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朋:说说“控制疫情”

真相网2021.2.19】入冬以来,全球八十多个国家爆发变种病毒大流行,而国内的疫情表现的似乎比较轻缓。据中共官方的假数据,至今确诊人数仅一千多,死亡两例,好像针对中共而来的中共病毒反而对中共特别友善。中共推行所谓“武汉经验”,即封锁隔离、全员检测、疫苗防治三板斧措施,给不少民众造成国内比国外安全的幻觉,相信中共疫情防控得好。

客观上说,目前国内的疫情感觉上确实相对轻缓,但是,这是否就意味着中共“战疫”成功了呢?是否意味着各国只有抄中共作业才能控制住疫情?是否意味着,国内就真的比国外安全了呢?

苏朋:说说“控制疫情”

1、谁是“武汉经验”背后的代价

近期,张文宏说国内的疫情防控好比“瓷器店里抓老鼠”,话的意思是说防控病毒的代价不小。张文宏还在一段视频中,暗批中共的防疫政策把老百姓搞得太紧张。“再不回归正常,到最后将导致人的精神都要崩溃。”

没有疫情地区的百姓,是体会不到疫情区百姓的痛苦的。北京大兴区融汇社区成为高风险区后,周边众多社区也陪绑被封,市民在网上呐喊:“我们无缘无故封大半个月,没完没了了还?……您别把什么所谓的安全建立在几万人失去自由的基础上。”2月8日,河北省邢台南宫市全域降为低风险地区,中共表示城里小区要封到15日核酸(第11次)全阴后,才发通行证。市民陈先生说,1月3号隔离至今,家中垃圾成堆,跑出去给11天的新生儿买药,却被特警驱回家中。

各地因疫情被严控的民众越来越焦虑,一些地方甚至出现自杀、被封小区居民杀死志愿者等极端做法。疫情防控政治化的文革式治疫模式中,人人都是受害者。被隔离者和防控工作人员之间酷似阶级敌人。一些民众跟风,甚至觉得朝鲜发现染疫者就枪毙的抗疫模式也值得称赞。这种你死我活的战疫模式是优越性还是狼性?时代的一粒灰,落在个人头上就是一座山,谁能保证中共哪天不会把灰吹到你头上呢?

2、封锁隔离作用有限

政府的防控手段对于降低病毒传播有效率是多少呢?钟南山1月13日研判:“在政府强力干预下,从三级防控提升到二级防控,感染率可以降低20%-30%。”也就是说封锁隔离等是有作用的,但作用有限。

人群中检测出来的病毒不多,国内有11次核酸才检测到病毒的,此次多点爆发确诊的案例先前多是无症状感染。这就出现一种可能,不是病毒没有了,而可能是变种后的病毒无法被发现。自武汉大规模爆发病毒至今的一年中,病毒在境内就没有消停过,无症状感染的规模不可预测。如果病毒在某段时刻集中爆发,封锁还能起作用吗?那时就不是瓷器店里抓老鼠,而是海潮般的老鼠冲进瓷器店,稀里哗啦了。

中共每当国内出现疫情时,总要把疫情往入境人员或冷冻食品链上推。张文宏表示冷冻食品传播病毒几率比空难小,意思是微乎其微。另外,中共的食品卫生检测与国外发达国家的食品卫生检测比,哪个更能让人放心?国人都心知肚明。如果说国内疫情都是源自国外,从人员交集密集度和频次上来看,越是沿海港口城市、民航系统、外交系统、涉外教育等领域疫情越严重才能说的通,为什么偏偏是四川、河北、东北的农村或城乡结合部疫情严重呢?

关于国内疫情零号病人的政治化解读,骗住了不少百姓。其实,新冠病毒到底从哪来?其天然演化路径、传播途径、突变规律和潜在风险到底有哪些?人类目前仍在探索中。

3、病毒与人,谁更聪明?

在中世纪黑死病中,当瘟疫袭击巴黎时,城里剩下的要么是尸体,要么就是绝望者。瘟疫进入农村农户家中:“一个倒下了,接着又是另一个,然后是一批一批的倒下。”佛兰德一位牧师写道:“没有任何已知的预防措施。”罗马教廷的一位医生写道:“这种疾病是医生的耻辱,他们只能袖手旁观。”

1910年清末鼠疫,剑桥大学防疫学博士伍连徳首次将现代隔离制度,引入疫情中心哈尔滨傅家甸的疫情防治中,然后迅速推广。1911年1月13日起,清廷在山海关设卡严防,军队驻扎,阻止入关客户,有病人立刻截留。京津火车一律停运。奉天、长春、黑龙江全省建立了检疫、隔离、门诊住院、抬埋部、消毒所一系列严密防控手段。各防疫点见人就消毒,给百姓发放呼吸囊,同时开展灭鼠运动,奉天一地就灭了81000只老鼠。奇怪的是,这一切都做了,但1月疫情一天比一天严重,傅家甸每天死亡40~60人,有一天183人疫死。整个瘟疫到三月底,突然结束,历时半年,夺取了6万人生命。

古往今来,瘟疫都是人类最为恐惧的天敌。现代科学也无法征服。

巴黎巴斯德大学前校长莫诺徳说过:“在几毫升的水中可以产生几十亿个细菌,在那样多的细菌中,每种可能会有十个、百个或千个细菌发生变异,那就会有十万或百万各种细菌发生变异。在如此巨大的群体中,变异不是例外,而是规律,在有些情况下,变异细菌会获得抗性,抵抗任何扔向它们的抗生素,这是最简单的第一代超级病毒。它们将和它们的祖先一样快地繁殖。”

