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潮暗涌:来自北京的跨国镇压

真相网】【撰文:萧雨】(来源:美国之音)赤潮也称“红色幽灵”,指特定环境条件下,海水中某些浮游植物、原生动物或细菌爆发性增殖或高度聚集,引起水体变色的一种有害生态现象。

从人身攻击,到网络威胁,从海外警察站到骚扰中国家人……中国共产党政权正以越发大胆、公然的姿态将极权统治输出到美国领土。

跨国镇压无孔不入,如赤潮暗涌。

你,还有多少免于恐惧的自由?

宁宁(化名) 中国留学生

宁宁来自中国,现在美国一家研究机构做博士后。2023年3月的一天,她只身一人来到华盛顿。

站在美国的权力中心,她举着自制的海报,上面大字赫然:我们——中共跨国镇压的目标,需要您的帮助。

今年早些时候,宁宁在美国请愿网站change.org上发布了一封声援中国异见人士彭立发的联署。中国警察找到了她的家人。

“当时的感觉很惊恐,也很愤怒。”

宁宁告诉美国之音:“我在美国网站上的一些个人信息,比如邮箱,按理说是不应该被任何人看到的,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中共网警找到了,然后去找了我的家人。”

宁宁说,她知道中国当局一直在有意识地收集海外华人信息,但当事情真的发生在自己头上,她还是觉得很恐惧。她想不通,他们为什么能根据一封不具名的请愿书锁定她的身份。

她猜测,可能是中国网警侵入了这家美国公司的后台,或者这家美国公司内部有共产党的帮凶。

这听起来像是天方夜谭,但类似的事情在现实中却真真切切发生过。

弥漫的数字极权威胁

近来,被异见人士广泛使用的加密通讯软件电报(Telegram)也面临越来越多的网络攻击和数据泄露威胁。

“比如说留学生,他们匿名加入了某个telegram的群。 他们刚加进去,中国就有家人受到威胁,” 人权组织“对话中国”成员关尧说。

大规模的电报盗号和钓鱼账号引起人权组织“中国人权”执行主任周锋锁的注意。

“有些人进了同一个电报群,这个电报群里有一个警察,那么所有人都被抓了,”他说。

周锋锁担心,随着世界中共掌握的高科技越来越尖端,数字极权正在威胁世界。一个明显的例子——微信已经成为中共控制海外华人的工具。 党国可以通过该平台监视、控制讨论和资金往来。

“他们是无孔不入的, ”在美国一家新闻机构工作的中国籍记者张玮说。

“他们会在国内的一些网站写文章。 人肉我的籍贯、在哪上的学,家住在哪儿,父母干什么的,”她说。

她和其她一些华裔女记者也时常遭遇网络谩骂,“无外乎就是汉奸啊、卖国贼呀,跟着美国爹呀,卖国求荣啊。”

从帖子的IP地址推断,张玮判断,这些攻击并非个人所为,而是有协调、有组织的行动。

“我在想,是不是政府突然给了一笔预算,分到各个地方的警察头上说,这是你们老家出去的叛徒,你给我骂一骂?”她说。

北京跨国镇压的目标不仅限于海外华人,也包括任何批评共产党政策的人。

朱莉·米尔萨普在美国出生长大,目前在华盛顿一家倡导维吾尔权益的非政府组织工作。

“我在社交媒体上被攻击,他们散播假照片,发起污名化运动,” 她说。

她给美国之音展示了几篇攻击她的文章和漫画。她被贴上“荡妇”、“妓女”的标签。

美国国务院 9月发布的报告指出,中国政府每年花费数十亿美元,用于境外信息操纵,宣传北京政策,压制异见声音。

你的家人在我们手里

米尔萨普的丈夫,一位汉族中国人和他的亲属也受到株连。

“我知道我们家迟早会发生一些事情。 果然,警察去找了我的小姑子,请她‘喝茶’,让她警告我们,不应该参与针对祖国的活动,”她说。

为你们的孩子想想,警察说,你们肯定不希望他失去父母。

“这是非常具有威胁性的语言,” 米尔萨普说。

在我们访问的十余位跨国镇压的受害者中,超过半数的人说,他们和在中国的家人受到安全部门的威胁、恐吓。

坎比努尔是一位生活在华盛顿的维吾尔人。2019年,姐姐被关进新疆的拘禁营后,她开始在网上为姐姐发声。

在那之后,中国国安部门的人加了她的微信,经常给她留言:

“你以为你是谁?你姐姐在我们手里,你妈妈在我们手里,如果你再不听我们的话,你永远都看不到她们。”

坎比努尔年逾古稀的妈妈经常受到当地社区、国保的骚扰,常常以泪洗面。

坎比努尔告诉美国之音: “隔两天就去我妈家。嘿,你女儿在社交媒体上乱说话,抹黑中国政府,她在反政府。我直接就是破口大骂:‘你妈的,你去你妈妈家。你24小时骚扰我妈、欺负我妈,你干嘛?!’”

