口。

古代居民属印欧种,似操印欧语系语言,自9、10世纪,人种和语言逐渐回鹘化。

古代居民似操汉藏语系(羌族)和印欧语系语言,自汉朝时代开始汉化。自9-10世纪,唐朝允许来自蒙古的突厥回鹘开始移民到西域。

月氏

《辞海》已经将“月氏”读音纠正为yuè zhī;中华民国教育部字典则以yuè zhī为主音,ròu zhī和rù zhī为又见音。

公元前3世纪至公元1世纪住在北亚,并经常与匈奴发生冲突,其后西迁至中亚。

月氏,为前7世纪至公元1世纪一个民族名称。始见于先秦史籍,早期以游牧为生,从事玉器贸易,住在今中国的甘肃西部和新疆东部一带,并经常与匈奴发生冲突,到后来被匈奴攻击,一分为二:西迁至伊犁的,被称为大月氏;居留于中国甘肃及青海的祁连山西北麓一带的,被称为小月氏。由于大月氏位处于丝绸之路,控制着东西贸易,使它慢慢变得强大。

西方历史学者一般认为,古希腊文献中的吐火罗人(Tókharoi)即是指月氏,吐火罗人在公元前2世纪征服了希腊-巴克特里亚王国。也有主张月氏为塞种的。

关于月氏/月支的来源,中外史学家看法颇不一致。由于他们没有文字,而且月氏本身的记录亦不齐全。近百余年来,学术界更加异说纷纭:有藏族说、突厥说、印欧语系说、波斯说等。

康居

古代生活在中亚地区(包括新疆西部)的游牧民族,活动范围主要在今哈萨克斯坦南部及锡尔河中下游。

锡尔河,发源于天山山脉,分两源,右源纳伦河和左源卡拉达里亚河,纳伦河为正源,发源于吉尔吉斯斯坦。两河在纳曼干附近汇合后向西流入费尔干纳谷地,在塔吉克斯坦苦盏出谷,流至别卡巴德后转而向西北,流经乌兹别克斯坦和哈萨克斯坦后,注入咸海。

公元前2世纪,控弦者八九万人;前1世纪末年,人口达六十万,拥有军队十二万,以卑阗城为中心(今塔什干或奇姆肯特)。和所有游牧民族一样,康居人随季节的变化而迁徙。冬季他们南下于锡尔河一带,夏季北上至“蕃内”,两地相距数千里之遥。

他们是伊朗人种。康居本身是突厥与斯基泰人的一联盟,现在愈来愈多人认为他们与蒙古时期的康里人有关,他们也成为哈萨克汗国大玉兹的主体。他们与乌孙构成联盟,是哈萨克人的重要族源。

《东突厥斯坦:维吾尔人的真实世界》

该书被称为:华文世界第一部从维吾尔民族的角度出发,完整阐述东突厥斯坦(新疆)真实历史、政治、文化与独立建国运动的重要著作。

作者“霍尔.唐日塔格(HÜR TANGRITAGH)”在新疆的一所大学任教,教学之余,利用大学的便利条件,蒐集并研读了大量有关东突厥斯坦历史的各类、各语种书籍;累积了必要的历史、文化知识,做了大量的读书笔记。此外,作者也利用在海外学习、生活的机会,潜心研究海外维吾尔独立运动,秘密接触、采访过东突厥斯坦独立运动领袖,因此,作者对东突厥斯坦境内外的维吾尔人处境与维吾尔独立运动,皆有与众不同、极为深刻的认识。

本书作者藉由许多维吾尔文、中文的第一手历史资料,采访、调查并解读东突厥斯坦的历史及相关事件。他以身为一位维吾尔人、维吾尔知识份子的立场,来分析维吾尔人所面临的残酷现实;以维吾尔人对独立自由的坚定信念,计划、设想维吾尔人的未来。甚至在写完本书之后,作者为了继续以第一手资料研究、探索维吾尔问题与东突厥斯坦独立运动,甘愿冒着随时可能失去自由,甚至失去生命的风险,选择回到祖国──东突厥斯坦继续生活,也因此,本书只能以化名出版。

本书内容简介:

 “维吾尔族”是东突厥斯坦的主体民族,世世代代居住在天山南北麓地区。

他们的祖先曾经驰骋在广漠的中亚草原与荒漠,在涵盖了东突厥斯坦这块土地在内的蒙古大草原和中亚地区,建立了匈奴帝国、突厥帝国、回鹘帝国、喀喇汗王国、高昌回鹘王国、察合台汗国、叶尔羌汗国等庞大帝国,也缔造了辉煌的佛教与伊斯兰文明,在天文历算、医学、数学、几何学、地理学、化学等知识与科学技术的发展方面也十分昌盛。

在漫漫的历史洪流中,东突厥斯坦虽曾两度遭到汉帝国与唐帝国的短暂征服,但更多的时候却是拥有独立地位的主权国家。直到十九世纪,满清帝国派出左宗棠屠杀了东突厥斯坦多达一百万人而将其彻底征服,并以“新的疆域”将东突厥斯坦改名为“新疆”之后,东突厥斯坦正式被列入中国版图,沦为中国的行政省分之一。

在往后的一百多年里,以维吾尔人为主的东突厥斯坦人民进行了无数次的独立运动。尽管一九三三年及一九四四年曾经先后两次宣布独立,建立了东突厥斯坦共和国,但最终仍以失败收场。一九四九年以后,中国进入共产党统治时期,东突厥斯坦人民不但惨遭中共的蹂躏与迫害,中共政府更不断指控东突厥斯坦独立组织与恐怖主义挂勾,使得以和平手段追求独立的东突厥斯坦组织蒙受不白之冤,在抗争与建国之路屡屡遭遇挫折。

本书为华文世界第一部摆脱大中华一统思想,以维吾尔人的角度真实阐述东突厥斯坦历史、文化与政治的重要著作,借由作者对东突厥斯坦各项历史资料与当代问题的细腻爬梳与论述,使全球华文读者能够重新认识东突厥斯坦所遭逢的生存处境与问题渊源,并以更具同理的智慧,思考东突厥斯坦人民的困顿与挣扎,以及他们锲而不舍追求建立自己的国家的想望。

参考:
美国将“东伊运”从恐怖组织名单移除 - 真相网
本文链接:https://dafahao.com/turkystan-shinjang.html
本文标题:西域、新疆、东突厥斯坦 维吾尔人的真实历史 - 真相网

本文 TinyURL 短网址: https://tinyurl.com/y7s6uw5c
本文 is.gd 短网址: https://is.gd/yBmgRR

这里是你留言评论的地方

1 + 5 =

【您可以使用 Ctrl+Enter 快速发送】

Copyright © 2007 - 2021 , Design by 真相网. 本站资料可以免费自由转载. 若有版权问题请留言通知本站管理员.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