哥伦比亚大学哈罗德·诺伊教授曾经悲哀地说:“细菌比人要聪明。”

4、瘟疫之鞭出自于上帝之手

在西方基督文明和中国传统文化中,瘟疫的到来意味着神灵或上天对人类道德下滑的警示或人类普遍暴行、堕落的报应与惩罚。251年,古罗马迦太基主教描述刚刚扫荡过城市的瘟疫:“这种必死性对犹太人、异教徒和基督的敌人是一种灾难。”历史学家普遍认为古罗马瘟疫是因罗马皇权迫害基督教而招致的。

被称为是史诗级瘟疫的黑死病在爆发之前,欧洲出现过地震、洪水、大火、彗星和日食等异象。1345年3月24日,土木火星三星汇合,被当时的主流社会普遍认为是死亡的象征和瘟疫的前兆。

2021年2月10日到2021年2月12日(除夕到大年初一)“日月水金木土”六星齐聚,形成“六星连珠”的“行星连珠”天象中的一种。这是否也是一种灾难的前兆呢?六星连珠的情况在近4000年的历史中只出现过七次,今年的六星连珠是第八次。国内有些人说,距离我们最近的一次六星连珠发生在2000年5月3日(观察位置不同,发生时间有几天偏差),六星齐聚金牛座,这一年之后的中国在“衣食住行、物质保障、基础建设”等方面得到了快速的发展。的确得到了发展,但当时发生的真正的极端事件被中共用歌舞升平掩盖了,很多人至今还蒙在鼓里,或者麻木的参与着对己对他的残忍毁灭。

在传统中国,无论是君王、臣子还是百姓,都认为瘟疫是来自神灵的降罪,汉恒帝被认为是史上最不称职的皇帝之一,主政期间天灾人祸多,但瘟疫来临时,他多发布罪己诏,向上天悔过。宋代很多文献中都记载着“病者祷神”,而中国传统古籍中关于忏悔者躲过疫劫的故事比比皆是。

5、南辕北辙的抗疫神话假相

目前国内疫情轻缓,习惯了无神论的百姓,感觉是中共的措施很得当、效果很好。现代科学和中共极权的联姻,很容易使人们忽视瘟疫产生背后的深层原因:由于人的道德沦丧和逆天暴行而招致天谴。缺乏道德和漠视良知下的避疫,或许只是短暂宁静和自我麻痹,将会招致更大的灾难。

打个比方,人类好比一个社区。生活在社区里的家庭,家长们整日酗酒、赌博、吸毒,甚至同性恋、乱伦,不敬天地神明,一切向钱看,为富不仁、为官不正,那么在这样的社区环境和家庭中成长起来的孩子会是什么样呢?一定是有样学样,坏的东西、恶的东西、负面的东西学得快。病毒就好比是在这样的环境中产生的“坏孩子”。

终于有一天,“坏孩子”们在社区里打架斗殴动刀子,家长们发现后火冒三丈,拿着家伙冲出去,将“坏孩子”们强行绑回家隔离,粗暴制服。社区表面上恢复平静了。于是家长们又开始吃喝玩乐、坑蒙拐骗,大家想一想,“坏孩子”们从此以后就会自动变好,不再打群架了寻衅滋事了?社区从此安宁了,不可能吧!

中共目前针对瘟疫采取的极端防控措施,就好比是无良家长对待“坏孩子”的粗暴做法,表面暂获安稳,其实是酝酿着更大的风暴。

在西方,各国虽然不同程度封锁,但不是极端的封门封户,人们在依靠科学的同时,也在向神灵祈祷和忏悔,病毒这个“坏孩子”都浮在水面,疫情数字只多不少(医院等机构把不是染疫造成的死亡也算成染疫死亡人数,以获得政府补助),表面上看似严重,疫情转好的速度较慢,但只要西方世界坚持不放弃道德回归与祈祷神灵的这部分人能坚守信仰到底,最后的整体结果肯定会比中国好很多很多。

中共本身已是恶贯满盈,其假恶斗使8000万中国民众丧生,针对法轮功的打压更是重蹈罗马迫害基督徒招致大瘟疫之覆辙,无可赦免。人们只有远离中共这个恶魔,认清它的邪恶本质,退出它的党团队一切组织,才能真正的走过劫难。

说白了,病毒产生的原因和疫情如何蔓延或不蔓延,都不是人所能控制的。人能控制的只是自己的道德和行为。

转载自明慧网

真相网原创首发,开放版权,传播真相,自由转载!
本文链接:https://dafahao.com/talk-about-control-epidemic.html
本文标题:苏朋:说说“控制疫情” - 真相网
本文 TinyURL 短网址: https://tinyurl.com/ybruqgeo
本文 is.gd 短网址: https://is.gd/x4F6bC

这里是你留言评论的地方


请留言


8 + 5 =
【您可以使用 Ctrl+Enter 快速发送】
Copyright © 2007 - 2021 , Design by 真相网. 本站原创首发均可免费自由转载. 转载资料若有版权问题请留言通知管理员及时处理. 【回到顶部】