纽约居民、前上海律师钟锦化在中国的父母、兄弟、和女儿时常受到国保、地方司法局人员骚扰,说他在国外反党、反政府。

“我父母亲也都是七、八十岁的人了,当然他们很害怕的。突然一个陌生人,说是代表政府的过来的,”钟锦化说。“在中国这么一个环境里,大家看到什么国保、公安的就特别害怕的。每个人都一样,中国是一个警察的国家。”

洛杉矶民主活动人士关尧说,警察多次登门去找他母亲,询问他在美国的情况。母亲很害怕,被迫配合调查。

“我关尧已经年满18岁,我有自己的行为判断能力,你就和他们说跟我断绝关系, ”他告诉母亲。

公然干扰美国街头抗议

在美国举行的批评北京政策的示威也并不风平浪静。流亡美国的香港抗议者许颖婷是2019年波士顿声援香港 “反送中”运动集会的组织者。

她回忆说,那天集会快结束时,一名讲普通话的男子过来破坏他们的展板,推搡义工。集会结束后,同一名男子跟踪他一路回到学校。

“他在后面大摇大摆地走,” 许颖婷说。“他绝对不是秘密地跟踪你。他是希望你看到他,然后让你觉得害怕。”

2022年底,同样在波士顿,当地声援中国“白纸运动”的集会上也出现了一个令人不安的小插曲。

波士顿华埠治安巡逻队志愿者谢中之回忆,那天唐人街牌坊下聚集了约500人。他看到一名男子在吵闹,企图破坏集会。他报了警。

警察离开后不久,这名男子返回现场,威胁说:

“我有枪的。我现在不打你, 过几天在街上见到你, 我就打你!”

海外华人团体是中共“第五纵队”?

除党国安全机器的直接参与外,很多海外华人团体、统战组织也成为北京跨国镇压的得力助手。

美中关系学者余茂春说,北京想靠“打擦边球”的方式在西方推行其在中国的统治方式。

“它知道国外有些事情是非法的,但它用各种各样的方法,利用侨领、侨务服务站这些方式来实行常备管制,还有很多统战的方式,对海外华裔团体进行监控和控制,” 他说。

美国《新闻周刊》的调查报道指出,在美国有600多个团体与中国共产党保持定期联系并接受其指令,推进北京在海外的政治、经济利益和野心。

“中国的爪牙,还有它的影响其实到处都是,”流亡美国的香港倡议者许颖婷说。

“有时候不需要政府, 不需要中共去控制这种东西发生。大多数的小粉红,其实他们都是自愿地去做这种行为,去找你、攻击你、骂你,”她说。

今年1月,伯克利音乐学院中国学生吴啸雷被起诉。此前,他威胁该校一名声援白纸运动的学生说,要把她的手剁下来。

中国当局还软硬兼施,试图招募一些人成为他们的线人。

美国之音维吾尔族记者卡西姆·卡什加尔说,中国的秘密警察通过一位朋友联系他,希望和他成为“朋友”。 他拒绝了。

很多海外维吾尔人都有过类似的经历。中国当局联系要他们收集信息,否则他们在中国的亲属就会有麻烦。

跨国镇压的头号肇事者

“中共的行为就像黑手党!”

3月,在纽约一处被关闭的海外警察站大楼前,美国联邦众议员、“美国与中共竞争委员会”主席麦克·加拉格尔(Mike Gallagher)对集会人群说。

“我的确认为中共的野心不仅仅是内部的,也不仅仅是地区性的,实际上是全球性的,” 加拉格尔议员对美国之音说。“他们想在我们的领土和我们盟友的领土上输出他们的极权主义压迫。这是我们不能容忍的。这是我们必须反击的事情。”
阅读更多:专访众院美国与中共竞争委员会主席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汪文斌说,中方坚决反对美方“诋毁、污蔑、抹黑,大搞政治操弄,恶意炮制所谓跨国镇压叙事”。

2021年6月,美国联邦众议员克里斯·史密斯受邀来到位于加州的自由雕塑公园,见证了一座大型雕塑的揭幕。

今年9月,他在美国一场对抗中国全球跨国镇压的听证会上说:“这是一座 20 英尺高的雕像,将习近平的头骨变形为一个冠状病毒分子。陈维明将其命名为‘中共病毒’。 这是一个大胆的艺术作品,也正确地将震惊世界的可怕流行病的责任归咎于中共和习近平。不到两个月后,雕塑消失了,很可能是中共一伙人破坏并烧毁的。”

“(中共)恨我也不是一天两天了。自从89年以后,我的雕塑也好,我从事的抗议活动也好,都是针对中国共产党独裁专政的,” 雕塑的作者、华裔雕塑家陈维明说。

案发后,陈维明报告了当地警方和FBI,但案子始终悬而未决。

“边上的那种橡胶手套啊,燃烧棒呀,还有这种铁链呀,警察来看看,都没有拿走。我想这帮警察真是的,办不了什么事情,我非常的失望,”他说。

一年后,五名密谋毁坏雕塑、监控陈维明的男子被美国当局起诉。

“我很高兴。我就感觉,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吧,”陈维明说。

今年,美国当局祭出的一系列重拳让跨国镇压受害者和中国观察人士备感振奋 。

3月,美国参议院一个跨党派小组提出《跨国镇压政策法案》;

4月,在曼哈顿运作中国海外警务站的两名华裔男子被捕;

与此同时,美国司法部同时起诉40名中国公安部官员和两名中国网信办官员;

5月,波士顿一名男子被控充当中国政府代理人,向北京提供亲民主异见人士的黑名单。 同月,两名洛杉矶华裔居民被控充当中国政府代理人并贿赂美国官员。

美国联邦调查局还专门设立网站,供美国境内的跨国镇压受害者举报外国政府的非法行径。

“中国共产党并非采取这类行动的唯一实体,但是他们咄咄逼人的程度是独一无二的。”美国联邦调查局助理局长艾伦·科勒说。他补充道:

“我敦促所有受外国政府及其代理人针对的人向FBI报案。我们收集了几十个与跨国镇压相关的案例,但我相信我们应该有数百个。”

2022年人权组织“保护卫士”的两份报告披露,中国公安部门在世界五大洲设了105个海外警察站。该组织说,这只是冰山的一角。

“中国当局正在变得越发胆大妄为,在世界各地推行这种非法手段,甚至不加掩饰,”人权组织“保护卫士”的倡导主管劳拉·哈斯说。2022年该组织推出的两份关于中国海外警察站的报告引发震动。

“同样令人担忧的是,民主政府对这些发生在他们领土、破坏他们主权的行为显然并不知情,或没那么忧虑,”她说。

2023年11月,中国国家主席、中共最高领导人习近平访问美国,在他途径的旧金山大街上,红色的五星旗随处可见,人们公开表示对他的欢迎和支持;而抗议习近平访问的队伍显得势单力薄。在会场外,亲北京的人和抗议者几度爆发激烈冲突,多位抗议者被打伤。

“十几名身上系着红布条的青年人尾随我们,同时从我们的前方又冲过来一群身上有红布条的青年人,两拨人前后围堵对我们三人进行殴打。”示威者张开宇告诉美国之音。

当月,美国众议院“美国与中国共产党战略竞争特设委员会”致函美国司法部,要求彻查习近平访问旧金山期间,与中共结盟的代理人在美国领土上对和平抗议的亲民主人士施暴的行为。

声明引述中国异见人士、抗议组织者界立建的话说,“他和其他抗议者被五、六名看来是便衣警察或着便装的军人尾随。他认为,这些人是中国特工。”

美国国会暨行政当局中国委员会也发表声明,强烈谴责对在美国行使表达和集会自由的人使用暴力,敦促旧金山警方核查这些事件。

“中国共产党迫害海外华人,和那些离开中国来到这里的人权捍卫者。 这是骇人听闻的。他们怎么胆敢认为在这里可以做和在北京同样的事?!” 美国国会及暨行政当局中国委员会主席克里斯·史密斯对美国之音说。

麦克·加拉格尔|美国联邦众议员 众议院“美国与中共战略竞争特设委员会”主席

人人活在恐惧中

面对北京无孔不入的跨国镇压,还有很多谜团尚未解开;还有很多人没有被绳之以法;还有很多阴谋仍在暗中进行。

恐惧仍然缠绕着在众多海外华人的内心世界。

2020年港版国安法颁布后,许颖婷被迫流亡。2023年,香港警方以每人100万港币的悬赏通缉她和另外12名海外港人。

当被问及北京希望达到一个什么终极目的时,记者张玮不假思索地答:“人人都活在恐惧之中,人人都不敢说话,没有人敢批评他们,没有人敢骂他们,没有人敢提反对意见。”

她说,悲哀的是,从某种程度上,他们的目的已经部分实现了。

“很多话我不敢说了。在微信上不敢提领导人,不敢批评政府。 这是一个很可怕的事情。”她说。“ 每一个人都活在恐惧之中,每一个人都不敢乱说话。最后会到一个什么地步呢?我们也不知道,反正是一个很恐怖的下场。”

站在国会山前抗议时,出于安全考虑,宁宁戴上了帽子、墨镜和口罩。她无法想象,当一个美国人上街对政府提出批评意见时,要像她这般全副武装。

“我们来到美国,值得拥有和美国人一样的言论自由和免于恐惧的自由,”她说。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宁宁、张玮为化名

本文链接:https://dafahao.com/transnational-repression-from-ccp.html
本文标题:赤潮暗涌:来自北京的跨国镇压 - 真相网

这里是你留言评论的地方


请留言


4 + 7 =
【您可以使用 Ctrl+Enter 快速发送】
Copyright © 2007 - 2024 , Design by 真相网. 本站原创首发均可免费自由转载. 转载资料若有版权问题请留言通知管理员及时处理.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